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師一族和冰牙的精靈永遠牽扯不清,冰牙王子三兄弟的伴侶都是妖師一族的人,亞那和凡斯的感情好到不行,是守世界人人稱羨的伴侶之一,是所有人眼中的模範伴侶。

模範伴侶的他們在冰炎的眼中也是感情很好,自然會希望和漾漾可以和他們一樣,他思考許久決定不想要太早把心愛的人綁在身邊,希望他可以看過世界後再來決定要不要待在自己的身邊,沒想到竟然會被罵。

「亞哥哥是大笨蛋!如果我不夠愛你,為什麼想要成為你的Omega?」漾漾氣呼呼地說出自己的心聲。

「我很抱歉,我沒有問過你的意見。」聽見對方生氣的指控冰炎馬上乖乖道歉。

「誰叫亞哥哥不告訴我,我真的很愛你!」漾漾伸出手捏捏冰炎的臉頰。

「我也很愛你,小笨蛋。」冰炎苦笑看著自己的寶貝愛人。

冰炎暗暗想著如果等漾漾下次發情之後再來考慮要不要做終生標記,如果可以他希望等到對方成年之後再來決定,因此在這幾年的時間只能忍耐一下,終生標記過後他們兩人就可以分享生命,對方可以永遠陪在自己身邊。

獸王族的本能對於自己的愛人可是有很強大的佔有欲,不過冰炎一直在克制自己的佔有欲,主要是因為他想要尊重漾漾的選擇,不然的話他很想要直接拉著對方締結終生標記。

只是冰炎沒有對漾漾說這件事,沒想到這樣讓對方感到很沒有安全感,好在他們兩人說開後沒有什麼問題在,等到漾漾成年之後冰炎一定會和他締結終生標記,絕對不會讓他有機會跑走。

而且考量到Omega在發情期的時候受孕機率很高,要是不小心的話他們兩人可能會早早當上父親,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出現冰炎決定先讓漾漾完成學業再說。

「亞哥哥,這個約定你不可以失約喔!」漾漾抓著冰炎的手說著。

「好。」冰炎當然不會失約。

「要是失約的話我可就不要理你。」漾漾很清楚自己喜歡的人永遠是冰炎。

「傻瓜。」聽見愛人孩子氣的話冰炎微笑。

有了冰炎的保證漾漾感到很安心,他知道對方是不會失約,自然會很開心的和他在一起,冰炎拉起漾漾的手訂下屬於他們兩人的契約,這個契約會烙印在他們的靈魂深處,只要不死亡都不需要太過擔心。

隔天漾漾去幫忙凡斯的時候,凡斯在他的身上看見契約的痕跡,他微笑不多說什麼,看樣子冰炎已經下定決心要把人綁在身邊,至於他們兩人什麼時候綁定那就不是自己要去過問的事情。

兩個孩子有自己的決定,這些決定不是他們這些長輩要去過問,冰炎和漾漾是註定命運會纏在一起的戀人,凡斯自然不需要擔心太多,相信亞那也是一樣。

「今天陪我出任務吧!漾漾。」凡斯看見自己的小幫手微笑的說。

「好!」漾漾很樂意陪凡斯出任務。

「要相信小亞,不要害怕。」凡斯摸摸漾漾的臉。

「我會的,舅舅。」漾漾相信凡斯說的話。

妖師一族的能力就是控制語言,言靈只要心誠則靈,擅用這個能力的人是千年前妖師最厲害的首領凡斯,同時他也可以控制陰影,不過控制陰影他不及自己的同族弟弟深,漾漾是他們的繼承者。

今天的任務要是要出診一位病人,是一位少見的男性Omega,病情太過嚴重的關係他的伴侶Alpha急忙的找凡斯來幫忙,漾漾跟在舅舅的身邊來幫忙看看這位病人。

當然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陪他們的小孩玩耍,如果凡斯要動手術的話可不能讓小孩子看見這樣的血腥的場面,漾漾自然要帶著孩子離開不讓他看見這樣的情形。

「小哥哥,爸爸會好起來嗎?」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孩子突然這樣問漾漾。

「我們會把你爸爸醫治好,你先跟你的父親到外面走走,好嗎?」漾漾蹲下來摸摸小孩子的頭。

「好。」聽見漾漾說的話小孩的臉色才多少有點精神。

「望,走吧!」小孩的父親帶著孩子出去走走。

凡斯抽出血液後看看是什麼毒素讓他的病人這樣痛苦,確定是什麼毒之後才開始調整解藥,這之前他會先讓病人緩和一點,漾漾在他的旁邊磨草藥,然後幫忙他配置草藥。

一點、一點餵食解藥後病人的狀態好很多,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還是沒有放心下來,這種毒太過強烈,稍有不慎的話會讓這位病人回到安息之地,漾漾自然知道舅舅的心思,所以會利用自己的知識來幫忙。

繼承後天之力的冥玥雖然對藥草認識很不錯,可是能力卻不及漾漾,畢竟先天之力、後天之力、記憶是承傳自妖師一族的祖先,每一代都會有三個孩子繼承這三個力量。

凡斯與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有繼承這樣的力量,而到了漾漾這代剛好是冥玥、然以及他繼承,代代承傳的力量會尋找到領到妖師一族的人,經驗的承傳也是這樣的關係。

「舅舅?」漾漾看見凡斯的手停下來的樣子不知道要怎麼說。

「看樣子毒素清了很多,接下來繼續不要停,這個毒藥不小心會反噬。」凡斯緊繃的心情還是沒有放鬆下來。

「是!」聽見凡斯說的話漾漾馬上開始動手調配解藥。

「嘖!一定要叫小玥把兇手給我找出來,這個傢伙配置的毒藥真棘手。」凡斯知道要不是自己活了一千年見過這麼多病人,他還真怕把這個病人給醫死。

「姊姊一定會找到兇手。」漾漾把解藥遞給凡斯。

「找到後我肯定要把這個凶手大卸八塊,即使是殺手家族的殺手也不會做這樣的毒藥出來。」凡斯肯定會把這個凶手給折磨死。

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畢後凡斯還是很生氣,能夠把凡斯氣成這樣漾漾深深的覺得這位兇手太過厲害,千年前的妖師首領一向很淡定,基本上很少生氣,沒想到會有人可以把他氣成這樣。

好不容易從死神的手中把病人給搶回來,凡斯死活都不會讓他去安息之地,順便也調教一下病人的丈夫,漾漾只好把孩子帶到外面去不讓他看見這樣的情形,生氣起來的凡斯可是很恐怖。

漾漾把可愛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懷裡,然後摸摸他的頭,讓他試試看撫摸傲濫,順便跟他說很多事情,直到凡斯再次把他叫回房間去,看著病人躺在床上的樣子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凡斯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好後才和漾漾一起離開,臨走之前漾漾把一個護身符拿給病人的孩子,讓他誠心的祈禱,相信老天會讓他的另外一位父親恢復健康,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和他一起回去Atlantis學院。

「漾漾,你昨天和凡斯大人去看的那位病人好多了嗎?」喵喵問著和自己一樣是藍袍的漾漾。

「舅舅已經讓他脫離險境,這陣子頻繁過去看看應該就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舅舅很生氣就是。」漾漾想起當天的事情苦笑。

「是因為兇手的關係嗎?聽說毒性真的很強。」喵喵大概知道是什麼原因。

「嗯!希望老姊他們可以順利抓到兇手。」漾漾希望那個兇手可以繩之以法。

偶爾喵喵會去凡斯那邊學習一些醫療知識,漾漾是個很出色的藍袍,比自己還要出色,這點讓喵喵非常的佩服,只要有人願意有心學習凡斯都會很樂意教導,因此喵喵學習到很多的醫療知識。

一整天就這樣過去,漾漾回到房間後直接躺在床上,傲濫跳到床上趴在自己的肚子上,冰炎打開門進入房間就看見這樣的情形,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舉起自己手上的袋子表示說下床吃晚餐。

看見冰炎的動作漾漾走下床跟他一起吃晚餐,這次的任務讓漾漾有點感慨,冰炎看見愛人的表情也沒有刻意多問,只是親吻他的臉頰安撫他,得到心愛的人安撫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冰炎對此也很開心。

Omega是一個敏感的族群,某些方面還是需要Alpha來安撫,冰炎當然會想辦法安撫自己最重要的人,漾漾很開心自己最重要的亞哥哥在身邊,冰炎可是漾漾最重要的人。

吃過晚餐之後漾漾躺在沙發上發呆,傲濫繼續趴在他的肚子上,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笑了出來,然後讓漾漾躺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拿起書本來看,冰炎有一搭沒一搭的摸著愛人的頭,釋放費洛蒙安撫他的情緒。

聞到冰炎費洛蒙的味道漾漾感到很安心,不自覺地想要多吸他身上的味道,看見漾漾和自己撒嬌的樣子冰炎苦笑,只是摸摸他的頭沒有多說什麼,這種動作可是要讓他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不撲倒對方。

漾漾對於自己的動作沒有自覺,從小就是這樣和冰炎撒嬌,即使到了高中也沒有任何改變,並不知道自己的Alpha是花了多少力氣才不撲倒自己的最愛的人,心愛的Omega味道真的很好聞,只能努力花力氣不去撲倒他。

「亞哥哥,你身上的味道好香。」漾漾坐起身來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褚。」對於心愛的寶貝和自己撒嬌冰炎苦笑。

「我真的好喜歡亞哥哥身上的味道。」漾漾又摸又蹭的樣子讓人傷腦筋。

「你喔!」冰炎雖然很頭痛也無法說什麼。

「嘿嘿!」漾漾笑地沒心沒肺讓冰炎很無奈。

自己的寶貝和自己撒嬌冰炎也不好多說什麼,漾漾是他最寶貝的愛人他不會推開他,儘管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克制自己不撲倒他,冰炎還是很開心漾漾跟自己撒嬌。

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寶貝冰炎當然不會推開他,只是漾漾身上的味道對他來說是個很難不想要撲倒他的味道,這種舒服的味道讓冰炎很喜歡,只是他不能撲倒漾漾。

加上漾漾老是會不小心釋放自己的費洛蒙在勾引冰炎,要不是為了讓他可以選擇,冰炎是真的會撲倒漾漾,讓他知道不可以隨便勾引自己,心愛的寶貝可是會無意識勾引自己。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