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紫丁香(WinterDahne)

花語:光榮

花占卜:您為人光明磊落,富正義感,勇於向困難挑戰,不怕失敗,直至取得勝利為止。但您有個缺點,就是喜歡在背後議論別人,無 論您的出發點是善意的忠告還是正義的批評,都會影響您的光明前途。

花箴言:當心禍從口出!

戰國時代相愛相殺到其中一方死去,泉奈沒想過竟然是自己先離去,扉間卻成為木葉忍者村的二代火影,死亡的時候當忙是轟轟烈烈,只可惜自己那時候已經在九泉之下無法見到。

當自己重新醒來的時候木葉忍者村已經建立很多年,戰國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久到連自己的曾孫女已經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大哥斑的孩子已經擁有可愛的孫子、孫女,這讓泉奈差點不適應。

重新復活後和其他兄長一起生活,隱藏在木葉忍者村中生活著,順便照顧這些可愛的孩子們,最小的鳴人很受到泉奈的疼愛,對於和自己很相像的佐助他什麼話都沒有說,直到十二年後再次見到千手扉間這個人。

「泉奈爺爺?」鳴人看見泉奈看見扉間後的表情很擔心。

「鳴人,怎麼了?」回神過來後泉奈問著可愛的鳴人。

「不是說好要去吃點心,泉奈爺爺為什麼要看著二代大叔?」鳴人的體溫是那樣的溫暖。

「沒什麼,想起一些事情而已,我們去吃甜點。」泉奈決定不去理會這位已經在自己生命中缺席很久的傢伙。

「宇智波泉奈……」扉間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自己沒有理由去拉住他。

可愛的孩子在自己的身邊讓泉奈不要去想那位在自己心上刻下一抹痕跡又在自己的生命中缺席的傢伙,當年扉間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給殺死,用他最新創造的忍術,早在那時候他們就已經訣別。

應該說他們兩人真正的訣別是在自己結婚的時候,這點泉奈很清楚,年幼的自己其實很喜歡扉間,可在那時候根本不允許這件事情,加上又是敵對的家族,兩方失去的一切又如何挽回,他並不知道。

扉間在自己的生命中缺席太久的時間,久到泉奈都已經以為自己都遺忘他的存在,沒想到再次見到他的時候,自己以為停下的心跳聲會再次跳動,只是現在泉奈不想要面對扉間。

「多吃點吧!小鳴人。」在甜點店吃點心的時候泉奈對鳴人說。

「好。」鳴人沒有多說什麼。

吃著點心的他們有說有笑地說著,當扉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時,鳴人一溜煙的就跑到泉奈的懷裡,看見這樣的情形扉間很想要開口問泉奈什麼話,可自己卻不知道要怎麼問。

鳴人東看看西看看後也沒有多說什麼,他不知道扉間和泉奈發生什麼事情,這種事情是要由當事人去解決,看見扉間站在自己的面前泉奈不知道要說什麼,這個人在自己的短短二十幾年的生命中佔有太大的份量,比自己的妻子還要多。

或許就是太多的關係讓自己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泉奈始終都沒有開口對扉間說什麼,相對當然也是一樣,兩人幾乎是相看兩無言,不習慣這樣安靜的氣氛可是鳴人卻沒有開口說話。

「小鳴人,去挑一些點心,回去拿給哥哥他們吃。」泉奈摸摸鳴人的頭。

「好。」鳴人馬上溜去櫃檯挑選其他的點心。

「千手老二,你沒事打擾我和小鳴人的約會做什麼?」泉奈不爽的看著扉間。

「你什麼時候重新復活在這個世界?泉奈。」扉間對於眼前的人總是有很多的話想要說。

「十二年前,我已經在這裡生活十二年,還有,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千手扉間。」泉奈走去櫃台結帳。

「唉……」扉間看見他們走出去也跟在他們的後面。

泉奈知道扉間跟在他們的後面,基本上他們還有可能會住在一起,可是他不想要接受那個傢伙,十二年前重新回到世界上後泉奈有想過自己和扉間的情感,儘管他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也是一樣。

就算知道自己的情感泉奈還是不後悔當年自己做的決定,把自己的眼睛給斑,讓他擁有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現在自己的眼睛因為雪子的關係而恢復,可是自己還是不想要見到扉間。

對方已經在自己的身邊缺席這麼多年的時間,他們早已經回不去兒時第一次見面那樣的天真的時候,時間早已經把他們的一切磨平,即使重新回到世界上泉奈也不想要面對扉間。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那時候的我們一定會面對這樣的結果。」泉奈只想要離開扉間。

「所以你現在連一個機會都不給我?」好不容易釐清自己的感情的扉間很想要和泉奈和好。

「不。」泉奈直接吐出這句話。

「我知道了。」既然對方不願意扉間也不打算繼續勉強。

自己在他的生命中缺席太久的時間,相對的他也在自己的生命中一直缺席著,這個空缺他們到底能否彌補起來就不知道,至少現在他們兩人不想要去面對對方,或許說泉奈不想要面對扉間。

泉奈很清楚自己沒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早在扉間把自己刺傷之前他就已經喜歡上他,只是他們都知道在那個時代是不可能在一起,加上家族的一切重於自己的感情,泉奈把自己的一切獻給家族扉間也能理解。

就算有重新挽回的機會,可泉奈到現在還是不想要多說什麼,夜晚的噩夢讓他總是會被驚醒,看見兄長們擔心的眼神自己也不好說什麼,現在扉間重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會重複那些惡夢。

「泉奈爺爺,姊姊泡了檸檬牛奶,我們一起喝吧!」鳴人拿了兩杯牛奶坐了下來。

「好。」泉奈接過手後喝著這杯牛奶。

「姐姐做的點心。」鳴人把紅豆餡餅給泉奈。

「嗯。」是自己喜歡吃的甜點泉奈很開心。

「夏姬姊姊說,吃甜點心情會好。」鳴人是個敏感的孩子。

「對不起,小鳴人,讓你擔心了。」泉奈摸摸鳴人的頭。

像個小太陽的鳴人總是會用自己的方法來照耀其他人,這也是為什麼泉奈很喜歡他的關係,有個小陽光在自己的身邊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他決定不要去想太多,很多事情就順其自然。

同時和他們一起復活的板間和瓦間沒有刻意去插手二哥扉間的感情生活,甚至連大哥柱間的感情生活也不刻意去插手,畢竟他們兩人找到自己的伴侶,和自己的伴侶過得很好。

相對的宇智波家的三兄弟也是一樣,對於大哥斑和小弟泉奈的感情世界他們也不去插手,他們也和千手家的兩兄弟一樣找到屬於他們的另外一半,自然不打算去插手,儘管他們五個人找到的人都是外族的人也無妨。

「老師你要是不去和叔叔說清楚,你們會繼續糾結下去。」鏡看著把自己找來談話的扉間很無奈。

「他不給我任何的機會,說不要我跟他道歉。」扉間很清楚泉奈的選擇沒有錯。

鏡知道扉間的意思,當初泉奈的選擇的確是沒有錯,只是雙方缺席太過久已經讓他們不知道要怎麼樣去相處,很多事情需要慢慢來,又要重新一步又一步地走下去,畢竟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煩惱。

缺席中的遺憾現在要好好的彌補才可以,扉間和泉奈總是會找到自己的方式來彌補這個空缺,鏡知道自家大哥皆人才不管這些事情,只是盯著團藏接下來想要做什麼,扉間和泉奈的感情可不是誰都可以插手。

缺席的人生到底要怎麼彌補,就看扉間和泉奈自己的抉擇,其他人不可能幫忙他們兩人,只會安靜的看著他們怎麼去彌補,畢竟抉擇的權力在當事者手中,只有扉間和泉奈可以做決定,旁人無權去置喙。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