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所有的餐點給吃完之後實彌看向窗外,發現花子正在練習蟲之呼吸,看見花子他想起禰豆子戰鬥的樣子,聽說竈門家的竹雄和花子已經可以對付鬼,但是玉姬不讓他們參加最終試驗,自然不會跟著大家出任務。

不過聽說有次和蝶屋的小女孩們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遇到鬼,花子沒有猶豫就把那隻鬼給斬了,讓蝶屋的女孩子崇拜好久,琴和貞子也是一樣,偶爾會拿起刀來練習自己學習的呼吸法。

「聽千壽郎說竹雄很努力學習炎之呼吸法,可是奶奶不讓他參加最終試驗。」琴一邊整理東西一邊說。

「奶奶說家裡的兩個最大的去參加就好,不然一家人全軍覆沒會很可憐。」貞子想起玉姬說的話。

「三哥和四哥也很努力學習,二哥也是呢!」琴自然懂玉姬說的話。

「嘛!我們也要加油!」貞子開心的幫自己打氣。

聽著妹妹們嘰嘰喳喳說的話實彌微笑,慶幸家裡的三位女孩沒有學任何的呼吸法,另外兩位弟弟因為是後勤部隊的關係,純一郎自然有教導他們怎麼領悟適合自己的呼吸法,只是不讓他們參加最終試驗。

花子是因為忍想要培養才會學習蟲之呼吸法,六太和茂沒有學習任何的呼吸法,基本上就和一般小孩沒有什麼一樣,兩個孩子還太小的關係尚未有自己的目標在,自然就被家裡的人縱容、疼愛。

基本上玉姬和純一郎的教育就是讓孩子們自己找到想要的目標,然後讓他們繼續走下去,就像梅姬總是會對千壽郎說並不一定要成為一個獵鬼人,即使是後勤部隊也沒有關係,或是想要做自己的事情也可以。

自然竈門家和不死川家的孩子也是一樣,不過大多還是會選擇後勤部隊和蝶屋的工作,產屋敷家族也會輔導這些孩子們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畢竟斬鬼人這個工作可不算是合法的工作,因此也會培養適合經商的孩子。

「最近就也哥哥好像有在學習經商的知識,不過就也哥哥腦袋本來就很好。」琴把所有的東西收拾好後準備離開。

「弘哥哥最近不知道在學什麼,爸爸說他學得很好。」貞子對此感到很好奇。

「嘛!誰知道呢!我們也要努力學習醫學知識才可以,這樣才能幫忙大哥和二哥。」琴很喜歡學習醫療知識。

「我也是呢!我也要快點找到目標才可以。」貞子相信自己一定會找到目標。

「我相信貞子一定可以找到目標。」琴是這樣相信自己的妹妹。

離開前她們和花子打招呼,然後把東西拿回去家裡收好,之後再來照顧她們的大哥,實彌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養傷雖然無聊可是可以想想自己和禰豆子到底是什麼感情。

之前去找純一郎的時候基本上會見到,不過僅止於打招呼的狀態,後來自己需要搭檔的關係才被安排在一起,進而熟悉起來,知道自己喜歡吃甜點禰豆子會做甜點給實彌吃,或是把家裡多做的甜點拿給自己吃。

有時候自己會被她塞幾個甜點,實彌不排斥禰豆子這樣做,畢竟自己的父母親是只有看見父親對母親單方面的家暴,讓自己無法相信愛情,可是對於禰豆子他有種說不上來的情感,實彌很想要和她在一起。

「實彌先生,你好多了嗎?」和炭治郎逛街過後禰豆子來蝶屋探望實彌。

「已經好很多,忍說不准溜出去。」實彌想到忍說的話就苦笑。

「要聽忍姐姐說的話,忍姐姐生氣起來是很恐怖的,啊!奶奶也是。」禰豆子把補品放在桌上給實彌。

「我已經好了,很想要出去走走。」實彌真的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大問題。

「鬼血甦醒之後需要觀察一段時間,不知道會有什麼後遺症,實彌先生你要忍耐。」禰豆子經歷過這個歷程,自然知道有多麼痛苦。

「嘖!」實彌很不爽也不能說什麼。

珠世走進來幫實彌檢查身體的時候看見禰豆子微笑,摸摸她的頭說說笑笑的,實彌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禰豆子的笑容真的很可愛,深深的吸引自己,讓自己一點也不想要移開目光。

看見實彌的眼神珠世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這個孩子是真的喜歡禰豆子,只是到現在還沒察覺到自己的心意,相信禰豆子已經察覺到自己的心意,只是不知道實彌什麼時候會察覺到自己的心意。

儘管實彌很想要抗議說自己已經好了,但是蝶屋的主管者珠世和忍不打算放人是不可能的,加上蝶屋最初的創造者玉姬可是會讓隊員們乖乖的養傷可是很有一套,絕對不會讓他們有機會逃離蝶屋。

「看樣子恢復得很好,鬼血的後遺症也沒有,看樣子是因為你是稀血的關係。」珠世只是這樣猜測著。

「不過實彌先生還是要靜養才對吧?珠世阿姨。」禰豆子一邊把甜點拿出來一邊問珠世。

「是啊!大概在待一兩天就可以。」珠世的話讓實彌很開心。

「謝謝妳,珠世夫人。」可以不用繼續關在蝶屋實彌很開心。

「啊!奶奶,珠世阿姨說實彌先生過兩天就可以離開蝶屋。」禰豆子看見玉姬過來馬上跑過去撒嬌。

「這樣啊!看樣子是沒有什麼後遺症。」玉姬微笑地說著。

玉姬幫實彌抽血當採樣品,其他的事情沒有多說,既然沒有什麼後遺症就不需要太過擔心,摸摸實彌和禰豆子的頭後就和珠世一起離開,兩人似乎還要研究什麼似的,禰豆子沒有刻意去問。

看見禰豆子帶過來的點心實彌開始吃了起來,看見眼前的女孩露出好看的笑容沒有多說什麼,自己是真的喜歡上她,她真的很吸引自己的目光,一點也不想要移開自己的目光。

實彌把東西吃完之後禰豆子看著他,深呼吸後決定好好告訴眼前的人自己的心情,想要把自己的感情給傳遞出去,想要告訴他說自己是真的很喜歡他,只是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回應自己。

「吶!實彌先生,我喜歡你!」禰豆子很認真的跟實彌表白。

「嗯,我也喜歡妳,禰豆子。」實彌當下的反應就是直接告訴眼前的女孩自己也喜歡她。

「我說的是戀人之間的喜歡喔!實彌先生。」禰豆子希望對方不要扭曲自己的感情。

「我知道,我對妳也是這樣的情感。」實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真是太好了!」禰豆子開心地擁抱眼前的男人然後親吻他的臉頰。

「妳喔!」實彌也回抱她後摸摸她的頭。

之後實彌從蝶屋出院的時候禰豆子開心地拉著他去約會,來蝶屋幫忙的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不多說什麼,義勇對此不表示任何的意見,義勇和炭治郎的感情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他們的感情。

知道這件事的緣一和玉姬只是覺得他們兩人要是感情穩定後就可以辦結婚典禮,可以早早把禰豆子給嫁出去,竈門家的其他兄弟姊妹很高興禰豆子找到自己心愛的人,當然炭治郎和義勇在一起的時候他們也很開心。

玄彌和其他的兄弟姊妹很開心實彌總算把禰豆子拐回家,至於兩人什麼時候會結婚就不知道,自然很期待禰豆子快點嫁到他們家來,琴和貞子當天可以準備紅豆飯給他們的大哥實彌吃。

「喂!我才和禰豆子在一起沒多久而已,妳們就準備紅豆飯做什麼?」看見琴和貞子準備紅豆飯的樣子實彌苦笑。

「又沒關係,大哥你是很長情的人,一定會娶禰豆子姐姐。」琴只是笑笑地告訴自己的兄長。

「對啊!我們可是很期待禰豆子姐姐成為我們的大嫂,你說是不是?玄彌哥哥。」貞子看見玄彌正在哄壽美的樣子問。

「我是沒意見,禰豆子人真的很不錯,大哥和她在一起很好。」總算搞定壽美的玄彌說著。

聽見弟弟妹妹說的話實彌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樣子禰豆子注定是自己未來的妻子,自己真的很喜歡她,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自己要好好地把握才可以,不然的話可是會被人給搶走。

沒任務的這幾天實彌去找了禰豆子,送給她一束花後馬上跑開,看見這樣的情形禰豆子眨眨自己的眼睛,然後臉紅的進入屋子裡,全部的人抬頭看見這樣的情形心照不宣的點點頭後又去做自己的事情,看樣子風柱實彌真的要認真追求人。

進入屋子裡面後看見大家的眼神禰豆子把自己的臉埋入花束中,害羞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可愛,煉獄和琉璃微笑的不說話,炭治郎把東西拿給義勇之後也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妹妹,義勇雖然沒什麼表情可是卻也可以從眼睛中看的出來他在笑。

「我們家禰豆子長大了呢!」琉璃只是這樣說。

「竈門少女找到一個好歸宿,很好啊!」杏壽郎燦爛的笑容知道他是真心的祝福著禰豆子。

「不死川先生真不錯呢!送禰豆子一束花。」炭治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不死川那傢伙很用心。」義勇把東西拿給炭治郎。

「你們不要笑話我了啦!討厭。」禰豆子臉紅的拿著花跑回自己的房間去。

杏壽郎和琉璃相視而笑,炭治郎親吻義勇的臉頰目送他出任務,儘管自己很擔心但是這次是義勇的單人任務,炭治郎也有自己的任務要去處理,這次就是和杏壽郎一起搭檔出任務,琉璃正在幫自己的愛人準備一些東西。

杏壽郎很認真的聽著琉璃說話,然後親吻她的臉頰後才離開,看著義勇和炭治郎的相處他露出微笑,義勇對炭治郎有多上心可是大家都很清楚,儘管兩人依依不捨,義勇還是踏出那一步和杏壽郎一起出任務。

找個花瓶把花放好之後禰豆子走出去,剛好看見琉璃和炭治郎目送杏壽郎和義勇離開,她知道杏壽郎後琉璃感情真的很好,義勇和炭治郎更不用說,對於自己的伴侶要出任務自然會很擔心,只是他們都不會多說什麼。

以後自己肯定也會面對到這樣的情況,即使如此禰豆子還是很願意和實彌在一起,但是禰豆子會心甘情願的面對這樣的情形,希望實彌可以平安的回家,幸福就是這樣的簡單。

「一路小心,武運昌隆。」琉璃和炭治郎目送自己的伴侶離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