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傲濫一定會陪在漾漾身邊睡覺,即使冰炎陪在自己心愛的人身邊睡覺也是一樣,早就已經習慣的他們似乎不覺得這有什麼,睡前漾漾幫傲濫秤重後發現也沒有增加體重,他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

今天連續兩個任務讓冰炎和漾漾感到很疲累,洗澡過後就爬上床睡覺,由於今天有出任務漾漾把傲濫帶去浴室中洗澡,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不多說什麼,傲濫真的被自己的主人當哈士奇養。

一般寵物要做的事情,洗澡、剪指甲等等漾漾都會幫傲濫做,而傲濫就像是一隻乖巧的小狗一樣讓漾漾幫自己弄,晚上一定會慣性的陪在主人的身邊睡覺,除非冰炎想對自己的主人做什麼事情才會離開。

「發情期才剛過沒多久,你要注意身體。」冰炎想起發情期的時候他們沒日沒夜的做愛。

「我有喝避孕藥,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不用太擔心。」漾漾靠在冰炎的懷裡睡覺。

「嗯,我相信你。」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亞哥哥不用擔心啦!很多事情順其自然就好。」漾漾閉上眼睛睡覺。

很多時候漾漾決定順其自然,有冰炎在身邊自己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加上凡斯有幫自己檢查過身體根本不需要擔心,妖師一族的受孕率不算是太高,即使是Omega也不一定會一次就中獎。

亞那看見凡斯正在看桌上的文件想要勸他去睡覺,上次的任務讓凡斯一直記到現在,波西和雪夜查出來的線索並不多,只能說這個凶手做的很隱密,讓人有點煩躁。

今天的任務也讓人覺得很奇怪,到底是什麼可以把這些上古神獸扭曲成怪物,或許是被鬼族的影響也有可能,最近各地鬼族不斷冒出來讓人傷腦筋,公會幾乎是忙翻天。

「想什麼?」亞那把外套披在凡斯的身上。

「沒什麼,只是抓不到兇手我很煩躁而已。」凡斯知道亞那是擔心自己。

「先去睡覺吧!這些事情小波他們會處理好,我知道你也煩惱今天的任務,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讓公會去煩惱。」亞那才不想要讓這些紛爭讓丈夫煩惱。

「好。」凡斯聽見亞娜說的話乖乖回房間睡覺。

「別去想太多,很多事情會順利解決。」睡前亞那親吻凡斯的額頭。

「我相信你。」凡斯總是會相信自己丈夫說的話。

聽著心跳聲凡斯感到很安心,亞那的心跳聲總是會讓自己感到很安心,自己不需要擔心太多,他相信寶貝養子和女兒會把事情給處理好,至於今天任務的事情就讓公會去煩惱。

冰牙的精靈和妖師一族的人早已經淡出世界,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不打算去管這些事情,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並不打算插手管這些事情,亞那和凡斯當然也是一樣。

會加入公會只是需要一些方便,加上鳳凰族的人會對妖師一族有所求,凡斯才會加入公會創立醫療班的分支,亞那跟著丈夫一起加入公會,考上黑袍接任務賺點小錢當生活費。

在Atlantis學院教書的他們偶爾還是會出任務,凡斯可是僅次安地爾以後的雙袍級,之後他們的後輩九瀾也拿到雙袍級的身分,安地爾偶爾會利用自己在鬼族的方便來幫忙他們,和亞那、凡斯保持很好的關係。

「下次應該把安地爾那傢伙好好揍一頓。」睡前凡斯想起某件事情就想要把安地爾揍一頓。

「看樣子安地爾又惹到你,他最近可要小心一點。」亞那聽見丈夫說的話苦笑。

「不揍一頓我心情不好。」凡斯只是這樣說。

「安地爾到底是什麼種族呢?我對於這點很好奇呢!」亞那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大概也是上古種族之一,有點類似無殿三董事他們,只是沒有活那麼久。」凡斯早已經猜出安地爾的種族。

「這樣的話和凡斯的母親一樣呢!」亞那要閉上眼睛之前這樣說。

「或許吧!」凡斯和其他兄弟姊妹有神族的血統。

凡斯有個姐姐和弟弟,他們三個的確是有神族的血統,當然妖師一族跟外族人結婚的人大有人在,很多混血以及活了千年的時間的人倒是不多,只有一對兄妹和凡斯他們三姊弟以及殊那律恩的伴侶深一起活到現在。

也是有這樣的血統讓雪夜的能力變成很特殊,好在寶貝女兒健康的成長讓凡斯鬆了一口氣,亞那反而不會想太多,看見寶貝孩子們好好的、健康的長大他就很開心,他們可愛的寶貝小女兒米兒和寶貝大女兒雪夜可是很受到所有人的疼愛。

果然第二天安地爾出現在凡斯的面前後就被後者痛毆一頓,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他知道自己根本無法阻止自己的丈夫痛毆好友,安地爾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能任由凡斯痛毆自己,亞那不會去阻止他們。

「那件事情又不是我的錯,凡斯你怎麼可以揍我。」安地爾一臉無辜地看著凡斯。

「哼!」凡斯一點也不想要理會安地爾。

「凡斯、凡斯,不要生氣。」亞那馬上安撫自己的丈夫。

有太多事情凡斯要和安地爾算帳,因此見面直接就痛打他一頓,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能苦笑,等到凡斯氣消之後才和安地爾商量事情,亞那看見丈夫的臉色很臭也不好多說什麼。

誰知道鬼族最近到底想要幹什麼,想要復活耶呂惡鬼王這件事早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而且比申和景羅天惡鬼王也開始蠢蠢欲動,這可是讓人很頭痛,比申和景羅天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被封印的耶呂也是一樣。

安地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會跟在耶呂、比申的跟前,常常會得到一手資訊,凡斯知道他是在鬼族的底下工作,會得到許多資訊是很正常的事情,亞那很樂意接手那些資訊,公會當然也是一樣。

「別想我會原諒你。」凡斯惡狠狠地說著。

「凡斯你的心真狠。」安地爾聽見凡斯說的話苦笑。

「嘛!嘛!別這樣啦!凡斯。」亞那總是會想盡辦法安撫凡斯。

「哼!」凡斯一點也不想要裡會安地爾。

好不容易可以商量事情亞那看見凡斯冷著臉看著安地爾,不管經過多少年的時間凡斯對安地爾就是不太喜歡,亞那對此無法多說什麼,對此感到很無奈也無法做什麼。

難得有事情回冰牙,亞那和兩位兄長打招呼後就去找凡斯,看見對方坐在沙發上閉眼小憩,他安靜的走過去坐下來,沒多久他就感受到對方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覺。

平常凡斯一點也不喜歡依靠自己,這點亞那非常的清楚,所以他看見這樣的情形會感到很訝異,他也喜歡凡斯這樣依賴自己,讓亞那覺得自己可以讓他依靠。

「凡斯。」亞那突然喊出自己愛人的名字。

「幹嘛?」凡斯聽見亞那叫自己回應。

「我把安地爾給我們的情報交給公會,不知道他們相信不相信?」亞那有種不確定的感覺。

「管他們相信不相信,如果掀起大戰再來說。」凡斯對於公會不是那樣的相信。

「即使經過千年的時間,凡斯你還是對於公會不是那樣相信。」亞那很清楚凡斯對於很多人不是那樣相信。

「亞那,你還是這樣天真,走過千年的時間你我都看過最黑暗的人性,你還是相信人性。」凡斯對於丈夫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說。

「嘛!我就是這樣的個性嘛!」亞那把愛人抱在懷裡。

「母親救回百塵家和千眾家,她只怕父親的遺體被鬼族利用。」有太多的事情讓凡斯不太相信人性。

「不要去想太多,現在百塵家和千眾家不是過得很好。」亞那輕輕地拍著凡斯的背部安撫他。

身為千年前的妖師首領凡斯會很多不同的法術與治癒術,甚至許多不同的治療能力都有,主要是他的母親的關係,擅長不同法術的人慢慢開始有分家,開始有姓氏後出現這樣的情形,這點他一點也不意外。

當然身為黑暗種族的他們還要小心不能墮落成鬼族,百塵家的孩子有對兄妹差點就墮落成鬼族,如果不是凡斯的母親出手消滅那個異靈的話,加上又發現那對兄妹愛上對方,這樣背德亂倫的情感差點毀滅百塵家的一切。

慶幸那時候冰炎和凡斯的母親一起去拜訪百塵家,才會拆穿這個謊言拯救百塵家的所有人,至於這對兄妹被凡斯的母親帶在身邊,至於他們的感情出現什麼狀況大家都不知道。

「兄妹互相愛上對方在人倫方面是背德、是亂倫,可是在古老的日本好像這種情形又不存在。」凡斯想起之前的事情。

「以原世界的說法是儒家的道理禁錮著你們的一切,不過古代近親結婚的人也很多。」亞那握著凡斯的手安撫他的情緒。

「除了血緣不外傳的種族才會有近親兄妹結婚的情形,不過真要說的話古時候也不是沒出現過這樣的情形。」凡斯對於亂倫的情況覺得很難說。

「我們不能否定這一切,Alpha和Omega的吸引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亞那會好好地安撫自己的愛人。

凡斯不想要去想自己的母親會怎樣處理這件事,他已經不是妖師一族的首領,自然不會去管百塵家的事情,他只想要好好地和亞那過日子,除非需要自己出手否則他絕對不會去管妖師一族的事情。

擁有第二性別的世界Alpha和Omega互相的吸引力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何況他們不想要否定任何人的情感,百塵家的兄妹他們自然會祝福他們,夏碎和千冬歲是異母兄弟也是互相吸引著,只是現在努力避開對方。

夏碎和千冬歲之間的心結沒有解開的話,他們兩人是不會在一起,亞那和凡斯在旁邊看著也不會出手幫忙,後輩們的事情他們永遠都不會想要插手,如同百塵家的兄妹一樣,或許遠離這一切他們會過得很好。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