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彥很清楚自己的感情是很喜歡祁威俊,可是他不擅長表達,不知道要如何告訴他,只是他沒想到這樣的方式會讓對方感到很糾結,需要花一段時間好好的解開這個心結。

「你啊!真可愛。」張啟彥低下頭親吻祁威俊。

張啟彥開始親吻他認為祁威俊會覺得敏感的地方,那些地方親吻過後祁威俊會緩緩的喊出一些呻吟的聲音,看見這樣的情形張啟彥感到很開心,同時解開甚至慢慢的脫掉祁威俊的褲子。

然後緩緩的用手去撫摸祁威俊的生殖器,就是希望他的慾望可以抬頭,但是他內心希望對方可以對自己有欲望,祁威俊腦袋不清不楚的,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人,身體配合著對方的動作去做。

感受到祁威俊回應自己的吻張啟彥真的很開心,動作開始大了起來,兩人已經舉起的慾望開始在摩擦,兩人裸著身體開始做了起來,當張啟彥進入祁威俊的身體後,他們兩人是這樣的迎合對方。

「吶!我可愛的小威俊,你真漂亮!」張啟彥緩緩的在祁威俊的耳邊說著。

「嗯……我還要……」祁威俊渴求更多的一切。

「我會給你,別擔心。」張啟彥絕對會給祁威俊他想要的東西。

當張啟彥進入祁威俊的身體裡面他們兩人都得到想要的感覺,看見這樣的情形張啟彥當然很高興,而且祁威俊也很開心自己得到滿足,直到開始抽動起來的時候他們兩人早已經陷入情欲當中。

張啟彥很開心自己得到自己想要的人,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放手,一定會把祁威俊綁在自己的身邊,就算對方想要逃開他也有辦法把人給抓回來,而且他相信祁威俊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的身邊。

他就是有這樣的信心,張啟彥是個很有自信的人,不管用什麼方式他一定會把祁威俊綁在身邊,他從不會去想太多,只會想要把人綁在自己的身邊,也不會放過對方。

祁威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和張啟彥兩人是裸著身,而且發現到自己被對方給上了,這點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而且當他拿起手機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睡了一個晚上。

『我明明只是公司的小職員,為什麼被總裁大人給上了啊!』祁威俊在內心當中吶喊。

「早安,親愛的。」看見祁威俊已經醒過來張啟彥把人撈到自己的懷裡。

「總裁大人,我……」祁威俊看見這樣的情形嚇到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是我的人,就這麼簡單。」張啟彥很直接的說出這句話。

「但是……」祁威俊的內心當中想要表達什麼卻不知道要怎樣表達。

「我可不准你拒絕,別想逃開我的身邊。」張啟彥說的話讓祁威俊無法說什麼。

祁威俊聽見張啟彥說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眼前的總裁是那樣的霸道,自己想要脫離他的身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的確自己是真的很喜歡他,但是沒有到想要和他上床的地步。

有些事情祁威俊不知道要怎麼說,他不懂為什麼張啟彥為什麼要破壞這層關係,即使對方真的很喜歡自己也不需要這樣,他們會相愛嗎?這點祁威俊不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內心當中有些沸騰,可是這些想法自己卻無法對眼前的人說,對方早已經認定自己是他自己最愛的人,這份愛到底會是什麼他也不知道,祁威俊很想開口說什麼,可是他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張啟彥不知道祁威俊內心當中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要把人留在自己的身邊,她不介意對方逃避自己幾天,但是要是太過的話自己肯定會把人給抓回來,他相信就算自己不說愛對方也會留在自己的身邊。

「喂,有什麼事情?」張啟彥聽見鈴聲接起電話,但是另外一隻手沒打算放開。

「不要給我在酒店待那麼久,給我滾回公司處理事情。」劉敬仁在電話當中罵人。

「今天我和祁威俊請假一天,我一天不去也不會怎樣。」張啟彥今天就是不想上班。

「你今天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你忘記了嗎?總裁大人。」劉敬仁咬牙切齒的說著。

「知道了,我會請司機帶我回去。」張啟彥聽見這句話只能乖乖妥協。

「給我早點滾回來。」劉敬仁總是不會留情。

祁威俊聽見他們的對話內容不知道要說什麼,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請假的人,不知道明天上班後會被問什麼,可是他現在只想要好好的回家休息,其他的事情不想要去想那麼多。

說不定晚上可以到酒吧去喝杯酒,順便買醉一下,他需要好好的想一下自己和總裁張啟彥的關係,聽見張啟彥說的話自己內心當中有很多話想要說,他不知道他們是否可以有感情基礎。

沒有感情基礎的他們是否可以在一起祁威俊不知道,所以他才要好好的想想這件事,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會被張啟彥給看上,他現在只想要好好的放空自己。

「走吧!我送你回去。」張啟彥對祁威俊說出這句話,不容拒絕的語氣讓對方感到很傷腦筋。

「我……可以自己回去,自己坐計程車回去。」祁威俊試圖想辦法說服張啟彥。

「我要親眼見到你進入屋子裡,不然我會不放心。」張啟彥摸著祁威俊的臉頰。

「我知道了。」祁威俊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對方是那樣的強勢讓祁威俊無法說什麼,他只想要好好的放空自己,暫時不想要看到張啟彥這個人,當然不是故意這樣做,而是他們兩人的感情才剛剛萌芽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已經不知道這是一場意外還是張啟彥故意做的,祁威俊很怕自己的秘密被發現,他是很想要和張啟彥在一起,可是看見他這樣對待自己讓他有點卻步,自己想要後退對方肯定會不肯。

明明一點也不想要讓對方送自己回家,可是祁威俊知道自己無法拒絕張啟彥,他是那樣的喜歡他,只是自己真的不知道是否可以和他在一起,張啟彥和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

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是否可以在一起,祁威俊真的不知道,好好開始萌芽的感情就這樣被扼殺嗎?又或者是只是簡單的任由種子繼續發芽成長下去,看樣子他們的關係肯定會剪不斷理還亂。

「你好好想想吧!不過我先說,我不會放手。」張啟彥說的話讓祁威俊不知道要怎樣回答他。

「嗯。」祁威俊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張啟彥。

「你是第一個讓我有這樣想法的人,所以我是絕對不會放手。」張啟彥很清楚自己是認定祁威俊這個人。

「我……」祁威俊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別拒絕我。」張啟彥親吻祁威俊。

張啟彥絕對會讓祁威俊好好想想,他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放手,這樣強勢的一切讓祁威俊不知所措,儘管不知所措他也不會去拒絕他,因為張啟彥是不會讓祁威俊拒絕。

祁威俊從沒想到張啟彥會喜歡上自己,他不懂自己到底有什麼好的優點可以被他看上,而且會讓他這樣不擇手段來想辦法把自己留在身邊,這點讓祁威俊很不解,完全無法理解。

對此祁威俊想要靜一靜,不如去酒吧當中好好的喝酒,看看自己可不可以冷靜一下,然後開始好好的分析自己應該要怎麼做,到底是要拒絕對方還是逃離對方,或是說和對方在一起。

可是祁威俊知曉自己就算拒絕或是逃開對方,以對方的能力肯定可以輕易的找到自己,就算自己想要逃開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張啟彥的手段他不知道有什麼,這樣的情形讓他很困惑。

「請給我一杯馬丁尼。」祁威俊坐在吧檯前點了一杯常喝的馬丁尼。

「有煩惱?」酒保看見這樣的情形問他。

「是有個小煩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追求者。」祁威俊拿了自己的馬丁尼喝了起來。

「可別煩惱太久,小心人家等不及的說。」酒保笑笑的告訴祁威俊。

「我會的,謝啦!小嫻。」祁威俊和酒保道謝。

「不客氣。」這位綽號叫小嫻的女酒保是祁威俊很好的女性朋友之一。

張啟彥進入酒吧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不是滋味,他沒想到祁威俊竟然會受到這麼多女性的歡迎,這點當然會讓他覺得很不是滋味,祁威俊的好人緣真的會讓張啟彥忌妒。

感到強烈的嫉妒心讓張啟彥感到很訝異,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天,會有這樣吃醋的情形產生,看樣子祁威俊讓自己體會很多的第一次,讓自己真的想要把他給拐到手。

張啟彥站在不起眼的地方觀察著祁威俊,正在考慮是否走到他的身邊和他一起喝酒,可是他知道要是真的這樣做的話,祁威俊肯定會逃開自己的身邊,總是要讓他靜下心來。

或許多待一點時間總是可以觀察到自己想要的情報,到時候自己在走到他的身邊就可以,張啟彥靜下心來喝著手上的啤酒,慢慢的觀察祁威俊的一切,看看自己要在什麼時機走到他的身邊。

「還需要一瓶啤酒嗎?」酒吧的服務生走過來問張啟彥。

「好,麻煩你。」張啟彥點頭表示說要再來一瓶。

「先生,可以約嗎?」某位客人走到張啟彥的身邊問。

「不,今天我想靜一靜。」張啟彥笑笑的拒絕搭訕者。

看見人家無法搭訕只好離去,張啟彥看見祁威俊也拒絕很多人,似乎是真的想要一個人靜一靜,酒吧很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一夜情,可惜現在他們兩人一點也不想要去做這件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