錆兔覺得每次看見義勇和炭治郎一起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都會覺得自己的眼睛很痛,這對夫妻每次出現都會閃瞎其他人的眼睛,組裡的單身人士幾乎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如果不是需要義勇幫忙錆兔覺得自己真的很不想找他們夫妻一起出任務,兩個大男人都不太會用毒藥,只好找擅長毒藥的炭治郎來幫忙,最近童磨不想要放自己的妻子胡蝶忍出門,只好請炭治郎出馬,順便讓義勇來當打手。

童磨和胡蝶忍這對夫妻真的讓人不知道要怎麼說,打打鬧鬧這麼多年還可以在一起,前陣子才聽說童磨被忍趕出家門,倒楣的是代號猗窩座的狛治,雖然童磨把他的妻子戀雪和丈人慶藏逗得樂呵呵,可識狛治還是很想要把人趕出去。

「看你們放閃光眼睛很痛呢!義勇、炭治郎小師妹。」錆兔把自己的武器給準備好後微笑的說。

「錆兔師兄也可以去和真菰師姐放閃光啊!不要羨慕我和義勇哥哥。」炭治郎聽見錆兔說的話馬上摟著義勇的手臂微笑。

「錆兔,這次的任務是什麼?」義勇直接打斷他們兩人鬥嘴的情形。

「某國政府委託要摧毀一個組織。」聽見義勇的問話錆兔馬上說。

要摧毀一個組織只有他們三個人是不太可能,錆兔會讓真菰一起過來幫忙,只是有在想要不要找其他人來幫忙,炎呼組的煉獄幸壽郎和他的妻子煉獄琉璃說不定可以幫忙,至於還要找誰就不太清楚。

琉璃是炭治郎的表姊也是繼國緣一的寶貝女兒,緣一和妻子玉姬育有三個孩子,剛好是兩男一女,琉璃是最小的孩子又是女兒,所以他們夫妻兩人很寵愛她,這位千金大小姐的身手也很好,不輸給其他人。

就這樣他們六個人潛入那個組織中,炭治郎和義勇一起行動,雖然被委託說要暗殺首腦人物,但是對於手下要殺要剮就隨他們處理,跨國販賣人口、販賣毒品、洗錢等種種犯罪行為讓各國政府看不下去,才會僱他們來處理。

畢竟連國際組織的國際刑警都拿不到證據,既然沒有證據就請他們這個專門殺惡人的殺手組織鬼殺隊來處理,不過要接任務大多都會經過鬼殺隊上層同意,產屋敷耀哉會跟無慘、緣一、巖勝等人商量過後才決定要不要接手。

「這次的任務是讓琉璃和炭治郎去?」巖勝拿著葡萄酒準備找自己的雙生兄弟一起享用。

「左近次說錆兔想要去處理,似乎是跟他和真菰有淵源的關係。」緣一接過兄長手上的東西後說。

「左近次、慈悟郎和槙壽郎都退下成為高層,你打算什麼時候退下讓炭治郎接手?」巖勝把酒杯拿給自家兄弟。

「炭十郎說不要讓炭治郎接手太多事情,我已經把很多事情都丟給亮太去處理,亮太一直抱怨說沒時間和蔦子相處。」緣一選好的日柱人選是自己的大兒子。

「玉姬親自手把手交出來的孩子可不輸給其他人,讓亮太成為日柱也不錯。」巖勝喝了一口酒後說。

「兄長大人您的兩個孩子不也成為柱嗎?琴葉總是傷腦筋呢!」緣一每天晚上會聽妻子分享日常生活的事情。

「他們有那個資格,有一郎說只想要輔佐無一郎,我也隨他便。」巖勝不太會干預自己的孩子們。

「純一郎那孩子也是這樣說,他說他要當培育者,比較喜歡待在後勤部隊。」對於自己的二兒子緣一只能苦笑。

「孩子們有自己的想法,我們當父母親的不需要去干涉。」巖勝對於孩子們的事情不會要求太多。

「果然就像父親大人說的那樣,當了父親之後就會煩惱這些小事。」緣一喝了一口酒後說著。

巖勝笑笑地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弟弟,緣一比自己早結婚生子,和妻子玉姬的感情很好,難免對於自己的孩子們會有小小的煩惱在,自己遇到琴葉之後慢慢談戀愛後才結婚生子,三個孩子才會和炭十郎的長女、次女差不多大。

探勘過那個組織錆兔決定先不要打草驚蛇,要好好商量之後才能決定要怎樣分配這些任務,光是探查過後他們就覺得這個組織不簡單,琉璃和炭治郎決定和玉姬視訊連線,她們需要鬼殺隊的智囊團來幫忙。

和寶貝女兒以及姪女視訊過後玉姬沒想到這個組織竟然會潛伏在日本,雖然鬼殺隊的任務遍布全世界,只是看起來這個組織在日本的定點似乎只是個小小的巢穴而已,要一網打盡的話需要找找看。

這個組織遍布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的黑幫組織都有和他們有關係,日本是山口組跟他們有關係,這果然是很讓人傷腦筋的事情,看樣子鬼殺隊的所有人全部要出馬才能一網打盡。

「親愛的,錆兔接手的任務有點小小困難。」玉姬看見緣一和巖勝正在喝酒的樣子走過去。

「又是遍布全世界的任務嗎?」和妻子有默契的緣一微笑的問。

「被你猜中啦!」玉姬眨眨眼看著自己的丈夫。

「我明天去通知無慘,順便和耀哉說說,反正調配人物的主管是緣一。」巖勝可是和眼前的兩人一樣很有默契。

對於兄長說的話緣一苦笑,玉姬親吻丈夫的臉頰後去回覆自己的寶貝女兒,日柱很早就被 “主公”產屋敷耀哉指定說可以調動鬼殺隊的成員,這下子在全世界工作的“柱”們又多了些任務要處理。

正在和妻子在國外度蜜月的風柱不死川實彌和妻子竈門禰豆子接到任務的時候苦笑,不死川氣到差點要大罵義勇是個衰神,禰豆子開心地和炭治郎聊天後,伸出手摸摸丈夫的頭安撫他。

音柱宇髓天元和三位妻子雛鶴、須磨、槙於正在美國執行任務,接到任務之後沒有多說什麼,決定美國這邊他們會處理,上個任務他們已經解決完畢,正愁要留下來逛逛還是回日本,沒想到就收到這個任務。

人正在英國和花柱胡蝶香奈惠解決一個被國際組織追殺的黑幫頭頭的純一郎收到母親的訊息時,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難看,香奈惠只好開口安慰自己的丈夫,然後看他動手打開電腦開始處理那些惱人的事情。

前陣子才把丈夫趕出去的蟲柱胡蝶忍收到訊息之後直接抓著童磨搭飛機到南美洲的墨西哥去執行任務,要和正在巴西執行任務的尾崎以及在阿根廷執行任務的玄彌、在智利執行任務的妹妹香奈乎會合。

陸陸續續收到任務的雷柱善逸、獸柱伊之助、後勤部的有一郎、霞柱無一郎、岩柱悲鳴嶼行冥乖乖的和家裡的人道別去出任務,要執行全世界的任務他們大多都會在各個國家飛來飛去,這次的任務當然也不例外。

甘露寺蜜璃和丈夫伊黑小芭內收到的任務地點是在澳洲,夫妻兩人要去澳洲執行任務,蜜璃很開心可以和小芭內一起去執行任務,鬼殺組大多都是夫妻或是伴侶一起出任務,根本不需要擔心。

「媽媽說日本的據點讓錆兔和義勇解決就可以,我和杏壽郎去德國端了他們的巢穴。」琉璃把剛剛和玉姬通訊後的事情告訴其他人。

「亮太哥和蔦子姊在法國,有遇到他們的話幫我跟他們打招呼。」炭治郎微笑地告訴琉璃。

「當然沒問題,我會和大哥說妳很想他,跟大嫂說義勇也很想她。」琉璃一定會把大家的想念轉告給那些人。

「錆兔和義勇你們加油!竈門少女妳要好好輔助他們。」煉獄給他們打氣之後就和琉璃一起離開。

難得到外地執行任務,探查完畢後他們可以鬆了一口氣,多少可以去當地逛逛,錆兔決定帶著真菰出門去逛逛,放鬆一下自己的身心,義勇和炭治郎當然也是一樣,之後他們要集中精神處理這個組織。

歐洲部分當然是由那幾位培育者或者是說鬼殺隊的高層去處理,無慘也讓自己的手下們去幾個歐洲大國,由於純一郎的資訊告訴他們說非洲和東南亞那邊並沒有任何的據點就不需要去管。

至於中國和印度、韓國無慘派了鳴女和玉壺、半天狗去處理,這三個地方的據點要大不大要小不小,派鳴女和玉壺去處理剛剛好,畢竟這個組織的活動範圍大多都在歐美,這個重地當然是派這些閒閒沒事做的高層去。

「還以為可以出國呢!沒想到還是留在日本陪錆兔師兄處理這個任務。」炭治郎拿著三色丸子吃著。

「留在這裡也好,這個任務錆兔會接手是因為他跟這個組織有個不太好的淵源。」義勇知道錆兔的想法。

「是因為曾經被當成商品的關係嗎?雖然左近次師父有解決過一次,沒想到竟然又東山再起。」炭治郎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嗯,錆兔和真菰是被拐賣人口下的犧牲品,師父說過那個組織他沒有剷除乾淨,才會讓他們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義勇把飲料拿給炭治郎。

「嘛!那這次就好好的全部消滅掉,不留一個活口。」炭治郎會想辦法解救那些被抓的人。

「嗯,只能這樣,順便讓錆兔好好發揮。」義勇知道這次過後鬼殺隊大概又會有許多新人加入。

回到旅館房間炭治郎跨坐在義勇的身上,她喜歡看丈夫的藍色的眼睛,那雙眼睛真的很漂亮,由於自己的丈夫不擅言詞在鬼殺隊不受人歡迎,這樣她才可以霸佔自己最愛的人。

炭治郎低下頭親吻自己的丈夫,義勇馬上就把主導權搶回來,然後翻身把她壓在床上,親吻過後很認真的看著她,炭治郎被這樣注視著馬上臉紅,義勇看見後微笑,他喜歡看妻子害羞的樣子。

之後炭治郎主動用手環繞在義勇的脖子上,然後親吻自己最愛的人,開始親吻的兩人已經開始慾火焚身,情慾上身的兩人眼睛飽含情慾,義勇的手已經開始不規矩的摸著炭治郎的大腿,把手伸入她的裙子裡摸著。

準備扯下愛妻的內褲後要做某件事情,等他脫掉愛妻的內褲和裙子後,炭治郎又把義勇壓在床上,跨坐在丈夫的身上讓他看著自己的脫衣秀,從襯衫到內衣一一脫去之後才微笑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才看我脫衣服義勇哥哥你就勃起了。」跨坐在義勇身上的炭治郎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對方的身體變化。

「誰叫妳這樣誘惑我,我當然會有反應。」義勇伸出手摸著炭治郎的胸部開始揉捏起來。

「義勇哥哥真色!」炭治郎喜歡義勇摸自己的身體。

「對妳而已。」義勇用脫掉自己的褲子用自己的陰莖摩擦愛妻的小穴。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