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妳告訴我,我們要怎麼找出鬼來?」實彌聽見這句話不爽的說著。

「我自有方法。」禰豆子理直氣壯地看著實彌。

「哼!隨妳。」實彌決定不去和禰豆子爭執。

雖然禰豆子沒有像是炭治郎和鱗瀧一樣的出色嗅覺,可是她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直覺,對於鬼總是有辦法找到,這種直覺不知道要怎麼跟其他人表達,有點類似伊之助找鬼的方式類似。

實彌和禰豆子來到任務地點很快就找到鬼,看見這樣的情形實彌相信禰豆子有這樣的本事,他們兩人拿出刀直接往鬼的頸部斬下去,沒想到這隻鬼的血鬼術竟然會這樣難纏,讓他們兩人差點慘遭滑鐵盧。

慶幸在長年的訓練之下他們兩人才沒有中招,禰豆子抓住時間用月之呼吸的斬擊把鬼的頭給砍了下來,實彌的風之呼吸也傷到這隻鬼,讓這隻鬼沒有時間復原,快速有效的斬下鬼的頭。

「這隻鬼真難纏。」好不容易解決後實彌用手擦汗。

「不知道除了這鬼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鬼?」禰豆子仔細的感受空氣中的動態。

「如果有的話,我身上的稀血應該可以吸引他們。」實彌身上多少還是有些傷口在。

「真是的,風柱大人您這樣會讓蝶屋的人傷腦筋的。」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頭痛。

「老子不要妳管!」實彌怒吼回去。

「好、好、好,我不管。」確定沒有鬼後禰豆子開始幫實彌包紮傷口。

包紮好傷口之後直接把人背回去他們寄宿的紫藤花之家,實彌沒想到自己一個大男人會被一個小女人給背回去,禰豆子的力氣真的很大,可以把自己扛回去,這讓自己有些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回到紫藤花之家後禰豆子跟寄宿人家要了一些藥品後直接幫實彌包紮,身為蝶屋的一份子對於讓人傷腦筋的病人她們這些女孩子總是有辦法對付,禰豆子當然不會對實彌手下留情,讓對方差點大叫出來。

搞定實彌之後禰豆子就回去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刀也被對方給放好,實彌沒想到禰豆子竟然是這樣的女孩子,可以這麼不顧自己尊嚴直接幫他打理一切,面對這樣的女孩子他還真的應付不來。

回到自己房間的禰豆子看見自己的傷口已經恢復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樣子鬼血在自己的體內從沒有散去,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力量,其實風柱實彌也有這樣的血統,畢竟他的弟弟玄彌是噬鬼者。

只是一般擁有鬼血的人只要不是有受到重大的傷害,基本上體內的鬼血血統是不會被激發出來,禰豆子身上的血統是因為無慘的關係而被激活,炭治郎身上的鬼血也在某次受到太過重大的傷害的時候被激活。

「好累!奶奶好像也是稀血的擁有者,她的鬼血很久以前就被激活,實彌先生的血統沒有被激活。」禰豆子趴在被褥上看著自己的刀自言自語。

「風柱大人基本上很少受到重大的傷害,所以身體裡面的鬼血很難激活。」禰豆子的鎹鴉和自己的主人聊天。

「這樣的話應該哪天讓他受到重傷,這樣他的鬼血就可以被激活。」禰豆子摸摸自己的鎹鴉。

「那樣玉姬大人會生氣,聽珠世大人說注射純粹的鬼血就可以把人體內的鬼血給激活。」鎹鴉歪著頭告訴禰豆子。

「啊!那樣注射奶奶的血液才可以,被無慘注射血液誰都不想要。」想到以前的事情禰豆子就不想要多說什麼。

「風柱大人的鬼血總有一天會被激活。」鎹鴉只是這樣告訴禰豆子。

和自己的鎹鴉聊天過後禰豆子閉上眼睛睡覺,其實他們幾個的血也可以激活其他擁有鬼血的人,只是沒想到這天會來的這麼快,她會親自幫實彌注射自己的血液,來搶救他的生命。

解決完這個任務之後他們回鬼殺隊的路上又接到一個任務,由於在回去的路上實彌和禰豆子也沒有任何的拒絕,只是認命地過去任務地點,接到委託他們馬上開始打聽鬼的下落,然後準備計畫來處理這隻鬼。

本來實彌又想要用自己的血液來吸引鬼,被禰豆子注目之下自己根本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只是沒想到這隻鬼會強大到讓他們要鎹鴉去請求支援,亮太和純一郎親自出馬幹掉這隻鬼。

踏入這隻鬼守備範圍的時候,實彌和禰豆子開始警戒起來,實彌沒注意到馬上就被偷襲,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拿起刀斬過去,受傷的實彌馬上站起來去幫忙禰豆子,他們兩人的默契還不錯,可惜這隻鬼卻讓他們傷腦筋。

「可惡!要叫支援才可以。」禰豆子看見實彌身上的傷口很傷腦筋。

「嘖!老子沒有到需要叫支援的那種程度。」實彌身上傷口累累的樣子讓人擔心。

「實彌先生,你可不要逞強。」禰豆子決定請鎹鴉叫支援。

「老子沒有勉強自己,我一定要殺了這隻鬼。」實彌氣喘吁吁的說著。

「都已經受傷到這種程度了,實彌先生你真的不要逞強。」禰豆子已經砍下那隻鬼的手腳,可是就是斬不到他的頭。

「吵死了。」實彌不想要承認自己已經很糟糕。

沒多久禰豆子就看見一個黑影從自己眼前跑過去,那隻鬼馬上就人頭落地,仔細看才發現是亮太來幫忙,實彌倒下去的時候被純一郎接住,下一秒就被注射一劑藥品,他體內的鬼血就這樣被激活。

等到實彌恢復清醒的時候自己已經躺在蝶屋的病床中,禰豆子在旁邊照顧自己,看見這樣的情形他不知道要怎樣反應,看見人已經醒來的樣子禰豆子深呼吸後叫花子來幫實彌看看。

花子匆忙過來幫忙實彌檢查身體,看見病人已經恢復很多鬆了一口氣,忍走過來微笑的面對自己的同僚,似乎下一秒就會把自己的同事給打暈過去,看見忍的笑容實彌不敢反抗,蝶屋的女孩們有多麼的厲害,這點所有的柱都知道。

「傷重到需要催化鬼血才能讓你復原,嗯哼!你很逞強嘛!不死川實彌先生。」忍緩緩地說出這句話來。

「不……胡蝶……」想要反駁的實彌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請乖乖待在蝶屋靜養,我相信會有人很樂意幫我看著你。」擅用毒藥的忍很想把眼前的同事給毒死。

「忍姐姐。」禰豆子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用血液來吸引鬼,也不要逞強,怎麼又說不聽。」純一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

「父親……」實彌不敢反駁什麼。

「讓玄彌過來照顧你,給我好好休養。」純一郎雖然很無奈也不好說什麼。

最後決定的人選是玄彌來照顧自己的兄長,被蝶屋的人強調絕對不可以心軟,也絕對不可以讓他逃離蝶屋,否則會死得很難看,被忍威脅後實彌只能乖乖的待在蝶屋中休養。

休養的這段時間禰豆子會刻意把自己做好的補品拿給玄彌,讓他拿去給實彌吃,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想笑,看樣子自家大哥要是不開竅的話,有人肯定會傷心難過,不過這次的確是自家大哥太過分沒錯。

就這樣實彌和禰豆子維持著不清不楚的關係,炭治郎對於自己的妹妹沒有太多的干涉,他和義勇繼續過著甜甜蜜蜜的生活,玉姬也沒刻意干涉孩子的情感,反正等他們真正在一起再說。

難得牽著炭治郎的手一起去買東西的禰豆子靠在兄長的背部不多說什麼,看見這樣的情形炭治郎也沒有刻意要求她要說什麼,禰豆子想要說的時候就自然會告訴自己,因此根本不需要勉強她。

「哥哥。」禰豆子喜歡和炭治郎撒嬌。

「嗯?」炭治郎等著禰豆子開口和自己說話。

「我好像喜歡上實彌先生。」禰豆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那樣很好啊!我們家禰豆子總算找到喜歡的人。」炭治郎很開心妹妹找到喜歡的人。

「可是……」禰豆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別去想太多,時機到了妳就和不死川先生告白,我相信她會答應妳。」炭治郎覺得實彌肯定喜歡自己的妹妹。

「嗯。」有了兄長的支持禰豆子很開心。

躺在病床上休養的實彌正在想自己和禰豆子的關係,這樣曖昧的關係讓自己的三位妹妹老是笑自己,每次看見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用一種說不上來的笑容來看著他們,這讓他有些尷尬。

玄彌出任務的時後琴和貞子會過來照顧他們的大哥實彌,最小的妹妹壽美反而會處理家裡的兩個兄長,就也和弘也會過來看望他們的大哥,玄彌出任務實彌住院中,就也會撐起家裡的一切,照顧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

玄彌、就也、弘、琴、貞子、壽美很期待他們的大哥實彌可以把竈門家的長女禰豆子拐回家來當他們的大嫂,每次看見義勇和炭治郎出雙入對的樣子更是希望,畢竟身為弟弟妹妹的他們自然會希望自己的大哥可以過得很好。

「大哥,你不喜歡禰豆子姐姐嗎?」琴把飯盒放在桌上給實彌吃。

「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她算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跟我認識的女孩子都不一樣。」實彌也說不上來自己的感情。

「我們都希望你可以和禰豆子姐姐在一起呢!」貞子舀了一碗湯給自家大哥。

「妳們讓我想想啦!好煩!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實彌不想要聽妹妹們的話開始吃起桌上的餐點。

看見實彌的反應琴和貞子笑了出來,為了讓他們的大哥、二哥放心,家裡的男孩子就也和弘進入隱這個後勤部隊工作,琴、貞子、壽美則是進入蝶屋幫忙,自然認識竈門家的竹雄和花子,偶爾純一郎會帶著六太和茂去隱的總部工作。

幾個孩子玩在一起感情很好,呼吸法什麼的他們也有略學一二,至少足夠抵擋低層的鬼,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純一郎不想要家裡的孩子參加最終試煉,玉姬當然也是一樣,只要他們同意曜哉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