九尾事件過後高層開了一場會議,團藏本來想要利用這件事來排擠宇智波一族,可惜他想要做的事情無法成功,三代火影聽見自己的好友這樣說開始沉思起來,只是皆人和遙月很反對。

更何況皆人不想要讓團藏知道水門和玖辛奈的下落,遙月知道好友的意思,畢竟當年殺害聖心的兇手有一說可能是團藏,殺害自己妻子的人竟然是身邊的人,皆人對此默不作聲,謀定而後動,遙月知曉後也不多說,安靜地看著這一切。

當事人雪子乖乖的聽著大家七嘴八舌在商討事情,皆人正在和團藏爭論九尾的事情,團藏一口咬定九尾是被宇智波一族的人操縱著,皆人認為還沒查清楚不能一口咬定,加上遙月強力鎮壓之下,團藏無法讓宇智波一族移居郊區。

「那個凶手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不要隨便誣賴富嶽叔叔他們。」雪子聽見團藏越說越過分後大聲說。

「真是夠了,就算宇智波斑可以操縱九尾,現在根本沒有幾個人可以操縱九尾。」皆人很不爽的拍桌嚇了大家一跳。

「哼!最好像你說的那樣!」團藏說不過其他人只能乖乖的閉嘴。

「不要利用藉口來打壓宇智波一族的人,別忘了千手一族的人在你的操縱下差點沒有全滅。」遙月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就很不爽。

「這件事就這樣決定,別再吵了。」蒜山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打圓場。

高層會議就這樣過去,雪子抬頭看著皆人不多說什麼,和千手柱間一起創立木葉的宇智波斑是皆人的父親、雪子的曾祖父,當然這些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也是為什麼皆人會護著宇智波一族,即使他從母姓也是一樣。

真樹跟在養父的身邊沒有開口,團藏的野心已經快要阻止不了,儘管他們知道只要蒜山在的一天不需要擔心,但是其他人是否會出事情就不知道,皆人對此只想要嘆氣。

會議過後真樹跟著皆人回去老宅中,他抱著雪子不多說什麼,這樣尷尬的情形雪子也不好多說什麼,想要開口說話卻又不想要打壞這樣的情形,只能安靜的跟著他們回去。

「別跟著富嶽吵架,那傢伙是現任的族長,有很多的苦衷。」皆人很清楚真樹跟富嶽一點不合。

「哼!那傢伙蠢的要死,老是聽那些混蛋長老的話,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現象。」真樹把雪子放下來讓她去院子中玩耍。

「那群傢伙把老爸逼走,掌權之後也不知道收手,活該被針對。」皆人拿出點心給雪子吃。

「爺爺自己也有不對,或許是因為他對初代火影大人太過執著的關係。」真樹看著雪子身上的項鍊說著。

「兩個蠢蛋不表白,只想著用自己的方式讓對方過的更好,結果造成這樣糟糕的局面。」皆人對自家父親和初代火影的感情只想要翻白眼。

「嘛!二代火影和泉奈叔公的事情似乎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真樹是家裡知道比較多過去的人。

「這兩對都是蠢蛋,明天讓自來也過來找我,該把計畫繼續執行下去。」皆人看了一眼雪子後說著。

「之後我會告訴水門,其他人我也會安排好,父親您就不要擔心。」真樹是絕對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

皆人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真樹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水門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因此是被保護的最好,幸樹和奈奈的兒子止水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打響名號,就和自己的寶貝孫女一樣。

把點心吃完的雪子把碗盤放入洗碗槽中,聽著皆人和真樹說的話沒有太大的感覺,止水和友信過來老宅找他們,三個孩子開心地玩在一起,浩二抱著鳴人進入屋內看見三個孩子玩在一起的樣子微笑。

真樹把點心拿給止水和友信、植樹,雪子和夏姬陪著浩二照顧鳴人,幸樹和奈奈也陸續回來老宅中,和真樹、皆人討論剛剛高層會議的事情,聰明的止水拉著友信去旁邊陪雪子和鳴人。

大人們討論事情他們是不可以參加,只是他們會在旁邊聽著,聰明的止水大概知道是什麼事情,他看了一眼雪子後更沒有多說什麼,友信看見父親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也沒多問。

「團藏到底想要怎樣?他害死那麼多人還想要滅族,這人的野心也太大了吧!」奈奈聽見大哥和父親說的話很氣氛。

「我想要慢慢執行計畫。」皆人只是對所有的孩子們這樣說。

「父親,您一定要這樣做嗎?」秀樹很清楚到最後養父一定會去赴死。

「時間還很久,總是會有意外。」皆人知道秀樹在擔心什麼。

「秀樹,別說了,父親已經決定好就讓他去做。」真樹知道這些事情是不得不這樣做。

「父親,這些事情您還是要告訴遙月阿姨,不要讓她痛心。」幸樹很清楚遙月有多麼的信任自己的養父。

皆人聽著孩子們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孩子們是關心自己,他會把所有的事情告訴遙月和自來也,對他來說鏡已經不在世上,蒜山和團藏實在是太好,因此他決定隱瞞這位好友。

當然遙月那邊一定要說,這位自己視為妹妹的人不告訴她的話,自己肯定會被她罵很久,這個計畫打從宇智波斑叛逃起就開始計畫,成年之後的皆人才慢慢開始執行這個計畫。

他一直覺得宇智波斑會叛逃除了千手柱間的原因以外,還有被人慫恿的感覺,等到真樹開眼之後皆人有帶他去看南賀神社的石碑,發現有被人修改過的痕跡,加上聖心和遙月以及自己年輕的時候雲遊收集來的情報知曉某些歷史。

這些歷史讓皆人知道石碑上的後半部有被人修改過,又看著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感情糾葛,千手扉間的一生思念著宇智波泉奈,讓他知曉這群人真是個笨蛋,躊躇不前就會出現在這樣的情形。

這次的會議讓皆人看見團藏的野心,看樣子自己要把計畫提前執行,用盡自己的一生能夠護著多少人就護著多少人,只是不知道富嶽這個孩子什麼時候才會開竅,而不是繼續聽那些長老說的話。

「爺爺。」雪子伸出手抓著皆人的衣服。

「怎麼了?小乖。」皆人蹲下來問著自己的寶貝孫女。

「爺爺,你不會離開我和鳴人,對吧?」雪子不知道為什麼有種祖父會離開自己和弟弟的直覺。

「我不會離開妳和鳴人,一切會沒事。」皆人把自己的寶貝孫女抱在懷裡。

「外公,我會保護好妹妹和鳴人,你不要擔心。」止水看見這樣的情形告訴皆人。

「我知道,我們家止水很出色。」皆人知道孫子輩最出色的是止水和雪子。

「爺爺。」友信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要怎麼說。

皆人伸出手摸摸這些孩子們的頭,這群孫子、孫女都是很優秀的忍者,自己還可以看到多久的時間他不知道,繼承母親巫女體質的他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在夢中看見團藏會暗殺自己,可是不知道是幾年後的事情。

在雪姬的日記中皆人知道未來是可以改變的,即使預知到自己的未來也是可以改變,不一定要順從命運繼續走下去,而且自己的父親宇智波斑也告訴過他,命運是可以改變。

任何事情都可以改變,這點皆人很清楚,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水門和玖辛奈不要受到任何的迫害,團藏的野心真的不可以小看,光和暗是一直存在著,相互存在的一切,只是團藏有人太過走偏。

被壓抑太久的宇智波一族總有一天會反抗,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皆人會想盡辦法阻止團藏,絕對不會讓他得逞,這僅僅只是自己能做的事情,相信真樹會好好的讓富嶽清醒過來。

「富嶽一心一意把希望寄望在鼬的身上,總有一天會把那個孩子壓垮。」真樹對於富嶽的一切就是那樣不敢苟同。

「有止水在不需要太過擔心,況且鼬很喜歡小雪,會知道怎麼做。」幸樹知道自己的兒子和鼬很好。

「到時候不要讓小雪為難就好。」真樹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是啊!」幸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小雪是個以任務為上的孩子,是非公正分的很清楚,我怕她會犧牲自己的感情。」真樹比較擔心這點。

「要是鼬給小雪為難的話,我會好好教訓他,要是被帶土知道的話,帶土肯定會痛毆鼬。」幸樹說什麼都會保護好自己的寶貝姪女。

帶土有多寵雪子這件事這個家的所有人都知道,未來要是誰讓雪子傷心難過,帶土一定會把那個人打得很慘,鼬如果讓他的寶貝小公主傷心難過的話,帶土肯定會好好的教訓他。

所以真樹和幸樹知道自己不需要出手就有人會教訓鼬,雪子是大家捧在手心中的掌上明珠,想要得到他當然是需要過五關斬六將,鼬需要得到大家的認同,因此他讓雪子傷心難過的話,肯定所有人都會痛打他一頓。

四代火影的寶貝女兒哪有人有膽欺負,加上沒有女兒的真樹、幸樹自然會很疼愛她,畢竟家族裡面沒有幾個孩子是女孩子,除了雪子以外就是秀樹的女兒夏姬,泉不算是他們家的孩子,雖然她的父親友樹是皆人照顧的孩子。

只是皆人沒有收養友樹,而泉的母親春櫻也是皆人照顧的孩子,只是他們兩人都不是皆人和聖心收養的孩子,他們收養的孩子只有真樹、秀樹、幸樹這三個孩子,畢竟當年鏡過世的時候幸樹還小,皆人才會收養他。

「友樹和春櫻記得通知,到時候泉可要保護好。」皆人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女兒。

「我知道,等友樹哥回來後我會親自告訴他。」奈奈知道從母親過世後皆人的內心中有一部份已經死去。

失去聖心後皆人的確是內心中某一部份也跟著死去,現在還不清楚到底是團藏還是誰殺了自己的妻子,自己最出色的徒弟宇智波伊作到底是生還是死都不清楚,水無月肚子裡的孩子算是遺腹子,可惜她生下孩子後沒多久就過世。

那個任務在皆人看來是有意為之,是想要打擊某個人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自己只好安排伊作和水無月的雙胞胎女兒交給繩樹去撫養,希望在千手的庇護下可以平安長大。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