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去解決的任務冰炎還是會去解決,他覺得這個任務可以帶漾漾一起去,畢竟只是個小任務,沒有什麼危險性,因此可以帶自己的最寶貝的孩子去,順便訓練自己最寶貝的孩子。

妖師一族的人可是很栽培漾漾,冰炎有時間一定會帶他出任務,累積很多經驗讓他可以應付所有的狀況,畢竟鬼族的人可是很喜歡抓妖師一族的人,凡斯自然會希望冰炎帶漾漾多多出任務。

知道舅舅的心思冥玥或多或少會派幾個可以讓冰炎帶漾漾出去執行的任務,偶爾夏碎也會在旁邊陪伴他們,多一個人不會讓他們有所阻礙,如果要讓漾漾累積經驗冰炎大多不會插手,會讓他自己去解決,夏碎當然也是一樣。

「老姊派了一個任務,要我們一起去?」漾漾一邊穿衣服一邊問著冰炎。

「不是,那個任務是委託我和夏,我覺得可以帶你去增加經驗。」冰炎幫漾漾把衣服給拉好。

「你就不怕我又搞砸?」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

「我相信你可以解決,還有我和夏,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你真信任我。」漾漾乖乖穿好藍袍準備和冰炎一起出任務。

「你是我的Omega,我當然相信你。」冰炎一直都很相信漾漾。

對於冰炎說的話漾漾感到很開心,其實漾漾的實力並不弱只是沒有什麼信心,冰炎為了建立他的信心才會帶他出任務增加經驗,凡斯也覺得外甥的能力很好,只是他對自己的能力太沒有自信。

這次和冰炎一起出任務漾漾沒有反對或是說什麼,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他知道這個任務並沒有難度,冰炎才會帶著漾漾一起出任務。

跟委託人接觸後冰炎和夏碎、漾漾開始商討要怎樣解決任務,確定要怎樣處理會比較好,要把保育類的動物趕走又不能傷害他們,光是這點果然就很有挑戰。

「讓傲濫去引導嗎?不過這是溫和的草食性動物吧?」漾漾聽見委託人說的話很苦惱。

「怪不得這個任務不會有人想要接,巡司才會丟給我們去處理。」夏碎聽見委託人說的話苦笑。

「讓傲濫的確是可以,只是不確定這個動物會不會怕牠,傲濫是狼神不是哈士奇。」冰炎看著窩在漾漾腳邊的狼神。

「亞哥哥,你這是變相說我把狼神當哈士奇養嘛!我知道傲濫是狼神。」漾漾氣呼呼地看著冰炎。

「嘛!褚你就不要和冰炎計較,我們來想想要怎樣做。」夏碎微笑地調解他們的氣氛。

「隨你們去處理,我去看看周邊。」冰炎決定去巡視週邊看看有沒有其他的異狀。

褚家的人都知道漾漾把傲濫當哈士奇養,明明是一個狼神卻被他當哈士奇養,不過傲濫似乎也不是那樣在意,反而是很喜歡自己的主人,會保護自己的主人,絕對不會讓有心人是靠近自己的主人。

夏碎開始思考要怎樣做的時候漾漾蹲下來撫摸自己的寵物,東摸摸西摸摸讓傲濫心情很好,然後才指揮自己的寵物去把那些保育類動物給趕出去,或者說請傲濫帶這些保育類動物去其他地方生活。

不管什麼動物傲濫都可以和牠們溝通,所以漾漾不會太過擔心自己的寵物,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小學弟要怎樣做,自己也沒怎麼見識過狼神,自然不清楚傲濫會怎樣和小動物們溝通。

「傲濫,可以幫我們和那些小動物溝通嗎?讓牠們不要來騷擾委託人的村子。」漾漾一邊撫摸一邊告訴傲濫。

「褚,你真的是把狼神當哈士奇養。」夏碎見到漾漾對自己寵物的動作後說。

「怎麼連夏碎學長你也這麼說。」漾漾聽見夏碎說的話苦笑。

傲濫遵照主人說的話去和那些草食性動物溝通,畢竟是保育類的動物他們不能太過份,說不定溝通出來肯定會發現一些不尋常的事情,加上冰炎又在附近巡視,比較擔心會發現到鬼族。

果然被冰炎發現到有鬼族在附近搗亂,才會讓這些草食性動物去騷擾委託人的村子,看見這樣的情形他馬上CALL夏碎過來幫忙,讓褚去處理那些草食性動物。

收到冰炎的消息後夏碎馬上趕過去,漾漾看見手機上的訊息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看著這一切,自己要是發現到鬼族的話也會把那些鬼族給殺死,傲濫一定會幫自己達成願望。

為了避免麻煩漾漾乾脆架起結界來保護自己和村子,傲濫已經溝通完成也讓那些保育類的草食性動物不再來騷擾這個村子,只要解決鬼族這些事情肯定會解決。

「果然又是鬼族在搞事。」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鬼族,某方面來說,真的很討厭。」冰炎拿出自己的武器來應戰。

公會中最強的搭檔出手很快就處理好這件事,漾漾也把接近自己和村子的鬼族全部消滅掉,不會讓鬼族靠近自己一步,即使是安地爾想要靠近漾漾,很快就會被凡斯打飛出去。

解決完任務之後他們又被叫去支援,冰炎和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雖然很無奈還是帶著漾漾去支援亞那和凡斯,來到任務地點差點沒有被味道給熏死,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覺得很無奈。

三個人踏出移動陣之後馬上拿出自己的武器來保護自己,然後幫亞那和凡斯解決些惱人的怪物,漾漾注意到傲濫吼一聲之後這些怪物就安靜下來,然後馬上開始逃竄。

這樣方便凡斯直接用言靈全部一網打盡,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鬆了一口氣,漾漾蹲下來摸摸傲濫,傲濫每次都會守護自己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傷害,冰炎和夏碎這才知道公會為什麼會讓他們來支援亞那和凡斯。

「這些怪物是上古神獸扭曲的怪物?」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不解。

「不算是,它們只是單純的狼族分支。」凡斯揮一揮手就讓這個地方完全淨化乾淨。

「怪不得它們會怕傲濫。」漾漾知道自己的寵物是上古神獸的狼神。

「我比較好奇漾漾去焰之谷的時候狼王是怎樣的表情。」夏碎沒想到自家小學弟會是擁有上古神獸狼神的主人。

「焰之谷那邊沒有什麼表示,某方面好像對漾漾很尊敬。」亞那開始思考之前冰炎帶漾漾去焰之谷的情形。

「外公沒什麼感覺,只是很訝異褚可以擁有傲濫。」冰炎還記得當初去焰之谷的時候傲濫不讓任何人碰漾漾。

「傲濫真厲害,謝謝你幫我們,晚上給你加餐。」漾漾決定今天晚上幫自己寵物加餐。

冰炎和夏碎聽見漾漾說的話真心的覺得他把上古神獸的狼神當哈士奇養,亞那和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某方面傲濫也不排斥漾漾這樣對待牠。

而且在原世界中傲濫真的就像是哈士奇一樣,不然的話可是會被人給懷疑,來到守世界也沒有幾個人知道傲濫的真身是什麼,畢竟是上古神獸沒有幾個人知道。

把事情解決之後他們一行人先去公會回報任務,冰炎和漾漾先去市集買東西,買些食材回黑館後用黑館的廚房做飯,亞那和凡斯也跟著他們一起去,今天難得他們想要用廚房煮晚餐吃。

而且漾漾答應要給傲濫加餐,絕對會在廚房忙碌很久,自己的寵物當然要好好的負責才可以,因此當天晚上的晚餐傲濫得到豐盛的餐點,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

「傲濫似乎是什麼都吃,不管蔬菜水果或是肉類都吃。」亞那看見傲濫把所有的餐點給解決乾淨後說著。

「從以前就是這樣,小慈不管餵食什麼都會吃。」凡斯對此也很感到很訝異。

冰炎聽見兩位父親說的話也開始觀察漾漾和傲濫的相處,似乎漾漾不管準備什麼東西傲濫都會全部吃完,雖然小時候有嘗試過給傲濫吃狗糧,不過傲濫一點也不捧場,只好全部轉換成鮮食。

白玲慈不管準備什麼傲濫全部都會吃掉,即使是人類的食物也全部吃,後來乾脆就讓傲濫吃人類的食物,不會另外準備什麼食物給傲濫吃,上古神獸吃人類的食物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妖師一族的人有專精獸醫的人,會準時幫傲濫檢查身體,每次檢查出來的數據都讓人訝異,後來大家發現不會有什麼問題就讓傲濫跟著他們一起吃飯,漾漾挑食的時候會把自己的食物拿給傲濫吃。

不過這個動作不能在白玲慈的面前做,身為母親的她可是不容許自己的孩子挑食,其他人看見這樣的動作大多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漾漾不要太誇張他們都不會去阻止他。

「傲濫,你最近是胖了嗎?」漾漾把自己的寵物抱在懷裡的樣子冰炎微笑。

「上次檢查的數據不是正常的嗎?」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有點疑惑。

「可是就覺得傲濫有點變重。」漾漾東摸摸西摸摸後說。

「你想太多了,我看傲濫好好的,而且傲濫是公的,不是母的。」冰炎看見漾漾又把自己埋入寵物的毛髮中。

「等哪天傲濫看到喜歡的母狼,才會組成家庭吧?」漾漾又是摸又是蹭的來吸自己的寵物。

「我看有點難度。」冰炎小小聲地說著。

上古神獸幾乎都絕跡,能夠找到和傲濫一樣的上古神獸母的狼神似乎有點難度,不過偶爾還是會跟別人家的寵物有接觸,遇到母狼的時候傲濫幾乎也沒什麼感覺。

不過傲濫反而很喜歡米兒的寵物阿拉斯加雪橇犬,冰炎記得小妹妹的寵物狗是母的,不知道為什麼傲濫很喜歡那隻狗,對此大家沒有太大的感覺,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在。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