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過後義勇和炭治郎去浴室中洗澡,然後把病房收拾一下,睡不著的義勇抱著自己最愛的妻子不多說什麼,炭治郎任由自己的丈夫抱著自己,握著丈夫的手炭治郎的內心放鬆許多,義勇活著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用餐時間義勇牽著炭治郎的手去給不想在病房裏面用餐的病人吃飯的餐廳,錆兔和真菰也從病房裡面出來一起享用餐點,這幾天值班的花子也跟著他們一起用餐,忍和童磨出任務到現在還沒回來有點讓人傷腦筋。

看著南美洲的回報耀哉和緣一、巖勝、無慘露出不好看的表情,這也怪不得這幾天玉姬臉色非常的差,全部一網打盡之後就剩下南美洲那邊沒有處理的很好,沒想到會端到另外一個他們想要解決的組織。

這個組織一直和玉姬和無慘有仇,沒想到放長線釣大魚竟然會出現出乎意料的意外,這個意外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忍和童磨以及香奈乎、玄彌、尾崎等人是沒有事情,正在等他們的命令要怎樣處理這個組織。

「真該說這是老天給我們的驚喜嗎?才端掉一個全世界政府想要端掉的組織,現在又出現這一個。」無慘難免會想要諷刺一下。

「這樣要派誰去呢?義勇和錆兔暫時不行,炭治郎絕對不可能單獨出任務。」耀哉對於這點也感到很傷腦筋。

「讓杏壽郎和琉璃去,宇髓、漪窩座他們支援。」緣一想了想之後這樣說。

「義勇身體沒問題,讓他和炭治郎一起跟去,實彌和禰豆子支援。」玉姬決定增加幾個人去幫忙。

「這樣比較好,可沒人向玉姬和無慘一樣可以光是兩人就端了一個組織。」巖勝想起當年的事情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和無慘是很想要親手解決這個組織,不過我們要去另外一個地方。」玉姬微笑地說著。

「來好好的面對那個組織的老大,需要打個招呼。」無慘這次會把那個組織整的端掉。

耀哉和緣一聽見他們說的話苦笑,看樣子這次的深仇大恨不解決可不行,南美洲那邊只是副首腦在處理,在美國那邊的黑手黨才是真正的藏鏡人,這下子需要通知一下這幾個國家的政府,以免驚嚇到人家。

突然接到任務義勇和炭治郎沒有多說什麼,禰豆子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大姊,實彌不爽的看著水柱,沒想到他們要一起出任務,看見妻子開心的樣子自己也不能說什麼,義勇和實彌一直很不合,偏偏他們的妻子是姊妹。

禰豆子很喜歡和炭治郎一起出任務,這次沒有善逸和伊之助她更是開心,畢竟婚前一直被善逸追求讓禰豆子很傷腦筋,畢竟自己是喜歡風柱不死川實彌,炭治郎也不好阻止自己的好友,只好能盡量幫就盡量幫。

一直想要去南美洲看的禰豆子開心不已,實彌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好打快愛妻的興致,炭治郎和義勇開始研究這個組織的一切,看完覺得知道為什麼玉姬和無慘想要整個滅掉的原因。

「姑姑和無慘先生去找首腦他們算帳,不知道會怎樣呢!」炭治郎看完任務單後說出這句話。

「大概會很慘吧!?鬼殺隊上上下下全部都知道玉姬大人和無慘大人的個性。」義勇一點也不想要領教這兩位大人的手法。

「姑姑和無慘大人一直是鬼殺隊的傳奇,爸爸每次提起他們都很傷腦筋。」禰豆子想起炭十郎談起他們的樣子苦笑。

「他們簡直是無人能及的傳奇,連最強大的日柱大人也不一定贏的了他們。」實彌曾經有幸看見緣一和玉姬的對打。

鬼殺隊的傳奇誰都不敢去問,即使是身為玉姬的徒弟炭治郎也不會刻意去過問自己的姑母,每次自己的父親炭十郎談起自己的姊姊總是苦笑,可是看的出來炭十郎真的很崇拜玉姬,更不用說炭十郎的其他兄弟。

聽說有一位伯父是在經營竈門麵包店,可是身手好到偶爾會被抓來鬼殺隊來幫忙,不過那幾位伯父幾乎是神出鬼沒,只有在過年聚會的時候才會攜家帶眷回來,不然的話基本上不太見的到面。

在炭十郎的記憶中除了他們家的大哥可以打得過姊姊玉姬以外,其他人都不是玉姬的對手,無慘是鬼殺隊中唯一可以和她媲美的人,畢竟他們兩人是青梅竹馬,從小打打鬧鬧到現在,讓人不敢領教。

這次的安全屋是一家飯店,進入大廳中的時候炭治郎和禰豆子本來想要和琉璃打招呼,但是看見她正在痛毆童磨,忍微笑的揮揮手和她們打招呼,一點也不想要去看自己的丈夫被隊友痛毆成怎樣,杏壽郎在旁邊努力的打圓場。

「忍姐姐?」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疑惑。

「嘛!有人搭訕錯人。」忍只是笑笑地說著。

「啊!炭治郎、禰豆子。」琉璃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後過來擁抱兩位妹妹。

「琉璃姐姐。」禰豆子很開心可以和琉璃在一起執行任務。

「水柱、音柱、風柱。」杏壽郎和自己的隊友打招呼。

「嗯。」義勇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喲!杏壽郎,上次執行任務怎樣?」宇髓直接杏壽郎勾肩搭背的去聊天。

「啊!」實彌打過招呼後去找弟弟玄彌。

「漪窩座大哥!」童磨看見是自己的同僚很開心。

「臭小子,別來煩我!」狛治直接把人給踢開。

集合過後大家開始商量要怎樣處理這次的任務,宇髓的三位妻子會成為他們的後勤部隊,這次狛治的妻子戀雪也有跟著過來,所以是和雛鶴、須磨、牧緒她們三個一起支援。

擅長狙擊的宇髓開始組織自己的狙擊槍,忍、炭治郎、禰豆子和琉璃要進入會場成為色誘的釣餌,她們的首飾幾乎藏有機關,由於會搜身的關係不帶刀子和槍,這樣就要由混入宴會中當服務生的香奈乎和玄彌支援。

狛治和杏壽郎則是混入保鑣中來解決身分的問題,去和副首腦接觸的人當然是擅長話術的童磨,實彌則是會擔任童磨的保鑣,另外一位狙擊手就讓義勇去擔任,說到狙擊功夫義勇可是不輸給宇髓。

「各位!開工啦!」雛鶴活潑的聲音讓大家放心許多。

「人真多呢!要全部鏟除還是有特定目標?」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苦惱。

「這幾個是重點要處理的人物,這個組織的高層全部都要處理掉,玉姬大人交代說不能留活口。」須磨的聲音讓炭治郎感到很安心。

「這樣這個宴會廳上的所有人都要幹掉,順便連幾個黑手黨有關係的人都要解決。」禰豆子點點頭繼續開始搜尋目標。

「這次主公大人要下重手啊!看樣子宇髓先生和富岡先生要傷腦筋呢!」忍笑的很燦爛的搜尋目標。

「漏網之魚就麻煩你們啦!水柱、音柱。」杏壽郎的聲音是那樣有活力。

「知道。」義勇已經開始在觀察地形和目標。

「沒問題!看我華麗的解決他們。」宇髓不會讓漏網之魚從自己手上跑走。

「看樣子老媽這次真的生氣了呢!」琉璃拿起香奈乎給自己的武器後說著。

「我和玄彌會好好的輔助各位的。」香奈乎笑笑地說著。

「嘖!我不會扯老哥和嫂子的後腿。」玄彌把武器拿給禰豆子。

聽見玄彌說的話禰豆子伸出手摸摸他的頭,對於自己的嫂子玄彌不能翻臉,只能臉紅的接受下來,沒出聲的三個人已經進入作戰狀態,童磨微笑的觀察自己要接近的目標,要怎樣解決目標自己心底已經有數。

實彌打量目標身邊的保鑣,確認一下自己的實力在哪裡,如果有需要的話要請自己的妻子來幫忙,相信禰豆子會過來幫忙自己解決,不過最先還是要自己解決這些保鑣才可以。

當然他們要找機會才可以大開殺戒,這個宴會除了是交流情報的宴會以外還是拍賣會,忍、琉璃她們找到位子坐了下來,開始觀察會場的一切,炭治郎和禰豆子退到另外一邊找個隱蔽的位子坐下來,

這個隱蔽的位子不會讓人發現到,炭治郎拿出微型電腦開始搜尋會場上的所有人物,再把資料分享給所有人,收到資料的大家知道要怎樣去對付這些人,義勇和宇髓先在外頭用消音的狙擊槍解決幾個目標。

狛治和杏壽郎則是走到角落搞定幾個人,他們兩人擅長搏擊,近身戰比較適合他們兩人,忍拿起丈夫送給自己的扇子起身和其他人搭訕,利用手上的毒刀解決幾個人,讓他們走到外面的時候才會毒發身亡。

「嘖嘖!這個傢伙果然不好對付。」童磨想了想之後在思考要怎麼解決眼前的人。

「那個傢伙最後再來解決,先搞定其他人。」忍的聲音從耳機中傳出來。

「遵命!老婆大人。」童磨聽見愛妻的聲音馬上停手。

停手後童磨轉頭看見實彌跟自己打暗號說已經把保鑣解決,自己要去找他的寶貝妻子,對此童磨只能微微的點頭表示了解,琉璃也用美色勾引幾個人,當他們到陽台的時候就被她幹掉。

禰豆子一臉無辜地看著眼前的大漢,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拉起自己的手準備侵犯自己,她直接大叫讓丈夫注意到,實彌聽見愛妻的大喊馬上過去,直接從背後就把人給解決,然後看見愛妻微笑的看著自己很無奈。

把工具給收好的炭治郎站了起來,開始細數自己眼前的傢伙有幾個,自己要怎解決這幾個人,她先拍拍自己的裙子上的灰塵,引起眼前的男士們注意,然後在微笑的和他們溝通,準備找機會來解決他們。

「真是的,妳大叫我還以為妳怎麼了,結果是想要我來幫妳解決這個人。」實彌看見愛妻的笑容感到很無奈。

「讓實彌英雄救美不好嗎?我才不想要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禰豆子走上前擁抱自己的丈夫。

「很好,但是不要讓我擔心。」實彌低下頭親吻自己最愛的妻子。

「嘿嘿!」禰豆子笑得很開心。

「老哥,不要在任務中放閃光。」玄彌好心的提醒他們兩人。

「你管我,臭家伙!」實彌臉紅惡聲惡氣的掩蓋事實。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