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沒什麼太大的行程,你可以慢慢處理這些文件。」劉敬仁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行事曆。

「沒太大的事情就好,那些傢伙別鬧事就好。」張啟彥一點也不想要去理會那些人。

「能壓多久就壓多久,這中間我會盡量想辦法。」劉敬仁記錄一些事情後沒多說什麼。

張啟彥聽見劉敬仁說的話後開始思考任何的可能性,他可不想要一邊追求祁威俊還要一邊處理那些煩心的事情,他不懂為什麼那些人總是要和自己處處作對,打擊自己對他們一點也沒有好處。

或許是認為自己沒有才能可以坐上這個總裁的位子,卻也不想想其他人能有辦法像自己一樣可以把公司管理的很好嗎?他的能力早在這些年經營公司時已經不可否認,卻還是有人想要阻撓。

雖然張啟彥內心當中一點也不平靜,可是表情上從未顯現什麼情緒,只是看著手機上面的訊息,偷偷的露出好看的笑容,劉敬仁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刻意去打擾他,反正對方想要做什麼自己也管不著。

中午休息時間張啟彥故意傳訊息給祁威俊,他知道現在不能和對方見面,如果現在突然出現在他的部門的話,對方肯定會嚇死,所以只能趁這時間偷偷傳訊息給他,問他是否吃飯了沒?

「咦?總裁大人笑了。」正在茶水間拿水的女員工陳萍瑜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和自己的同事林葳葳說。

「總裁大人交女友了?」林葳葳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感到很稀奇。

「會嗎?總裁到底喜歡男生還是女生都不知道。」陳萍瑜想起來之前傳的很兇的傳言。

「誰知道呢!看見總裁這樣幸福,我們會有好日子過的。」林葳葳覺得張啟彥心情好大家都可以比較輕鬆。

「說的簡單呢!要是和伴侶吵架的話要怎麼辦?」陳萍瑜很怕他們家總裁大人心情不好。

「搞不好現在才剛交往,哪會吵架啊!」林葳葳用眼前的情況在判斷。

「說的也是。」陳萍瑜想想這話很有道理。

祁威俊收到張啟彥的訊息的時候臉上掛著微笑,然後緩緩的回訊息給他,表示說自己已經用餐過了,同時他也慶幸現在工作部門的同事們都出去吃飯,自己和人家傳簡訊的樣子沒給其他人看見。

畢竟自己已經習慣一個人用餐,所以每天會去外面買便當帶回公司吃,而其他人大多都喜歡直接到外面吃飯,可以和其他好同事一起聊天,不擅長交際的祁威俊就沒有和他們一起出門用餐,除非有人邀請他才會跟著一起去。

所以大多時候他都是單獨一個人在公司吃飯,下班時間同事的聚會也會看情況,儘管這樣卻不減他的好人緣,對此呂佳臻真心的覺得這是很奇怪的現象,老是不和他們應酬的傢伙竟然可以和大家相處的那麼好。

不過這也是祁威俊的特點,發生過太多事情的他早已經對人不是那樣的熱情,但該去的聚會他還是會去,只是有時候他比較喜歡一個人獨處,這樣沉重的負擔沒有幾個人知曉。

「小俊!吃飽了沒?」呂佳臻大力的拍著祁威俊的背部。

「吃飽了,佳臻姐,請手下留情啊!」祁威俊被這樣大力一拍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哈哈!不好意思啊!我這人不太會手下留情。」呂佳臻看見對方往旁邊縮也覺得不好意思。

「佳臻姐今天真早呢!」祁威俊看了一下時間發現眼前的同事很早就回來。

「今天出餐比較快,自然就比較早回來。」呂佳臻笑笑的告訴祁威俊。

「怎麼不和其他前輩多聊一下?」祁威俊難得會和呂佳臻聊天。

「沒啥好聊的,秘書部那邊的人說今天看見總裁笑了,猜測總裁交女友,整個話題都圍繞在那邊,我覺得沒意思。」對於自家總裁的性向什麼的,呂佳臻一點也不在意。

「我以為佳臻姐會喜歡這些八卦。」祁威俊對呂佳臻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那些八卦有啥好聊的,總裁要和誰在一起是他的自由,我們這些屬下管不了那麼多。」呂佳臻捏捏祁威俊的臉。

「也是呢!」祁威俊摸摸自己剛剛被捏的地方。

祁威俊想想同事說的話也有道理,他們公司的總裁想要和誰在一起不是他們可以管的事情,性向問題也不需要猜測那麼多,想要和什麼人在一起是他們總裁的自由,一點也不關他們屬下的事情。

這讓祁威俊想起以前未婚妻說過的話,人要找到屬於自己適合的伴侶,不管另外一半是同性還是異性都無所謂,只要和適合自己的人在一起,才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幸福。

當初未婚妻笑笑的告訴自己的話讓祁威俊一直記在腦海中,可惜對他來說適合自己的女性已經離開人世,未來是否還會有適合自己的人,祁威俊不知道也不敢去想,畢竟感情對他來說是一件很痛的事情。

不過對於他們公司總裁大人的面容祁威俊是真的想要看看,聽說人長的很帥氣,有許多女性追求,可惜沒有一個看上眼的,一直以來潔身自愛,沒有傳什麼緋聞,因此很少人會看到他的真面目。

連他們這些底下樓層的員工也沒看過幾次,即使是尾牙的時候也是從很遠的地方看,只看過幾次的祁威俊根本不記得他們總裁長什麼樣子,加上他又是新人,想要見到更是不可能。

因此張啟彥很放心的和祁威俊見面,他知道對方根本不記得自己的長相,加上對於自己的印象不深,自己可以很放心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只要不說出公司的名字就不需要太擔心。

「我看啊!要不是你露出幸福的笑容,公司的女同事不會討論你的八卦。」聽到八卦的劉敬仁感到很無奈。

「要討論就讓他們去討論,我無所謂。」張啟彥才不管自家員工們的想法。

「我服了你了。」對此劉敬仁只能搖頭。

「謠言止於智者。」張啟彥繼續處理自己桌上的公文。

聽見張啟彥說的話劉敬仁只能搖頭,然後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偶爾還可以和到張啟彥分心的和祁威俊傳訊息,內容八成是工作很無聊之類的芝麻蒜皮小事,只是不知道對方會怎樣回應。

或許祁威俊會好好的安慰他,要他加油一點之類的話,劉敬仁不想要去猜測那麼多,只是專心做自己的事情,其他事情就讓張啟彥自己去煩惱,不要妨害工作他都不會說什麼。

祁威俊會分心的看一下自己的手機,收到對方的訊息也會笑笑的回應回去,然後又繼續埋頭做自己的工作,如果長時間沒有收到自己想要的回應,張啟彥也不會去打擾祁威俊工作。

只是偶爾會在閒暇之餘偷偷的傳訊息給對方,幸運的話對方看見一定會回應自己,如果祁威俊埋首在工作當中的時候,張啟彥是不會收到任何回覆的訊息,對此他不表示任何意見。

員工不好好工作而是在傳通訊軟體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因此很慢收到回覆才是正常的現象,現在他們只要靜靜的等待下班時間的到來就可以,既然約好要一起吃飯,手上的動作當然要加快才可以。

「所以你們今天約好一起吃晚餐?」劉敬仁看見張啟彥用最快速的速度把文件全部解決完畢很訝異。

「嗯。」張啟彥點點頭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我真不知道該說你戀愛這件事是好還是壞。」劉敬仁雖然很高興把他公文全部處理完畢,但是竟然是因為自己戀愛了才這樣挺讓人無言的。

祁威俊把手上的工作都解決完畢後看了一下時間,發現今天又在下班前把所有的事情給做完,昨天和人家約好要一起吃晚餐,自己動作當然會加快,這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

雖然同事們會在下班的時間意思、意思和自己邀約一下要不要一起出門聚會,他笑笑的拒絕同事們,主要是因為他已經和人有約,可不能因為自己而失約,這樣的會對於對方可是很不好意思。

大家聽見祁威俊和人有約覺得很不可思議,不知道是哪個人把他們這尊大佛給請出去,讓其他人很想要看看對方的盧山真面目,可惜祁威俊就是不透露自己和誰有約。

「小威,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去?」藍平不死心的問著自己的好同事。

「不了,我今天和人有約,要一起吃晚餐。」祁威俊笑笑的拒絕藍平。

「哇!到底是誰可以請的動你這尊大佛喔!」藍平聽見祁威俊的話感到很訝異。

「昨天臨時遇到認識的,談的來就今天繼續約吃飯。」祁威俊收拾好東西後打卡準備離開。

「真羨慕呀!」看見這樣的情形藍平不禁羨慕起來。

「羨慕啥啊!你就算繼續約,小俊也不會理你的。」呂佳臻拍拍藍平的背部。

「所以才會羨慕和好奇啊!」藍平反駁自己的前輩。

聽見同事們的談話祁威俊只是笑笑的,然後搭電梯下樓準備回家,餐廳離自己的家很近,把東西放好再過去就好,他不喜歡手上有東西的感覺,這樣會讓他覺得自己一點也不輕鬆。

張啟彥早早就在餐廳等候,沒多久祁威俊進入餐廳,他看見張啟彥已經在座位上等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對方看見這樣的情形自然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祁威俊的習慣,自然不會去過問那麼多。

至於為什麼會發現祁威俊的習慣張啟彥才不想要告訴其他人,這可是他觀察過祁威俊的關係,沒有幾個人知道祁威俊的習慣,有很多習慣都是張啟彥自己觀察過來的。

「抱歉,回家放東西,希望沒讓你久等。」祁威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張啟彥。

「呵!沒關係,我也才剛到。」張啟彥微笑的看著祁威俊。

「但是還是讓你等了。」祁威俊看見張啟彥的笑容有些臉紅。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