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如大家所看見的,特殊幼稚園成立啦~~~~」扇董事開心的告訴大家。

「那個死老太婆。」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差點拿出幻武兵器來。

對於扇董事的惡作劇大家都沒法子,只能無奈的接受這件事,接受自己另外一半縮小的事實,不過可以看見自家另外一半縮小的樣子他們也很開心,誰叫他們的伴侶可以這麼可愛。

冰炎知道漾漾可愛的樣子很多人都很喜歡,一瞬間所有人都想要接觸漾漾讓漾漾感到不知所措,死活都不肯離開冰炎的身邊,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把漾漾抱了起來,安撫漾漾的情緒。

「亞哥哥,漾漾怕怕。」漾漾緊緊抓住冰炎的衣服不放。

「不會有事,可以試著和他們去玩。」冰炎知道漾漾對於人群多少有心結在。

「漾漾,一起玩。」雪夜把漾漾從冰炎的後方拉出來,然後撲倒漾漾。

「雪。」漾漾聽見是熟人的聲音露出好看的笑容。

其他的小孩子看見漾漾那可愛的笑容大家都爭相想要去和漾漾做朋友,一瞬間漾漾不知道要怎樣跟大家相處,雪夜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握緊漾漾的手擋在漾漾的前面,作勢要保護漾漾的樣子讓大家會心一笑。

「雪,沒關係的,要和大家好好相處才可以。」冰炎蹲下來拍拍妹妹和漾漾的頭。

「嗯…」雪夜看見兄長都已經這樣說了,只是乖乖的點頭。

「我叫藥師寺夏碎,要來跟我們一起玩嗎?」夏碎伸出手臉上掛著微笑的對他們說。

「好…」漾漾怯生生的點頭。

冰炎看見漾漾願意點頭和大家相處的樣子馬上放心下來,有自己的妹妹在身邊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冰炎轉頭看像自家老爹那裏,他反而比較擔心亞那和凡斯的相處情形,沒想到凡斯竟然沒有為難亞那。

而是乖乖的待在亞那的身邊,似乎沒有打算要融入那些孩子的小圈圈當中,雖然凡斯不像很孤僻的孩子,但是竟然沒有這樣的打算讓冰炎有些吃驚,不過後來想想這樣也符合凡斯的個性,凡斯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沒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沒想到小時候的凡斯這個可愛~♡」安地爾的語尾附贈一個愛心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你這個變態,給我滾開。」凡斯使出自己拿手的無影腳。

凡斯聽見安地爾說出這句話馬上飛踢安地爾,安地爾就這樣措手不及的被凡斯踢飛出去,亞那深深的覺得原來自家戀人小時候的攻擊力也是這樣強大,看樣子不需要擔心自家戀人被一個變態給騷擾。

冰炎看見這一幕不知道要說什麼,自小自己好像就看著凡斯把安地爾打趴的樣子,似乎這個動作是那樣的理所當然,因此冰炎強迫自己去注意漾漾和雪夜的情形,不打算去觀察那三位到底在做什麼。

冰炎看見小孩子的漾漾被小孩子的喵喵撲抱在懷裡的樣子只是微笑,看樣子那個膽小的孩子也適應許多,其他人的照顧者看見這樣的情形臉上都帶有微笑,能夠看見另外一半和大家玩的很開心的樣子他們自然放心許多。

千冬歲放著夏碎和漾漾一起玩耍,自己去和冰炎商討一些事情,這次可以看見兄長變成小孩子的樣子很高興,但還是有許多事情要和冰炎商量一下才好,畢竟不是所有事情千冬歲都可以掌握的很好。

「冰炎學長。」千冬歲把冰炎的注意力給喚回。

「什麼事?」冰炎打量一下千冬歲後吐出這句話。

「扇董事這次到底想要做什麼?」千冬歲對於這件事還是搞不懂。

「不知道,既然都發生了,我們就認命吧!」冰炎淡淡的說著。

「冰炎學長不擔心漾漾嗎?」千冬歲剛剛觀察到小時候的漾漾是個很膽小的孩子。

「有雪在他身邊不需要擔心,雪會打飛那些不良企圖的人。」冰炎可是很放心妹妹待在漾漾的身邊。

千冬歲聽見冰炎的話只是了然般的點頭,然後目光就繼續放在夏碎的身上,冰炎看見漾漾臉上的笑容表情就柔和一些,看樣子不需要擔心漾漾跟其他人的相處,那個孩子有那樣好的人緣自己倒是沒料到。

不過冰炎的內心當中多多少少有吃醋的現象,誰叫自家可愛的戀人這麼吸引人,看見自家戀人小時候的樣子就算了,因此冰炎稍稍把視線移開,想要看看自家父親怎麼哄自家爹爹的時候,又讓他看見一幕他跌破眼鏡的事情。

安地爾像是一隻小強一直巴著凡斯不放,氣的凡斯拿出符咒變出武器來追殺安地爾,亞那在後頭追著自家戀人,臉上儘是苦笑的樣子,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深深的覺得,果然是自家爹爹最強。

賽塔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安因好奇的看著眼前上演的情形,綠眸當中顯現好奇的程度讓賽塔只是笑笑的,當凡斯把鐵鎚打到安地爾的頭上,讓安地爾變成扁扁的樣子讓安因驚訝不已。

「哼!」凡斯把鐵鎚擺在一邊哼了一口氣。

「凡斯果然好可愛~~~」安地爾全身上下被打的爬不起來卻還說出這句話。

「你這個變態!」凡斯又狠狠的搥了一下給安地爾。

「果然是凡斯,真有力~~~~」安地爾像是學不會教訓一般繼續說。

「我要踩死你。」凡斯決定不留情的把安地爾給踩死。

「凡斯、凡斯,不要這樣做啦!」亞那想要安撫凡斯的情緒。

「你吵死了。」凡斯用很兇的語氣對亞那說。

「凡斯怎麼這樣,嗚~~~」亞那用最無辜的眼神看著凡斯。

凡斯看見亞那裝可憐的情形使勁的拉著亞那離開,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乖乖的被凡斯拉開,安地爾就這樣被凡斯打倒在地上,亞那本想要關心一下安地爾,但是卻被凡斯拉開。

安地爾即使被凡斯打倒在地上還冒出小花,讓其他人看見後惟恐避之不及,大家根本沒想到老師當中會有這樣一個變態存在,冰炎看見安地爾被凡斯打倒在地,深深的覺得凡斯的威力真強。

年紀小小還是可以克制住安地爾和亞那,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只能說不愧是妖師當中最強的首領,當冰炎回頭的時候看見漾漾小跑步跑到自己身邊,可愛的樣子讓所有人冒出愛心。

「亞哥哥~」漾漾馬上撲到冰炎的懷裡。

「怎麼了?不是好好的跟大家一起玩嗎?」冰炎把漾漾抱了起來。

「人家想亞哥哥了,兔子說也想亞哥哥。」漾漾抱著兔子這樣告訴冰炎。

「這樣呀!」冰炎笑笑的沒多說什麼。

「喵喵好羨慕唷~漾漾的照顧者好帥。」喵喵羨慕的說出這句話。

「亞哥哥本來就很好看、也很帥。」雪夜可是很自豪自己的兄長的面貌。

其他小孩子看見漾漾待在冰炎懷裡的樣子,眼中出現恐怖的殺氣,似乎想要從冰炎手中奪回漾漾,冰炎露出笑容看著他們表示說『你們太嫩了』,對於他們的挑釁冰炎可不看在眼裡。

漾漾開心的窩在冰炎的懷裡,似乎不被那些視線給影響到,西瑞看見漾漾窩在冰炎的懷裡差點想要去和冰炎挑戰,雷多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阻止自家愛人,以免西瑞等下會被冰炎給打飛。

但是西瑞還是不死心的想要把漾漾拉到自己的身邊,就這樣讓雷多追著自己滿場跑,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著實無奈,伊多只能苦笑的看著眼前的情況,看樣子西瑞對可愛的東西挺執著的。

九瀾和六羅看見自家小弟這個樣子只是笑笑沒多說什麼,六羅多少不解為什麼自家小弟可以對那位可愛的孩子這樣執著,或許是因為那個孩子身上有種吸引人的地方,九瀾看見六羅的表情沒多說什麼只是微笑,似乎不打算解釋六羅的疑惑。

「三哥,小弟他這樣沒問題嗎?」六羅覺得西瑞有可能會被冰炎給踹飛。

「別擔心,小弟的生命力很強。」九瀾對於自家兄弟的生命力可是有獨到的見解。

「嗯…」六羅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是點頭不說什麼。

「呵。」九瀾才不會讓六羅去管這個閑事。

雷多不會讓西瑞被冰炎踹飛,不過看見西瑞這樣不死心的樣子非常的困擾,雷多剛剛才目擊到凡斯把安地爾踹飛的畫面,而那個畫面現在似乎又準備重新上演的樣子,對此雷多還是決定好好抓住西瑞再說。

「西瑞,不要亂跑。」雷多馬上把西瑞抓到自己的懷裡。

「放開本大爺,本大爺要去找那個孩子玩。」西瑞開始掙扎起來。

「不要鬧了,西瑞,漾漾現在在冰炎殿下那裡,不可以搗亂。」雷多硬是要西瑞安靜下來。

「你憑什麼命令本大爺?本大爺才不要你照顧。」西瑞開始抗議起來。

「西瑞,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唷~」雷多一臉無辜的看著西瑞。

「哼!」西瑞看見這樣的情形故意別過頭去,眼尖的雷多看見西瑞的臉上帶有愧疚之意。

雷多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至少現在西瑞是乖乖的待在自己的身邊,總比剛剛一直在追來追去的好,雷多知道西瑞本身就很活蹦亂跳,看見漾漾後又很喜歡漾漾,自然會想盡辦法要跟漾漾在一起。

漾漾待在冰炎的懷裡很開心,似乎不想要離開冰炎,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冰炎知道漾漾是個很沒有安全感的孩子,多多少少會依賴照顧者,因此自己也不會輕易的放開漾漾。

亞那哄著凡斯,他剛剛看見凡斯把安地爾打倒在地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亞那覺得小時候的凡斯真的很可愛,安地爾也是因為凡斯太可愛才會去騷擾凡斯,只是下場挺淒慘的就是。

「凡斯,別生氣了。」亞那輕柔的安撫凡斯的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