竈門炭治郎是竈門家的長女,只是打扮得很中性,主要是因為家裡孩子們多,最大的孩子穿過的衣服可以給底下的孩子們穿,為了省錢炭治郎幾乎很少做女性打扮,而且長期和父親炭十郎一起去賣碳,打扮成女孩子會比較麻煩。

為了減少麻煩炭治郎依舊是中性打扮,在家裡被鬼襲擊之後被義勇帶到鬼殺隊的時候,有一陣子還被其他人誤會是個男性,義勇會知道炭治郎是女性是某次幫她療傷的時候才知曉,兩人對此保密不和其他人多說。

會在被鬼殺隊的人知曉炭治郎是女性這件事,是某天她和義勇以及其他的柱訓練集合的時候才被揭發,尷尬的是還是被義勇以外的人發現,不包括已經知道自己是女性的香奈惠和忍這兩位胡蝶姊妹。

「義勇先生,這是要去集訓嗎?禰豆子跟去沒有問題嗎?」自從入柱水柱宅邸後炭治郎會幫義勇整理衣服。

「主公要求禰豆子也要過去,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義勇覺得禰豆子是個好孩子,不需要太過擔心。

「也是呢!我要讓禰豆子恢復才可以。」想到竈門家只剩下自己和禰豆子兩人,炭治郎內心有些苦澀。

「別去想太多,妳的日之呼吸已經掌握很好,很快就會掌握訣竅。」義勇摸摸炭治郎的頭給予鼓勵。

炭治郎把自己和禰豆子以及義勇的東西收拾好,跟著義勇一起去集訓的地方,錆兔和真菰看見他們揮手,炭治郎也開心的和他們揮手,禰豆子更是開心的撲過去找真菰,她們兩人的感情很好。

打理好之後分配房間的時候可是很傷腦筋,炭治郎到底要分到哪裡去,後來在忍的威壓之下大家都不敢說什麼,任由眼前的女孩去分配房間,沒有人膽敢惹火蝶屋的主人。

訓練時間炭治郎比一般的人還要認真,想盡辦法努力掌握日之呼吸,她現在還沒掌握的很好,她會很努力的掌握的很好,畢竟最初的日之呼吸到現在沒有幾個人學會,自然學習的時候會有些辛苦。

「禰豆子已經克服陽光真的很厲害呢!」真菰看見禰豆子在陽光下跟錆兔搏鬥的樣子微笑。

「我要努力幫忙。」禰豆子停下來喘氣。

「禰豆子,加油!妳可以的。」錆兔很喜歡禰豆子這個孩子。

「好。」禰豆子繼續和錆兔訓練。

訓練一整天後汗水淋漓的她們需要去洗澡,炭治郎帶著禰豆子去澡堂洗澡,這時間該洗澡的人已經洗好了,自己不需要刻意遮遮掩掩,可以和禰豆子好好的泡澡,讓自己可以好好休息、放鬆。

把頭髮綁起來泡在熱水中,炭治郎有種舒服到天堂的感覺,禰豆子靠在姊姊的肩膀上一起泡澡,現在的她在珠世的醫治之下,幾乎是半人半鬼的狀態,似乎有往人那邊偏過去,恢復已經是指日可待。

剛好要洗澡的時候蜜璃進入澡堂的時候,發現炭治郎和禰豆子正在泡澡,她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認為炭治郎是男孩子,沒想到是個女孩子,馬上開心地去抱她們兩人。

「原來炭治郎不是弟弟,是炭治郎妹妹。」蜜璃的聲音在女澡堂中響徹雲霄,連帶旁邊的男澡堂也聽見。

「蜜璃小姐。」看見是蜜璃來炭治郎很訝異。

「妳怎麼都沒有跟我說妳是女生,炭治郎妹妹真不夠意思。」蜜璃進入泡澡的池子裡後把炭治郎抱在懷裡。

「因為你們沒有問,我就沒刻意說。」炭治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另外一邊聽見蜜璃的聲音的錆兔、煉獄、宇髓、不死川等人感到很訝異,善逸和伊之助也感到很訝異,畢竟他們兩人和炭治郎幾乎都在一起執行任務,完全沒有發現她是女孩子。

義勇面無表情地繼續泡澡,錆兔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就知道對方肯定知道炭治郎是女孩子的事實,馬上跳起來質問自己的好友,讓大家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不知道要怎樣阻止他們兩人。

「義勇,你怎麼沒有跟我說,炭治郎是小師妹!」錆兔馬上質問自己的好友。

「錆兔,你又沒問,我答應她不要說。」義勇對於好友的質問直接這樣回答。

「炭治郎是小師妹應該要好好疼愛才對,你還這樣訓練她。」錆兔很喜歡竈門家的兩個女孩子。

「這樣的話不能叫她竈門少年,要叫她竈門少女。」煉獄只是這樣說。

「沒想到那孩子竟然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宇髓對於炭治郎很欣賞。

「什麼!權八郎是母的!」伊之助大聲喊出來。

善逸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聽覺很好的他竟然沒有分辨出來炭治郎是個女孩子,出任務的時候炭治郎幾乎跟他們一起吃睡,然而他們竟然沒有發現到她的性別是女生。

炭治郎中性的打扮竟然會讓大家誤會很久,現在知道真相解開誤會後,一時之間大家還真不知道要怎樣對待炭治郎,平常訓練她的時候他們可沒有手下留情過,現在反而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好。

正在和蜜璃、禰豆子以及後來進入的香奈惠、忍、真菰洗澡的炭治郎完全沒有任何的感覺,泡澡可以舒緩肌肉痠痛,現在當然要好好的泡澡,其他的事情不想要多想這麼多。

「炭治郎,妳怎麼沒跟我們說妳是女孩子。」要吃晚餐的時候善逸撲過去要抱炭治郎。

「不要在那邊動手動腳。」義勇直接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

「義勇先生。」炭治郎看了一下義勇後有些不好意思。

「權八郎,沒想到妳竟然是母的!」伊之助大聲的對炭治郎說。

「抱歉!讓你們誤會我的性別,因為你們沒問我就沒說。」炭治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看見炭治郎一直被大家問東問西的樣子,不耐煩的義勇直接把人抱在懷裡,強烈的佔有慾讓人不敢再去多問什麼,炭治郎不好意思地拉拉義勇的衣袖,要他把自己放下來。

沒想到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已經被義勇拐走,其他人差點拿出自己的日輪刀來和他P.K,炭治郎成為水柱的女朋友這點誰也不知道,被誤會的事情解開真相也沒什麼不好,但是自己和喜歡的人交往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真菰當然也是一樣,認為錆兔太過遲鈍才沒有察覺到炭治郎是女性,香奈惠和忍對於其他人的反應也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

「富岡先生也太好了,得到一個小嬌妻,沒想到炭治郎會喜歡他。」忍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搖頭。

「呵呵!炭治郎真的很受歡迎呢!」香奈惠知道煉獄、宇髓、無一郎等人都很喜歡她。

「義勇先生,放我下來啦!這樣很奇怪。」炭治郎已經害羞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好。」義勇放炭治郎下來順便幫她披上外套。

人緣很好的炭治郎可是很受到大家的歡迎,如果不是已經和義勇在一起,煉獄、宇髓、無一郎、善逸等人都很想要追求她,實彌反而是對禰豆子比較有意思,當初她可是對於他的血沒有興趣,反而是引起實彌對禰豆子的興趣。

玄彌知道兄長實彌對炭治郎沒有興趣,反而是對禰豆子有興趣,自己也受到炭治郎的影響而有所改變,也是因為她的關係讓自己和兄長的關係有所改善,這讓玄彌很感謝炭治郎。

晚餐時間義勇在大家的眼神攻擊下和炭治郎公然放閃,順便宣示主權告訴大家這個女孩子已經是自己的,如果想要跟自己搶的話乾脆去外頭用日輪刀打架,只是炭治郎不會讓義勇這麼做。

不用繼續隱瞞其他人的義勇可是會想盡辦法和炭治郎放閃,馬上讓害羞的炭治郎不知道要把自己埋在哪裡,義勇的動駔可是讓她害羞不已,不過也慶幸解開大家的誤會,自己不需要這樣遮遮掩掩下去,可以用女性的身分和大家相處。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