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的伊魯卡還是會出任務,因此三代火影還是會派任務給他,這時候卡卡西就會很擔心他,雪子和鳴人也會覺得他出任務是很讓人擔心的事情,儘管他們知道伊魯卡是的身手是那樣的好,卡卡西覺得可以一起出任務自己會比較安心。

一如以往的日子,三代火影派給伊魯卡一個任務,是中忍等級就可以去執行的任務,知道愛人要出任務卡卡西替代他去上課,以免他們家的小狐狸會鬧脾氣,鳴人一旦鬧脾氣起來連雪子都安撫不了。

伊魯卡早早就出門去處理任務,卡卡西先去暗部那邊把事情給交接好,順便將七海委託凜照顧,才會去學校指導學生們,因此吃過早餐後雪子帶鳴人去學校上課,然後自己再去和帶土、止水、鼬等人會合。

「不可以和佐助吵架,也不可以吵卡卡西哥哥,上課要乖乖的。」在學校門口雪子跟鳴人交代。

「好。」鳴人不喜歡伊魯卡不在家的日子。

「伊魯卡哥哥不在家,我知道你很不開心,可是不可以搗蛋,不然我就叫真樹伯伯訓練你。」雪子看見弟弟不甘願的樣子說著。

「不要真樹伯伯,也不要奈奈姑姑,我會乖乖的。」鳴人才不想要給他們訓練。

「要是搗蛋我就讓伯父們和姑姑訓練你,進去教室吧!再見!」雪子捏捏鳴人的鼻子。

「姐姐最討厭了啦!每次都愛欺負我,再見!」鳴人吐吐舌頭後就抱著拉麵進入教室去。

由於鳴人是家族裡最小的孩子,所以大家都很寵愛他,可是對他訓練的時候還是不手軟,只是現在他們訓練鳴人大多都是用遊戲的方式來訓練他,不過討厭訓練的鳴人自然會想要偷懶,因此雪子會用這個方式來鬧他。

鼬帶著佐助來學校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雪子每次欺負弟弟鳴人的時候就會用這樣的方式來欺負他,他自己有體會告皆人、真樹、秀樹、幸樹、奈奈的訓練,差點讓自己吃不消,沒想到雪子和止水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

佐助看見鳴人跑到教室去後馬上跟去,當然有好好的和鼬道別,這時候鼬和雪子才牽著手慢慢地走去集合地點,鼬看見雪子親自送鳴人來學校就知道伊魯卡今天出任務,不然她不會送鳴人來上課,伊魯卡會親自帶他來上課。

鳴人氣呼呼的把拉麵放在導師辦公室,這裡面有位女老師會幫忙照顧,不管伊魯卡在不在的時候都會幫忙,鳴人乖乖地把拉麵交給這位叫幸的女老師,然後才轉頭去找卡卡西撒嬌。

「幸老師,拉麵又要麻煩妳。」鳴人很喜歡這位是犬塚一族出身的老師。

「不會,拉麵和鳴人都很乖呢!」幸很樂意照顧這隻可愛的小黑貓。

「卡卡西哥哥,姐姐欺負我。」鳴人轉頭撲到卡卡西的懷裡。

「這樣啊!哥哥回去會罵罵她,快去教室吧!」卡卡西寵愛的摸摸鳴人的頭。

「你說的喔!你會幫我罵姊姊。」鳴人抬頭看卡卡西。

「好,我會幫你打小雪的屁股。」卡卡西捏捏鳴人的臉蛋表示答應。

聽見卡卡西答應自己鳴人才乖乖地去教室上課,幸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不多說什麼,她知道眼前的前輩很會哄孩子,鳴人那個孩子其實也不會和自己的姐姐計較這麼多。

正在任務中的伊魯卡專心的護著委託人,他們的身負除了要把委託人送回指定的地點以外還有護送卷軸的任務,一般來說這個任務中忍就可以執行,由一個上忍帶隊跟幾位其他中忍一起執行。

這次是阿斯瑪帶隊多少會讓人感到安心,加上伊魯卡的個性可以讓人覺得依靠,委託人對此感到很放心,快要接近目的地的時候一群別國的忍者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戒備起來。

「伊魯卡,你先帶委託人走,這邊由我們應付。」阿斯瑪分析過後說出這句話來。

「知道了。」伊魯卡馬上帶著委託人和卷軸離開。

「追!」岩忍的首領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讓人去追伊魯卡。

看見有追兵過來伊魯卡開始思考要怎樣做才好,沒想到這樣簡單的任務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對於委託人的事情他一點也不想要去過問,畢竟現在去質問委託人也沒有任何效用。

很快的伊魯卡就把追兵阻擋在外,和委託人來到目的地,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和委託人鬆了一口氣,確認所有的事情處理完畢後,馬上回去支援阿斯瑪等人,看見伊魯卡過來支援自己阿斯瑪鬆了一口氣。

儘管已經用忍鷹請求支援,但是岩忍根本不想要放過他們,畢竟是他們木葉忍者害了他們這些岩忍任務失敗,得到支援的許可帶土馬上帶著自己的小隊過去幫忙,慶幸這次委託還在火之國附近,只是鄰近土之國。

由於帶土他們今天的任務剛好在他們的任務附近,才執行完畢準備回去就收到忍鷹的支援,伊魯卡已經出去好幾天,表示這個任務有點麻煩,帶土他們的任務只需要一天就可以處理完畢,只是他們花了半天就解決,才可以去支援他們。

「阿斯瑪哥哥、伊魯卡哥哥。」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拿出苦無打傷想要傷害他們的岩忍。

「你們不是應該要把委託人和卷軸送到任務地點嗎?」帶土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踢開接近阿斯瑪的忍者。

「伊魯卡已經把人送到目的地,順便把追兵都解決,偏偏這些傢伙還糾纏我們不放。」阿斯瑪很無奈的回應自己的好友。

「帶土老師,伊魯卡老師他們的任務應該是跟我們的重疊,你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任務要處理嗎?」止水好心的提醒自己的小叔叔。

「除了委託人要送達地點以外,卷軸是要送到水之國的霧隱忍者村吧?」鼬不太確定的問著。

「對!因為剛好會經過委託人到達的目的地,才會同時接下這兩個任務。」伊魯卡用苦無解決掉一個岩忍。

帶土才想起現在人手不夠大家接任務大多都會順便接順路的任務,這樣的情形不少見,既然他們小隊來支援,就要幫他們把卷軸送到霧隱忍者村,至於這些岩忍到底是來找他們的委託人還是卷軸,誰也不知道。

只是沒想到岩忍趁機傷害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馬上性情大變,直接結印用大範圍的忍術殺了那些討人厭的忍者,然後快速去幫伊魯卡療傷,止水和鼬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帶土和阿斯瑪在危機解除後開始商量事情。

其他人雖然很訝異可是乖乖在一旁休息,畢竟木葉的冰姬可是不能小看,雪子讓磯撫在旁邊輔助自己,然後開始用醫療忍術醫治伊魯卡,幸虧剛剛岩忍沒有傷到伊魯卡的重要部位,讓雪子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有傷及要害。」雪子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

「出任務的時候總是會有飛來的橫禍。」伊魯卡總是有心情和家裡的小女娃開玩笑。

「還說呢!到時候回家卡卡西哥哥肯定會很生氣。」雪子醫治好後跪坐在伊魯卡身邊。

「上次他也意外被傷到,兩人打平,所以他不能生氣。」伊魯卡摸摸雪子的頭。

確定伊魯卡沒事之後他們繼續執行任務,把卷軸送到霧隱忍者村去,一來一往柚花上一兩天的時間,等到他們回家後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卡卡西從帶土和阿斯瑪的口中知道伊魯卡有受傷的情形,馬上衝回家照顧自己的寶貝愛人。

從凜手中接過七海之後伊魯卡很開心,畢竟有三天沒有看到寶貝女兒以及鳴人,或多或少會想念他們,更不用說自己的愛人卡卡西,只是沒想到卡卡西知道自己受傷後會這麼緊張,讓伊魯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回到家時卡卡西很緊張的看著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就知道卡卡西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把七海交給雪子後他就去安撫自己的愛人,看見這樣的情形雪子和鳴人不多說什麼,決定等下去買外賣來吃。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如果沒有小雪他們去支援的話,你要怎麼辦?」卡卡西拉著伊魯卡開始囉嗦起來。

「我沒想到那位岩忍會偷襲,好了,別緊張,我身上的傷都好了。」看見卡卡西這麼緊張的樣子伊魯卡苦笑。

「你這樣我會很擔心你。」卡卡西會擔心自己最愛的人。

「我知道,上次你中毒,我們這次兩清。」伊魯卡拍拍卡卡西的手安撫著。

好不容易安撫好卡卡西後伊魯卡進入廚房煮飯,雪子和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不需要買外賣,默默的把叫外賣的單子給收好,然後各自去找卡卡西和伊魯卡,七海安靜的睡在嬰兒床上不需要太過擔心。

伊魯卡和雪子在廚房裡面忙碌,卡卡西逗弄自己的寶貝孩子,順便看看女兒睡得安穩不安穩,七海是個很乖的孩子根本不需要他們擔心,只要適時的換尿布和餵奶就可以。

拉麵安安靜靜的陪著七海睡覺,偶爾牠會當貓保母來照顧七海,卡卡西和鳴人打鬧在一起的聲音傳入伊魯卡和雪子的耳中,他們兩人相視而笑繼續準備晚餐,家裡的氣氛還是跟平常一樣。

「伊魯卡小親親,你知道嗎?你出任務受傷我會很心疼。」吃飽飯和卡卡西很認真的告訴伊魯卡。

「親愛的卡卡西,你出任務受傷、中毒時,我也會感到很心疼。」看見卡卡西很認真的樣子伊魯卡捧著他的臉說。

「伊魯卡小親親。」卡卡西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好了,我沒事的,卡卡西。」伊魯卡親吻卡卡西的額頭。

「嗯。」卡卡西乖乖不多說什麼。

本來想要說什麼卡卡西被伊魯卡一個動作而打斷,他知道對方一樣會擔心自己,不過自己不能阻止他接任務,就像對方不會阻止自己接任務是一樣的道理,就算自己想要說什麼也沒用。

身為暗部的自己任務比伊魯卡接的還要有難度,卡卡西當然不能多說什麼,或許只要伊魯卡待在自己的身邊,平安的回到自己的身邊,卡卡西就感到很滿足,不打算求更多。

他們是木葉的忍者,不可能避開這些任務,只能讓自己盡量避免受傷,只要平安的回到家,回到自己心愛的人身邊,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就別想太多,卡卡西知道這才是伊魯卡想要表達的事情。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