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擁有六種性別的世界中,妖師一族的人大多不是Alpha就是Beta,只有少數幾個人會分化成Omega,而堂堂的千年妖師首領凡斯卻是分化成Omega,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也跟他一樣分化成Omega。

千年妖師首領凡斯是個少見的男性Omega,他的Alpha丈夫是冰牙三王子精靈亞那,因此當漾漾分化成Omega的時候,妖師一族的人可是把他保護得很好,絕對不讓來路不明的Alpha來接觸他。

畢竟當年焰之谷的公主就是利用自己Omega的強項,強制亞那發情和她發生關係而育有一個兒子,如果不是亞那在那中間一直保持理智不讓自己標記焰之谷的公主,他和凡斯的感情才有機會修復。

許多年後凡斯最疼愛的外甥出生,冰炎也在兩位父親的撫養之下長大,對於自己的母親並沒有太多的感情,也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和一位沒有血緣關係的兄長。

「舅舅,說故事給我聽!」難得看見凡斯回妖師一族漾漾絕對會把人纏到底。

「好,我們家漾漾真乖。」凡斯把自己最寶貝的外甥抱起來哄著。

「舅舅,要是我的第二性別和你一樣的話,我會找到屬於我的Alpha嗎?」坐在凡斯懷裡的漾漾突然問出這句話。

「會的,所以不要去想太多。」凡斯輕輕地摸著漾漾的頭。

「亞哥哥會分化成Alpha嗎?我想要成為他的Omega。」漾漾是真的很喜歡冰炎。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或許會喔!」凡斯親親漾漾的臉頰。

由於兩家人常常待在一起讓冰炎和漾漾的感情很好,只是兩人尚未分化不知道會分化成哪個性別,不管分化成哪個性別也不會影響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只是冥玥對於這位拐了自己弟弟的人有點小小的意見。

然當然對冰炎也有些小小意見,誰叫他把他們心愛的漾漾拐走,可愛的漾漾可是大家的開心果,是大家的小天使,竟然被一隻紅眼殺人兔給拐走,身為兄姊的他們當然會搥心肝。

至於漾漾有多麼喜歡冰炎,大概是全冰牙和妖師一族的人都知道,即使他們兩人上了高中感情還是那麼好,似乎所有人都巴望他們兩人快點成為最好的伴侶,除了冥玥和然以外。

十五歲那年冰炎進入分化時期,不意外的分化成Alpha,他開始期待一年後漾漾會分化成什麼,只要不是Alpha什麼都好,最好是Omega,不過還是要看妖師一族的體質才會知道。

「亞哥哥分化成Alpha,我會不會有機會分化成Omega呢?」漾漾抱著自己的寵物傲濫問著。

「用心祈禱的話會實現,漾漾可是妖師一族裡最強的孩子呢!」凡斯聽見寶貝外甥說的話微笑的說。

「可是,舅舅,妖師一族裡面很多都是Alpha和Beta,Omega真的很少啊!就只有舅舅你而已。」漾漾清楚連凡斯的兄弟姐妹也是Beta。

「心誠則靈,這點你永遠不可以忘記,Omega不是只有我而已,還有其他人,小慈就是Omega。」凡斯伸出手摸摸漾漾的頭。

似懂非懂的漾漾點點頭,他知道妖師一族的能力是用在語言上面,如果真的心誠則靈的話,自己要好好的禱告,說不定可以分化成Omega,凡斯說的話總是有他的道理在。

分化成Alpha的冰炎沒有什麼感覺,平常還是跟以往一樣上課、下課、出任務、約會,陪在漾漾的身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偶爾也要陪陪自己的兄弟姊妹以及兩位父親。

不過他的內心中或多或少還是會期待漾漾分化成Omega,冰炎自然會希望自己的伴侶是和自己性別不一樣,相反的性別說不定會讓他們兩人更加的契合,會偷偷的祈禱自己的寶貝愛人分化成Omega。

「你高中就和小亞同一所學校。」回到家白玲慈直接這樣告訴自己的兒子。

「好。」漾漾不敢反駁自己的母親。

「我還以為媽妳會讓漾漾讀七陵。」冥玥聽見母親宣布的事情感到很好奇。

「凡斯哥哥說,漾漾在Atlantis學院讀書他可以照顧。」白玲慈想到凡斯說的話後微笑。

「舅舅需要我當他小幫手。」漾漾從小就是凡斯的小幫手。

「反正去Atlantis學院也好,你比較適合在那邊生存。」冥玥拍拍弟弟的肩膀。

對於冥玥說的話漾漾苦笑,自己的姊姊老是會用奇怪的方法鼓勵自己,唯一讓人無解的事情就是要他嚴禁接觸冰炎,偏偏自己和冰炎的感情又很好,根本無法禁止他們在一起。

進入高中的前一年漾漾十五歲分化成他夢寐以久的Omega,知道這件事情後全妖師一族的人都很保護他,絕對不會讓任何的Alpha來接觸他,冰炎也小心翼翼的呵護他,絕對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進入Atlantis學院讀書後漾漾認識到很多好朋友,從小的訓練也在課堂中表現出來,承襲千年前首領凡斯力量的他早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訓練,和自己同齡的表姊也是冰炎的妹妹也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總有一天漾漾會迎來自己的首次發情期,到時候要怎麼解決又是一個傷腦筋的事情,儘管他和冰炎已經確認感情,可是他們兩人的交往方式沒有大家想的進展那麼快,自然覺得慢慢來就好。

「想什麼?」冰炎看見漾漾又在發呆的樣子問。

「沒想什麼,我只是覺得舅舅說的話是對的。」漾漾想起自己以前和凡斯的對話。

「你是妖師,心誠則靈是很正常的事情。」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誰叫亞哥哥你分化成Alpha,我當然要分化成Omega才可以。」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

「呵!不管你分化成什麼性別我都不在意。」冰炎不是很在意漾漾的第二性別是哪個。

對冰炎來說只要不是要Alpha這個性別,不管漾漾分化成Omega或是Beta都無所謂,只要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就可以,而且這兩種性別還是有辦法生育子嗣,他自然不擔心這件事。

冰炎始終希望漾漾的發情期不要來的這麼快,他不想要這麼快綁定自己最愛的人,他知道自己還要給伴侶一些時間去適應他們之間的關係,即使自己很愛他也是一樣。

事情沒有他想的那樣好,進入高二後漾漾在某天迎接自己的發情期,冰炎努力的壓下自己的慾望給他一個臨時標記,害羞的漾漾躲在被窩中不敢面對冰炎。

太過紳士的冰炎讓漾漾一度不適應,症狀緩了過來後他本來想要詢問對方,可惜當他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對方已經出任務去,漾漾只好悶悶的窩在被窩裡面等冰炎回來。

「傲濫,為什麼亞哥哥不跟我做終生標記呢?我們明明很相愛啊!」漾漾在被窩中摸著自己最愛的寵物。

「也是呢!亞哥哥大概認為我是累贅,才會這樣不想跟我做終生標記。」偶爾漾漾會陷入悲觀的想法。

傲濫舔舔自己的主人,慢慢地看著他陷入沉睡中,安靜睡著的漾漾儘管在清醒的時候很想念冰炎,卻還是沒有打電話找他,傲濫趴在他的肚子上睡覺讓他感到安心,大氣精靈看見這樣的情形唱起安眠曲。

正在出任務的冰炎和夏碎趁著空檔休息一下,夏碎知道冰炎沒有對自己心愛的人做終生標記,他多少想要問問自己最好的朋友,為什麼只做臨時標記而不做終生標記,他們兩人可是很相愛。

儘管夏碎知道冰炎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如果不好好的和漾漾談談,對方肯定會胡思亂想,小孩子胡思亂想起來肯定會讓人傷腦筋,因此夏碎決定好好地勸勸冰炎,有些事情雙方要說開才可以。

「聽說你和漾漾只做臨時標記,你在顧忌什麼?冰炎。」夏碎想起千冬歲告訴自己的事情。

「他還太小,有更好的發展,不需要綁在我身上。」冰炎只是這樣告訴夏碎。

「這樣的話你要告訴漾漾,不然他肯定會亂想,那孩子很愛胡思亂想。」夏碎對此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嗯。」冰炎開始思考要怎麼開啟這個談話。

「我相信漾漾很愛你,不要猜測他的心思,不然不會聽見你分化成Alpha後每天祈禱自己要分化成Omega。」夏碎揮動自己的武器把眼前的怪物全打死。

「不得不說你真囉嗦!夏碎,可是我很感謝你的勸說。」冰炎也拿起自己的長槍解決眼前的怪物。

「呵!」對於自己的好友道謝夏碎微笑的接下來。

任務結束後冰炎回到黑館看見漾漾抱著傲濫在床上睡覺的樣子苦笑,仔細看卻發現他心愛的寶貝睡不好皺眉的樣子有些擔心,走過去坐在床上輕輕地撫摸他的臉頰,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繼續皺眉。

聽著大氣精靈告訴自己的事情,冰炎開始沉重起來,低下頭親吻漾漾的臉頰後去梳洗,任由熱水沖著自己冰炎開始思考自己是否做的不對,才會讓漾漾陷入這樣悲觀的想法,明明自己只希望他可以過得很快樂。

打理好自己之後冰炎爬上床把心愛的人抱在自己的懷裡,漾漾像是感受到冰炎的體溫靠在他的懷裡睡覺,一夜無眠的他會思考要怎麼告訴自己心愛的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孩子這樣悲觀。

「早安,歡迎回來,亞哥哥。」漾漾睜開眼睛看見冰炎很開心。

「我回來了,褚。」冰炎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冰炎認真的盯著漾漾看,這個動作讓對方臉紅不已,不懂為什麼對方會一直盯著自己看,冰炎捧著漾漾的臉頰親吻著,然後很認真的告訴他一些事情,聽見冰炎對自己說的話漾漾差點哭出來,只是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自己的Alpha永遠都會替自己想,這點讓漾漾覺得很替冰炎感到不值,可是他知道這是他的選擇,對方希望自己可以看更廣闊的世界,希望自己有所選擇,而不是侷限在自己的身邊。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