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情期過後冰炎和漾漾跟平常一樣去上課,敏感的千冬歲發現到自己的好友已經和他喜歡的學長締結終生標記,對於自己的好友可以實現願望自己很替他開心。

難得有任務的冰炎和夏碎在任務現場時,夏碎發現到冰炎身上有漾漾的味道,看樣子他們兩人已經標記完成,果然Omega的發情期很容易讓Alpha失控。

對於自己和漾漾已經標記完成冰炎一點也不想要掩飾,這樣就不會有其他的Omega來煩自己,那些Omega的味道沒有心愛的人好聞,漾漾的味道讓冰炎覺得很舒服,加上兩人又是青梅竹馬,在一起自然會很開心。

「總算締結終生標記啦!冰炎。」夏碎逮到機會就會調侃自己的好友。

「哼!」冰炎一點也不想要回應自己的好搭檔。

「Omega的發情期果然不可以小看,連你這種Alpha都會失控。」夏碎繼續調侃自己的好友。

「是褚自己主動,他本來不打算告訴我,是打算用抑制劑度過。」冰炎對於夏碎的調侃只是白了他一眼。

「這也怪不得漾漾忍不住,誰叫你老是拒絕他。」夏碎很清楚冰炎的個性。

「我只是……」冰炎瞬間回答不出來。

夏碎只是看了一眼冰炎後就去執行任務,有太多事情冰炎自己要想清楚,可不是自己在旁邊說說就可以,夏碎知道好搭檔糾結的點,相信漾漾總有一天會幫他解開,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

亞那和凡斯也讓冰炎和漾漾自己去發展,自然不會去插手他們兩人的感情事情,孩子們的感情事情不是他們這些長輩可以介入,很多心結需要自己去解開。

對於夏碎說的話冰炎沒有多說什麼,自己和漾漾說開之後很多事情會比他們想像中的進展還要順利,冰炎會牽起漾漾的手繼續走下去,只要心愛的人陪在自己的身邊,他就有勇氣繼續走下去。

發情期過後漾漾會去醫療班檢查身體,確認自己的身體有沒有問題,而且發情期受孕率很高,不知道會不會懷上孩子,如果不小心懷上孩子的話肯定需要好好想想。

「先把藥吃了,喝完後再來檢查身體。」凡斯拿了一杯藥水給漾漾喝。

「好。」漾漾知道這是避孕藥。

「你們兩人還在念書,要是懷孕的話小慈肯定會發飆。」凡斯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外甥。

「好……」聽見凡斯說的話漾漾苦笑。

對於凡斯說的話漾漾當然很清楚,自然會乖乖地喝下避孕藥,絕對不會反抗凡斯的意思,雖然自己內心中的確是有想過先上車後補票,可是後來想想還是算了,現在他們兩人已經說開不需要太過擔心。

把藥水喝完之後凡斯開始幫漾漾檢查身體,確定沒有太多的問題後才把人趕走,從醫療班走出來後漾漾先回房間休息,抱著傲濫在床上休息,有個溫暖的毛皮讓他昏昏欲睡,之後決定閉上眼睛好好休息。

把藥水喝完之後漾漾一定會好好休息,冰炎回到房間看見愛人已經躺在床上睡覺的樣子微笑,走到床邊伸出手摸摸自己心愛的人的臉,看見他睡得很熟的樣子他不想吵醒自己最愛的人。

雖然他很討厭傲濫被自己心愛的人抱在懷裡,傲濫看見自己用一種牠是人生勝利組一般的眼神看著冰炎,漾漾很寵愛傲濫,所以冰炎也不能說什麼,漾漾對於這件事很不會妥協。

「亞哥哥?」看見冰炎回來的樣子很開心。

「累了?」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有點,舅舅給的避孕藥有給人昏睡的成分。」漾漾不斷打呵欠。

「呵呵,我們一起午睡。」冰炎爬上床抱著心愛的人一起午睡。

「好。」漾漾靠在冰炎懷裡睡覺感到很安心。

傲濫趴在主人的肚子上睡覺,凡斯給漾漾喝的藥水除了避孕以外還有調整身體的體質,這也是為什麼會讓人感到想要睡覺,冰炎清楚愛人是喝下什麼藥水,自然不會去擔心太多。

難得可以陪在他身邊午睡這是很幸福的事情,冰炎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任務,就是想要回來陪自己心愛的人,漾漾可愛的睡臉讓他不想要給其他人看見,只想要自己保存。

佔有慾強大的冰炎是不會把漾漾拱手讓人,如果把漾漾拱手讓人冰炎會成受不了,這樣強大的佔有慾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幸虧漾漾會包容冰炎的缺點,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漾漾的身體沒有太大的問題,暫時不需要太過擔心。」凡斯拿起桌上的藥品說著。

「不需要擔心就好,這樣老媽就不需要擔心他。」冥玥聽見凡斯說的話放心許多。

「這次發情期他和小亞締結終生標記,至於會不會懷上孩子我就不知道。」凡斯已經給漾漾喝避孕藥,其他還要觀察。

「要是他懷孕的話老媽肯定會追殺小亞。」冥玥很清楚白玲慈的個性。

「一切還在觀望,但是我相信不會有事。」凡斯只是這樣告訴冥玥。

「我相信舅舅你說的話。」冥玥喝完花茶後就離開。

對於冰炎和漾漾的後代凡斯不想要多去想,他們的孩子肯定會是擁有強大的孩子,Omega的發情期受孕率真的很高,加上他們又做了終生標記,這樣提高受孕率,就算喝下那個避孕藥也不一定有用。

不過凡斯現在煩惱的事情不是冰炎和漾漾的問題,而是上次那個病人的兇手到底是誰,雪夜已經查出許多線索,只是最關鍵的線索還沒有找到,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這個任務讓凡斯一直掛在心上,他和這位病人已經認識有一段時間,沒想到會遇到他被下毒的情形出現,而且他對於病人的丈夫有種不好的直覺,只是一直沒有證據他無法多說什麼。

亞那看見凡斯正在煩惱的樣子只是走過去抱他,感受到丈夫的懷抱凡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抬頭看自己的丈夫亞那,他很感謝對方這樣安慰自己,他相信女兒會把這些事情給處理好,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

「還在想那個任務?」看見凡斯煩惱的樣子亞那問。

「嗯!還沒找到兇手我無法放心下來。」凡斯難得想要和亞那撒嬌。

「雪會處理好的。」亞那相信自己的寶貝女兒會把事情給處理好。

「我知道,我只是會擔心。」凡斯不想要多說什麼。

「先休息吧!這幾天你沒什麼休息。」亞那心疼自己的丈夫。

「好。」凡斯答應亞那去休息。

亞那知道冥玥剛剛有來找凡斯,大概是關於漾漾的事情,冰炎標記自己最心愛的Omega,只是發情期的受孕率真的比較高,還是學生的他們兩人要是要養育孩子可是要傷腦筋,自然是希望標記過後不要太早受孕。

看見凡斯好好休息的樣子亞那放心許多,他握著丈夫的手看著他入睡,不管怎樣他都不想要失去自己最愛的Omega,這輩子自己只會愛他一個人,當年的心動到現在也不減。

本來要來找兩位父親聊天的雪夜看見亞那和凡斯正在休息的樣子只好離開,看見父親們感情很好的樣子她很開心,亞那總是會用自己的方式來關心凡斯,讓他們幾個孩子看見會覺得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

『哎呀!父親和爹爹正在休息,這樣就不能找他們了。』雪夜看見這樣的情形乖乖地離開。

「亞那。」凡斯閉上眼睛前叫著自己最愛的人。

「好好睡吧!我在你身邊,別擔心。」亞那低下頭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嗯。」凡斯乖乖閉上眼睛睡覺。

看著凡斯的睡臉亞那輕輕地撫摸,然後什麼話都不多說,安靜的欣賞心愛的人的睡臉,千年的時間從沒有改變他們之間的感情,焰之谷公主的那件事情只是一場意外。

那場意外讓亞那花了很大的意志力才沒有去做任何的事情,只是沒想到還是讓那個女人懷孕,想到此就讓亞那很不喜歡她,他自始自終愛的人只有凡斯一個人,他才是自己的Omega。

被人有機會偷襲讓亞那好好的反省自己到底在幹嘛,也讓對方得逞懷上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自己堅持的話,亞那覺得自家大哥、二哥會殺了自己,甚至連自己的父親也想要砍了他。

對於冰炎這個孩子亞那還是很疼愛,只是他對於焰之谷的公主永遠都不會有好臉色,畢竟傷害凡斯的人都是他的敵人,只要傷害自己最愛的Omega都是他的敵人。

「亞那,不要再去想那件事情,你這樣會讓我睡不好。」凡斯睜開眼睛告訴亞那。

「我很抱歉。」亞那低下頭親吻愛人。

「陪我睡吧!」凡斯難得想要和亞那撒嬌。

「好。」亞那乖乖地陪著凡斯休息。

冰炎在手機還沒響起就接到電話,確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掛上電話,然後親親自己最愛的人,看見漾漾沒有被自己吵醒的樣子鬆了一口氣,傲濫抬頭看了一下他後又繼續睡覺。

手機上顯示下個星期要出任務,是冥玥親自丟過來的任務,表示這個任務冰炎根本推不掉,不過這個任務可以帶漾漾去,冰炎決定下星期帶漾漾去出任務。

等自己的寶貝愛人醒來之後再來說,現在他們兩人好好休息就好,其他的事情不要去想太多,漾漾的實力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只是需要好好訓練就好,這點冰炎很清楚。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