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對方說的話祁威俊還真的不知道要回什麼話,只是愣愣的看著張啟彥,想要說什麼又說不出口來,只能說眼前的人笑起來真的很好看,讓自己一瞬間不知道要怎麼回話。

張啟彥沒想到自己的笑容可以帶給祁威俊這樣大的魅力,會讓對方看傻眼以外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自己,看見他發呆的樣子覺得很好玩,原來眼前的人是這樣的可愛。

祁威俊回過神來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的不多說什麼,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沒有刻意的去逼迫對方,對他來說只要對方可以在自己的面前放鬆下來,就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

飯店人員幫他們兩人上菜之後,祁威俊看著桌上的菜色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從沒有吃過這樣好吃的西餐,張啟彥微笑的看著對方,直到他們兩人拿起刀叉來開始吃東西的時候,包廂當中才有一丁點聲響。

「好好吃。」祁威俊很開心可以吃到這樣好吃的菜色。

「你喜歡就好。」張啟彥很開心祁威俊喜歡今天的菜色。

「真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祁威俊沒想到張啟彥會帶他來這樣高級的餐廳用餐。

「沒關係,請你吃一頓好吃的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張啟彥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見祁威俊喜歡他很高興。

「但是……」祁威俊還想要多說什麼,張啟彥卻擺擺手要他不要說。

既然對方沒打算要自己說什麼,祁威俊也乖乖的不多說什麼,張啟彥想要請自己吃飯也不是這一天兩天的事情,早在他們交往的時候就已經說過好幾次,對此祁威俊也不好多說什麼。

來到高級餐廳吃飯就該好好享受這裡的服務,祁威俊決定不去管那麼多,好好的和張啟彥享受今天的晚餐,很難得的可以看見對方期待和自己吃晚餐的樣子,祁威俊當然會很高興。

祁威俊看到張啟彥的那一刻起,沉重的心情就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他這才知道原來對方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會讓自己那樣的開心,同時也體認到自己是真的真心的喜歡張啟彥這個人。

「看樣子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本來忐忑不安的心情就這樣消逝到無影無蹤。」祁威俊突然這樣對張啟彥說。

「我很高興可以聽到你這樣說。」張啟彥很開心可以聽到祁威俊對自己表白的話。

「因為我現在才意識到我很喜歡你。」祁威俊知道自己的內心是真的很喜歡張啟彥。

「這樣很好,明天陪我去參加一場酒會,我需要人陪。」張啟彥說出這句話不容對方拒絕。

「好。」祁威俊聽見張啟彥說的話只能乖乖的點頭。

張啟彥看見對方答應自己很高興,他已經開始計畫要怎樣把對方給灌醉,雖然他們已經互相表白心意,可是在某些部分上面他們還是會感到不確定,所以他想要盡快定下來。

祁威俊是知道張啟彥很喜歡自己,對方也表明過想要追求自己,這樣表示說他們兩人是互相喜歡的,只是在他的內心當中還是覺得有點奇怪,不知道要怎麼說的那種奇怪法,想要開口問又覺得好像不需要。

因此祁威俊不打算問張啟彥,至於現在他們兩人是什麼關係,大概就是那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以後要怎樣發展祁威俊覺得順其自然就好,除非哪天自己真的不知道或是忍不住之後再說。

張啟彥本身沒有想那麼多,他根本忘記祁威俊這個人會想很多,儘管他們兩人像是表白心意一般,卻不知道祁威俊還是把張啟彥當成是一般的朋友,並不認為他們兩人是戀人。

「走吧!先帶你去買西裝。」張啟彥拉著祁威俊一起先去買西裝。

「我已經有西裝了啦!不用買。」祁威俊覺得自己已經有西裝,根本不需要花多餘的錢去買。

「你那西裝穿上去不能看,酒會的西裝需要正式一點,別跟我囉嗦。」張啟彥是一定要帶祁威俊去買西裝。

「好吧……」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祁威俊也不好去拒絕。

他們兩人來到酒會的現場,張啟彥和祁威俊根本可以說是寸步不離,即使張啟彥已經帶了秘書劉敬仁一起過來,還是拖著祁威俊來參加這場酒會,就是不希望有其他人來打擾自己。

祁威俊知道自己是張啟彥的擋箭牌,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乖乖的和他一起走,順便聽聽張啟彥和其他人的談話內容,這些談話內容或多或少會對自己有些助益,而這之間他們兩人也喝了許多酒。

一向酒量很好的張啟彥是一點也不擔心,祁威俊則多少是意思、意思喝了幾口,他深知自己的酒量很不好,根本不能喝太多,要是酒醉的話可就不好,總不能丟自家總裁的面子。

只是祁威俊沒想到自己還是會因為某些原因而喝醉,現在他只是跟在張啟彥的身邊,什麼事情都沒有想,專心的聽著他和其他人的對話,偶爾會默默的記下來,遇到敬酒的時候也會乖乖的打招呼。

「不習慣參加這樣的酒會?」張啟彥看見祁威俊不自在的樣子問。

「嗯,從沒參加過這樣的酒會,當然會很不自在。」祁威俊聽見張啟彥說的話苦笑。

「多參加幾次就會習慣了。」張啟彥很願意帶著祁威俊來參加這樣的活動。

「不,我還是安份的當著我的小職員就好。」祁威俊怎麼說還是不喜歡參加這樣的活動。

聽見祁威俊說的話張啟彥不知道要怎麼說,他不懂為什麼他們兩人已經表明心意,可是對方還是把自己當成是一般的朋友一般,難道說自己做得不夠好還是對方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心意,這些張啟彥都不清楚。

張啟彥一直覺得自己表現的很明顯,以為祁威俊真的很清楚自己的心意,卻忘記要是沒有說出口的話,對方根本無法知道自己真實的心意,只是把自己當成一般好友那樣對待。

這個活動必須要喝酒,張啟彥多少會喝幾杯,好在他不容易喝醉,不過祁威俊卻不是這樣,陪著這些大老闆喝酒祁威俊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張啟彥看見這樣的情形開始有了小小的主意。

有幾個大老闆很喜歡祁威俊,多多少少會稍微讓他喝一些酒,張啟彥注意到這件事,他知道祁威俊的酒量似乎不是那樣的好,自己可以趁他喝醉的時候偷偷做一些事情。

「張老闆啊!最近得到的利益不錯喔!」陳老闆知道最近張啟彥的公司獲利很多。

「陳老闆想多了,我家公司股票的價錢還是那樣呢!」張啟彥對此非常的謙虛。

「張老闆太客氣了,我敬你一杯。」陳老闆輕輕的碰觸張啟彥的酒杯。

「謝謝陳老闆。」張啟彥笑笑的乾杯。

「張老闆的小心思可瞞不過我,想要開房間的話,我很樂意幫忙。」陳老闆很清楚張啟彥的心思。

「被陳老闆發現啦!如果需要的話我會請您幫忙的。」張啟彥沒想到自己的小心思會被人發現。

他的確是想要在祁威俊喝醉的時候趁此做一些事情,想要和祁威俊發生關係,可是他不知道對方到時候醒過來會怎樣,這點讓他多少有點原地踏步,但是當陳老闆看見自己的心思,張啟彥決定要好好的做這件事。

張啟彥知道自己一定要知道祁威俊的心思,想要和他成為真正的戀人,想要把人拐到手中,想要和他一起度過一生,用什麼手段都可以,所以不管怎樣他都要做,一定要生米煮成熟飯。

如果這次也沒有用的話,張啟彥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樣才好,祁威俊現在的態度讓自己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不容易有個喜歡的人,張啟彥真的很想要把握住,絕對不想要讓祁威俊從自己的手中溜走。

祁威俊看著張啟彥和其他人交流,自己只是普通的小職員,根本沒有什麼人要來找他,因此他可以偷偷的喝一點酒,同時腦袋開始想自己要怎麼面對張啟彥的追求,因為他害怕踏出那一步。

「嘿!小子,你喝多了。」劉敬仁看見祁威俊喝酒的樣子有些傷腦筋。

「抱歉!秘書先生,我好像有點喝多了。」祁威俊看看自己手上的杯子苦笑的說著。

「你啊!腦袋亂想什麼,真是的!」劉敬仁看見這樣的情形決定帶祁威俊去房間休息。

「謝謝你,劉秘書,我很抱歉。」祁威俊對此感到很不好意思。

「沒關係,好好休息,別想太多。」劉敬仁拍拍祁威俊的肩膀。

看見祁威俊躺下之後劉敬仁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樣子張啟彥那傢伙用的追求手段肯定不太對,絕對是太過逼迫這個孩子,不然的話祁威俊不會表現出這樣的情形。

剛剛看見祁威俊喝酒喝的很兇的樣子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劉敬仁或多或少還是很了解張啟彥這傢伙,只是現在還是讓他們兩人去談談會比較好,至於他們要用什麼方式談,那就不是他要管的事情。

而且劉敬仁知曉張啟彥肯定不會輕易的放手,認定祁威俊是自己的最愛的人,當然不會輕易的放手,看見這樣的情形劉敬仁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怎麼說他都不希望這兩個人受到傷害。

張啟彥從劉敬仁的口中得知祁威俊已經進入房間休息後,自己乖乖的退出這個聚會,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丟給自己的貼身秘書劉敬仁去處理,看見這樣的情形劉敬仁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這傢伙的睡相真的很可愛。」張啟彥進入房間後走到床邊坐下來。

祁威俊睡的很好的樣子沒有反應,張啟彥決定做一件事情,內心當中的慾望已經開始在驅使他做那件事情,他想要讓祁威俊屬於自己的人,這個人一直以來都很吸引自己的眼球,當然要讓他屬於自己。

已經微醉的張啟彥開始解開祁威俊身上的衣服,然後開始親吻他,趁他沒有意識的時候好好的享受這一切,這樣自己才有機會把人拐到手,儘管如此張啟彥還是不清楚祁威俊的內心到底在想什麼。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