錆兔對於以前的事情多少不會忘記,本以為時間會帶走這些傷心的記憶,卻發現這個記憶依舊存在自己的腦海中,好險有義勇和真菰陪在身邊,他可以好好地克服過去,這次把這個組織殲滅後他會恢復成以前的錆兔。

有純一郎的幫助讓大家很快就拿到資料,鱗瀧決定親自去解決這個組織的主謀,其他人則是去殲滅這個組織在各地的據點,錆兔知道師父絕對不會讓自己和真菰去處理這個組織的主謀。

義勇和炭治郎會在旁邊幫忙錆兔和真菰,絕對不會讓他們覺得很不舒服,既然不打算留活口日本這個據點當然也是一樣,擅用短刀的炭治郎會好好的讓那些人直接上天堂,錆兔和義勇是習慣拿槍,自然會讓那些人一槍斃命。

真菰會在後勤部隊這邊好好的輔助他們,其實炭治郎不管刀械還是槍械都很擅長,只是比較習慣拿短刀去殺人,她主要任務都是色誘貼身的暗殺,不過她不會讓目標人物碰觸到自己的身體。

「要先投毒嗎?這樣好像比較快。」看著目標地點的布置炭治郎直接問自己的隊友們。

「我們有防毒面具,的確是下毒會比較快。」錆兔開始思考要不要這樣做。

「最好不要這樣做,這次聽說首腦來到日本的據點,而且他要幫商品估價,我們還有人質。」真菰讓機器人潛入屋子裡後開始巡查。

「師父知道這件事嗎?」義勇聽見真菰說的話很訝異。

「師父知道,要我們自己處理,因為真正的地方好像還有幕後的藏鏡人。」真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隊友們。

「既然不能下毒,就讓後勤部隊去解救人質,我去對付這些討人厭的傢伙,首腦就交給義勇哥哥和錆兔哥哥。」炭治郎直接把計畫重新擬定。

「好,我沒意見。」錆兔會尊重炭治郎的意思。

「可別做蠢事啊!錆兔。」義勇拍拍錆兔的背部。

「有你在,我不需要擔心。」錆兔知道義勇會好好的阻止自己。

當天晚上他們穿上夜行衣潛入屋子裡面去,真菰帶領後勤人員去解救人質,義勇和錆兔直接去找首腦,剩下的部下全部交給炭治郎去處理,他們所到之處基本上是血流成河。

不想見血的炭治郎會直接用毒藥,無色無味的毒藥很快就讓人死去,即使是善良的她也不會原諒這些共犯,雖然加入黑幫的人不一定是壞人,但是成為共犯之後就不值得原諒。

看見倒在自己腳下的屍體炭治郎什麼話都沒有說,面對這些屍體她無任何的感覺,畢竟從小就在鬼殺隊中長大,早已經適應這些畫面,在執行任務前他們都會先調查過目標後再來決定值不值得他們出手,以防陷入惱人的政治糾紛中。

買兇殺人的任務他們一律不接,畢竟鬼殺隊只殺重大的罪惡者,各國政要會想要請鬼殺隊的人買兇殺人,只可惜他們不一定會接,連帶黑幫、黑手黨的人想要請他們也需要一定的金額,這份保障會在他們殺人之後連帶滅了這些組織。

「真菰姐姐,我這邊解決了。」炭治郎的聲音沒有以往的活潑。

「妳出去左邊還有一群部下要解決,不過對於這個傢伙要手下留情。」真菰把資訊傳到炭治郎的手環中。

「了解!」炭治郎看見手環中的資料後繼續走出去解決這些人。

「炭治郎,妳可別勉強自己,不行的話我去幫忙。」義勇有點擔心愛妻的情緒。

「我沒事的,義勇哥哥,我會好好解決這個任務。」炭治郎聽見義勇的聲音鬆了一口氣。

「嗯。」義勇沒有多說什麼。

快速解決的炭治郎直接把人抓給後勤人員,然後快步走過去義勇和錆兔那邊,她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任務會讓她這麼不安,雖然她的直覺沒有伊之助那樣的厲害,可是女人的直覺也不可小看。

跑過去看的時候果然看見首腦抓著錆兔的頭髮義勇倒在地上,看見這樣的情形炭治郎拿出自己的手槍,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要怎麼對付這個首腦,她不容許有人傷害自己的家人,鬼殺隊的人都是自己最重要的家人。

而且這位首腦碰的人還有一位是自己的丈夫,看見義勇受到傷害炭治郎當然很不爽,她會用其他的方式來告訴真菰說他們遇到危險,讓他們不要靠近這裡,自己這裡會解決這一切。

竈門家的訓練基本上是無聲無息的暗殺手段,因此要對付這位首腦自己不需要想太多,她注意到這裡有通風口可以讓自己爬進去,用繩子到吊應該可以順利暗殺這位首腦。

腦袋中計畫好後炭治郎無聲無息的爬入通風口,然後利用高科技的工具來承受自己的體重,然後緩緩地出現在這位首腦的背後,直接拿出短刀給這位首腦一刀斃命,錆兔和義勇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也鬆了一口氣。

「錆兔哥哥、義勇哥哥,你們還好嗎?」看見首腦倒下去後炭治郎馬上問錆兔和義勇。

沒想到這位首腦還沒死,站了起來準備攻擊炭治郎,義勇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緊張,卻看見自己的愛妻用後空翻的姿勢把腳往上踢,直接踢到這位首腦的下巴,然後再一個迴旋踢把人踢到地上。

看見這傢伙沒有死透炭治郎很不爽,拿出自己愛用的手槍一槍斃命,敲敲耳機告訴真菰說自己已經解決,讓後勤部隊的人員來幫忙,錆兔和義勇需要急救,確定這位首腦真的死透後她開始幫自己的丈夫和師兄急救。

等到義勇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鬼殺隊的醫院中,炭治郎趴睡在自己的床邊,看見這樣的情形他伸出手摸摸她的頭髮,這樣細碎的動作吵醒炭治郎,清醒後看見義勇醒來的樣子馬上撲過去抱他。

「我還以為義勇哥哥你會、會、會……」炭治郎說不出來那個字。

「我沒事,妳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義勇拍拍愛妻的背部安撫她。

「還說呢!如果我沒有及時趕過去的話,義勇哥哥和錆兔哥哥都會……」炭治郎咬著嘴唇不敢說出之後的話。

「妳不就及時趕到了嗎?我們也沒想到那位首領會知道鬼殺隊的人要殺他。」義勇抹去愛妻的眼淚。

的確那位首腦接到鬼殺隊要暗殺他的任務,所以當義勇和錆兔出現在他的面前時,他就已經有所準備,加上那位首腦的身手也很不錯,要不是炭治郎即使趕過來,又擅長真正的暗殺手法,才可以解決那個首腦。

看見義勇和錆兔被打得這麼慘炭治郎當然很生氣,不過她很快就沉住氣用自己的方法來暗殺那位首腦,她在訓練的時候玉姬很早就告訴她,不管看到什麼、面對什麼都要平心靜氣,用最快速的時間想暗殺的方法來解決目標。

因此當她看到義勇和錆兔瀕死的樣子雖然很生氣,但是炭治郎馬上冷靜下來想到方法來解決目標人物,親眼目睹的義勇和錆兔雖然有些嚇到,昏倒前看見她直接打倒目標人物覺得很厲害。

其他國家的巢穴和人質全部都救出來,鬼殺隊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蔦子知道自己的弟弟受傷馬上趕來醫院看他,亮太陪著愛妻一起過來看自己的小舅子,順便看看自己的小表妹,他會擔心炭治郎的情緒,畢竟是義勇受傷。

「義勇,還好你沒事。」接到義勇出事的消息蔦子拉著丈夫上飛機從法國趕回日本。

「讓姐姐妳擔心我很抱歉。」義勇看見蔦子擔心的樣子感到很歉疚。

「還說呢!你這次受傷讓我和炭治郎擔心,你知道嗎?你昏睡的期間炭治郎的情緒很糟糕。」蔦子開始教訓自己的弟弟。

「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義勇看著愛妻和姊姊道歉。

「好了,蔦子,義勇沒事就別一直教訓他,妳在這裡陪陪他,我和炭治郎去買東西給你們吃。」亮太親吻自己妻子的臉頰後才和炭治郎一起出去。

「亮太哥哥。」炭治郎乖乖地和亮太一起出去買東西。

看到信任的表哥回來炭治郎直接撲到他的懷裡哭泣,她不敢哭給義勇看,很怕丈夫看見自己哭的時候會擔心,亮太的出現讓她有個情緒出口,從小和自己感情最好的表哥懂自己需要發洩情緒,才會用這樣的藉口帶她出來走走。

亮太拍拍炭治郎的背部安撫她,這位小表妹幾乎是在他們家長大的孩子,被他們三兄妹視為最小的妹妹,知道她和義勇的感情很好,看見自己的丈夫這樣出事當然會情緒崩潰,只是在別人的面前強顏歡笑。

炭十郎和葵枝不在國內,更不用說自己的父母親也是,好在自己和蔦子急忙趕回來,才能好好的安慰自己的寶貝小表妹,讓炭治郎可以好好地發洩自己的情緒,讓她有個依靠可以發洩情緒。

「這次的任務妳做的很好,炭治郎。」亮太摸摸小表妹的頭安慰她。

「嗯。」炭治郎沒有多說什麼。

「等義勇好了妳可以好好教訓他,他讓妳哭這麼久的時間。」亮太拍拍炭治郎的背部。

「我一定會好好的教訓他,誰叫他讓我傷心難過!」炭治郎抬起頭來握拳準備教訓自己的丈夫。

「走吧!我們去買點吃的東西,不要讓義勇和蔦子等太久。」亮太牽起炭治郎的手走出醫院。

「好,亮太哥哥,謝謝你。」炭治郎開心地和亮太一起去買東西。

「不用謝。」亮太可是很疼愛舅舅家的所有孩子。

住院的義勇和錆兔收到很多人的禮物,不太會表達自己情感的義勇收到的禮物大多都是家人和師父給的禮物,人緣好的錆兔收到的禮物當然比好友還要多,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都要笑了出來。

和義勇感情好的忍、煉獄來探望他,忍差點沒有痛揍自己的好友,誰叫他竟然會被傷成這樣,煉獄笑笑地和他說話,分享自己這次在德國的事情,宇髓回國後也去探望自己的兩個同僚,看見他們狼狽的樣子差點沒笑出來。

陪在義勇身邊的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露出好看的笑容,很多事情她都看在眼裡也沒有特別說什麼,鱗瀧對於自己兩個弟子傷得這麼重決定要好好的訓練他們兩個,讓他們記取這次的教訓。

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之後,高層的人員難得可以坐下來聚會,耀哉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好友們,炭十郎對於義勇這位女婿執行任務出意外不怎麼訝異,只是沒想到最後竟然是自己的寶貝女兒解決。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