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華休斯家族的人很早就會使用死氣之火,因為具有魔女血統的關係,戰鬥力量就比一般人還要強大,同時喬治亞和伊森夫的加入守護者後讓從第一代起彭哥列的守 護者就會用死氣之火,並且每個人都擁有跟自己屬性相同的匣子,但是受到霍華休斯家族庇佑的家族並不一定會用死氣之火和匣子,只是在耶夫的時代因為某些因素 的關係,由喬安娜執導把最強的力量分成七個奶嘴,讓那些具有魔女血統的人暫時委屈成為小嬰兒,也就是彩虹之子,阿爾柯巴雷諾,畢竟那種強大的力量一直以來 只有死亡魔女可以去應用,實際上唯一拿來運用的人就只有喬治亞這位首領而已,喬治亞早已把力量分成六等份的地獄戒指,但是自從家族分裂開始,地獄戒指就有 向外流出的跡象產生,造成許多人的死亡。


後來這個力量由伊夫回收過來,吉留涅羅家族的首領露切是耶夫的好友,她的父親正是具有魔女血統的人,是喬安娜和喬治亞的手下,因此從她這一代開始的首領都 具有魔女血統,女兒艾莉亞和伊夫擁有一個可愛的女兒,不過是用人工受孕的方式所生的,不過那也是要到五年後的事情了,喬治亞曾經因為自己養子的關係讓他有 所警惕,因此曾經跟露切商量過所以把瑪雷戒指全部都複製過,真品一直都保管在霍華休斯家族的歷代首領當中,未來白蘭拿到的瑪雷戒指並不是真品,只是擁有同 等力量的複製品罷了,至於彭哥列戒指在製造的時候就曾經加上一層封印,即使被奪取也不會輕易的拿到力量,這些事情早在這些家族創立之後就做好所有的防範。

『嘖!當初果然不該收養那孩子的,後患果然無窮。』喬治亞有些不屑的看著窗外。

「你在想什麼?」喬安娜看見這樣的情形問。

「沒有什麼,只是在後悔自己當初做的事情罷了。」喬治亞頭痛的說。

「你只有一件事情會後悔,那就是收養那個孩子。」喬安娜了解到這件事情。

「哼!所以我才討厭。」喬治亞厭惡的說。

綱吉從剛才就一直注意窗外的風景,手上抱著的是自己最喜歡的兔娃娃,坐在椅子上的綱吉讓人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事情,似乎是在冥想一些事情,綱吉已經了 解到自己的未來到底會怎樣了,如果真的要坐上首領的位子,也就是大空的位子,那麼她會失去很多的東西,自由就是第一項要失去的東西,但是綱吉知道自己是不 可以這樣任性的,儘管自己可以拒絕讓其他人來成為首領,但是歷代的首領已經都計畫好要送什麼樣的禮物給綱吉,綱吉覺得自己已經像是離骸討厭的人更進一步 了,她的霧守可是很討厭黑手黨的。

「小綱,妳在想什麼?」骸輕輕的拍綱吉的肩膀。

「我…是不是離骸最討厭的人又更進一步了?」綱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不是喔!我雖然討厭黑手黨,但是我的親戚和家人其實都是黑手黨的成員喔!我不會討厭小綱妳的。」骸摸摸綱吉的頭。

「真的嗎?」綱吉轉頭看骸。

「真的喔!因為小綱妳一定會帶給大家幸福的。」骸知道綱吉不會讓大家墜入地獄的。

伊夫看見他們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的離開,他要從屬下當中挑選出一個孩子到艾莉亞的身邊去,他記得前一陣子表現很出色的那個孩子γ,小名叫做凱的孩子擁有很 好的能力,不過伊夫有些擔心最近艾莉亞和約克不知道在計畫些什麼東西,讓他有些不好的預感產生,感覺上這件事情一定和自己有關,不過伊夫也不知道為什麼當 初會把γ這小子給撿回來,明明只是小自己沒有幾歲的孩子,卻讓他跟夏馬爾、明日香一起撿回來,由於他們都比自己小的關係,伊夫只是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家 人,γ的年紀和艾莉亞的年紀差不多大,幾乎都比他們要小的五到十歲,伊夫記得γ撿回來的時候挺小的,所有的功夫都是從頭訓練起的,跟有基礎的夏馬爾還有明 日香不一樣。

「γ,你出來一下。」伊夫在訓練場叫人。

「BOSS。」γ恭敬的說。

「從今天起你去吉留涅羅家族當中保護他們的首領,但是不要忘了你還是屬於霍華休斯和彭哥列家族的人。」伊夫交給γ兩個戒指,上面有家族的徽章。

「遵命,BOSS。」γ馬上遵照伊夫的命令。

伊夫把γ交給艾莉亞,艾莉亞很高興的點頭說自己的雷守總算有人了,伊夫聽見後就有些頭大,畢竟γ本來就是自己屬意的雷守之一,本來是想要讓γ成為守護者 的,但是γ說自己還沒有那個能力就給他拒絕,但是伊夫也沒有刻意的去強迫γ一定要做,不過伊夫真的不知道將來的發展到底會是怎樣的情形,綱吉就要滿十歲 了,到時候里包恩就是她的家庭教師的其中一員,當然九代的守護者和瓦利亞的人還是會教導綱吉的,只是伊夫總是嗅到一種不安定的感覺,並不是會發生在自己身 上,而是會發生在家族當中。

骸陪伴在綱吉的身邊,綱吉很高興有骸的陪伴,要不然自己一定會鑽牛角尖的,骸知道綱吉沒有勇氣去接任首領這麼重大的職務,她的內心一直在害怕和抗拒,因此 骸、史庫瓦羅、XANXUS都要好好的安撫綱吉,基於他們都很疼愛綱吉和很愛綱吉的關係,他們自然知道綱吉的恐懼是從哪裡來的,因此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都 要消除綱吉的不安和恐懼,更不會讓別人傷害他們最親愛、最摯愛的寶貝,要是有人膽敢傷害綱吉的話,他們一定會讓那個人不得好死的。

「小綱,妳要記住我們會永遠的保護妳的,所以請不要擔心,我親愛的首領。」骸親吻綱吉。

「謝謝你,骸。」綱吉投入骸的懷中。

「不要害怕,我們會在妳的身邊的。」骸對綱吉保證這件事情。

「嗯!」在骸的懷中綱吉開心的笑了。

綱吉很高興自己可以認識骸,不然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樣才好,骸知道自己只能給予綱吉鼓勵而已,其他的就什麼都做不到了,而且自己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 的保護綱吉,保護綱吉不要受到任何的傷害,能夠和綱吉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一切,第一次骸這麼感謝神可以讓他遇到這樣美麗的天使,這位天使會永遠的待在自己的 身邊,骸現在發現到自己不太會奢求任何的東西,只要自己的天使在身邊就可以,其他的他什麼都可以不要,綱吉就是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唯獨這位天使是絕對不可 以失去的,要是失去這位天使的話,骸絕對會利用自己的力量來毀滅世界的。

骸知道自己一定會保護好綱吉的,綱吉的一切就是自己最摯愛的一切,打從三年前起就愛上綱吉,骸想要永遠的和綱吉在一起,儘管自己已經得到大家的許可,但是 骸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並不夠,所以不管怎樣都要好好的訓練自己,讓自己的能力可以達到最強的地步,然後保護好自己最親愛的天使,只有這樣做骸才會安心下來, 對骸來說綱吉就像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只有綱吉在身邊骸才會安心,骸會用自己的雙手去保護綱吉,讓綱吉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這就是骸的心願,也是他唯一的願 望,今生今世唯一的願望。

「小綱,我們去吃點心吧!」骸拍拍綱吉的背部。

「好。」綱吉微笑的說。

「不要擔心,就算小綱繼承首領我也會愛著小綱妳的。」還要綱吉放心下來。

「嗯嗯!」綱吉聽見這句話馬上臉紅。

「我會永遠的保護妳的。」骸緊緊抓住綱吉的手。

「我知道,謝謝你,骸。」綱吉臉紅不已。

犬和庫洛姆在房間裡面玩耍,犬很喜歡和庫洛姆待在一起,遲鈍的犬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年紀尚小庫洛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是很喜歡待在犬的身邊,家裡 面就只有犬會願意陪伴她玩耍,當然雲雀和骸也是會陪伴在庫洛姆的身邊,只是他們身邊還有更重要的人要去陪伴,這是庫洛姆知道的事情,庫洛姆也很喜歡那兩 位,迪諾和綱吉對待庫洛姆非常好,庫洛姆非常的喜歡他們,而且大家都很喜歡看見庫洛姆的笑容,只要可以看見庫洛姆的笑容,大家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

「小凪、犬,吃點心囉!」約克叫他們。

「好的,爸爸。」庫洛姆馬上投入自己父親的懷中。

「太棒了,有點心可以吃。」犬高興的說。

「走吧!」約克摸摸他們兩人的頭。

千種和蘇菲正在看書,他們兩個是屬於安靜的小孩,千種幾乎不會很想要去玩耍,蘇菲偶爾還是會和一些小朋友一起去玩耍,不過今天她想要陪在千種的身邊,千種 並沒有很討厭蘇菲這位姊姊,相反地千種反而很喜歡蘇菲這位姊姊,兩人總是會開心的說話聊天,相處就和一般的姊弟沒有什麼兩樣,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是笑 笑的,有的時候蘇菲是霸道的姊姊,有的時候又是很好的姊姊,蘇菲在大家的面前是很活潑的小孩,這是大家所認知到的事實,千種也知道蘇菲就是這種姊姊。

「我看完了。」蘇菲把書放下。

「妳看完啦!差不多是點心時間了,我們去吃點心吧!」千種告訴蘇菲。

「好啊!」蘇菲開心的說。

小孩子們總是會在點心的時候出現在餐廳,每位可愛的小孩總是會開心的吃著餐點,下午茶時間果然是大家放鬆的時候,骸和綱吉開心的一起吃點心,大家看見他們 開心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每對小情侶有自己的恩愛方式,不需要去想太多的恩愛方式,大人之間也沒有什麼愁容滿面的情況出現,當然有些人沒有出現在餐廳就是 自己有事情要忙碌,伊夫剛好正在忙一件事情所以沒有去吃下午茶,偉夫因為地盤上太多要處理的事情也就沒有回來,霍爾和小琳去執行任務去了,不在彭哥列,只 是現在有些小孩子不太高興這樣的事情,似乎是因為自己的父母親出去的關係。

「爸爸又出門了啊?」蘇菲亞有些不太高興,難得假日想要找父親陪伴。

「蘇菲亞不高興嗎?」奈奈溫和的問。

「嗯!本來想要找爸爸去逛街的。」蘇菲亞悶悶的說。

「要不要奈奈阿姨等下陪妳去呢?」奈奈微笑的問。

「好!」蘇菲亞馬上高興起來。

「那我們等下一起去吧!」奈奈微笑的摸摸蘇菲亞的頭。

骸和綱吉等下想要出門,因此他們請蘭奇亞帶他們出門去,如果他們兩人要出門的話一定要有人陪伴才可以,蘭奇亞總是會負責帶他們兩人到街上去亂逛,看有什麼 東西要買的,蘭奇亞可是非常的疼愛他們兩人的,綱吉和骸很高興可以和蘭奇亞一起出門,蘭奇亞微笑的看著他們兩人沒有多說什麼,只要他們兩人可以玩的很開心 就好了,當然偶爾綱吉也會找拉爾一起去,拉爾當然會很願意的和他們一起出門,畢竟可是難得會看見綱吉的笑容,那個笑容可是很不容易看見的,大多只有在瓦利 亞可以看見。

「拉爾姊姊,妳覺得要買什麼好呢?」綱吉正在看頭飾。

「小綱喜歡什麼呢?」拉爾知道這平常不是綱吉自己挑的,大部分都是XANXUS和史庫瓦羅挑選的。

「這個好了,這個比較漂亮,上面還有小兔子。」綱吉開心的說。

「是呢!很適合小綱喔!」拉爾微笑的說。

「蘭奇亞大哥,你覺得這件衣服怎樣?」骸拿了一件衣服給蘭奇亞看。

「這件挺不錯的,布料和花色也都很棒。」蘭奇亞看了一下衣服說。

「那就買這件吧!」骸馬上就決定要這件衣服。

骸和綱吉把自己想要買的東西付錢後就又繼續逛下去,綱吉很少會買東西,只要綱吉和XANXUS出門的話,XANXUS一定會買給綱吉很多東西,綱吉很多東 西都不缺乏,彭哥列也不會讓綱吉缺太多的東西,因此綱吉每次逛街最多只是看看沒有想要買什麼樣的東西,這次會臨時想要買東西只是自己突然想要罷了,骸是因 為想要買衣服才會出來逛街的,骸挑了幾件自己喜歡的衣服才高興的從高級的服飾店當中走出來,蘭奇亞也只是微笑的看著這樣的狀況,骸在某些時候真的就像個小 孩子一樣的天真無邪,一點也不像是會毀滅黑手黨家族的人,蘭奇亞比較喜歡看見這樣天真無邪的骸,果然小孩子還是要擁有當下的年齡會比較好。

碧洋琪想起自己認識夏馬爾的那年是她認識里包恩的同一年,在她五歲那年她的父親因為某些事情得罪審判者,讓審判者不得不派家族內的其中一名成員來處理這件 事情,因此就叫夏馬爾來處理這件事情,夏馬爾就成為我們家的醫生,弟弟的出生給家裡很大的喜悅,母親因為不能生的關係特別寵愛獄寺,也接納獄寺的母親成為 父親的側室,只是碧洋琪沒想到母親過世後父親就故意製造意外害死獄寺的母親,這件事獄寺很不能諒解,也因為這件事情讓審判者不得不除掉父親和家族成員,畢 竟父親的野心已經侵犯到審判者不讓人侵犯的領域,而把我們收養在彭哥列。

「這是什麼東西?」碧洋琪問夏馬爾。

「三叉戟蚊,我的武器。」夏馬爾告訴碧洋琪。

「那我的武器是什麼?」碧洋琪問夏馬爾。

「妳的雙手就是很重要的武器,可以做出毒死人的食物出來。」夏馬爾摸摸碧洋琪的頭。

「如果我可以做出正常的餅乾的話,隼人就會願意接受我了吧!」碧洋琪有些失望。

「不會的,隼人其實也很尊敬妳也很喜歡妳的。」夏馬爾拍拍碧洋琪的頭。

今年是碧洋琪在彭哥列的第三年了,姣好的身材已經慢慢的顯現出來了,快要成為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對夏馬爾有尊敬加愛戀的成分存在,這種依賴慢慢的隨著長大 有增加的趨勢,對里包恩不過是愛慕,這一點碧洋琪還分的很清楚,碧洋琪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夏馬爾不是里包恩,只是夏馬爾的風流習慣改不了,不知道什麼時候 才會專心在一個人的身上,這也是大家看不下去的地方,老是在騷擾女同事,對此伊夫非常的頭痛,總是為此訓斥夏馬爾。

碧洋琪知道自己對夏馬爾的心意,兩人也互相表明自己的心意了,只是碧洋琪比較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弟弟獄寺,那個孩子總是會令人擔心不已,太過於尊敬和崇拜感 覺上像是一種愛情,但是實際上它並不是一種愛情,那樣子會給人家帶來很大的負擔的,對此碧洋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要好好的勸勸自己的弟弟,夏馬爾當然也 有好好的和獄寺溝通,獄寺本身就只會聽夏馬爾和蘭緹兒的話,碧洋琪有的時候覺得父親當初害死獄寺的母親是一大錯事,雖然說自己的母親也因為病痛的關係而過 世,之後自己的父親就沒有後顧之憂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父親當初做的事情果然是錯事。」碧洋琪看著天空想。

「為什麼會這樣想呢?」蘭緹兒走到碧洋琪的身邊問。

「野心很容易害死人吧!」碧洋琪默默的說出這句話來。

「的確是呢!碧洋琪在瓦利亞還好!」蘭緹兒關心的問。

「很好,大家都對我很好。」碧洋琪微笑的對蘭緹兒說。

「是嗎?那就好了。」蘭緹兒摸摸碧洋琪的頭。

有時候XANXUS會想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遇到綱吉的話,自己是否就會因為坐不住的原因而叛變,XANXUS很清楚自己的個性,他想起綱吉出生之際自己被帶 到日本來看這位可愛的小妹妹,那時候看見那可愛的小孩的時候,XANXUS內心有一股衝動就是要好好的保護綱吉,然後XANXUS在每個月會有固定的一天 來到日本看綱吉,奈奈看見XANXUS這樣就把綱吉交給XANXUS照顧,XANXUS總是會很樂意的去照顧綱吉,就這樣一直持續到綱吉來到彭哥列後 XANXUS才沒有去日本。

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XANXUS疼愛綱吉的事情傳遍彭哥列的每一個角落,不過XANXUS也沒有在意太多,他知道這樣的流言有意讓大家不敢輕易的去接 近綱吉,這樣的話就可以保護到綱吉的安全,XANXUS發現到自己只要可以看見綱吉的笑容做什麼都願意,對他來說綱吉可是非常重要又寶貝的妹妹,而且自己 的妻子史庫瓦羅也非常的疼愛綱吉,瓦利亞的人都不會對綱吉怎樣,這些XANXUS都看在眼裡,他相信只要向心力夠的話,未來大家一定會用自己的雙手去保護 綱吉的,當然也包含他和史庫瓦羅兩人,畢竟他們是那樣的疼愛綱吉。

XANXUS是不會輕易就讓自己的妹妹深陷險境的,綱吉有一定的領導才能,XANXUS很清楚妹妹總是會用她的心去包容大家,不過天真善良的綱吉以後要面 對的東西更多樣化,沒有人知道黑手黨世界是多麼恐怖的存在,誰都無法判斷這樣善良的人是否可以在這樣的世界當中生活,XANXUS只能盡量不要讓妹妹去觸 碰那些事情,也盡量不要讓自己的妹妹的雙手染上不該有的血腥,往後綱吉要面對的東西還有很多,他們只能成為綱吉心中的支柱去幫助綱吉讓她努力去面對這樣的 事實。

史庫瓦羅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六年前第一次見到綱吉的時候以為綱吉就是XANXUS最喜歡的人,後來才發現到綱吉不過就是XANXUS最疼愛的妹妹,綱吉 的可愛讓大家都愛不釋手,XANXUS會有那樣的舉動就代表說XANXUS非常的疼愛綱吉,之後綱吉來到彭哥列後自己就一直照顧這可愛的孩子,不知不覺就 這樣過了六年,綱吉已經一點一滴的滲入到他們的生活中,只要看見綱吉的笑容他們就會放心許多,不管是自己還是XANXUS都一樣,他們一直以來都是抱持著 這樣的心態,疼愛綱吉的心永遠不會變,綱吉是他們最疼愛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