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是宇智波家的二公子,他的大哥宇智波鼬娶的是當今王朝的大公主紫雪格格,自從上任的皇上和皇后過世後鼬就接任為皇上,成為宇智波王朝的開始,鼬和紫雪擁有一個孩子,是當今的太子。

佐助和鳴香格格是青梅竹馬的伴侶,兩位明明都喜歡對方,可是兩人卻沒有表示什麼,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根本沒有多說什麼,佐助總是冷著臉陪伴鳴香格格,鳴香格格對此也沒有任何的意見,偶爾鳴香會跟佐助請教武功方面的事情。

「卡卡,今天的武功教導就這樣吧!」鳴香有些累了。

「好,小鳴,今天就教到這裡。」卡卡西摸摸鳴香的頭。

「鳴格格、卡卡西大人,皇后有請兩位過去。」宮女告訴鳴香和卡卡西。

「走吧!卡卡,姊姊找我們。」鳴香拉著卡卡西的手到皇后那裡去。

「好,我們一起去。」卡卡西跟著鳴香一起走。

紫雪抱著兒子等待他們的到來,而且紫雪已經叫人準備好卡卡西和鳴香喜歡吃的東西了,紫雪難得找他們來敘舊,畢竟他們都是紫雪的親人,怎麼樣都需要和他們聚一聚。

其實紫雪不只有找他們來,還有鹿兒他們那幾個孩子叫來一起聚會,一個很平常的下午聚會,只有少少的幾位人士會參加,他們都是紫雪皇后的親人。

「姊姊~」鳴香高興的大叫。

「小鳴,今天有學到武功嗎?」紫雪關心的問。

「有啊!卡卡有教導我許多武功。」鳴香高興的說。

「那很好,小鳴喜歡就好。」紫雪微笑的說。

「皇后娘娘,怎麼會突然叫我們過來。」卡卡西有些不解。

「卡卡,不是說好不要叫我皇后娘娘的嗎?跟以前那樣叫我就可以了。」紫雪有些不高興的說。

「好、好、好,小雪。」卡卡西對於這件事情沒有多大的意見。

卡卡西知道紫雪最不喜歡人家叫她皇后娘娘,尤其是親人之間就是討厭這樣的叫法,以前大家都是各自叫自己的名字,從來都不會用敬稱叫對方才對,因此紫雪不喜歡有人這樣叫,就是討厭被這樣叫。

所以一旦有人這樣叫的話,紫雪可是會糾正錯誤的,紫雪可是討厭到極點,絕對會糾正那個人的錯誤叫法,卡卡西就知道紫雪的脾氣,才會叫了一次就不會繼續叫下去,否則紫雪一定會宰了他。

「真是的,哥哥老是忘記這件事情。」紫雪沒好氣的說。

「不好意思啦!」卡卡西沒有多說什麼。

「每次都這樣說。」紫雪對此有些無奈。

「姊姊,妳就不要生氣了嘛!」鳴香開始勸架。

紫雪聽見妹妹的話也就沒有多說什麼,有的時候皇宮的規矩就是特別多,往往讓人很頭痛,紫雪本身就不喜歡宮廷裡面的規矩,總是會要人禁止用敬語叫她,如果是很熟的熟人紫雪可是禁止他們用敬語,否則紫雪一定會發脾氣的。

發脾氣的紫雪可是沒人壓制的住的,大概除了當今的皇上可以壓制外就真的沒人可以壓制的了,卡卡西卻很喜歡這樣逗弄紫雪,卡卡西可是紫雪的兄長,紫雪即使生氣也不會對卡卡西怎樣,最多只是生悶氣罷了,卡卡西就是喜歡這樣表現真心的紫雪。

「怎麼會把我找過來啊?」卡卡西抱著望竹。

「沒什麼,只是想要聚一聚罷了。」紫雪正在幫鳴香綁頭髮。

「對了,小鳴也到嫁人的年紀了嘛!」卡卡西想起這件事情。

「是呢!可小鳴和佐助好像都沒那個意思。」紫雪喝了一口茶。

「我還不想嫁人嘛!因為這樣就要離開姊姊了。」鳴香嘟著嘴看著紫雪。

「女孩大了總是要嫁人的,況且佐助不是也對妳很好!?」紫雪看了一下鳴香。

「佐助他並沒有很想要跟我在一起。」鳴香苦笑的看著卡卡西和紫雪。

「我會殺了佐助那傢伙的,他讓小鳴出現悲傷的表情。」卡卡西決定要宰了佐助。

「是呢!真是膽大的傢伙。」紫雪不高興的說出這句話。

「卡卡、姊姊,你們不要生氣啦!佐助現在對我很好啦!」鳴香要眼前的兩人不要生氣。

「真是的,小鳴就是這樣善良。」卡卡西無奈的說。

「就是啊!會捨不得呢!」紫雪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

鳴香回到自己房間後只是躺在床上,佐助確實到現在一點動作都沒有,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鳴香從小就知道佐助很受歡迎,很多事情她都沒有勝算的,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很喜歡武功的格格,琴棋書畫雖然略懂一點。

配不上佐助那樣好的人,佐助是她的侍衛官,從沒有越界或是對自己有任何不規矩的傾向,鳴香不知道他們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今天聽見姊姊紫雪提起婚事的事情,鳴香的心就隱隱作痛,要說恨佐助她卻做不到,兩人的感情卻又說不上愛,讓鳴香很痛苦。

「我在想什麼,佐助又不愛我。」鳴香窩在棉被裡。

佐助在王府裡走來走去,他知道自己是該娶妻生子,但是他的意中人到現在都還沒找到,明明和鳴香格格是青梅竹馬的伴侶,可是卻對鳴香似乎沒有什麼感情,今天聽見兄長鼬對他說該成親。

如果不想要娶鳴香格格的話,那就自己去找一位自己喜歡的人,鼬會另外安排鳴香的去處,當佐助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卻感到疼痛,他不想要陪伴在自己身邊多年的女孩嫁給別人,自己明明是喜歡她。

佐助看見鳴香眼裡那份對自己的愛戀,這樣的話自己就真的不能辜負鳴香,那個他從小到大喜歡的女性,自己發誓一輩子要保護的女孩,自己怎麼可以拋棄她呢?!

「我在想什麼,小鳴要是知道我拋棄她的話,她真的會離開我了。」佐助罵自己愚蠢。

「小鳴一定正在想說我不愛她吧!那個小笨蛋。」佐助可是清楚鳴香的心思。

佐助就是因為了解鳴香的個性,因此決定到宮裡去和自己最心愛的女孩說話,佐助總是可以輕易的潛入皇宮當中來到鳴香的房間,鳴香發現到有動靜馬上驚醒,習慣性的就對來到房間裡的人揮劍,佐助馬上擋下鳴香的攻擊。

鳴香發現到是佐助來到自己的房間才稍微放下戒心,鳴香不了解佐助為什麼會到自己的房間來,佐助是為了什麼事情跑到她的房間,佐助看見鳴香眼裡的不解,只是放下武器把鳴香抱在懷裡。

鳴香不解佐助的動作,因為佐助不曾這樣抱過她,除了小時候外,佐助真的不曾抱過鳴香,只是安靜的待在鳴香的身邊沒有任何親密的動作。

這個擁抱讓鳴香真的很疑惑,佐助知道鳴香的問題在哪裡,畢竟自己真的不常對鳴香做出親密的動作,明明自己就真的很愛鳴香,從第一次見面起就很喜歡鳴香,只是鳴香高高在上的地位讓自己害怕不敢踏出這一步。

看見哥哥娶鳴香的姊姊時內心五味雜陳,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娶鳴香,希望可以跟鳴香白頭偕老一輩子,這件事情是自己的奢望,一個無法實現的願望,沒想到自己的大哥和大嫂會知道他們的心意,他們雙方的願望可以娶對方、嫁給對方。

「鳴格格,我宇智波佐助喜歡妳。」佐助對鳴香表白。

「需要這麼嚴肅嗎?直接說你喜歡我就可以啦!」鳴香因為佐助的表達方式而笑出來。

「什麼嘛!我很有誠意的對妳說耶!」佐助苦笑的對鳴香說。

「我很喜歡佐助,希望可以跟佐助在一起。」鳴香主動親吻佐助。

佐助被鳴香的主動有些嚇到,從以前就很害羞的鳴香竟然會主動吻他,佐助反而刻意加深這個吻讓鳴香喘不過氣來,鳴香看見這種情形無法說什麼,畢竟她是那樣的渴望佐助,鳴香靠在佐助的懷裡享受佐助的溫度。

在佐助的懷中真的很溫暖,這個總是安靜的待在自己身邊的侍衛官,鳴香真的很害怕失去佐助,她一點也不想要失去佐助這位侍衛官,因此每次都故意要鼬把佐助安排在自己的身邊,鼬和紫雪也總是會答應鳴香的要求。

「小鳴,對不起,因為我不知道表達的方式,差點失去最愛我的妳。」佐助摸摸鳴香的臉頰。

「沒關係,因為我也不知道要怎樣去和你表達。」鳴香抓著佐助的衣服不安的說。

「不要這樣不安,我會在妳的身邊的。」佐助輕輕的拍著鳴香的背部。

「嗯…你會永遠的在我的身邊嗎?」鳴香害怕的問。

「我會的,只要妳需要我,我就會在妳的身邊。」佐助知道鳴香在害怕什麼。

佐助決定明天去晉見自己的兄長,告訴鼬說自己最愛的人是鳴香,要兄長不要把鳴香給嫁出去,等自己闖出一番事業後才把鳴香給娶回家,現在的他並沒有什麼功勳,沒有功勳的人是不可以娶格格。

自己現在才開始管理禁衛軍,需要好好的整頓那些軍隊,告訴他們誰是主子,自己闖出一番事業後他就會把鳴香給娶回家,他愛鳴香,這輩子只愛她一個人,其餘的 女子他都不要,只要鳴香一個人就好,自己一定要趕快闖出一番事業來,一定要讓鳴香安心才可以,怎麼樣他都不可以讓鳴香傷心。

「皇兄,請把鳴格格的婚事暫緩,我要娶她,但是必須要等我得到功勳才可以。」佐助毫不畏懼的對自己的兄長說。

「我知道了,時間你自己抓,但是不要拖太晚,我可不保證小雪不會心血來潮的把小鳴嫁出去。」鼬知道妻子的個性。

「誰說我會心血來潮的把我家可愛的小妹嫁出去,佐助你最好給我在三個月內闖出一番事業,否則一輩子都別想見到小鳴。」紫雪瞪了一眼給鼬。

「皇后陛下,臣知道了。」佐助恭敬的說。

鳴香在房間裡和鹿兒下棋,鹿兒知道鳴香一定有心事,剛剛看見大姊匆匆的到皇上的御書房去就知道那件事情一定和佐助有關,鳴香只要和佐助有關的事情就會心不在焉,這是個性使然的關係,鳴香可是很喜歡佐助這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