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我當初的疏失,才會衍伸這次的任務。」鱗瀧對於讓自己的兩位弟子壽傷這件事還是有些自責。

「別這麼說,當初誰也沒想到你解決的那個首腦還會有孩子,會重新讓那個組織東山再起。」耀哉出聲安慰自己的好友兼屬下。

「看樣子義勇和錆兔需要好好多訓練。」桑島倒了一杯酒給鱗瀧。

「只是沒想到炭治郎會這樣冷靜,然後把事情處理好。」炭十郎對於寶貝女兒很驕傲。

「少來了!那丫頭當下心情肯定冷靜不下來,為了訓練她,我當年可是千交代萬交代要讓她好好沉住氣來。」玉姬可是親手訓練炭治郎的人。

「怎麼說炭治郎還是處理的很好。」天音挺喜歡炭治郎這個孩子。

「炭治郎某方面來說越來越像玉姬姊姊。」葵枝笑笑地說著。

「像玉姬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無慘苦笑的說著,然後被女性好友踹了一腳。

「我和瑠火、志津、麗做了餐點給大家吃。」琴葉開心把所有的餐點給端出來。

巖勝看見妻子把餐點端出來的樣子馬上去幫忙,對於琴葉他可是很寵愛,絕對不會讓她做許多家事,雖然琴葉偶爾會抱怨一下可是她很享受丈夫巖勝對自己的寵愛,很開心丈夫這樣寵自己。

槙壽郎看見妻子從廚房走出來馬上去幫忙,志津看見他們幾個感情很好的樣子微笑,自己的丈夫實在是太過大男人,總是會讓人傷腦筋,後來出任務過世自己就這樣拉拔九個孩子長大,如果不是有好友們幫忙自己肯定很頭痛。

炭十郎和葵枝可是很照顧志津這位親家母,禰豆子和婆婆的感情很好,幾個孩子都很有出息讓志津很驕傲,只要有聚會大家都會拉著她一起過來,一起幫忙琴葉做好吃的讓大家吃吃喝喝。

巖勝寵妻子可是在鬼殺隊中很有名,在十二鬼月中也是很有名,連他的上司無慘也很清楚,被無慘抱在懷裡的小女兒玲子被緣一餵食很多餅乾,玉姬看見這樣的情形打了丈夫的手,讓他不要繼續餵食下去。

「不要給小玲吃太多餅乾。」玉姬打了一下緣一的手。

「可是……」緣一還想要繼續餵食就被妻子瞪了一眼。

「緣一,別餵了,等下她會吃不了晚餐。」身為父親的無慘開口阻止自己的好友。

「好吧……」緣一乖乖停手。

無慘知道緣一很寵小孩,但是看見女兒被餵食過多的餅乾還是讓對方住手,玉姬伸出手摸摸玲子的頭,然後繼續踹自己的好友,無慘會想盡辦法躲開女性好友的攻擊,以免自己被打的很慘。

玉姬和無慘是青梅竹馬的好友,兩人的身家很相似,一起在鬼殺隊訓練成為殺手,就學的時候剛好都讀同一所學校,打打鬧鬧到現在各自結婚,婚後兩人的感情還是很好一樣繼續打打鬧鬧,沒有任何的改變。

巖勝和緣一是在某個因緣際會進入鬼殺隊成為殺手,這樣他們才會認識玉姬和琴葉,,各自和他們交往結婚,夫妻兩人的感情真的很好,炭十郎當年以為自己的姊姊會和無慘結婚,結果他們兩人並沒有在一起,反而是緣一和玉姬在一起。

跟義勇一樣不擅言詞的緣一在追求玉姬的時候可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美人追到手,因此當義勇在追求炭治郎的時候緣一發現到他們兩人很像自己和愛妻的翻版,看見他們感情很好的樣子緣一替他們高興。

「槙壽郎,純一郎說千壽郎那個孩子是個很出色的後勤部隊人員。」耀哉突然說出這句話。

「我知道,那孩子加入後勤部隊我也比較放心。」槙壽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想這麼多幹嘛,杏壽郎和千壽郎都是好孩子,你就是想太多。」瑠火對於丈夫老是想太多這件事很頭痛。

「當父親的哪個不擔心自己的孩子,瑠火妳別這麼說。」志津知道槙壽郎會擔心自己的小兒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孩子們自有自己的出路,我們擔心太多也沒用。」炭十郎看著孩子們的發展後有這樣的感想。

麗把女兒從丈夫的懷裡抱過來,然後開始一起享用今天的晚餐,玉姬踹了無慘一腳之後才和丈夫一起享用餐點,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如果不是大家在一起這麼多年的時間,看見無慘和玉姬的相處會以為他們兩人是情侶。

在鬼殺隊中最強的殺手除了繼國緣一以外還有就是他的雙胞胎兄長繼國巖勝,不遜於他們兩兄弟的就是無慘和炭十郎以及玉姬,是無慘的表兄弟的耀哉很清楚這些人的實力在哪裡。

炭十郎覺得可以和自己姐姐在一起的男人心要很大,他深深的覺得自己的上司就是這樣的人,現在連自己的女婿也是這樣的人,誰叫他的寶貝炭治郎真的太像玉姬,如果心不大的話會被嚇死。

麗嫁給無慘之前覺得丈夫和他的青梅竹馬的相處真的很有趣,嫁給丈夫後更是覺得他們的相處方式很有趣,她喜歡看無慘和玉姬打打鬧鬧,知道丈夫是殺手,在外化名“月彥”,在鬼殺隊的代號是“鬼王”。

「真的覺得每次看老公你和玉姬姐的相處都覺得很有趣。」麗說出這句話讓所有人嚇到。

「有嗎?」無慘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妻子。

「的確是很有趣呢!最厲害的是他們每次打來打去都不會受傷。」琴葉某些方面跟麗一樣很喜歡看他們的相處方式。

「我記得緣一你打不過自己的老婆?」巖勝從自己的回憶中拉出一些事情。

「是打不過,玉姬的身手真的太好。」緣一對於自己的枕邊人很佩服。

「姐姐的身手好到我們這裡沒有任何人打得過。」炭十郎太過清楚自己姐姐的實力在哪裡。

「誰叫炭十郎你們家兄弟多,玉姬又是唯一的女孩子。」槙壽郎很清楚竈門家的情形。

炭十郎苦笑地聽著大家說的話,的確是因為家裡的兄弟多加上姐姐又是唯一的女孩子,更是被保護得很好,雖然現在兄弟們分散在各地,有時間聚在一起的時候可是超級熱鬧。

陪在醫院照顧義勇的炭治郎看著丈夫的睡顏微笑,慶幸及時急救自己的丈夫才可以恢復的這麼好,不然的話自己肯定會痛苦不已,如果那時候不是一直默背訓戒條的話,她覺得自己肯定會崩潰。

握著義勇的手炭治郎覺得很滿足,現在的她一點也不想要吵醒自己的丈夫,亮太和蔦子過來看看他們之後就離開,錆兔那邊有真菰照顧著,不需要太過擔心,自己專心的陪著丈夫就可以。

半夜義勇醒來後看見炭治郎握著自己的手微笑,這次的意外讓自己的寶貝妻子傷心難過他自己很自責,等到自己傷好之後肯定要好好的補償愛妻,當然肯定會被愛妻痛打一頓就是。

「有想要吃什麼嗎?義勇哥哥。」早上炭治郎開始幫忙義勇打理一切。

「我想吃蘿蔔鮭魚味噌湯,妳做的。」義勇直接告訴自己的愛妻。

「好,今天中午會有你喜歡吃蘿蔔鮭魚味噌湯。」對於丈夫的要求炭治郎一定會達到。

「這次,對不起,如果我注意一點的話,就不會有這場意外。」義勇會好好的和自己的愛妻道歉。

「任務中一定會遇到意外,我相信這次不是義勇哥哥你的錯。」炭治郎想了想之後決定不要怪罪自己的丈夫。

「我讓妳傷心難過,我曾經發誓過絕對不會讓妳傷心難過。」義勇對此很自責。

炭治郎親吻義勇,然後捧著他的臉看著他的眼睛,她喜歡看丈夫的眼睛,就像是大海一般的顏色,這美麗的顏色總是會映照自己的身影,讓自己好像在大海中似的,對方總是說他的身影映照在自己的眼裡會像是身處在火紅的太陽之下。

只要義勇還活著炭治郎不會說什麼,只要心愛的人活著待在自己的身邊,她就感到很滿足,畢竟鬼殺隊的工作可是專門暗殺罪大惡極的人,目標人物可是有層層的防護以外自身也有一些底子在。

因此在任務中難免會有意外發生,碰到這樣的情形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儘管義勇和炭治郎都知曉,可是他們還是不希望自己受到任何傷害讓對方擔心,這次義勇受傷炭治郎可是難過很久。

義勇曾經發誓過不讓自己的愛人擔心,看見炭治郎難過的眼神自己也很痛,從今爾後自己會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生命,絕對不會讓自己最愛的人擔心難過,他可不想要看見愛妻傷心難過。

「還好、還好,義勇哥哥還在我身邊。」炭治郎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我和妳約定,我會陪在妳身邊,永遠。」義勇摸摸炭治郎的頭。

「嗯,我相信你。」炭治郎可是很相信自己最愛的人。

「傻瓜。」對於自己的寶貝妻子義勇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由於傷勢比較重的關係義勇需要多住院幾天,錆兔也是不能這麼早出院,蝶屋也是鬼殺隊的醫院最高負責人玉姬可不會讓傷重的病人太早出院,讓香奈惠和忍去坐鎮,胡蝶姊妹可不會輕易的讓病人跑出去。

更不用說香奈乎、葵、千代、菜穗、澄他們幾個在,後勤部隊主要人員的後藤也在,想要逃跑的人會被抓回來,加上後勤部隊的最高負責人純一郎是不會讓他們有機會逃院。

曾經有幾位隊員認為自己傷好想要逃院,結果下場非常的淒慘,沒有人像伊之助那樣身體素質超好,進入醫院沒有幾天就可以出院,雖然他最後總是會被巖勝給抓回去醫院休養也是一樣。

去年煉獄有次受傷很嚴重,躺了幾天認為自己身體已經好很多,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偷溜出去,沒多久就被他的妻子瑠璃給抓回來,想溜要看這些人的臉色,蝴蝶屋醫院的護理人員也是女殺手,想逃要有一定程度的能力才可以。

「義勇哥哥,你可不能逃院喔!不然會被純一郎哥哥抓回來的。」炭治郎很認真的告訴自己的丈夫。

「我知道。」義勇很清楚逃院的下場會怎樣。

煉獄那次的教訓讓他們這些柱記得很清楚,連實彌受傷的時候禰豆子也會親自看顧,炭治郎的妹妹花子會很樂意把這些人給抓回來,逃院後的下場就會很精彩刺激,珠世和愈史郎是不會讓人好過,更不用說被大家教導的花子也是一樣。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