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充實工作之後回到家看見愛人的臉,義勇會覺得自己的疲憊都不見,炭治郎會很開心的迎接他,偶爾還可以吃到麵包店的新品,讓他不禁讚嘆愛人的手藝越來越好。

至少現在炭治郎不需要超早就醒來做麵包,他只要開店之前到店打理一些比較特殊的麵包外,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想太多,禰豆子因為喜愛咖啡的關係,把麵包店的一部份改成咖啡店,和兄長一起經營。

美味的麵包即使是早餐時間也是很受歡迎,因此炭治郎回家前會先做一些起來,然後等到自己開店來的時候烤麵包就可以,花子和姊姊禰豆子是負責咖啡店的部分,炭治郎和竹雄則是負責麵包店的部分,茂和六太則是到外面發展。

「我回來了。」炭治郎進入家門前喊了這句話。

「歡迎回來。」義勇看見炭治郎回來的樣子微笑。

「義勇哥哥今天好早。」難得看見義勇今天比較早回家,他非常的開心。

「今天沒什麼工作,錆兔要我回家陪你。」義勇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那等我一下,我馬上就把晚餐給準備好。」炭治郎開始動了起來。

「好。」義勇微笑地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忙碌的樣子。

不經意看見義勇微笑的樣子炭治郎馬上臉紅,然後轉過頭去準備他們兩人今天的晚餐,看見義勇的笑容炭治郎心動不已,心跳聲差點被對方給聽見,好在對方沒有看到他臉紅的樣子。

正在處理其他事情的義勇的確沒有注意到炭治郎臉紅,這樣的情形當然會讓炭治郎鬆了一口氣,他可不希望義勇看見自己害羞的樣子,如果對方看見自己害羞的樣子肯定又會想要捉弄自己。

不太會表達的義勇偶爾還是會捉弄炭治郎,不知道為什麼他喜歡看自己愛人害羞的樣子,或許每個戀人都會喜歡看另外一半害羞的樣子,對義勇來說炭治郎害羞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晚餐煮好了!」炭治郎把晚餐給端上桌後說出這句話。

「好。」義勇起身來到餐桌坐下來吃晚餐。

「義勇哥哥真的很認真呢!在家裡還要處理公事。」炭治郎看見義勇又在處理公文的樣子很心疼。

「不是什麼重大的事情,只是想說先處理起來。」義勇接過炭治郎遞過來的碗筷說。

「這樣啊!」炭治郎沒有多問義勇公司的事情。

「我開動了。」義勇也不太會跟炭治郎多說公司的事情。

晚餐在他們兩人的努力之下全部吃完,只要是炭治郎做的餐點義勇一定會全部吃完,晚餐自然沒有任何剩下,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後,義勇和炭治郎乖乖地回房間睡覺。

今天他們兩人是在床上看書,炭治郎像個小火爐一樣窩在義勇的懷裡,義勇直接把人抱好繼續看書,炭治郎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他只想要安靜的聽著愛人的心跳聲。

房間裡面只有翻書的聲音,其他的聲響全部沒有聽見,偶爾會聽見他們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義勇會摸摸炭治郎的頭,他喜歡對方和自己撒嬌,炭治郎有時候會抓著義勇的手玩著。

「義勇哥哥。」炭治郎喜歡叫自己最愛的人。

「嗯。」義勇的視線沒有從書本移開。

「義勇哥哥。」炭治郎又叫了一遍。

「嗯?」聽見愛人叫著自己義勇放下書本看懷裡的人。

「陪我睡覺。」炭治郎直接親吻義勇。

「好。」突然被對方親吻義勇有點被嚇到。

看見炭治郎笑得很開心的樣子義勇知道自己又被他整,儘管如此他還是把書本放好把人抱在懷裡睡覺,炭治郎對此感到很開心,得逞後當然會很開心,義勇永遠都會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自己可以想盡辦法和他撒嬌,義勇會讓自己撒嬌,只要不要太過分對方都會縱容自己,炭治郎很清楚對方的底線在哪裡,自然不會刻意去踏對方的底線,只是偶爾會小小的惡作劇。

看見對方一直和自己撒嬌的樣子義勇只是摸摸炭治郎的頭,讓他可以好好的睡在自己的懷裡,得到義勇的撫摸炭治郎當然很開心,乖乖的閉上眼睛睡覺,自己可以安心地睡覺。

「晚安,炭治郎。」義勇親吻炭治郎的額頭。

「晚安,義勇哥哥。」炭治郎親吻義勇的臉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炭治郎很喜歡睡在義勇的懷裡,相擁而眠的兩人總是可以睡得很好,有時候炭治郎會不老實的蹭蹭義勇,似乎是想要讓對方對自己做某件事,當然最後他一定會得逞。

從小就喜歡和義勇相擁而眠的炭治郎只要想要睡覺一定會讓對方心甘情願陪自己睡覺,他知道義勇永遠拿自己沒有辦法,炭治郎就是吃定他這點才會這樣做,這樣他也可以感受到對方這樣寵愛自己。

每次炭治郎去義勇的公司送便當的時候,其他人看見他們兩人的相處會覺得自己被閃到,最後義勇的便當會被其他人打劫,這點炭治郎不清楚,畢竟大家會用打劫義勇的便當來發洩怨氣,這些炭治郎全部不會知道。

「義勇哥哥,該起床了。」炭治郎輕輕地在義勇的耳邊說。

義勇翻身不打算理會自己的愛人,看見這樣的情形炭治郎親吻他的臉頰,這時候才看見義勇慢慢睜開眼睛,還是睡眼惺忪的他馬上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炭治郎對於義勇這樣做感到很驚訝。

把人拉回自己的懷裡後,義勇直接把人抱著繼續睡覺,看見這樣的情形炭治郎很無奈,自己也掙脫不了對方的手勁,只好乖乖地閉上眼睛繼續陪睡,看樣子她們兩人今天肯定會遲到。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