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家後祁威俊躺在床上放空,把今天腦袋吸收的資訊全部整理完畢,然後準備續洗澡睡覺,這之前也確定手機上沒有太多公司上的訊息,每天光是想那些給孩子們玩的玩具就已經夠累人了。

每次看見空蕩蕩的家時祁威俊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或許就是失去太多才會有這樣內心空虛的感覺,父母親早已經過世,他曾經以為可以找到一位好女人走過這一生,只可惜自己喜歡的那個人也因為意外而過世。

光是這些打擊讓祁威俊只好離開傷心地來到異地打拼,失去太多的他只能用工作麻痺自己,偶爾還是會去夜店或是酒吧來買醉,剩下的一切不去想那麼多,可是麻痺過後自己清醒起來之後,這種空虛的感覺還是會在自己的內心當中。

「果然還是無法完全麻痺。」祁威俊洗好澡看著桌子上的照片不知道要說什麼。

張啟彥在自己的豪宅中看祁威俊的檔案,知道他父母雙亡以及心愛的人也在意外當中過世,這樣的人或許在某些方面很好趁虛而入,內心空虛的人當然很好趁虛而入,不過他暫時不想要這樣做。

或許在自己的內心當中他還是想要多了解祁威俊這個人,儘管張啟彥之前還是有些感情,可是那些人是倒追自己的人,要自己追人可能需要一些時間,而且要怎樣追人他還是要請教一下自己的好友劉敬仁。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想要追人當然要好好的了解祁威俊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張啟彥對於兵法多少還是有些清楚,畢竟在商場上打滾那麼久的時間,如果不好好的擬訂計劃可是會壞了大事,這可是大忌。

張啟彥打算先安靜著的觀察著,這是劉敬仁教導他的事情,想要捕捉自己想要的獵物當然要好好的等待,安靜的等待後才可以抓到自己想要的獵物,況且祁威俊會在自己公司當中工作好一陣子,自己總會有時間把人拐到手。

「你有注意到祁威俊那小子有得罪其他人嗎?」劉敬仁打了電話給自己的好友。

「難道他有嗎?還是說你留意到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對於好友這時間打來讓張啟彥不感到意外。

「基本上是沒有,只是覺得公司當中好像有某種勢力蠢蠢欲動的感覺。」劉敬仁知道有些勢力讓人討厭。

「嘖!那些股東還是不打算罷手是嗎?」張啟彥當然知道股東當中有人很不爽自己。

「這件事我會處理,你自己小心一點,在我處理好這件事之前別和祁威俊接觸。」劉敬仁可不想要讓自己的好友有個把柄被人抓住。

「嗯,我會自己注意,先不去接觸他。」張啟彥知道要是被股東抓住把柄可會讓人傷腦筋。

成立這家公司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股東想要入股,除了自己的朋友以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勢力,這些勢力讓張啟彥不太喜歡,儘管自己手上的股票不需要擔心太多,這些勢力偶爾會威脅自己的地位,張啟彥當然會想要剷除。

這是在商場上一定會遇到的事情,自己和劉敬仁早已經習慣,只是為了避免那些人抓到自己的把柄,他們會小心翼翼的處理自己的人際關係,更不會讓自己喜歡的人曝光在陽光下,這也是為什麼劉敬仁為什麼那麼保護自己的另外一半。

劉敬仁很保護自己的另外一半以及自己的家庭,絕對不會讓那些人拉到自己的把柄,至於他到底要怎樣處理這些人,張啟彥暫時不想要去過問,劉敬仁自己會處理這些事情,會用什麼手段他就不知道。

會不會用骯髒的手段張啟彥不清楚,他知道對方盡量不會用太過骯髒的手段去處理,只是會想辦法抓到對方的把柄把對方拉下來,打滾太久他們當然知道人性是什麼樣,尤其是黑暗面。

「老姐,發生什麼事情?妳會打電話給我。」祁威俊接起電話發現是自家姐姐祁海濘。

「沒事不能打給你嗎?我只是擔心你這傢伙在新公司、新地方會不會不適應。」祁海濘怎麼會不知道弟弟祁威俊的個性。

「適應的很好,妳別擔心,妳呢?和姊夫過的好嗎?」祁威俊反而比較擔心自己的姐姐。

「我和你姐夫過的很好,找時間我們來聚聚。」祁海濘聽見弟弟過的很好鬆了一口氣。

「當然!我可想念我的寶貝外甥呢!大寶和二寶乖不乖啊?」祁威俊真的很喜歡自家兩個外甥。

「他們也很想念你這個舅舅,把你放假的時間LINE給我,我會排時間見面。」祁海濘的語調是那樣高興。

「遵命!老姐!」祁威俊掛上電話一定會把自己放假的時間LINE自家姐姐。

「我要是沒收到就直接殺去找你,我可不管那麼多。」祁海濘可是很關心祁威俊。

「是、是、是!」祁威俊很開心可以和祁海濘聊天。

掛上電話祁威俊很高興,他沒想到姊姊祁海濘會打電話給他,能夠和親人聊天他當然很開心,內心當中多少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果然還是和自己最親愛的親人聊天可以解除這樣寂寞空虛的情況。

張啟彥默默的觀察祁威俊的感情狀況,發現他曾經有喜歡過一個女孩子,但是現在那位女孩子不會造成自己的困擾,雖然很想要趁著現在他空虛的狀況趁虛而入,但仔細想過這不是什麼好作法。

加上現在對方也不太認識自己,張啟彥不能太過大意,只能先把身邊的威脅先排除掉,然後趁著什麼機會把人給拐到手,本來從不相信一見鍾情的他,現在竟然栽在一位小員工身上。

曾經失去過的他是否可以接受自己,這點張啟彥不是很清楚,畢竟自己現在對祁威俊的了解也不多,看樣子是需要好好找時間培養一下感情才可以,不然的話自己可沒把握把人拐到手。

「你是想要接近祁威俊是嗎?總裁大人。」劉敬仁對於自家上司的心思總是有點難以了解。

「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感情狀況罷了。」張啟彥很難跟好友坦承是因為自己不小心知道祁威俊的過去。

「什麼時候你已經把人調查個這麼徹底?」對於好友的速度劉敬仁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只是稍微打聽一下而已,沒有全部都知曉。」張啟彥被說中心事後乖乖的坦承給好友聽。

「我會找機會讓你們相處,現在先處理其他的事情。」聽見好友說的話劉敬仁馬上恢復成工作狀態。

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打算開口說什麼,既然對方已經這樣說了,那就表示自己有機會可以和祁威俊相處,現在先處理自己的公事,同時也要想想對於那些人的逼宮自己要怎麼解決。

當然他還是會跟其他人打聽一下祁威俊的感情狀況,除了這些之外他更想要知道其他的消息,有太多的事情他想要知道,祁威俊是他唯一一個這麼想要了解的人,也是第一次有這麼想要了解對方的渴望。

當初自己在面試他的時候,內心有一種這個傢伙就是你想要的人,可是張啟彥不知道對方是否會和自己一樣,又或許等到了解對方之後,這個人會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樣,也有一種可能就是,等對方了解自己之後,會離開自己。

或許看過太多的一切,讓張啟彥對於祁威俊有種不能說的感覺,儘管自己真心的喜歡他,對方也不一定會和自己抱持一樣的感情,這樣的話這個戀情是否有開花結果的可能呢?張啟彥不敢想。

「小俊,這裡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麻煩了。」祁威俊聽見同事藍平的求救馬上過去幫忙。

「這裡這樣弄就可以了,小平你不會又忘記了吧?」祁威俊看見這樣的情況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最近記性很差,你就原諒我吧!小俊。」聽見祁威俊說的話藍平馬上求饒。

「真是的,好好照顧自己啦!」祁威俊對於同事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幫忙完藍平後自己也回去工作,上次的方案雖然不適合五歲以下的孩子們玩,但是有可能在五歲以上的孩子們身上找到更好的發展,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祁威俊可不能把時間給浪費掉。

祁威俊在公司當中人緣真的很好,同事之間有什麼事情都會請他幫忙,下班後大家也會聚在一起吃飯,這樣的好人緣讓人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只要對方有好人緣自己就可以打聽到想要的東西,加上大家不敢對總裁大人隱瞞,因此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定會知曉,只是他暫時不想要利用這些情報去做什麼,他還想多觀察一下祁威俊。

就算自己的秘書也是自己的好友劉敬仁想要幫自己,張啟彥還是會告訴他說再等等,等自己觀察過後再來決定,雖然張啟彥知道自己很喜歡祁威俊,可是他還是願意多花一段時間來觀察。

「你自己說要多花一段時間觀察的,可別到時候人家被別人給追走。」劉敬仁對於自家好友的想法不知道要說什麼。

「不會的,情傷不容易走出來。」張啟彥多少有這樣的把握。

「好吧!到時候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對於好友這樣的自信心劉敬仁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那之前我一定會把人給追到手。」張啟彥對自己可是很有信心。

看見自家總裁大人這樣有信心,劉敬仁也不想要多說什麼,反正那是張啟彥自己的感情事情,他沒有插手的餘地,況且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祁威俊的好人緣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或許就是這樣沒什麼心機,祁威俊在職場上才可以吃得這麼開,和同事之間的相處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對於大家很好相處這點祁威俊真心的感謝老天爺,進入這公司他還真怕遇到難以相處的人,好在這些同事人都很好。

只是祁威俊沒想到他們家公司的總裁大人竟然會對自己有興趣,對他來說能夠接觸到這樣高層的人可是很驚嚇的事情,畢竟自己只是開發組的一個小小員工而已,根本不可能見到總裁大人的。

張啟彥還沒有出手的打算,祁威俊也不會想到未來自己會和總裁大人在一起,現在的他只想要好好的過生活,靠著自己的雙手闖天下,至於未來的事情有太多的想法,他暫時無法去想那麼多。

「小威啊!看樣子上次你開發的那個玩具很受歡迎呢!行銷組的那邊傳來好消息了。」呂佳臻從行銷組的好友那邊聽見消息後馬上去和祁威俊說。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會銷售不好。」祁威俊真的很擔心上次的玩具會銷售不好。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