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七海已經變得有點重,讓伊魯卡抱她的時候不小心扭到手,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很心疼,雖然伊魯卡扭到手是輕傷,卻還是會讓卡卡西感到很心疼,畢竟是自己最心愛的寶貝伊魯卡受傷。

伊魯卡扭到手休養的這幾天卡卡西會親自帶七海,餐點會麻煩雪子去幫忙,為了讓他好好休息鳴人也乖乖的不吵鬧,自然也會幫忙卡卡西或是雪子,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由於自己扭到手的關係其他人把所有的事情攬下來,對此伊魯卡無法多說什麼,即使他想要說什麼卡卡西也會阻止他,好在扭到手上課不需要太擔心,鳴人也會幫忙他。

「七海是不是吸收太好?伊魯卡抱她的時候扭到手。」定期的健康檢查卡卡西帶七海去醫院給凜檢查。

「七海是正常吸收,體重也沒有超出標準,別太擔心,不過的確是有點重。」凜抱起七海幫她整理衣服。

「鳴人小時候也沒有這樣,不,好像兩者差不多。」卡卡西想起自己養育鳴人的情形。

「七海還比鳴人輕一點呢!那時候漩渦前輩可是把鳴人照顧的很好。」凜很清楚浩二照顧鳴人的時候有多麼的要求。

當年鳴人出生的時候太過小隻加上玖辛奈昏迷過去,大家都不知道要怎樣才好,真樹和丈夫浩二一起照顧鳴人,幸樹和奈奈也是一樣,由他們照顧鳴人平安健康的長大。

今天放假的鳴人去找真樹,比起自己的父親他更喜歡這位大伯父,被真樹放在肩上的鳴人趴在伯父的頭看著真樹在做什麼,伊魯卡扭傷手自己又不能去吵他,姊姊雪子和其他人去練習忍術,自己當然會來找真樹。

準備去點心店的兩人剛好遇上從醫院回來的卡卡西和七海,真樹直接邀請卡卡西一起陪他們一起去點心店,七海是個小嬰兒不需要太過擔心,鳴人可是很開心可以和他們一起去點心店。

「七海太重讓伊魯卡扭傷手?」真樹從鳴人的口中知道這件事。

「對,七海吸收太好,不過凜說體重沒有超標。」卡卡西把鳴人從真樹的肩膀上抱下來。

「我讓浩二整理、整理一下輔助用具給你們,以前友信和鳴人也是這樣,小雪永遠剛好在低標上,這點讓浩二傷腦筋很久。」真樹想起以前的事情。

「聽帶土說是這樣,小雪的體重永遠都不會太重,水門老師對此也感到很苦惱。」卡卡西想起帶土以前住在真樹家。

「每個孩子的體質都不一樣,自然要用不同的方式帶。」真樹拿給鳴人他指定的甜點。

拿到甜點的鳴人開心的笑了出來,真樹摸摸他的頭不多說什麼,也買了一些點心給卡卡西,讓他可以帶回去給伊魯卡吃,今天自己會帶鳴人一整天,讓他們兩人可以好好休息。

收到點心後卡卡西和真樹道別,鳴人揮揮手目送他推著七海回家,然後轉身要真樹抱他,看見這樣的情形真樹自然把鳴人抱起來,然後抱著他去市集上走走,看看等下到底要做什麼。

拿著點心回家的卡卡西看見伊魯卡乖乖的在沙發上看書後鬆了一口氣,他把點心拿給自己最愛的人,收到點心伊魯卡很開心,他沒想到卡卡西會買點心回家給自己吃。

「怎麼突然買點心回來?」伊魯卡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疑惑。

「剛好遇到真樹前輩和鳴人,前輩買了一些點心讓我帶回來給你。」卡卡西把女兒安頓好後告訴伊魯卡。

「鳴人真的很喜歡真樹前輩,他們感情真的很好。」伊魯卡知道他們叔姪感情很好。

「老師對此很有意見的說,說兒子都喜歡伯父不喜歡他。」想起水門的抗議卡卡西苦笑。

「畢竟陪鳴人玩耍、練習的人是真樹前輩。」伊魯卡知道水門對此感到很心酸。

把七海安頓好之後卡卡西泡了兩杯茶和伊魯卡一起享用點心,雖然自己不是很喜歡吃甜點,可是他很樂意陪自己最愛的人一起享用下午茶,兩個大孩子不在家他們可以安靜地吃點心。

七海也乖乖待在嬰兒床裡面睡覺,自然不會去吵兩位父親,卡卡西和伊魯卡很清楚她幾乎是在睡覺,只要不要吵醒她自然就不需要擔心太多,他們兩人可以享受一下獨處的時光。

他們家的寵物貓拉麵跟著鳴人去真樹家,卡卡西剛剛沒有看到拉麵,大概是被雪子帶出去訓練,和止水、友信他們家的貓團子、三色丸子一起做忍貓訓練,這樣以後可以幫忙他們家的小狐狸。

「痛!別揉了。」伊魯卡拍拍卡卡西的手。

「不行!還是要揉,不然的話會留下後遺症。」卡卡西對此很堅持。

「你也真是的。」伊魯卡聽見卡卡西說的話苦笑。

「這是我該做的事情,我樂意。」卡卡西可是很寵愛伊魯卡。

忍鷹從窗戶闖入他們家,看見這樣的情形卡卡西拿了一些碎肉給牠吃,伊魯卡看見信件後知道家裡兩個大孩子今天晚上不會回家吃晚餐,晚上真樹會送他們回家,卡卡西和伊魯卡對此沒有太大的意見。

為了讓愛人的手好好休息卡卡西決定今天晚上帶伊魯卡出去吃飯,只要把七海的牛奶給準備好就可以,一家三口一起出門吃飯可是很難得見到的事情,畢竟他們家有兩個可愛的孩子在。

卡卡西挑了一家不錯的餐廳和伊魯卡一起去吃,他們推著七海進入餐廳後才發現原來真樹今天也帶著孩子們一起出門吃飯,浩二看見他們直接揮揮手要他們過來跟他們一起吃。

既然前輩們這樣邀請卡卡西和伊魯卡當然很樂意過去一起吃飯,浩二看見七海馬上泡起她喝牛奶,俐落的樣子讓卡卡西和伊魯卡感到很佩服,三隻貓窩在角落吃著自己的餐點。

「七海是不是長胖了?感覺和鳴人嬰兒時期一樣。」友信用手指戳戳七海的小臉蛋。

「鳴人嬰兒時期是胖嘟嘟的,長大後反而瘦了很多。」止水把鳴人抱在懷裡讓他點餐。

「不過鳴人嬰兒時期沒有讓我扭到手,七海反而卻讓我扭到手。」伊魯卡苦笑的說著。

「以前不覺得鳴人會很重,現在反而覺得七海很重。」卡卡西拿起雪子遞給自己的菜單。

「七海體重沒超標,可能是伊魯卡你姿勢不對,抱小孩要小心,不然很容易扭傷手。」浩二聽見伊魯卡說的話說著。

「美琴照顧得太好,鳴人有陣子拜託美琴照顧,整整胖了一圈。」真樹抱過七海讓丈夫點餐。

「七海不常要人抱,鳴人常常會哭要大家抱他,伊魯卡哥哥只是不小心扭到手而已。」雪子記得以前常常看伊魯卡抱鳴人。

聽見雪子說的話卡卡西和伊魯卡才想起來鳴人是個高需求寶寶,或許是因為要常常抱他的關係讓他們不覺得鳴人會很重,七海不是高需求寶寶偶爾抱她自然會覺得她很重。

大家各自點自己想要吃的餐點後開始聊天,止水和鳴人開始打鬧起來,只要幸樹和奈奈不在家,止水都會過去真樹家待著,幸樹和奈奈是暗部可是很忙碌,真樹並不是暗部,浩二是醫療忍者,時間比較好分配可以照顧孩子。

友信開始逗弄七海,雪子趴在桌子上看著大家的互動,卡卡西伸出手摸摸她的頭,伊魯卡看見她這樣子微笑,直到餐點上桌後大家開心的用餐,即使是挑食的鳴人也把所有的餐點給吃完。

吃完晚餐之後卡卡西抱起鳴人牽著雪子的手回家,伊魯卡推著七海和他們一起回家,拉麵可以乖乖地待在堆車裡面,和真樹一家人分開後他們慢慢地走回旗木大宅,回到屬於他們的家。

一路上他們開心的聊天,鳴人嘰嘰喳喳的和卡卡西分享他今天的所見所聞,雪子會在旁邊補充,卡卡西和伊魯卡聽著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容,他們喜歡聽孩子們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

「我們去洗澡睡覺囉!」回到家卡卡西抱著鳴人進入浴室。

「好。」鳴人喜歡和卡卡西一起洗澡。

「小雪,要喝牛奶嗎?」伊魯卡進入廚房拿牛奶給雪子喝。

「好。」雪子把七海抱回嬰兒床後回答伊魯卡。

夜晚這個家還是和平常一樣,雪子和鳴人乖乖上床睡覺,卡卡西會去哄鳴人睡覺,確定兩個孩子睡著後才會回主臥室找自己心愛的人,等伊魯卡洗澡過後他會好好的幫他揉揉扭傷的地方。

自從手扭傷之後卡卡西會幫伊魯卡上藥順便揉揉,就是不希望對方的手有什麼後遺症,儘管伊魯卡覺得不需要卡卡西這樣弄,但是對方堅持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乖乖讓他來揉自己的扭傷的地方。

忍者出任務或多或少都會受傷,扭到手不過是輕傷而已,可是卡卡西卻不很不喜歡自己心愛的人受傷,伊魯卡即使扭傷也是會讓他感到心痛,看見這樣的情形他自然會好好的幫忙對方。

對於卡卡西的貼心伊魯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出手摸摸愛人的臉,當對方抬起頭來看自己的時候露出微笑,卡卡西主動親吻自己最愛的人,伊魯卡對於這個吻沒有多說什麼。

「晚安,親愛的卡卡西。」伊魯卡不會讓卡卡西亂來。

「晚安,伊魯卡小親親。」卡卡西知道伊魯卡是不會讓自己亂來。

確定七海在嬰兒床上睡得很安穩的樣子伊魯卡微笑,然後和卡卡西躺在床上一起睡覺,卡卡西把心愛的人抱在懷裡,伊魯卡可以睡在愛人的身邊感到很安心,兩人安穩的睡覺。

只要伊魯卡受傷卡卡西就會心疼,所以不管怎樣他會想辦法不讓對方受傷,一起出任務的時候一定會把人保護好,絕對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伊魯卡可是卡卡西最心愛的寶貝。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