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身淋濕的止水吃飽喝足後覺得身體溫暖許多,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去廚房準備蛋酒給大家喝,這種天氣需要好好的暖身才可以,當然連帶雪子、鳴人、止水的份都準備好。

可以喝到暖身的蛋酒雪子很開心,一聲不響的全部就喝完,鳴人也因為酒是甜甜的自然全部喝完,止水喝完之後就趴倒在桌子上,其他人看見後感到很訝異,因為梅酒的酒精並沒有很高,沒想到止水竟然一杯就喝醉。

其他人喝完還游刃有餘的和別人對話,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只好背起止水去雪子和鳴人的房間睡覺,帶土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要搖頭,沒想到止水的酒量這麼差,不過這裡酒量最好的人是卡卡西,幾乎可以說是千杯不醉。

「看樣子止水需要多多訓練才可以,一杯梅酒就倒下去有點不行。」帶土對此只能搖頭。

「誰跟你一樣一直跟我拚酒,才把我們兩人的酒量練成千杯不醉。」卡卡西對於帶土說的話只想打人。

「嘛!你們兩個!」凜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是說,卡卡西,你有看過伊魯卡喝醉的樣子嗎?」帶土對於感到很好奇。

「有,喝醉的伊魯卡小親親很可愛。」卡卡西喜歡看喝醉的伊魯卡。

「怪不得卡卡西哥哥你偶爾會灌醉伊魯卡哥哥。」雪子聽他們說的話只想搖頭。

「止水哥哥跟我們喝的不是一樣嗎?為什麼會昏過去?」鳴人對此感到不解。

伊魯卡走出來就聽見他們說的話,他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鳴人只是比較好奇為什麼止水才喝了一杯蛋酒就昏過去,由於小孩子不能多攝取酒精,喝完一杯蛋酒之後卡卡西就把雪子和鳴人的杯子給收起來。

梅酒的酒精濃度不高,要給鳴人喝之前伊魯卡有問過木葉醫院裡面的人,在小兒科幫忙的醫療忍者告訴伊魯卡用梅酒做成的蛋酒沒有關係,不過不可以攝取太多,因此每次暖身的時候伊魯卡總是會給他們的量不會很多。

止水的份量是和雪子的份量一樣,沒想到他喝下去會直接昏過去,這樣表示他已經喝醉,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都想要笑,帶土和卡卡西想要繼續喝酒,凜和伊魯卡表示不想管。

「鳴人,我們去洗澡睡覺,給哥哥們說話。」雪子抱起七海後說出這句話。

「好。」鳴人乖乖地和雪子回房間洗澡睡覺。

「小雪,七海和鳴人就拜託妳。」伊魯卡很感謝家裡的小女娃這樣貼心。

「今天不哄你睡覺,你可以自己睡覺嗎?鳴人。」卡卡西很認真的看著鳴人。

「可以,卡卡西哥哥、伊魯卡哥哥,晚安。」鳴人親吻卡卡西和伊魯卡的臉頰。

「晚安,帶土哥哥、凜姊姊。」雪子親吻四個人的臉頰後就帶七海和鳴人回房間。

「晚安,小公主。」帶土有多疼愛雪子大家很清楚。

「晚安,小雪、鳴人。」凜看著他們回房間的樣子微笑。

難得可以喝酒的卡卡西很樂意陪帶土喝酒,伊魯卡拿了一些清酒出來和他們一起享用,凜也不意外的和他們一起喝酒,朋友之間一起喝酒聊天是很正常的事情,有時候卡卡西他們同期一起聚會的時候也會帶上伊魯卡。

後來伊魯卡也知道和卡卡西同期的紗羅是長門的女兒,也是雪子和鳴人的表姊,是和自己很好的同期紗織的姐姐,由於她和卡卡西太過要好的關係伊魯卡不免有些會吃醋。

畢竟卡卡西的桃花運真的很好,太過好的關係常常會不小心連累到伊魯卡,這才是最傷腦筋的地方,只是最後這些事情還是會平安落幕,不然的話卡卡西和伊魯卡會很頭痛。

「從以前到現在卡卡西的桃花運都很好,伊魯卡肯定會很傷腦筋。」酒過三巡後帶土開始吐槽卡卡西。

「哼!追你的女孩子也很多,好嗎?只是你眼裡只有凜。」卡卡西怎麼會不知道帶土的追求者也很多。

「伊魯卡的追求者也很多吧?你人這麼的好。」凜突然這樣問伊魯卡。

「這個嘛!我不是很清楚,一直跟卡卡西在一起,好像就被人家說我已經有主。」伊魯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伊魯卡從十三歲就和我交往,誰膽敢追他。」卡卡西把伊魯卡拉到自己的懷裡。

「我就知道,幸虧你沒有很快就下手,不然的話爺爺肯定會打死你。」帶土很清楚皆人很疼伊魯卡。

聽見這句話卡卡西和帶土開始鬥嘴起來,伊魯卡和凜笑笑地看著他們鬥嘴,然後小酌一些清酒,他們兩人一邊喝酒一邊鬥嘴,從以前到現在卡卡西和帶土一點也沒有改變,伊魯卡和凜反而不是那樣想要管他們。

千杯不醉的兩人早就不管外面雨下的多大,差點沒有跑出去淋雨,伊魯卡和凜眼明手快就把他們兩人拉進來,外面的暴風雨可是不能小看,不要酒過三巡人開始瘋了起來。

喝酒過後卡卡西和帶土會變成小孩子的樣子,好在有伊魯卡和凜可以阻止他們,以免這兩個人真的衝出去淋雨,凜直接痛打他們兩人的頭,伊魯卡微笑的看著卡卡西,讓對方差點沒有跪下來。

伊魯卡生氣起來的樣子可是很恐怖,卡卡西絕對不會讓自己最愛的人生氣,不然的話他肯定會死得很慘,丟出去在外面淋雨一個晚上也有可能,帶土看見凜生氣的樣子馬上哄她。

「你們兩個真是的,搞什麼,黃湯下肚就完全忘記自己在幹嘛!」凜直接痛打他們兩人。

「凜,對不起。」帶土直接道歉。

「卡卡西,你是怎樣,玩瘋了是嗎?想找死!」伊魯卡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伊魯卡,對不起。」卡卡西馬上道歉。

「你們兩個給我清醒一點,千杯不醉的你們少在那邊發酒瘋。」凜對於卡卡西和帶土這兩個隊友實在是沒有辦法。

有時候卡卡西和帶土會借酒裝瘋,常常會讓伊魯卡和凜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有時候卡卡西會借酒裝瘋把伊魯卡就地正法,伊魯卡也會知道卡卡西根本就是在裝醉,半推半就之下他們還是會做那件事情。

今天鬱卒很久的卡卡西和帶土剛好有機會可以喝酒,他們兩人自然會喝到不省人事,凜和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乾脆就把他們兩人丟在客廳中,畢竟伊魯卡還要去照顧七海,凜是個女孩子不好睡在客廳中。

伊魯卡要睡覺之前打開孩子們的房間看看情況,他看見止水、雪子和鳴人睡在一張床上,鳴人睡在止水和雪子兩人中間,看見這樣的情形伊魯卡露出微笑不多說什麼,輕輕的拉上門後回家房間去,看見七海睡在嬰兒床上的樣子微笑。

「晚安,笨卡卡。」帶土沒想到今天自己會發酒瘋。

「晚安,混蛋帶土。」卡卡西閉上眼睛睡覺。

大雨滴在屋頂上的聲音讓卡卡西多少難以入睡,帶土睡得很安穩的樣子讓他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今天的雨聲讓自己覺得很煩燥,在卡卡西的印象中佐久茂也是在這種天氣中失蹤的,那時候對父親的流言讓他感到很痛苦。

他從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變成一個孤僻的小孩,常常和帶土吵架,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從真樹和皆人的口中知道自己的父親會失蹤是因為團藏的關係,團藏為了自己的野心不斷打擊很多人。

如果不是當年九尾事件卡卡西和帶土是親眼見證過的人,知道敵人不是團藏刻意派來的人話,卡卡西覺得自己會懷疑團藏這個人,當然他想要得到九尾刻意放不利的風聲來洗腦村人,差點讓鳴人變成大家人見人討厭的孩子。

「今天雨聲真大,希望小公主可以睡得很好。」帶土被卡卡西吵醒有點不太爽快。

「有止水和鳴人在身邊,根本不需要擔心。」卡卡西知道雪子會睡得很好。

「我當然知道我家小公主會睡得很好,但是你呢?」帶土覺得自己很想要閉上眼睛睡覺。

「我又沒有做什麼,你在那邊囉嗦什麼。」即使是自己的隊友卡卡西還是不想說自己的心事。

「笨卡卡,不要去想那些事情,爺爺做的事情一切都有他的理由,他想要扳倒團藏,我們好好配合就好。」聽著卡卡西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帶土只好說話勸告他。

「嗯,我知道,很抱歉吵醒你,帶土。」卡卡西決定乖乖閉上眼睛睡覺。

聽見帶土說的話卡卡西乖乖閉上眼睛睡覺,現在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好鳴人,以及自己最愛的人伊魯卡和他們的寶貝女兒七海,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去想太多,有些事情不是他們可以知曉的。

喝醉的兩人總算可以好好的安睡,至於會不會一夜無夢就不是那樣的清楚,至少他們知道自己可以睡得安穩就可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好水門和玖辛奈交給他們的寶貝孩子們,雪子和鳴人。

有太多的事情壓在他們的身上,卡卡西某方面不想要承認伊魯卡是自己的救贖,帶土和凜是自己重要的隊友,或許就是因為有他們在身邊,自己才沒有在黑暗中待太久的時間。

而家裡的兩個孩子其中一個就像是小太陽一樣,總是會用自己的方式來照耀自己,卡卡西深深的覺得自己會這樣疼愛鳴人也是這個原因,雪子的貼心在這個家可是看的到。

「姊姊,外面又在打雷,好恐怖。」窗外又在打雷的樣子讓鳴人感到害怕又很難睡好。

「沒事的,快點睡。」雪子的聲音是那樣的疲倦。

鳴人乖乖地閉上眼睛睡覺。,一杯就喝醉的止水睡在他們身邊,鳴人睡在中間感到很安心,微醺的味道似乎還纏繞在他們的身上,迷迷糊糊中鳴人在這個微醺的味道中睡著,或多或少他們會期待這個暴風雨快點過去。

細微的鼾聲慢慢的在這個家中響起,表示說每個人都進入熟睡的狀態,安靜的連一根針掉下來都可以聽見,即使是平常警戒性最高的小黑貓拉麵也是一樣,牠安靜的睡在沙發上守著家裡的人,而止水的貓團子也跟著一起入睡。

靜謐的聲音沒有人醒過來,一家子安靜的睡著,可愛的七海也乖乖的在這打雷又下雨的聲音之下安睡,害怕的鳴人抓著雪子的衣服好好睡覺,有心愛的姐姐陪著不需要太過擔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