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山上的孩子炭治郎對於雪並不陌生,他很喜歡和義勇一起看雪,能夠和他一起看雪自己會覺得很幸福,好不容易把鬼王無慘解決,鬼殺隊的人全部存活,大家依舊吵吵鬧鬧的過日子。

慶幸妹妹找到歸宿,炭治郎可以和義勇過生活,兩人總是會安靜地過日子,冬天會一起在下雪的時候看雪,畢竟即使解決鬼王無慘之後還是有些許的鬼存在,鬼殺隊還是要存在,偶爾鬼殺隊的人還是要出任務。

早上醒來後炭治郎看見外頭下雪的樣子很開心,義勇走出來幫他披上一件外套,以免自己最寶貝的戀人冷到,看見他開心的樣子微笑,某方面來說炭治郎很像小孩子,這點義勇很清楚。

「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看到雪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炭治郎突然這樣說。

「或許是因為最大的威脅已經解決。」義勇幫炭治郎披上外套後親吻他的額頭。

「可以和義勇先生相守在一起真好。」炭治郎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我也是。」義勇想要和炭治郎繼續走下去。

覺醒的斑紋不會造成他們的困擾,活不過二十五歲這點已經被解決,光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蝶屋的人員花了很多時間,義勇和炭治郎可以繼續相守下去,換好衣服吃過早餐後,兩人決定出門走走。

的確是該上市集買東西回家囤積一下,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很喜歡到水柱宅邸來吃飯,義勇大概知道是為什麼,畢竟自己的愛人手藝真的很好,炭治郎的手藝好到大家都想要來吃飯。

市集上的商家都在掃雪,他們到賣蔬果的商家買菜,當然還有要買義勇喜歡吃的鮭魚,炭治郎喜歡的香樁芽也不能忘記,邊買邊散步,悠閒漫步在路上,偶爾停下腳步看看自己想要的東西。

「想幫禰豆子買衣服?」義勇看見炭治郎正在挑選布料的樣子問。

「不了,不死川先生會幫她買。」炭治郎是想要買給義勇。

「也是。」義勇聽見炭治郎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

「走吧!義勇先生,我們去看看那些布料。」炭治郎拉著義勇的手走入布料店看看。

炭治郎看了幾件不錯的布料買了下來,義勇看見雖然疑惑卻也沒有多說什麼,自己也買了幾件布料給愛人做衣服,把這些東西抱回去宅邸之後炭治郎先把食材放到廚房裡面,然後讓義勇把布料拿到房間去。

趁著還有些時間炭治郎拿出針線開始縫製衣服,義勇看見這樣的情形依舊很疑惑,沒想到鎹鴉剛好過來要義勇過去主公那邊商量事情,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後指示親吻愛人的臉頰讓他出門。

預計義勇回家的時間炭治郎有時間可以準備飯菜和縫製衣服,他先把縫製一半的衣服給放下來,然後開始準備午餐,只是不確定義勇會去主公宅邸多久的時間,炭治郎只能稍微粗估一下。

「好了!義勇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把午餐準備好的炭治郎往門口探了探。

「我回來了。」義勇走入家門的時候順便出聲。

「歡迎回來,義勇先生。」炭治郎看見義勇回來很開心。

「先吃午餐吧!下午我們還有事情要做。」義勇想起剛剛聽見主公他們說的話有點頭痛。

炭治郎點點頭和義勇開始享用午餐,從主公宅邸回來的義勇和炭治郎解釋說下午可能要出去一趟,似乎有個鬼不知到潛伏在哪裡,他們兩人需要出去一趟解決這個任務才可以。

算算時間大概出門兩天就可以,炭治郎聽見義勇說的話點頭不多說什麼,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吃過午飯之後兩人拿著自己的武士刀以及裝備後就出門,下雪的路途雖然不太好走,卻對他們來說沒有太大的問題。

當天晚上他們就達到目的地,嗅覺靈敏的炭治郎可以知道鬼所在的地方,知道鬼在哪裡之後他們兩人馬上出手解決,沒想到這次的鬼竟然有點難度,讓義勇差點傷到自己最愛的人,好在最後他們兩人一起解決這個鬼。

「要不是之前已經遇過上弦和下弦的鬼,我真要以為這隻鬼不是上弦就是下弦。」砍掉鬼的腦袋後炭治郎喘著氣說著。

「是啊!沒想到這隻鬼竟然這麼難纏。」下弦實力的鬼對義勇來說不算什麼,上弦反而是苦惱的對像。

「好累!」炭治郎調整自己的呼吸後站了起來。

「回去吧!」義勇和炭治郎先回去旅店休息。

夜晚又開始下雪讓人覺得寒冷,兩人回到旅店之後梳洗身體,之後就撲好被褥休息睡覺,義勇把炭治郎抱在懷裡睡,兩人的被褥靠在一起就像是夫妻一樣,表示有決心過一生。

下雪天的晚上一起睡覺是很幸福的事情,炭治郎喜歡靠在義勇的懷裡睡,兩人的體溫可以溫暖對方,等到第二天醒來後又會神清氣爽,現在解決鬼後他們兩人只想要好好休息。

第二天早上醒來後發現寒冷的天氣總算溫暖一點,把東西收拾好後跟店家結帳,他們兩人才踏上歸途,路上的積雪似乎又增多,義勇牽起炭治郎的手走著,回家的路途不算遙遠卻有種讓人歸心似箭的感覺。

「回到家的感覺真好。」炭治郎把東西收拾好之後說著。

「歡迎回家,炭治郎。」義勇笑笑地說著。

看見義勇眼睛裡映著自己的樣子炭治郎有些不好意思,然後就被對方抱在懷裡親吻著,之後兩人相視而笑不多說什麼,害羞的炭治郎跑回去房間裡面繼續縫製衣服,義勇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地不多說什麼。

等到炭治郎把衣服給做好之後,他拿給義勇去試穿,看見鏡子裏中的自己義勇真的覺得炭治郎真的很厲害,這件水色的羽織真的很適合自己,這也怪不得對方那時候會想要選擇這件布料送給自己。

義勇覺得新年他們兩人會擁有新的衣服穿,他的炭治郎的手是那樣的巧,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新年沒有新衣服可以穿,義勇把炭治郎抱在懷裡親吻著,他這一生不想要放開他,永遠都不想要放開他,一年又一年的陪著他看美麗的雪景。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