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姬不過是聽桑島說,善逸只學會雷之呼吸一之型,另外一位弟子獪岳會二到九型,這讓她感到很新奇,會想要教導善逸這個孩子雷之呼吸後面的型式,而且還是自己改良過的版本,義勇學的水之呼吸論基本上是自己改良過的版本。

那是只有自己才會的水之呼吸,玉姬全部教導義勇,因此那孩子兩種水之呼吸都會,自己還創造第十一型凪,對於不能斬鬼的忍她也教導她用不同的方式來斬鬼,不一定要用刺殺和毒藥,基本上每個孩子都有被指導過。

狹霧山上的訓練雖然很辛苦,炭治郎和禰豆子甘之如飴,掌握水之呼吸之後,他們被丟給繼國兄弟訓練,必須要學習這兩種呼吸法都要學習會,炭治郎要學習日之呼吸,禰豆子要學習月之呼吸。

每天幾乎累得跟狗一樣,被褥鋪好之後就直接睡下去,不過可以看的出來炭治郎和禰豆子很喜歡鱗瀧,巖勝和緣一認為這是很好的發展,炭治郎本身有火之神樂的基本,因此教導起來並沒有任何的難度。

「好累,緣一先生真不手軟。」炭治郎趴在枕頭上悶悶地說著。

「不是奶奶已經算很好了,爸爸說過,奶奶訓練根本不是人能忍受的。」禰豆子想起很久以前父親抱怨過的話。

「是啊!真的好想爸爸和媽媽。」炭治郎有種想要哭的衝動。

「哥哥可不能哭鼻子,爸爸媽媽知道會笑你的,不過哥哥不要老是勉強自己,奶奶說找到人依靠是很幸福的事情。」禰豆子知道家裡的人都很喜歡玉姬。

「最難過的是奶奶,她活太久的時間。」炭治郎很喜歡玉姬身上的味道。

「所以我們不能讓奶奶失望。」禰豆子知道自己會好好加油。

義勇回來狹霧山探望自己的師父鱗瀧,順便看看自己的師弟和師妹,炭治郎看見他的時候鞠躬和他道謝,上次多虧他的幫忙自己才可以好好發洩,義勇看見炭治郎的精神很好的樣子露出少見的笑容。

這時候炭治郎知道義勇喜歡吃什麼,偷偷的記下來打算以後親自做給他吃,禰豆子觀察義勇和炭治郎的互動後微笑,她覺得自己的兄長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是很好的事情。

難得義勇回來鱗瀧就不讓他們繼續訓練,讓他們好好放鬆一天,巖勝和緣一開始跟小孩子一樣打鬧,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笑了出來,畢竟眼前的雙胞胎兄弟偶爾也會像小孩子一樣打鬧。

「既然是同門師兄弟,就叫名字就好。」鱗瀧只是這樣告訴義勇和炭治郎。

「好,義勇先生,上次謝謝你。」炭治郎乖乖點頭,並且鞠躬道謝。

「這是我該做的,炭治郎。」義勇沒有任何的意見。

「兄長大人,請您不要像小孩子一樣。」巖勝伸出手揉捏緣一的臉頰。

「不要,我很久沒有這樣,緣一你就讓我發洩一下。」巖勝很喜歡這樣和雙胞胎弟弟緣一打鬧。

「巖勝先生和緣一先生的感情真好呢!」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好不容易擺脫自己的兄長後緣一不想要和巖勝坐在一起,義勇發現自己回到這裡可以感到很安心,或許是因為這裡被認為是一個家,比自己住的水柱宅邸還要溫暖許多,如果炭治郎可以和自己一起住就好。

兩年後炭治郎和禰豆子一起參加最終選拔,巖勝和緣一總算可以從狹霧山下山回去陪伴自己的家人,牽著妹妹的手參加最重試煉選拔,在試煉中遇到善逸和伊之助、香奈乎、玄彌這幾個同期的考生。

考試從山下一直爬到山上,這中間要剷除許多的鬼,這座山的鬼可是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多,炭治郎和禰豆子握著對方的手打氣之後開始爬山,遇到鬼的時候就拿起刀子斬了過去,毫不猶豫地斬下去。

聽說當年神崎葵差點被嚇到不敢考試,後來想起香奈惠、忍等人的教導之後,她才忍住自己恐懼的情緒用花之呼吸順利通過,炭治郎和禰豆子反而對於鬼沒有太大的感覺,不是說沒有恐懼,而是某方面來說他們已經習慣,自然會拿刀斬下去。

還沒加入鬼殺隊之前玉姬偶爾回去雲取山的時候會訓練炭治郎和禰豆子,曾經有不識相的鬼來襲擊他們,最後都被玉姬給解決,至少他們見識過鬼是什麼樣的東西,嗅覺靈敏的炭治郎也聞的出來鬼的味道。

「哥哥。」禰豆子一個不小心被鬼抓到。

「禰豆子————」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揮刀解決眼前的鬼。

「痛、痛、痛!」摔下來的禰豆子摸摸自己的屁股。

「禰豆子,妳還好嗎?」炭治郎有些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還好,剛剛大意了。」禰豆子打起精神來看著自己的兄長。

「小心點,我們可要通過考驗呢!」炭治郎笑笑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禰豆子點點頭繼續和炭治郎走下去,遇到整座山裡面最強的鬼手鬼時炭治郎和禰豆子皺眉,他們的師兄師姐曾經遇到這隻鬼,差點鱗瀧一門的水之呼吸者都被滅門,好在錆兔和義勇兩人的互相合作之下才傷了他順利上山。

本以為這隻鬼被錆兔和義勇解決,沒想到還是在這座山上,炭治郎和禰豆子握著自己的刀準備攻擊這隻鬼,利用他們學習到的呼吸法來解決眼前的鬼,順利的斬下他的頭。

花了一段時間後總算把這隻鬼的頭給斬下來,炭治郎和禰豆子穩住自己的呼吸繼續走著,一個星期的時間可是不能浪費,他們喘口氣後又繼續走下去,身上的糧食和水壺沒有丟失,偶爾在路上補充自己水分和食物。

監視的鎹鴉把炭治郎和禰豆子把試煉場最強的手鬼給解決這件事通知給其他人知道,聽見這個消息玉姬露出微笑不多說什麼,她相信竈門家的兩個孩子可以通過考驗,竹雄和花子聽見這個消息很開心。

抱著茂和六太聊天的巖勝和緣一聽見這個消息微笑不多說什麼,琴葉在旁邊幫他們斟酒,對於伊之助參加最終試煉她樂觀看待,相信自己的兒子一定會通過試煉,抬起頭來就被丈夫餵食一個丸子。

「那隻手鬼可是左近次抓到最強的鬼,我記得為了報復左近次那隻鬼可是吃了一堆他的徒弟。」緣一讓茂站起來跑過去琴葉身邊。

「這就表示炭治郎和禰豆子的實力不差,我期待他們和伊之助通過最終試煉。」巖勝隨手拿了一個丸子塞到妻子的口中。

「好了,不可以打架。」把丸子吞下去後琴葉馬上阻止六太和茂為了點心打架。

「茂,你不能吃。」六太想要從弟弟的手中搶過點心。

「我要!哥哥討厭!」不滿五歲的茂大聲抗議。

「哎呀!打起來啦!我拿點心過來了,琴葉夫人。」有一郎看見六太和茂打架的樣子苦笑。

「任務還好嗎?有一郎。」巖勝只是這樣問著有一郎。

「這次任務很輕鬆解決,那隻鬼根本不堪一擊,祖父大人請不用擔心。」有一郎把點心拿給六太和茂。

「祖父大人不要聽哥哥亂說,明明就差點受傷,還說那隻鬼不堪一擊。」無一郎走過來和他們吃點心的時候告狀。

聽見有一郎和無一郎的話緣一只是笑笑地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兄長,巖勝沒有任何的表示,對於自己的子孫他很清楚他們的實力在哪裡,只是伸出手捏捏有一郎的臉頰當作懲罰。

琴葉仔細檢查無一郎身上有沒有傷口,然後什麼話都沒有說,有一郎被懲罰完畢後也被她檢查身體,對於這幾年照顧他們的琴葉有一郎和無一郎不會反抗,眼前的夫人他們可是很喜歡。

兩個不滿十歲的孩子總是會打打鬧鬧,不要太過分大家不太會去管太多,看見六太和茂又打起來的樣子巖勝和緣一各自抱起他們,不讓他們兩人繼續打鬧,以免等下又吵起來,這時候琴葉各塞一個丸子給他們兩人吃。

上山的路上多有一些障礙,炭治郎用手擦掉自己的汗水,然後繼續牽著妹妹的手繼續走下去,禰豆子沒有任何吭一聲,兩人只想要快點達到終點,眼見快要到達終點的時候,卻遇到一個鬼在山腰附近的佛堂中吃人。

儘管那個人已經沒有救了,但是炭治郎和禰豆子還是會斬下眼前的鬼,絕對不會讓這隻鬼繼續殘害其他人,這隻佛堂鬼有兩把刷子,炭治郎和禰豆子合力的解決這隻鬼。

「走吧!禰豆子,剩下一點路而已。」炭治郎看見被解決的鬼後說著。

「好的。哥哥。」禰豆子繼續和兄長一起走下去。

來到山上的神社看見其他人不意外,伊之助、善逸、玄彌、香奈乎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炭治郎和禰豆子看見後沒有任何的想法,眼前有兩位雙胞胎女孩夾著紫藤花的髮飾,加上坐在中間的人是一位男孩子,這表示他們是通過的試煉生。

炭治郎看見眼前的情形想起自己進入山中之前有遇到三位主考官,其中一個是產屋敷的下一任家主輝利哉,以及他的雙胞胎妹妹玖伊娜和彼方,他們還有兩位姊姊雛希和瞳夏,不過她們兩人是負責其他的事情。

這些事情是在炭治郎和禰豆子醒來的第二天純一郎告訴他們的事情,每次玉姬回去探望他們的時候都會說說鬼殺隊裡面的事情,這讓他們期待每個月玉姬回來的日子,可以聽她說故事可是竈門家的孩子最期待的事情。

幾位通過試煉的成員開始挑選日輪刀要用的礦石,利用嗅覺挑選到自己想要的礦石,這是炭治郎的方式,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方式來挑選自己所選擇的礦石,玄彌看見這樣的情形很不高興,差點動手抓傷彼方,卻被禰豆子痛打。

「不要隨便動手動腳,你是笨蛋嗎?不知道鬼殺隊的規矩嗎?」禰豆子兇起來也是很恐怖。

「哼!」玄彌不想要去理會眼前的女孩。

「叫你好好道歉是不會做嗎?笨蛋!欺負女孩子是很好玩喔!」禰豆子打了玄彌的頭讓對方痛到不行。

「痛死了,臭女人,妳幹嘛!」不服輸的玄彌準備跟禰豆子動手打架。

「兩位,有話好說啊!不要動手打架。」輝利哉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勸架。

「禰豆子,別跟玄彌生氣,妳這樣會讓輝利哉少爺傷腦筋的。」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勸自己的妹妹。

兩人對峙的情形在大家的勸戒之下總算停了下來,禰豆子不爽的回到兄長的身邊,確定大家挑選好自己的礦石之後輝利哉讓大家先回去培育者的身邊,炭治郎和禰豆子當然是先回去狹霧山去休息,之後再回去日柱宅邸。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