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食物、為了想要和心儀的人在一起玩耍,小孩子們都會不擇手段,打架自然也是解決的方式之一,西瑞就常常和大家為了食物而打架,夏碎、蘭德爾、休狄等人會為了和漾漾玩而打架。

最近西瑞又因為搶食的動作而和大家打架,安因實在是很受不了西瑞跟自己搶食物,因此馬上跟西瑞大打出手,暴走的安因打起架來一點也不遜色,大家看見後馬上閃開。

「你這隻五彩雞,不要亂搶人家的食物。」安因使出自己的絕招來打西瑞。

「本大爺肚子餓,管你那麼多。」西瑞怎麼樣都不會妥協。

「你這傢伙,禮儀沒有學好嗎?」安因火大的往西瑞那裏攻擊。

「本大爺不知道什麼叫禮儀。」西瑞躲開安因的攻擊。

「西瑞小弟!」六羅生氣的想要阻止這場械鬥。

「本大爺用不著你管。」西瑞看見六羅生氣的樣子沒在怕。

「你少給我搗亂。」六羅生氣起來也是很恐怖的。

「混帳東西,你膽敢搶走我的食物,我要宰了你。」安因對於六羅的介入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三個小孩子在一起開始打群架,由於他們三個實力都不弱,所以打起來都有可能波及到旁人,照顧者紛紛設下結界保護自己的孩子,九瀾踏進教室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不高興。

九瀾怎麼會不知道那是自家小弟搞的鬼,肯定又是自家小弟的大食量搶了人家的食物,賽塔一向不會去刻意阻止這樣的情形,看見這樣的情形九瀾自然會傷腦筋,畢竟是自己最愛的人,至於小弟的死活就不關他的事情。

九瀾一向對於自家小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感,雖然兄弟感情好,但是要說好也沒好到哪裡去,要說差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因此對於自家小弟九瀾自然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讓他心愛的六羅出馬,對此九瀾就不是很高興。

「西瑞小弟,不是說過不可以讓六羅出手的嗎?」九瀾陰陰的笑著。

「老三你給我滾開,老四自己下來的,不干本大爺的事情。」西瑞大聲的反駁。

「要叫三哥、四哥。」九瀾輕易的阻止他們幾個打架。

「哼!本大爺還打不夠,老三你陪我打。」西瑞不太高興九瀾阻止自己打架。

「我奉陪。」九瀾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好了,不要在教室中打架,會傷害到其他孩子的。」賽塔溫和的微笑給人的壓力很大。

九瀾自然放開西瑞的手,六羅狠狠的打了西瑞一拳,要西瑞乖乖的不要鬧,西瑞痛的哇哇大叫卻沒有還手,西瑞怎會不知道自家老四可是很強,是殺手家族中最強的殺手,儘管他不愛殺人就是。

另一方面,蘭德爾和夏碎以及休狄他們幾個因為想要和漾漾一起玩耍,卻喬不攏到底是誰要先和漾漾一起玩耍開始吵了起來,甚至已經動用到武力想要把對方打倒,漾漾反而沒有注意到這樣的情況,繼續跟其他人聊天玩耍。

千冬歲、尼羅、阿利看見這樣的情形決定不去阻止他們,要吵、要鬧他們自己去解決,小孩子的戰爭他們這些大人不方便插手,要是插手的話一定會被自家孩子看不起。

「說好是我先跟漾漾一起玩的。」蘭德爾不高興的看著其他兩人。

「哪有,我先說好要跟漾漾一起玩的說。」夏碎不高興的看著蘭德爾。

「本王子要先跟他玩,你們少跟我搶。」休狄不甘示弱的跟他們兩人吵了起來。

「少來,漾漾答應我要跟我玩。」蘭德爾聽見休狄的話不是很高興。

「才怪,漾漾要跟我玩。」夏碎已經準備發火。

「本王子說他要跟我玩就是要跟我玩。」休狄就是不讓步。

三個人開始打成一團,休狄利用自己的能力製造出炸彈來,蘭德爾也不甘示弱,利用蝙蝠來攻擊其他兩人,夏碎則是利用自己學到的陣法來防禦,休狄的炸彈雖然不好解決,但是還是有空隙可以解決。

蘭德爾注意到休狄的空隙,用蝙蝠攻擊休狄,現在是聯合次要的敵人來攻擊主要的敵人,夏碎和蘭德爾把目標鎖定在休狄身上,他們決定先解決休狄再來解決對方,阿利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他相信休狄會自己解決。

千冬歲看見夏碎的戰鬥捏了一把冷汗,但是發現到夏碎的計謀後微笑,原來自己真的不需要擔心,夏碎可以自己解決,夏碎可是自己的親生兄弟,就算縮水也不會被欺負,千冬歲對於這個認知可是很清楚。

「該死的,本王子怎麼可能輸給你們。」休狄不甘心的看著夏碎和蘭德爾。

「那是你自己太大意了。」蘭德爾看著局勢後分析。

「的確是太大意,不然我們不可能打贏你。」夏碎稍微喘口氣。

休狄不甘心的瞪著他們,沒辦法跟漾漾一起玩耍讓休狄非常不高興,夏碎和蘭德爾自然不會讓休狄得逞,接下來是夏碎和蘭德爾的決鬥,只要打贏就可以和漾漾一起玩耍,所以他們特別賣力。

夏碎和蘭德爾怎麼樣都不會掉以輕心,要是輕視對方的話,自然會死的很慘,而且沒辦法跟漾漾一起玩耍可是要了他們的命,因此不管怎樣他們都要打贏對方,漾漾的魅力實在是太大,可以讓所有小孩不擇手段去搶。

漾漾對於其他人打架並沒有特別的興趣,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打架的原因,身邊的也不會告訴漾漾那些人是因為他而打架的,畢竟他們不想要有人來跟他們搶漾漾,才不會告知漾漾。

「為什麼夏夏、休休和蘭蘭他們在打架?」漾漾不解為什麼他們三個要打架。

「他們有事情要解決,人家說男子漢要用打架解決事情。」喵喵笑笑的告訴漾漾。

「漾漾討厭打架,打架不好。」漾漾說出這句話。

「嗯!不過有時候打架也可以促進自己的實力,雪很喜歡跟亞哥哥打架。」雪夜說出這句話讓人訝異。

「冰炎學長…?」千冬歲聽見自己的好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看著冰炎。

「那是我們增進實力的一種方式,不是真的打架。」冰炎簡單的解釋。

「打架不好的說,亞那伯伯有說過。」漾漾很堅決的告訴大家打架是不好的事情。

喵喵和歐蘿妲聽見這句話只是微笑,漾漾是和平主義者,看樣子那些搶漾漾的人聽見後不知道會怎樣,不過這不關他們的事情,他們只要好好跟漾漾一起玩耍就好,至於其他人嘛!要打架他們自己去。

漾漾轉頭繼續和喵喵他們聊天玩耍,夏碎和蘭德爾不分上下的實力讓人訝異,儘管他們縮水,但是原本他們還是紫袍和黑袍,夏碎雖然是紫袍,實力卻已經不輸給黑袍,跟蘭德爾打起來自然不分上下。

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一點也不擔心自家兄長,自家兄長的實力他很清楚,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擔心,即使縮水了實力卻依舊還在,最後到底是誰勝誰負這可是很難說。

「夏碎的實力不差,可以去考黑袍了。」戴洛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的確。」阿利不意外夏碎有這樣的實力,才會把休狄給打倒。

「夏碎的頭腦的確比較好,比較有利戰場上的發展,可以分析形式。」戴洛對於夏碎多少有些佩服。

「那是因為休狄那傢伙太笨了。」哈維恩不留情的吐槽。

「別這麼說,休狄比較習慣速戰速決。」阿利拍拍哈維恩的頭。

「本王子豈容你污衊。」休狄生氣的瞪著哈維恩。

「誰管你是誰,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哈維恩不高興的說著。

兩人一言不和的開始打了起來,戴洛和阿利看見這樣的情形退出戰場,休狄和哈維恩的實力並不弱,要是打起來可是會要人命,因此他們還是離的遠遠的會比較好,省的到時候又受傷。

小孩子真的是一種很容易被挑釁的動物,就是因為這樣容易被挑釁起來,所以才會老是在打架,偏偏這群小孩子的實力真的太過強悍,連自己的幻武兵器也不會因為他們縮水而不能使用。

根本不意外看見安因拿著比自己還要高大的刀子在追殺西瑞,更不能小看即使縮水了但是使用鞭子還是一流的夏碎,休狄的炸彈威力也沒有減弱,這樣的情況下照顧者自然會設下結界保護自家的孩子們。

很多時候他們的威力真的很驚人,絕對是不可以小看,火力很威猛,光是凡斯一個人就可以打趴安地爾,其他小孩更是不用說,就算鬼族大軍出沒,這群小孩子依舊可以把它們給解決掉。

「嘛…看樣子教室又要亂成一團了。」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

「的確是呢!」賽塔抱著安因說。

「小孩子真有活力。」亞那不自覺得讚嘆。

「呵呵!這樣才是小孩。」賽塔笑笑的說著。

「不過等下可要傷腦筋了。」亞那深深的嘆息,賽塔同意一般的點頭。

漾漾雖然像個一般的小孩沒有什麼兩樣,縮水的漾漾正巧是言靈之力沒有封印的時候,隨便說一句話就可以造成一些不可收拾的後果,即使是鬼族來襲也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會好好保護漾漾,凡斯也不會輕易讓漾漾受到傷害。

洛維看見所有的孩子打鬧成一團的樣子,覺得這年頭的孩子真的不好照顧,還好自家的寶貝不會這麼難照顧,衛禹是個很聽話的孩子,不太會跟人家打架,除非自己的好朋友被打還是被說壞話,衛禹才會去跟人打架。

尼羅深深的覺得自家主子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為了和漾漾一起玩耍可以不擇手段的和別人打架,到時候自己又要幫蘭德爾療傷,看見蘭德爾那樣哀怨的眼神自己也罵不下去。

漾漾看著大家都在打架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盡量往安全的地方躲去,看見冰炎後馬上跑過去撲到冰炎的身上,冰炎把漾漾抱在自己的懷裡,看樣子看見大家打架的樣子漾漾有些不安,才會這樣撲到自己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