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之所以可以成為紅牌的原因就是那個笑容,以及漾漾美麗的舞姿,這些冰炎都很清楚,只是冰炎還是不喜歡漾漾對其他人展現笑容,多多少少有吃醋的現象,儘管冰炎知道漾漾的笑容是因為自己來到的關係也是。

冰炎慶幸自己早已經把漾漾訂下來,要不然知道哪天漾漾屬於別人的時候,冰炎自己一定會殺了那個人,漾漾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誰也搶不走,冰炎對漾漾的佔有慾可是很強烈,不容許漾漾被別人搶走。

「雪跟我說你心情不好,怎麼了嗎?」冰炎擔心的問漾漾。

「沒有什麼啦!」漾漾清楚內部的事情對誰都不要說太多的好。

「好吧!你不說就算了。」冰炎知道大概是內部的事情漾漾才不跟自己說。

「亞哥哥,漾漾很高興你可以過來陪漾漾。」漾漾揚起一抹美麗的微笑。

冰炎摸摸漾漾的頭,牽起漾漾的手往他們之間的祕密基地過去,雪夜看見他們這樣也不好打擾他們,反而去找去找其他人玩,讓冰炎和漾漾有單獨兩人相處的時間,畢竟晚上漾漾還是要上台表演。

漾漾和千冬歲可是樓裡的紅牌,漾漾和千冬歲以及雪夜的年紀差不多,因此總是玩在一起,當然還有喵喵、萊恩、歐蘿妲、莉莉亞、衛禹他們幾個,漾漾和千冬歲是冰炎和夏碎專屬的藝妓他們都知道。

漾漾成為紅牌的原因不僅僅只是舞跳的很好看,以及冰炎認為那個很蠢卻很漂亮的笑容,要是笑起來可以秒殺許多人,因此冰炎實在很不喜歡晚上看漾漾在那寫色鬼的面前跳舞。

畢竟有很多達官貴人喜歡買臠童,戀童癖的人也是有,把小孩子當作是自己解決生理慾望的工具的人大有人在,樓裡不會讓那些十五歲以下的孩子被拍賣,而且每位客人標下後一定會仔細審視,避免有那些不好的人把樓裡的人買走帶去虐待,這裡是不容許這件事發生。

「亞哥哥今天會留下來看漾漾跳舞嗎?」漾漾突然問冰炎這句話。

「會。」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晚上冰炎坐上自己專屬的位子看漾漾跳舞,底下全部都是來看漾漾跳舞的人們,其他藝妓穿梭在人群當中,有些是服侍自己的旦那,尚未被競標的藝妓則是服侍其他客人。

每天晚上紅牌會輪流跳舞,當然還有其他跳舞跳的很好的藝妓也會出場,紅牌就是最後的壓軸,大部分的人就是為了要看紅牌而來,很可惜大多的紅牌都已經簽訂旦那條約,早已經屬於別人。

「嘖!一群色鬼。」冰炎鄙視底下的人群。

「呵呵!有些定力不行的人已經進入廂房中了。」夏碎看見有幾個人抱著藝妓進入準備好的房間中。

「礙眼。」冰炎對此感到很厭惡。

「沒辦法,這裡是桃源鄉,男人的天堂,難免的。」夏碎很清楚未來的家主非常的厭惡這種事。

夏碎很清楚冰炎不過就是討厭有人覬覦他家可愛的紅牌,夏碎的佔有慾也不輸給冰炎,所以也很討厭有人看中他家的千冬歲,誰要是碰千冬歲一跟汗毛,夏碎一定會跟那個人拼命,會給那個人好看。

當然冰炎也是這樣的情況,誰叫他們的情人都是紅牌,是被那麼多人覬覦,他們美麗的舞姿可是吸引許多人,很多人不擇手段都想要得到他們,還好有『百鳳』在保護他們,不容許他們受到傷害。

「冰炎,你家的精靈上台了。」夏碎滿足看著準備下場的千冬歲。

「嗯!」冰炎專心的看著漾漾跳舞。

美麗的舞姿、柔軟的身段像是飄逸的精靈一般,那個屬於他的墨色精靈,不意外很多人眼光從未離開,漾漾似乎已經習慣那樣的眼光,依舊像是沒有感覺一般的在跳舞。

完畢過後漾漾微笑的感謝大家的欣賞,準備下台的時候有人抓住漾漾,讓漾漾不知所措,身為百鳳的首領的雪夜蓄勢待發,注意那個人對漾漾的一舉一動,要是不規矩的話會把那個人給打飛。

「對不起,請放手。」漾漾禮貌的說出這句話。

「啊啊!你真是美人呀!」式青說出這句話。

「請問您是?」漾漾秉持著不得罪客人為最高原則。

「原來你是凡斯的繼承者,果然是樓裡的紅牌,真是漂亮呀!小美人。」式青用一種輕浮的語氣說出這句話來。

「式青,你和夏卡斯來到這裡怎麼不通知一聲,還嚇壞我家的漾漾。」凡斯難得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呵呵!我以為台上的人是你,沒想到竟然是可愛的小美人。」式青看見這樣的情形就放開漾漾的手,跟著凡斯進入商議的地方去,後面還跟著另外一位商人夏卡斯。

「漾漾,下來吧!剛剛那個人是爹爹的舊識,樓裡有很多東西都是他們供應的。」雪夜拉起漾漾的手確定漾漾沒嚇壞。

「我沒事,亞哥哥會生氣吧?」漾漾多少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不知道呢!我們去找亞哥哥吧!今天的競標開始了,我們看了也沒意思。」雪夜決定和漾漾去找冰牙未來的家主。

「嗯!」漾漾自然是跟著雪夜一起過去。

千冬歲在下台之後就被領著去找夏碎,冰炎看見他們兩人放閃光的樣子不屑一顧,雪夜和漾漾的造訪讓他們驚訝,冰炎覺得要不是剛剛自己在那一瞬間注意到抓著漾漾的手的人是凡斯的舊識,自己可真的會讓那個人死無葬身之地。

冰炎那時候自然也注意到凡斯出現在他們的身邊,只是大家沒有看見而已,凡斯的實力冰炎很清楚,跟自家父親亞那以及那位咖啡變態安地爾不相上下,僅次於他們的就是隸屬於無殿的三位領導人,其中一位是冰炎的師父。

漾漾來到冰炎的身邊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冰炎撒嬌,冰炎看見漾漾對自己撒嬌的樣子只是微笑,漾漾真的很喜歡待在冰炎的身邊,而且非常喜歡和冰炎撒嬌,可愛的樣子讓冰炎會心一笑。

「亞哥哥,剛剛的事情你沒生氣吧!?」漾漾很怕冰炎會因為剛剛的事情而生氣。

「我沒有生氣,我知道那個人是爹爹的舊識。」冰炎把漾漾攬在自己的懷裡。

漾漾看見冰炎沒有生氣的樣子鬆了一口氣,漾漾非常清楚冰炎對於自己的佔有慾是多麼的強烈,要是自己被騷擾冰炎會讓那些人不好過,即使自己身邊有雪夜保護也是一樣。

冰炎對於自家寶貝可是保護的滴水不漏,誰要是動他的精靈冰炎會要那個人好看,曾經就有一位戀童癖的高官,想把漾漾當自己的臠童,冰炎知道後馬上讓那個人從高處摔下來,甚至用了一些手段折磨那個人。

而那個人的下場就這樣被默許,畢竟他得罪過桃源鄉的好多人,甚至還拐平民百姓的孩子當自己的臠童,被知道後有人教訓他,下場死的很慘卻是被默許的,政府無法做的事情他們這些極道會讓那些人好看。

「亞哥哥對漾漾真好~」雪夜有些羨慕的看著他們。

「怎麼這麼說,雪你自己還不是有喜歡的人。」漾漾因為雪夜的一席話而感到害羞。

「漾漾害羞了,真可愛~」雪夜看見漾漾害羞的樣子很開心。

「別鬧褚了,雪。」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阻止,不然懷裡的精靈可是會臉紅的很徹底。

冰炎和漾漾清楚雪夜身邊有個人陪伴她,那個人是百鳳的副首領,他們一起長大、一起玩耍、一起訓練,一起做一些很多、很多事情,那個人總是會細心的照顧雪夜,這點冰炎很放心,也很願意把自己的妹妹交給他。

冰炎知道那個人疼愛雪夜跟自己一樣,雪夜的笑容也非常的吸引人,要是人手不夠也會上台跳舞,身為百鳳的首領在外人面前是不苟言笑,私底下的雪夜可是很活潑的女孩,這點樓裡的人都很清楚。

雪夜一身舞技可不輸給樓裡的所有紅牌,平常陪漾漾和千冬歲一起練習,造就了雪夜的舞技不輸給他們,漾漾和千冬歲很佩服雪夜,能文能武的能力真的太強了,甚至面對所有的危險都不怕。

「小姐,凡斯大人要您過去一趟。」喵喵突然過來傳話。

「好,我馬上過去。」雪夜聽見這句話馬上和喵喵一起過去找凡斯。

「舅舅把雪叫過去不知道是要做什麼?」漾漾有點擔心。

「大概是有事情要找雪,你累了,我們去休息。」冰炎決定讓漾漾好好休息。

「嗯!」漾漾的確是有點累。

回到房間漾漾躺在被褥上就睡著,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摸摸漾漾的頭髮,然後欣賞漾漾可愛的睡臉,他的寶貝、他的精靈,這輩子只有自己可以擁有他,誰都不能跟自己搶他。

冰炎很清楚自己對漾漾的感情,現在他們還不能做什麼,冰炎會壯大自己的勢力去保護漾漾,讓漾漾不受到任何的傷害,當然那位跟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妹妹也是一樣,冰炎也會一起保護。

冰牙未來的家主,慢慢的在江湖中佔有一席之地,慢慢的讓人知道冰牙未來的家主是不可以惹得人物,尤其是動到他最寶貝的精靈的時候,那個人一定會死的很慘。

「褚,希望你未來還是跟現在一樣天真無邪。」冰炎摸摸漾漾的臉頰。

「唔…」漾漾翻滾身子。

「呵呵!」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忍不住笑了起來。

「…」漾漾沒聽見冰炎的笑聲睡的很熟。

冰炎多麼希望漾漾不要接觸到太多不該接觸的事情,妓院可是最大的情報網,出入的人物又特別的多,想要打聽消息妓院和小酒館是最好的選擇,能夠生長在這樣的環境出淤泥而不染,基本上是很難,但冰炎真的希望漾漾可以做到。

漾漾身為妖師其中之一的繼承者,未來會有很多事情要他承擔,不管他有沒有繼承位子都一樣,冰炎會用自己的方式幫漾漾分擔,也會陪伴漾漾度過那些難關,更會在漾漾最困難的時候伸手幫助漾漾,這是冰炎對漾漾的承諾。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