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想要被絆住,不想要被人家覺得身為一個Omega是個弱勢。」獄寺馬上起身想要看看山本的表情。

「我知道隼人的想法,所以我沒有太大的意見,累了好好休息,等下還要幫你解決發情期。」山本放下書本把人壓回去躺著。

沒有安全感的獄寺知道山本和自己在一起後很努力,努力的配合自己、努力的包容自己、努力的給自己安全感,這些他全部都知道,所以他很怕對方離開自己。

山本像是感受到獄寺的情緒只是低下頭親吻他的額頭,讓他好好的休息養足體力,獄寺乖乖地閉上眼睛睡覺,山本看見這樣的情形下床準備一些吃的東西。

偷偷睜開眼睛看著山本的背影,獄寺覺得眼前的男人背負的東西真的很多,他很努力的在適應自己的一切,即使自己是那樣的不喜歡他,他也只是默默地待在自己的身後,不然不會跟著自己搬入嵐之守護者的別院。

雨之守護者的別院現在由千種打理,偶爾山本需要自己的空間時會回去那邊睡覺,獄寺反而會不習慣他離開自己,即使到了現在也是一樣,有時候獄寺會反省自己像個蠢蛋,有山本這樣好的人自己卻不好好把握。

如果不是發現到最近山本不常和自己一起休息,很多事情不再跟自己一起做,獄寺才不會發現到對方有想要離開自己的想法,才知道自己真的很愛對方。

「隼人發情期好像到了,不知道這次會不會和武締結終生標記?」綱吉拿著骸剝給自己的橘子吃著。

「如果嵐守不願意的話,我想雨守不會繼續等待下去。」骸看的出來山本已經有疲累的感覺。

「也是呢!武追逐這麼久的時間,早已經不想要等待隼人。」綱吉知道山本的心態。

「某方面來說嵐守那傢伙是一個笨蛋,以為有人會一輩子等待他。」骸對於這些守護者們根本不想要去理會。

「別這樣說隼人嘛!他只是沒有安全感罷了。」綱吉摸摸躺在自己大腿上的骸。

「所以說他是蠢蛋。」骸喜歡趴在綱吉的肚子上聽著胎兒的心跳聲。

如果山本和獄寺可以完成終生標記,綱吉會很替他們兩人開心,迪諾和雲雀根本不需要自己擔心,庫洛姆和了平也各自有辦法,自然不需要她這位首領擔心,山本和獄寺畢竟是從小到大的好友,多少會擔心是正常的。

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骸對於山本和獄寺不屑一顧,自然對於他們兩人的感情不是那樣有興趣,這點綱吉很清楚,她也不會刻意和自己的丈夫討論這些事情,自己只希望身邊的守護者們可以幸福。

綱吉相信即使是黑手黨的人還是可以擁有幸福的權力,自然會希望自己的守護者們可以得到幸福,希望大家都可以得到幸福,骸對於自己的想法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對骸來說身為黑手黨的人哪有可能可以得到一般人說的那種幸福,因此他會覺得綱吉真的很天真,儘管如此他也不會刻意對愛妻說什麼,愛妻的想法他願意尊重。

「骸,你有跟哥哥他們說你的進度嗎?」綱吉玩著丈夫的頭髮說著。

「暫時沒看到什麼可以當成把柄的事情,所以我沒有回報。」這些事情骸不會隱瞞綱吉。

「那些長老們到底在想什麼?首領的戒指沒有血緣關係的話,好像是不能套上去的樣子。」綱吉想起初代告訴自己的話。

「權力,是最美好的春藥。」骸只是這樣告訴綱吉。

聽見丈夫說的話綱吉沒有多說什麼,她想要開口反駁發現到自己根本反駁不了骸,她的丈夫早已經把黑手黨的一切看的很徹底,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想要毀滅這個世界。

黑手黨世界要是有那麼容易毀滅,有光明的地方一定會有陰影在,骸和綱吉在這幾年的時間領悟到這些事情,所以他們兩人不會去多說什麼,會好好的治理彭哥列的一切。

XANXUS從小就在黑手黨世界中長大,當然知道那些長老們到底想要什麼,以前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傷到綱吉和提摩太他什麼話都不會說,偏偏長老們動手傷害到他們,惹怒XANXUS踩到他的底線。

長老們對於鴿派的提摩太不是很看的起,光是這點就讓XANXUS對他們不是很喜歡,只是礙於提摩太不多說什麼才不去說什麼,沒想到腦筋竟然動到綱吉的頭上,XANXUS自然會好好的解決他們。

「最近六道骸那個小子有查到什麼嗎?」史庫瓦羅看見XANXUS正在看文件的樣子問。

「暫時沒找到長老們的把柄,這種事情要慢慢來。」XANXUS對於這點並不著急。

「也是。」史庫瓦羅不多說什麼。

「我會讓那些長老付出代價。」XANXUS真的不喜歡那些長老。

趁著綱吉睡覺的時候骸去廚房拿點心給她吃,把自己的精神體梟留在妻子的身邊,跟著納茲一起玩耍,有精神體在愛妻的身邊自己暫時不需要太過擔心,只是就怕有人會不小心闖入。

這次長老又派一個女娃兒過來找綱吉,庫洛姆和犬這幾天有事情要忙,喬也跟里包恩那邊去處理一些事情,有骸在綱吉的身邊自然不會去擔心太多,骸的實力比她們要強大。

喬把事情處理好之後走回去綱吉的身邊,來到房間的時候看見一位小女娃兒感到很疑惑,在黑手黨世界長大的孩子都有一定的實力,因此喬對於眼前的女娃兒很警戒。

骸和綱吉的精神體護在綱吉的身邊不讓這位女娃兒靠近,納茲和梟認為這位女孩有惡意,加上現在骸又不在身邊更是警戒不已,喬看見當然是拿出自己的武力來看著眼前的女娃兒。

「妳叫什麼名字?誰派妳過來的。」喬拿出自己的武器警戒起來。

「我叫茉莉,長老們派我過來找首領姐姐。」茉莉用天真的語氣告訴喬。

「茉莉,那群老頭子又想要幹什麼?」骸回到房間後看見這樣的情形開口問。

「骸哥哥,長老他們想要知道首領姐姐是否懷孕。」茉莉微笑的看著骸。

「那群老頭子真不死心啊!連妳也派過來。」骸直接敲敲茉莉的腦袋。

「這個小姑娘你認識?」喬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疑惑。

「她是弗蘭和雷歐撿到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麼被瓦利亞派到長老那邊服務。」骸解釋給喬聽。

「因為雷歐哥哥被首領姊姊派過去監視長老們,我也跟著一起過去。」茉莉看見綱吉醒了之後馬上擁抱她。

醒來的綱吉看見是茉莉過來沒有多說什麼,雷歐和茉莉是自己派過去監視長老們的間諜,骸聽見茉莉說的話挑眉沒有多說什麼,喬沒想到自己的大小姐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骸和喬一直以為綱吉不管長老他們想要做什麼,這些事情一切都交給瓦利亞的XANXUS去管理,看樣子他們要自家首領好好地跟他們解釋一下,看看她到底在想什麼。

XANXUS和綱吉是彭哥列的首領,做事方法多少有些不一樣,不過對於長老們的態度他們兩兄妹卻是一樣的,會安插自己的線人過去看看長老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茉莉在綱吉的耳邊說了一些悄悄話,報告自己看見長老們要做的事情,聽完綱吉只是摸摸茉莉的頭,然後抬頭看看骸和喬,如果不跟他們好好說的話,眼前這兩位可是會找自己算帳。

「上次長老們跟我要人,說要幾個人當幫手,我就順勢派雷歐和茉莉過去,順便請他們幫我監視長老們。」綱吉摸摸茉莉的頭。

「那群老頭子真有臉跟我們要人。」骸對此非常的不爽。

「那麼,小茉莉,長老們要妳過來做什麼?」喬把點心拿給茉莉。

「長老他們想要知道首領姊姊到底懷孕了沒?我要怎麼回報呢?」茉莉喜歡和綱吉撒嬌。

「我就知道那些老頭對這件事依舊不死心。」骸氣到很想要摔東西。

「妳看要怎樣?綱吉。」喬看見綱吉努力的在阻止自己的丈夫。

「嘛!先老實說吧!不過這件事要跟哥哥說呢!」綱吉覺得XANXUS聽見自己的意見肯定會生氣。

綱吉拿起手機默默地打電話給XANXUS,接通之後她把電話挪一挪,以免等下聽見兄長的大吼聲,綱吉把事情告訴XANXUS後,對方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安靜一下後答應下來。

聽到不是自己意想的答案讓綱吉很訝異,XANXUS一向很討厭長老沒想到竟然會答應這件事,聽見他答應的說法骸和喬很訝異,站在他身邊的史庫瓦羅也沒想到丈夫竟然會答應。

訝異歸訝異綱吉馬上和XANXUS商量要怎樣做才好,骸只是在旁邊聽著沒有插話,茉莉開始和喬玩了起來,只要商量好事情之後綱吉會讓茉莉去回覆長老,骸會繼續去長老那邊看著。

「我要請君入甕,妳就讓茉莉去回覆長老們,雷歐已經把報告給我,讓我掌握到一些狀況。」XANXUS看著手上的報告直接告訴綱吉。

「哥哥你自己小心點,我可不覺得長老們會那麼容易死心。」綱吉多少會擔心XANXUS的計畫。

「記得叫喬假造病歷,長老們的事情我會處理,妳不需要擔心。」XANXUS會自己去對付那些人。

「好,我會讓茉莉帶著喬寫好的病歷拿去給長老們看。」綱吉乖乖點頭把事情給記下來。

「真是。」喬聽見他們的對話感到很無奈。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