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岡義勇和竈門炭治郎是差六歲的青梅竹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義勇每天晚上會教導炭治郎學習,在燈下共讀的兩人總是會很親密的坐在一起,炭治郎會想盡辦法跟義勇撒嬌。

即使現在他們同居在一起也是一樣,義勇隨著自己父親的腳步繼承家裡的事業,工作能力很好的他總是把公司打理得很好,炭治郎接手家裡的麵包店,閒不下來的他自然會做起自己最愛的餐飲事業。

忙碌的兩人每天晚上還是會一起在燈下共讀,義勇會用身高的優勢把自己的戀人抱在懷裡一起看書,炭治郎很喜歡用這種姿勢一起看書,這樣親密的動作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改變。

「歡迎回來,義勇哥哥。」看見心愛的人回來炭治郎很開心。

「我回來了,炭治郎。」看見炭治郎親自迎接自己的樣子義勇很開心。

「今天晚餐吃你喜歡的蘿蔔鮭魚。」炭治郎開心的告訴義勇。

「我很期待你的手藝。」義勇親吻炭治郎的額頭。

吃著自己最喜歡的晚餐義勇很開心,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他很高興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享用晚餐,等到吃完晚餐後他們兩人會一起看書,當然他們會先把東西給收拾好。

燈下共讀是他們兩人增加感情的一部份,有時候鳶子來拜訪他們的時候會看見他們兩人窩在一起的樣子,要不是她從小看到大的話肯定會覺得很尷尬,很少看見不是兄弟的人這樣做。

窩在義勇的懷裡看書是炭治郎覺得很幸福的事情,而且可以聞到義勇身上的味道,對他來說對方身上的味道是可以讓自己安心的感覺,所以炭治郎很喜歡窩在對方的懷裏看書。

「被義勇哥哥抱著看書好幸福。」很難得炭治郎會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很高興你喜歡。」聽見炭治郎說的話義勇有些不好意思。

「我果然最喜歡義勇哥哥。」炭治郎轉過身來抱著義勇。

「嗯。」義勇放下書本摸摸愛人的頭。

從小炭治郎就喜歡和義勇撒嬌,只有在義勇身邊他不用像個長男一樣,炭治郎在別人的面前總是歡笑、堅強、陽光的樣子,可是在義勇的面前他可以放下這些堅持,放下一切和他撒嬌,炭治郎知道對方很樂意自己這樣做。

看見炭治郎和自己撒嬌的樣子義勇微笑,然後低下頭親吻自己最愛的人,這時候他的小戀人會出現小小的調皮的情形出現,兩人會放下書本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最後會在床上好好滾一圈。

某些時候炭治郎會很喜歡聞義勇身上的味道,甚至可以知道對方的情緒到底怎樣,也知道什麼時候的義勇要用什麼方式對付他,炭治郎早已經有很多的方法可以來應付自己的愛人。

「炭治郎,你繼續磨蹭下去,明天就不用起床。」義勇很認真的告訴自己的愛人。

「義勇哥哥,我很樂意被你弄到下不了床。」炭治郎調皮的個性顯現出來。

「到時候可別抱怨。」聽見愛人說的話義勇直接讓他就地正法。

「才不會抱怨。」炭治郎主動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主臥房傳出陣陣的呻吟聲讓人不敢去偷窺,剛剛在客廳看書的兩人已經進入臥室中做某件事情增進感情,義勇很樂意用這樣的方式和炭治郎增進感情,他會讓調皮的戀人知道自己的厲害。

難得的周末義勇可以抱著自己心愛的人睡一整個早上,昨晚的性愛讓炭治郎不會這麼早醒過來,因此比他早醒的義勇可以看愛人的睡臉,炭治郎可愛的睡臉往往讓自己欲罷不能,根本不想要起床。

而且炭治郎無意識的撒嬌讓義勇覺得幸福滿滿,每天晚上的燈下共讀以及早上看他的睡臉讓他們覺得很幸福,這些事情義勇和炭治郎是絕對不會跟其他人說,這可是他們的秘密。

「義勇哥哥,早安。」睡飽的炭治郎看見義勇正在看自己的樣子很害羞。

「早安,炭治郎。」義勇親吻炭治郎,給予他一個早安吻。

「啊!已經這麼晚了,我去做早餐。」炭治郎看見時間馬上跳下床去煮早餐。

「我幫你。」義勇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梳洗過後兩人在廚房裡面做早餐,炭治郎不時的餵食義勇吃東西,對方吃到愛人親手餵的食物很開心,如果現在有人打開門看到這樣的畫面肯定會被閃瞎眼睛,他們兩人現在的氣氛旁邊都可以看到粉紅泡泡。

豐盛的早餐讓義勇露出微笑,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開心,他們兩人坐下來吃早餐,雖然今天比平常晚起床,但是豐盛早餐依舊不可少,只是今天的早餐變成是早午餐。

周末假日炭治郎不會去麵包店幫忙,會待在家裡陪伴義勇,這點竈門家的人都很清楚,也很樂意炭治郎待在家裡陪伴義勇,畢竟人手多的他們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讓他們家的長男好好的休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還是炭治郎做的飯菜比較好吃。」吃著自己最喜歡的鮭魚蘿蔔義勇笑了出來。

「義勇哥哥這樣說的話,鳶子姐姐會抱怨喔!」炭治郎聽見義勇說的話苦笑。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吃炭治郎做的飯菜。」義勇有些委屈地看著愛人。

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義勇常常會用這樣的方式來看自己,往往最後自己是舉雙手投降,不過炭治郎很開心義勇這樣喜歡自己做的飯菜,看見對方吃的開心的樣子自己也很開心。

對於愛人說的話義勇沒有說什麼,他真的比較喜歡炭治郎做的飯菜,不過他也沒有否定姐姐鳶子和養父鱗瀧左近次做的飯菜,只是他很喜歡吃愛人做的飯菜,自從和炭治郎在一起後義勇反而有這樣的感覺。

炭治郎也拿義勇沒辦法,打從他們同居在一起後義勇就有這樣的現象出現,讓炭治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又不喜歡看對方委屈的樣子,只好伸出手摸摸愛人的臉安撫他,誰叫他是自己最愛的人呢!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