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很乖巧的待在冰炎的懷裡,聽著冰炎念故事書給自己聽,另外一邊安地爾又復活來騷擾凡斯,氣的凡斯拿出鐵鎚來追殺安地爾,亞那在旁邊想要阻止凡斯去追殺安地爾。

其他小朋友生氣漾漾被搶走,只能哀怨的回到自家照顧者的身邊去,其他照顧者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有苦笑的份,好好安慰自家的孩子,要他們不要去想太多,對於冰炎跟小孩子搶人的動作不知道要說什麼。

「亞哥哥,陪雪去廁所。」冰炎看見妹妹拉住自己的衣服說。

「好。」冰炎放下書本抱起漾漾牽起雪夜的手去廁所。

到了廁所漾漾不是很願意進去,冰炎知道是因為他們要進入女廁的關係,因此把漾漾放下來要他乖乖在外面等他們,對於進入女廁冰炎並沒有太大的排斥,從小就幫妹妹打理一切的冰炎早已經習慣,漾漾不習慣冰炎並沒有說什麼。

「褚,你在這裡等我和雪,我們一下子就出來了。」冰炎拍拍漾漾的頭。

「好,漾漾會在這裡等亞哥哥的。」漾漾用力的點頭表示自己會乖乖的等他們出來。

「對不起喔!漾漾。」雪夜感到很抱歉。

「沒關係啦!雪快點去廁所啦!不然等下會尿褲子。」漾漾催促他們快點進入廁所。

漾漾乖乖的待在廁所前面等他們出來,這時候西瑞剛好從男廁那裡出來,看見是自家小弟就想要去和他玩,漾漾並沒有注意到是西瑞出來,直到西瑞拍拍漾漾的肩膀後,漾漾才回過神來嚇到。

「漾~小弟~我們一起去奔夕陽吧~」西瑞很用力的拍了一下漾漾的肩膀。

「好痛!!」漾漾因為這一個動作而嚇到大叫。

「走吧!漾~~本大爺的小弟~~~」西瑞拉住漾漾的手準備和漾漾一起離開。

「漾漾不要,好痛、好痛!」漾漾想要掙脫西瑞。

「這一點痛算什麼,本大爺的小弟不可以這麼怕痛。」西瑞硬是想要把漾漾拖出去。

「漾漾就說了不要,很痛,不要!」漾漾大叫想要擺脫西瑞。

西瑞像是聽不懂漾漾說的話一般,努力的想要把漾漾帶出去,漾漾痛到快要哭泣西瑞卻沒有發現,後來漾漾受不了而大哭的聲音引起冰炎的注意,冰炎出來看見西瑞拉住漾漾的樣子很生氣,馬上打掉西瑞的手。

西瑞看見是搶了漾漾的冰炎想要跟冰炎打一場,冰炎和西瑞爭執不下去,雪夜則是好好安撫漾漾,甚至幫漾漾療傷,怒火中燒的冰炎看見漾漾的傷勢更是火大,決定把西瑞種到馬桶下。

雷多匆匆趕來看見這樣的情形,想要拯救自家戀人卻不知道要怎樣才好,看見漾漾哭泣的樣子知道是自家戀人弄痛漾漾,西瑞的力氣不小,把漾漾弄到紅腫的樣子讓人心疼。

「漾漾,不要哭,很快就好了。」雪夜拿出藥品幫漾漾擦藥。

「嗯!」漾漾吸吸鼻涕點頭。

「啊!冰炎殿下,請您手下留情呀~~~」雷多馬上為西瑞求饒。

「你這傢伙,竟然弄痛褚。」冰炎已經打算把西瑞種到馬桶下去。

「哼!他是本大爺的小弟,本大爺可以找他玩。」西瑞不服氣的對冰炎說。

「就算你找他玩也不可以弄痛他,不過現在你要付出你弄痛他的代價。」冰炎抓起西瑞準備接下去的動作。

「冰炎殿下,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諒西瑞,我會好好管教西瑞的。」雷多想要從冰炎的手上救下西瑞。

眼看自家愛人就要變成馬桶下的亡魂,雷多還是想不到什麼方法可以救下西瑞,如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西瑞被冰炎種下去,雷多想到就很心痛,但是自己真的無法阻止冰炎。

此時雪夜和漾漾因為等冰炎太久,所以進入廁所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看見冰炎抓著西瑞準備行刑,漾漾的心腸很軟,看見這樣的情形反而不忍心西瑞被冰炎處罰,只好去求冰炎說不要處罰西瑞。

「亞哥哥,不要處罰西瑞了。」漾漾拉住冰炎的褲子說。

「不行,這個傢伙剛剛那樣對你。」冰炎對於西瑞剛剛的動作不是很高興。

「可是亞那伯伯說過,不可以隨便懲罰別人。」漾漾把亞那說過的話跟冰炎說一遍。

「好吧!」冰炎聽見漾漾這樣說只好住手,然後順手把西瑞丟給雷多。

「西瑞,你還好吧!」雷多接過西瑞後擔心的看著自家寶貝。

冰炎不理會雷多跟西瑞說什麼,只是把漾漾和雪夜牽離開廁所,剛剛漾漾受到的傷害都已經被雪夜給治好,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就放心許多,畢竟剛剛漾漾可是哭的很大聲。

冰炎對於無法處罰西瑞這件事感到很生氣,只是漾漾都已經求情了自己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遵照漾漾的意思放開西瑞,冰炎決定到時候一定要好好報復西瑞才可以,誰叫西瑞欺負漾漾。

只是冰炎沒想到自己這樣的想法真的很幼稚,自己竟然會因為一個小孩子的行為而做出報復的行動,不過現在冰炎卻一點也沒意識到,反而只是心疼漾漾受到的傷害,自然會想要報復西瑞。

「漾漾,你幹嘛要亞哥哥這麼輕易的就原諒西瑞,應該讓亞哥哥把西瑞種到馬桶去的才對。」雪夜插著腰說出這句話。

「可是…雷多哥哥看起來很傷心、著急的樣子。」漾漾聽見雪夜教訓自己只好低下頭來認錯。

「笨蛋!下次要是誰想欺負你,就讓亞哥哥去處罰他,不要再好心的替他們求情。」雪夜捏捏漾漾的臉蛋。

「好。」漾漾任由雪夜捏自己的臉頰。

凡斯安靜的看書卻被一隻討厭的小強給騷擾,而且這隻小強根本就打不死,讓自己非常的頭痛,又踹又踢的還可以爬起來繼續跟自己搏鬥,讓凡斯非常的討厭更想把安地爾給殺了。

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想要勸阻安地爾也不是阻止凡斯也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安地爾被凡斯蹂躪,偏偏安地爾的表情是那樣的高興,讓亞那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說,看樣子凡斯的耐性已經被磨光了。

「闇底爾,你找死呀!給我滾!」凡斯火大的想要趕走安地爾。

「嘛!凡斯就陪我一起喝杯咖啡嘛!」安地爾說出邀請的話語。

「我不要,咖啡那種東西我不喜歡。」凡斯動用到最強大的術法來處理安地爾。

「不要這樣嘛!凡斯就賞個臉嘛!」安地爾不死心的想要邀請凡斯。

凡斯不想要聽安地爾說話,只是召集最強大的術法雷電來把安地爾電死,大家看見這樣強大的術法馬上尋求自家監護人的安慰,冰炎回到教室當中就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被嚇到的看了一下自家父親,亞那只回給冰炎苦笑。

安地爾被電了燒焦倒在地上,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紛紛走避,以免這個人會做出什麼騷擾自己的事情,凡斯只是拍拍自己的手離開,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追上去,沒多久安地爾又復活讓大家傻眼。

「安地爾果然跟提爾有的拼了。」九瀾看見這樣的情形呵呵的笑。

「凡斯大人真的不堪其擾。」六羅有些同情凡斯。

「哼!應該學習本王子炸了他。」休狄看見這樣的情形不屑的說。

「我想安地爾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被炸死。」阿利看見這樣的情形稍微評估一下後說。

「果然是討厭的大人。」哈維恩鄙視安地爾。

「有同感。」戴洛點點頭。

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跑到衛禹的身邊去,打算和衛禹一起玩,自然雪夜也跟在漾漾的身邊,歐蘿妲、喵喵看見後也跟著一起跑過去,庚看見他們一起玩微笑,冰炎稍微放鬆一下自己看著漾漾跟其他人玩耍。

洛維和安格羅對於漾漾過來找衛禹並沒有太大的意見,小孩子本來就該多多玩在一起,可愛的樣子讓人愛不釋手,自然忽略那個變態安地爾更好,原本剛剛在吵成一團的孩子們都聚集在一起玩耍。

每個孩子的臉上都掛著開心的笑容,賽塔看見安因高興的樣子微笑,尼羅對於自家少爺很開心的樣子沒有任何的意見,自家少爺還是要跟小孩子玩在一起才可以,只要不要趁人不注意吸血就好。

「少爺,不可以偷偷吸別人的血。」尼羅簡單的交代好後就放蘭德爾出去玩。

「嗯!我只吸尼羅你的血。」蘭德爾給予尼羅一個大大的吻。

尼羅聽見這句話馬上臉紅,看著自家小主子就這樣跑去和其他孩子玩鬆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家主子變小後還是這樣愛調戲自己,讓自己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不過自家主子不會做出吸別人的血這樣的動作來就好。

另一邊,夏碎正在調戲千冬歲,千冬歲對於自家兄長調戲自己的樣子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明明就只是個六、七歲的小孩,卻像個小大人一般,而且還會調戲自己,讓千冬歲挺無言。

「歲的懷抱真溫暖。」夏碎蹭蹭千冬歲。

「哥,漾漾想和大家一起玩,你不過去嗎?」千冬歲看著懷裡的孩子問。

「等等,我現在不想離開歲。」夏碎抓著千冬歲的衣服,不讓千冬歲放自己下來。

「我知道了。」千冬歲對此只有無奈的份。

「歲最好了。」夏碎在千冬歲看不見的地方偷笑。

千冬歲沒有看見夏碎在自己的懷裡偷笑,似乎是說能夠調戲自家弟弟真的很好玩,看樣子夏碎的惡趣味並沒有因為他縮小的關係而改變,千冬歲只能認命被夏碎玩弄,誰叫自己拿夏碎一點辦法也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