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黃色藏紅花(SpringCrocus)

花語:青春喜悅

花占卜:您就像春天的鳥兒,渾身充滿青春的活力,個性活潑開朗,是典型的樂天一派。對於不如意事,您會很看得開,絕對不會愁眉苦臉,身邊的人都被您的樂觀精神感染,您的愛情將充滿愉快歡樂的氣氛。

花箴言:愛情像春天的花兒般盛開,美好得令人不顧一切。

在旁人眼裡朽木白哉這個人是個很冷靜的傢伙,可是在一護的眼裡屬於自己的白哉哥哥不是很冷靜的人,對於自己他一點也不冷靜,一護也沒有太過糾結這個問題,當他是因為關心自己才會這樣。

畢竟關心則亂會出現非冷靜的現象,面對一護這個寶貝白哉很少會有冷靜的情形出現,儘管他在旁人的眼裡是那樣的冷靜,可是只有面對自己的寶貝這個冷靜的面具就會不見。

每次一護和白哉撒嬌的時候,白哉冷靜的面具就會破裂,因此在一護的面前他會顯現的和在其他人的面前不一樣,所以很少人知道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看見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會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為什麼大家都說白哉哥哥很冷靜?可是我覺得白哉哥哥每次都很緊張我。」一護抱著白哉說著。

「你是我的寶貝,我當然會緊張你,一護。」白哉清楚一護對自己有多麼的重要。

「我喜歡現在的白哉哥哥。」一護很開心白哉在自己的面前顯現不一樣的一面。

「我的真面目只有你可以看到,一護。」白哉是不會讓現在哄一護的樣子顯現在別人的眼前。

太過冷靜的白哉會讓人覺得不近人情,會讓人覺得他實在很無情,很多女孩子想要接近自己都會被嚇到,只有一護不怕自己會接觸自己,觸碰自己的內心成為他內心最柔軟的一快。

家族的訓練讓白哉開始慢慢訓練自己要冷靜的面對一切,不要讓自己的想法顯現在臉上,不讓人讀取自己的想法,只有一護才可以知道自己的一切想法,畢竟他是自己最重要的寶貝。

今天一如往常一樣一護待在朽木家陪伴白哉,兩家人最近說要一起出去旅遊,白哉和一護不想要一起去,真咲就把兩個女兒託付給海燕他們照顧,一護反而是交給白哉照顧。

這幾天一護會待在朽木家陪伴白哉,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待在家裡,畢竟兩家人的感情真的很好,有時間的話總是會結伴一起出門旅遊,常常就這樣把小孩子放在家裡大人出門旅遊。

「不冷靜的白哉哥哥只屬於我一個人,誰都不可以跟我搶。」小小年紀的一護占有慾可是很重。

「沒有人會跟你搶,他們也沒膽子跟你搶。」聽見一護說的話白哉摸摸他的頭。

「很多姐姐都喜歡白哉哥哥,我討厭這樣。」一護氣呼呼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我不喜歡那些女生,我只喜歡你一個人。」白哉真心愛的人只有黑崎一護。

小孩子的佔有慾可不能小看,白哉不會小看一護的佔有欲,對於他想要佔有自己這件事很開心,表示這個孩子是真的愛著自己,他們兩人互相喜歡已經很久的時間,白哉可不會把一護當小孩子看。

想要看書的白哉把一護抱在懷裡,讓他和自己一起看書,一護總是會安心的陪著白哉看書,兩人的感情很好,白哉可是會好好的照顧一護,白哉可是很喜歡這位小他五歲的一護。

被白哉抱在懷裡的一護很開心,他最喜歡白哉這樣做,這時候他會乖乖地陪在喜歡的哥哥身邊,兩人會安靜地看書。他們很享受這樣的靜謐時光,偶爾一護會嘰嘰喳喳的分享自己的事情,白哉會安靜的聽著他分享所有的事情。

看完書籍後白哉發現已經要到晚餐時間,家人不在加上他們不太會煮飯,他決定帶一護出門用餐,看看一護想要吃什麼,他想要吃什麼白哉都會帶他去吃,不過現在要先喚醒自己的寶貝孩子。

「一護,晚餐想要吃什麼?」白哉拿出外套給他套上。

「不知道,白哉哥哥想要吃什麼?」一護乖乖穿上外套後問著眼前的人。

「我也不知道,去外面看看。」白哉想了想之後自己也不知道要吃什麼。

「好!」一護很開心可以和白哉出門吃飯。

白哉牽著一護的手去商店街看看,找到一家還不錯的餐廳進去吃飯,一護看見菜單上的東西開始思考要吃什麼,白哉也仔細自己要吃什麼,兩人商量很久之後才開始點餐,店員仔細幫他們記錄下來後讓他們稍等。

中途海燕打電話給白哉說一些事情,白哉出去外面講電話讓一護待在位子上等餐點,講完電話回到位子上去和白哉看見一護悶悶地看著自己,看見這樣的情形他笑了起來,伸出手摸摸他的頭。

海燕要他吃過晚餐後帶一護過去志波家走走,白哉當然知道好友的意思,黑崎家的兩個女孩子暫時住在那邊,肯定是兩個小妹妹想哥哥,才會要自己帶他過去走走,白哉當然很樂意帶一護過去走走。

「一護,等下去海燕家看夏梨、遊子。」白哉把餐點拿給一護後說著。

「好,我也想她們。」一護知道是夏梨和遊子想自己。

吃過晚餐白哉帶一護去志波家走走,夏梨和遊子看見自己的兄長很開心,馬上拉著一護去玩耍,海燕看見白哉沒有什麼表情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自己的好友本來就是這樣冷靜,臉上基本上看不出來有什麼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一護卻可以懂白哉正在想什麼,反而會讓人覺得很厲害,時間差不多後白哉帶著一護離開,離開前一護好聲好氣的和妹妹們說話,然後開心的和海燕說再見。

牽著白哉的手一護覺得很溫暖,他的白哉哥哥看起來很冷靜,可是實際上是個外冷內熱的人,這點一護很清楚,他喜歡這個兄長是屬於自己,誰都不可以和自己搶這個人。

回家後一護看見白哉微笑的看著自己,兩人一起進入浴室後洗澡,有說有笑的分享大大小小的事情,這時候白哉就會微笑地看著自己最愛的寶貝孩子,一護可是很喜歡看這時候的他,白哉在一護的面前一點也不冷靜,只有他可以見到。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