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竈門家在炭十郎過世後由炭治郎當家,照慣例他燒炭下山去賣炭,這是竈門家失去男主人的第一年,葵枝看見這樣的情形雖然很擔心也不好說什麼,畢竟自從丈夫過世後她的寶貝兒子就由長男的身分把這些事情擔當下來。

在鬼殺隊的玉姬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決定回去雲取山看看,加上前夫的忌日也快到,打算回去雲取山掃墓,她帶著鬼婆婆和琉璃以及珠世一起過去,畢竟女人的直覺還是很準。

幸虧半人半鬼的體質讓她們趕路不需要太過擔心,沒想到剛好遇到鬼王無慘正在殺害竈門家的情形,玉姬想都沒想直接拿起自己的刀子砍去,珠世和鬼婆婆馬上、琉璃去醫治竈門家的人,讓玉姬可以放心跟無慘撕殺。

「鬼舞辻無慘,你這個混蛋!」玉姬使出風之呼吸和水之呼吸讓無慘幾乎無法回手。

「可惡!」想要生存下來的無慘馬上逃開。

「母親!」琉璃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叫。

「混帳東西,我一定要殺了你,鬼舞辻無慘。」氣到無法說話的玉姬發誓一定要殺了鬼舞辻無慘。

「公主,葵枝小姐……」聽見鬼婆婆說的話玉姬馬上跑過去。

「葵枝、葵枝,撐著點、撐著點,別、別、別……」玉姬抹去葵枝臉上的血害怕的說著。

「奶奶,別白費力氣……幫我、顧好、孩子們……」葵枝伸出手想要摸玉姬的臉,還沒摸到就斷氣。

「不───」看見葵枝斷氣玉姬大哭吶喊著。

看見這樣的情形珠世和鬼婆婆別過頭,琉璃發現禰豆子、花子還有呼吸,好好的醫治她們,竹雄、六太、茂剛剛在珠世的幫忙下已經醫治的差不多,看見他們傷重的樣子不得不激發他們體內的鬼血來醫治這幾個孩子。

月光照入竈門家可以看見這裡面都是血,葵枝畢竟是一般人沒有特殊血統,慶幸這幾的孩子由於玉姬和龍一的關係而擁有特別的血統可以活下來,可是對玉姬來說葵枝也是自己的家人,看見她在自己的面前斷氣當然很心痛。

第二天回來的炭治郎看見家裡的情形差點崩潰,琉璃馬上抱住他安撫著,接到任務的義勇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剛好遇到禰豆子因為鬼血的關係而甦醒過來想要吃人,琉璃和義勇還來不及阻止的時候炭治郎就被禰豆子給撲倒。

炭治郎用盡力量阻止禰豆子,義勇想要拔刀準備砍去的時候被琉璃給阻止,當禰豆子想要咬炭治郎的時候被玉姬阻止,直接咬在玉姬的身上,才開始有慢慢地改變讓義勇和琉璃放下刀來。

「奶奶、奶奶,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炭治郎跑到玉姬的懷裡哭了起來。

「對不起,炭治郎,奶奶沒有救回你母親,鬼昨天晚上襲擊家裡,我沒有來得及救回葵枝。」抱著兩個孩子的玉姬開始哭了起來。

「竹雄、花子、六太、茂,他們還活著嗎?」炭治郎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

「還活著。」玉姬努力安慰炭治郎。

珠世沒想到激發鬼血會在禰豆子的身上出現這麼大的問題,但是咬下玉姬後又恢復很多,看樣子竈門家的血統真的很特殊很有研究價值,畢竟鬼王無慘的血和他們的血統有些衝撞,需要觀察一段時間才知道有沒有事情。

把一切打理好之後玉姬帶他們回鬼殺隊的日柱宅邸中,看見這樣的情形緣一和亮太等人馬上去幫忙,把所有的孩子們安頓好,跟著回來的義勇不知道要怎樣開口詢問。

太過傷心的玉姬被緣一抱著不想要說話,純一郎看見這樣的情形請義勇先寫信給鱗瀧,炭治郎和禰豆子可以學習水之呼吸,讓他們先從最簡單的呼吸法入門,之後再來練習日之呼吸和其他呼吸法。

「義勇,你可以寫信給鱗瀧嗎?等炭治郎和禰豆子好些後我會帶他們去狹霧山找他。」純一郎問著義勇。

「好的,兄長大人。」義勇點頭答應。

「謝謝。」純一郎發現自己很頭痛。

「母親大人……」義勇比較想要問玉姬的狀況。

「先讓她休息幾天,主公那邊我和父親大人會報告,畢竟葵枝沒救回來。」純一郎從琉璃的口中知道事情的真相。

義勇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決定遵照純一郎說的話去寫信給鱗瀧,他也要和錆兔、真菰說他們多了兩位師弟、師妹,蔦子抱抱自己的寶貝弟弟義勇後沒有多說什麼,家裡多了幾個孩子需要好好照顧。

看著炭治郎這個孩子義勇不知道要說什麼,寫完信後自己去照顧這個孩子,剛剛失去親人的他需要一個支柱,而且自己需要告訴他說鱗瀧師父會教導他和禰豆子水之呼吸。

兩人面對面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出於直覺炭治郎覺得眼前的人可以依賴,本能地伸出手擁抱他,突然被對方抱著的義勇伸出手摸摸他的頭,用以前蔦子安慰自己的方法來安慰他。

「我叫富岡義勇,哭出來會比較好一點,不要憋著。」義勇摸摸炭治郎的頭。

「嗯,我、我、我叫竈門炭治郎。」炭治郎聽見義勇說的話開始哭了起來。

「純一郎哥哥說,過幾天你和禰豆子好一點後,會帶你們去狹霧山,我的師父鱗瀧在那裡,你可以在那邊學習水之呼吸。」義勇一口氣說出這麼長的話來。

「好,謝謝。」炭治郎發現自己的淚水全部滴到義勇的羽織上。

「沒關係,哭出來會比較好。」義勇輕輕地拍著炭治郎的背部。

「好。」炭治郎的聲音是那樣的哽咽。

失去家人的痛義勇大概知道是怎樣,自己差一點失去蔦子這位姊姊,雖然他們的父母親很早就過世,可是失去家人的痛是無藥可醫,只能利用時間淡去,他只想要成為炭治郎的依靠,想要讓他知道以後有人可以依靠不需要擔心。

有義勇的安慰炭治郎哭了出來,發洩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的心情可以平復一點,他應該要慶幸要不是玉姬出現,弟弟妹妹會全部離開自己,雖然沒有救活母親葵枝,可是自己還有弟弟妹妹他們在。

自己和禰豆子要好好的學習才可以,炭治郎很清楚自己一定要親手手刃讓他失去家人的鬼王,也知道自己身體內的血統很特殊,畢竟從小到大玉姬告訴過他,神樂之舞是日之呼吸,自己要學習掌握才可以。

在義勇的安慰之下炭治郎哭到睡著,義勇把他放在被褥上睡覺,看見炭治郎憔悴的樣子只是摸摸他的臉,鬼是從很久以前就存在的生物,鬼殺隊存在的意義就是要斬殺這些鬼,剷除讓人們痛苦的源頭。

「睡吧!醒來之後一切會改變很多。」義勇幫炭治郎蓋好被子後去寫信給鱗瀧。

玉姬靠在緣一的懷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千百年的時間她都會回去雲取山掃墓,順便看看丈夫的武士刀有沒有被後輩跟收好,這次竈門一家幾乎都差點被死神給帶走,從死神的手上搶回他們後她還是很自責。

除了自己和龍一的孩子會叫自己『母親』外,孩子們的後代都叫玉姬『奶奶』,每一段時間她都會回去看看自己的後代,炭十郎離開的那年玉姬痛苦不已,千百年來她送走多少自己的子孫,沒有人活過超過天命之年。

當初亮太認識蔦子之後很照顧義勇,斬鬼過後把他帶回來鬼殺隊,在亮太和蔦子成婚後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隨著亮太和純一郎一樣把玉姬當成母親,也就跟著這樣叫,他的水之呼吸是鱗瀧打底玉姬親自教導練成。

鬼殺隊的最終選拔和錆兔、真菰一樣成為鬼殺隊的隊員,現在和錆兔一樣成為柱,同期的還有琉璃,日柱繼國緣一的寶貝女兒,現在是月柱的身分,現任鬼殺隊的隊員幾乎把玉姬是為母親般的存在,畢竟她是這樣認真教導這些孩子。

「千百年來我已經送走了多少子子孫孫,去年才把炭十郎送走,今年又送走葵枝。」玉姬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

「運命不容我們去選擇,終將有一天孩子們也會面對我們的情況。」緣一把妻子抱在懷裡安撫著。

「一千五百年的時間,好累。」玉姬送走自己的丈夫、孩子們以及後代子孫讓她心累不相信人。

「我在呢!姑姑。」緣一只是輕輕地拍著愛妻的背部安撫著。

玉姬閉上眼睛休息,失去過自己最愛的人緣一當然知道這種滋味有多難受,宇多過世後緣一才認清自己在很小的時候就愛上姑母玉姬,現在能夠在一起已經是很幸福的事情。

活太久就是看到人世間的生老病死,太過痛苦的滋味誰也不想要去體會,巖勝安靜的坐下來和自己的雙胞胎弟弟一起喝酒,琴葉抱著竈門家最小的孩子六太過來陪伴他們,年幼的嬰兒在她的懷裡酣睡。

其他的孩子在蔦子和亮太的照顧下入睡,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過的震撼,在不吵醒六太的情況下巖勝只是摸摸他的臉,把愛妻抱在懷裡不多說什麼,雖然他與第一任妻子沒有什麼感情,但是和第二任妻子感情很不錯。

「兄長大人。」緣一其實很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緣一,沒什麼好說的,我會當禰豆子的培育者,炭治郎就交給你。」巖勝不想要去談論鬼王無慘。

「兄長大人,您總是這樣。」緣一當然知道巖勝的意思。

「我們成為獵鬼人這麼久的時間,把該做的做好就好,把姑母痛苦的源頭解決就好。」巖勝很尊敬玉姬。

緣一抱起玉姬回房間去,琴葉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想要說什麼,但是巖勝搖搖頭表示不要去多問,他不想要讓天真的妻子去操心這麼多,看見妻子點頭後只是陪著她回房休息,照顧好懷裡的孩子是他們的責任。

早晨的陽光照入房間中,炭治郎醒了過來,想起前一天的事情不知道要怎麼說,那位可以讓自己依賴的人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他很想要和義勇道謝,謝謝他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陪伴自己。

鬼婆婆把早餐打理好,看見炭治郎過來只是招呼他去梳洗,等等過來享用早餐,一晚過後禰豆子的狀態也恢復很多,被琉璃帶去梳洗後準備過來用餐,竹雄、花子、茂也是一樣。

六太哇哇大哭的聲音吵醒琴葉,她馬上把孩子抱起來安撫著,先餵點牛奶給六太喝,然後穿上衣服叫自己的夫君巖勝去吃早餐,自從和現任的夫君在一起她每天早上都會看他去練習劍術。

「夫君大人,該吃早餐了。」把自己打理好的琴葉站在長廊上喊著。

「好。」巖勝聽見妻子的叫喊停下手中的動作和她一起去餐廳。

這時候會順便叫醒伊之助以及有一郎、無一郎這三個孩子,伊之助是琴葉和有家暴前科的丈夫所生的孩子,當年自己為了逃出那個家可是花了許多時間,好在遇到巖勝救命才真正逃離那個家。

有一郎和無一郎是巖勝的後代,當年他拋棄的妻小的後代,為了打倒無慘需要他們的力量,所以讓巖勝親自去把兩個孩子給帶回來,這個家就這樣形成,儘管沒有什麼血緣關係卻有很強烈的羈絆。

由於巖勝和緣一一直在一起生活,即使兩人成家後也沒有任何的改變,到了四百年後的時間也是一樣,因此可以看見兩家人一起享用早餐,偶爾義勇會在這裡跟他們一起生活,不過大多時間都是在任務中斬鬼。

「緣一先生,早安,奶奶……」沒看見玉姬,炭治郎不知道要做什麼。

「玉姬還在休息,讓她睡。」緣一只是招招手讓炭治郎坐在自己的面前。

「緣一先生有什麼事情嗎?」炭治郎抬頭看眼前的長輩。

「你和禰豆子先去鱗瀧那邊學習水之呼吸,學成之後我在教導你日之呼吸。」緣一也覺得水之呼吸是很好的入門款。

「是!」炭治郎乖乖地點頭。

「禰豆子學成之後,兄長大人會教導她月之呼吸。」緣一很認真的看著炭治郎。

炭治郎馬上鞠躬道謝,失去母親之後他還有可以依靠的家人在,總是對他們很溫柔的玉姬是他們竈門家最重要的長輩,能夠待在她身邊炭治郎會感到很安心,自己要好好的專注訓練才可以。

緣一看著炭治郎沒有多說什麼,這個孩子很小的時候自己有看過一次,從四百年前他會陪著妻子玉姬去掃墓,看著竈門家一代又一代的承傳下來,自己相信總有一天炭治郎會拿起龍一的刀,會拿著那把武士刀砍下無慘的頭。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