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詞解釋:

旦那,日文老闆之意

說到妖師的繼承者有三人,白凌然、褚冥玥、褚冥漾這三人,但是凡斯屬意的只有然後冥玥,漾漾似乎不打算讓他接觸太多的事物,本來應該是四人的繼承者,但是凡斯的女兒卻自願當百鳳的首領,因此劃掉自家女兒的繼承權。

而且自家女兒因為亞那所說的話變成是冰牙的繼承者,這點凡斯困擾的看著亞那,對方只是告訴自己說,雪夜是他的女兒也就是自己的女兒,凡斯可是很感謝亞那對自家女兒視如己出,讓自己無後顧之憂。

而未來妖師的家主之位打算是讓然繼承,冥玥在一旁輔佐,漾漾的話因為是冰牙未來的家主夫人,所以家主的位子跟他無緣,凡斯決定好的事情是不會更改,然和冥玥也非常清楚。

或許是因為感受到不怎麼公平的樣子,冥玥很想要拖自己的弟弟子下水,卻沒想到因為這樣的動作造成漾漾非常不開心,而影響了漾漾的練習,當冥玥跪坐在凡斯的面前就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以及後悔自己鬧小孩子脾氣。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告訴漾漾那些事情嗎?我不是說過,我不打算讓漾漾接手家主的位子,幫派的事情一概不能讓漾漾知道,不是嗎?」凡斯冷著臉看著自家姪女。

「很抱歉,我只是覺得有些不公平,所以才…」儘管冥玥很強勢,但是在凡斯的面前卻一點用處也沒有。

「小玥呀!妳的資質很好,我之所以沒讓妳進入藝妓的圈子,是因為我知道,妳一點也不適合,妳強勢的個性會嚇跑客人,選妳成為繼承人…」凡斯語重心長的說著。

「選妳維繼承人,是因為我知道妳可以輔佐然,即使出嫁了,也不會倒戈,但是妳卻耍了小孩子的脾氣,妳要我怎樣訓妳。」凡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舅舅,我很抱歉,我不該耍小孩子脾氣才對。」冥玥深深的反省自己。

「傻丫頭,我可沒逼妳要過於成熟,展現妳現在該有的年紀的一切就好,不要太過逼自己。」凡斯輕輕摸著冥玥的頭。

「是…」冥玥自然是懂凡斯的意思。

冥玥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要是可以她也想要保護好自己的弟弟漾漾,或是有某部分是因為自己覺得不公平才會去告知漾漾,凡斯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只是要給自己一個觀念不要太過亂來,有些事情太過亂來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凡斯只是簡單的告訴冥玥很多事情是需要冷靜想過才可以去做,漾漾那個孩子太過於善良,不適合去接觸那些東西,不然的話凡斯早就讓漾漾接觸所有的事務,況且跟漾漾訂有婚約的冰炎也不願意讓漾漾接觸那些事情。

「你罵了小玥。」亞那把事情處理完後來到凡斯的身邊。

「沒有,只是跟她說明事情的輕重。」凡斯幽幽地說著。

「別太為難那兩個孩子了。」亞那輕輕的握著凡斯的手。

「我知道,只是忍不住就…」凡斯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走吧!今天安地爾邀我們去他那裡坐坐。」亞那牽起凡斯的手準備離開。

「那傢伙還真有閑情逸致。」凡斯對於安地爾這個人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嘛…你也知道他嘛!」亞那笑笑的說著。

「哼!」凡斯對此不予置評。

亞那和凡斯離開去找安地爾,然和冥玥則是處理一些事情,漾漾被冰炎帶去市集當中逛逛,雪夜反而是因為昨晚父親交代的話在整頓百鳳,凡斯昨晚交代雪夜說百鳳的調配有些問題,需要處理一下。

漾漾開心的和冰炎一起在市集上買東西,冰炎知道昨晚凡斯因為百鳳在調度的問題讓跟雪夜說,造成雪夜今天無法跟他們出門,和他們一起出門的人是夏碎和千冬歲這兩個恩愛的情侶。

「舅舅到底是和雪說了什麼?百鳳的調度有問題嗎?」漾漾很擔心雪夜會因為這件事而感到不開心。

「不知道,爹爹這麼做有他的用意,不需要擔心。」冰炎大概知道是什麼問題,因此早在出門前就和凡斯以及雪夜討論,直到凡斯去教訓冥玥為止他們才停止商討。

「嗯!我們買一些雪喜歡吃的東西回去給她吧!」漾漾決定送一些禮物給雪夜。

「好呀!」冰炎當然很樂意買東西回去給妹妹。

千冬歲被夏碎牽著手有些不自在,怎麼說他都沒想到夏碎會想要和自己一起出門,漾漾他們是臨時決定要換人一起出門,夏碎就義不容辭的說要跟上去,然後順手就把自己給帶出來。

對於自己的旦那,千冬歲多少有不自在的情形,夏碎對他很好、很好,兩人的面容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千冬歲懷疑過他們兩人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夏碎卻沒有對於這件事做出任何的回答。

千冬歲覺得不管他們兩人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至少現在他們是在一起的,而且還是那種絕對分不開的情況,夏碎對於千冬歲很好,讓千冬歲有所依賴,一點也不想要離開夏碎。

「想要吃什麼或是買什麼嗎?」夏碎好言好語的問著。

「有點餓了,去餐廳吃飯?這附近好像有間餐廳。」千冬歲這樣告訴夏碎。

「也好,跟冰炎說一下好了,我相信褚也餓了。」夏碎微笑的說著。

「嗯!」聽見這句話千冬歲盪漾起一抹漂亮的微笑,讓夏碎看呆了。

夏碎告知冰炎說中午的時間也快到了,他們趕緊找家餐廳吃飯,冰炎聽見這句話點頭,畢竟冰炎一點也不想讓漾漾餓肚子,要是讓漾漾餓到肚子可就不好意思,因此他們快速的走到千冬歲提議的餐廳去吃飯。

他們四個人來到餐廳吃飯,老闆看見有客人來笑笑的迎接他們,他們四個開始點了自己想要吃的菜色,老闆就一一的做出來端上來給他們吃,千冬歲和漾漾一邊聊天一邊吃飯好不愉快。

漾漾和千冬歲也想去糕餅店買一些甜點回去給青樓的那些友人,漾漾對待那些友人真的很好,大家都很喜歡跟漾漾相處,這點同樣是紅牌的千冬歲非常的了解,漾漾的好人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漾漾的個性真的很好,溫柔如水,就是這種個性冰炎才會那樣喜歡他,總是會不自覺的多疼愛他一點,冰炎把漾漾當作是家人、情人那樣疼愛,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會保護他。

「這種糕點好像不錯耶!千冬歲你覺得呢?」漾漾猶豫要買哪種糕點回去。

「你挑的那種的確是不錯,這種好像也不錯,要各買嗎?」千冬歲也有點猶豫。

「好呀!這樣的話大家兩種口味都可以吃到。」漾漾決定乾脆一點兩種都買回去。

「嗯!也對。」千冬歲露出微笑。

他們兩人把好友的份都買好,然後跟著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回到青樓去,冰炎和夏碎可是緊緊的牽住漾漾和千冬歲的手,他們可不想自己最喜歡的人就這樣走丟,漾漾知道這是冰炎對自己的呵護,所以並沒有反抗。

千冬歲反而是頭低低臉紅到不行,不敢看著夏碎的背影,牽著自己的手的這個人千冬歲知道自己是多麼的依賴他,當初自己完全不敢相信夏碎要跟自己訂下條約,自己心甘情願的和夏碎在一起,他相信未來他們會很幸福。

回到青樓後千冬歲和漾漾把東西給大家吃,冰炎因為有事情要回去冰牙,和漾漾依依不捨的告別,身為家主的冰炎並不是有很多時間陪在漾漾的身邊,漾漾卻沒有跟冰炎計較,漾漾知道冰炎的辛苦,所以不會跟冰炎計較。

「亞哥哥,有事情要處理就快點回去吧!謝謝你今天陪我一整天。」漾漾笑著跟冰炎說。

「嗯!那你自己要小心,不要被人給欺負了。」冰炎可是很擔心漾漾會被別人欺負。

「我自己會小心的,雪也會保護我的。」漾漾知道冰炎的擔憂。

「嗯!那我走了。」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好,再見!」漾漾微笑的道別。

「再見。」冰炎點頭和夏碎離開。

他們兩人每次要分離的時候總是會搞這樣十八相送的畫面,大家早已經見怪不怪了,許多人還會一邊喝茶一邊看戲,然後打賭他們到底會用幾分鐘分離,誰叫這對情侶總是會在大家的面前做這種事情。

雪夜看見這樣的情形輕微的嘆氣,看樣子自家兄長又捨不得離開漾漾,有時候雪夜會想冰炎是不是很喜歡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在漾漾身邊,就像亞那想要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在凡斯身邊一樣。

「漾漾,為什麼每次你和冰炎殿下分開都要離情依依的樣子?」喵喵看著漾漾。

「因為不捨嘛!」漾漾害羞的說著。

漾漾臉紅害羞低下頭的樣子真的讓所有人都說好可愛,漾漾可愛的樣子可是大家公認的,誰叫他們的頭牌是那樣的可愛,不可以讓人欺負的孩子,大家都疼愛的孩子。

「哼哼!原來這麼捨不得冰炎殿下呀!」歐蘿妲取笑漾漾。

「亞哥哥人很好,漾漾很喜歡他…」漾漾被歐蘿妲這樣取笑更是害羞不已。

「好了、好了,你們就不要取笑漾漾,快點來把點心吃了,晚上有得忙了。」庚笑笑的告訴他們幾個孩子。

「也是,時間差不多了。」千冬歲抬頭看了一下外頭的天色。

大家開心的把點心吃完,傍晚就是開店的時間,到時候他們可是會很忙的,漾漾一如往常的要跳舞給大家看,這是漾漾每天晚上必做的工作,不管怎樣都要做的工作,畢竟開場是紅牌的職責。

漾漾和千冬歲總是會輪流去做開場表演,然後就是每個晚上的拍賣競技,之後就任由大家點客或是包場,賣藝、賣身全看藝妓自己決定,有人堅持一直都賣藝,有人單純賣身,不管怎樣都會得到最好的照顧。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