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玥,妖師的繼承者之一,道上最不可惹的女人之一,有句俗語說『惹龍惹虎都可以,就是不能惹火女人』,而冥玥就是道上最不可以惹的女人,誰要是惹火她下場都很慘。

冥玥奉行『別人傷我一分,我就還他十分』這個宗旨,因此很多人都不敢惹冥玥,要是有哪個不長眼的傢伙惹到她,下場都非常的淒慘,妖師當中有一大部分的手下是聽命冥玥的。

「小玥在道上有魔女的稱號。」辛西亞把這件事告訴然。

「沒辦法,小玥的作風就是這麼恐怖。」然對於自家表妹的作風只有苦笑的份。

「跟少主真像。」辛西亞對於冥玥的評價是覺得冥玥和冰炎很像。

「的確是很像,找時間過去拜訪一下冰炎好了。」然想到一些事情後說。

「也好,也可以順便過去看漾漾。」辛西亞只要想到他們家的少夫人就微笑。

「好久沒看見漾漾了,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然有些擔心自家的小表弟。

冥玥踏進屋子裡就看見然在想念自家小表弟的樣子,只是白了一眼然,誰叫然現在的樣子真的很像弟控,捨不得自家表弟嫁出去,家裡唯一反對的聲浪就是他,讓冥玥對於自家表哥這樣感到很無奈。

冥玥怎麼會不知道自己有魔女的稱號,對於這個稱號她一點意見也沒有,反正別人給她的稱呼不干她的事,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最近妖師的地盤有些不穩定,冥玥可是會好好處理。

她不會輕易的放過那些人,想要動搖妖師的一切根本,做出這件事的人可以說是找死,聽說想要挑撥他們和冰牙的感情,才會造成冰牙和妖師最近有些地盤不穩定,看樣子自己不親自出面都不行。

「哼!最近是怎樣,很多人都想跟妖師作對是嗎?」冥玥不爽的說出這句話來。

「呵呵!我們的魔女是在生什麼氣呢?」奴樂麗笑笑的看著冥玥。

「一堆混帳在地盤上搗亂,就是想要分散冰牙和妖師的同盟,聽說有很多是燄谷派來的傢伙。」冥玥揚起一抹冷笑。

「這樣呀!最近青樓來了許多不認識的生面孔,我還在想是哪來的傢伙呢!」奴樂麗笑笑的說著。

「他們敢在青樓裡面搗亂?不怕被百鳳斷手斷腳?」冥玥發現自己聽見很有意思的消息。

「妳說呢!我們親愛的魔女,自然已經有人被斷手斷腳的趕出去囉~」奴樂麗像是在談論天氣一般的說著。

冥玥聽見這句話冷笑,想要在這個中立的地盤打架、鬧場,就要有死的覺悟,畢竟守護這裡的百鳳可不是等閒之輩,要是激怒他們的首領死的一定很慘,百鳳的首領可是現任妖師家主的女兒,和冥玥同等是道上有名的人物。

因此來到這裡就要遵守規矩,否則會被就地正法,這個規矩道上的人都很清楚,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會來這裡搗亂,自然會死的很慘是正常的,凡斯知道後也沒說話,亞那知道是燄谷的人反而不是很高興。

冥玥和然以及辛西亞來到冰牙這裡,冥玥直接踹開冰炎和漾漾所在之處的門,冰炎對於冥玥這樣不禮貌的動作並沒有發火,漾漾則是苦笑的看著自家姐姐,然和辛西亞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抱歉。

「冰炎小弟,今天有事要和你商量。」冥玥大有你敢拒絕就死定的意味。

「我還在想妖師的魔女什麼時候才要來冰牙來拜訪。」冰炎似乎不是很在意冥玥的態度。

「哼!看樣子百鳳的首領已經跟你報告過了。」冥玥聽見冰炎的話語大概猜出來已經有人幫自己說了。

「雪的確是跟我說過,不過是在我們一家人吃飯的時間說的。」冰炎的意思就是兩位家主都知道這件事。

「嘖!」冥玥聽見這句話撇撇嘴。

「姐…」漾漾看見冥玥的樣子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然倒是沒有說什麼,辛西亞則是去找自己的父親,辛西亞本身就是冰牙的人,父親辛亞是亞那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回到冰牙辛西亞當然會去找自家父親,然的話就放任自己的妻子去找岳父。

漾漾看見然沒有跟去找人的樣子大概知道這次的事情很嚴重,不然的話然一定會陪辛西亞去找辛亞,畢竟然是顧家的好丈夫,怎麼樣都會陪在辛西亞的身邊,也這就是為什麼辛亞會把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然的原因。

「父親說他會和爹爹親自到燄谷那裏談一下。」冰炎像是事不關己的說著。

「是嗎?看樣子我也來請舅舅帶我過去好了。」冥玥露出一抹冷笑。

「隨便,妳可以順便讓他們知道魔女的厲害。」冰炎對於燄谷那裏並沒有特別的好感。

「哼!道上會有人不知道我的厲害,真是該死。」冥玥可是想要挫挫那些人的銳氣。

漾漾聽見自家姐姐和老公的對話只能替燄谷的人祈禱他們不會死的很慘,誰叫他們惹到這兩位一點都不可以惹火的人,偏偏捻到他們龍鬚,這下子不死才怪,然自然也沒說什麼。

亞那和凡斯親自上門找燄谷理論,冥玥跟在他們的身邊一起過去,凡斯對於自家姪女要去找人算帳這件事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冥玥一向是只要人惹到她就會整死那個人,這點凡斯非常的清楚。

「我們燄谷何德何能可以讓冰牙和妖師的家主大駕光臨?」燄谷的家主看著亞那和凡斯。

「明人不說暗話,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一直到我們的地盤來搗亂是怎麼回事?當初的協議可不是這樣說的。」亞那對於這件事不是很高興。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何況我妹妹已經過世那麼久了,我們的有效利益早已經不存在。」燄谷的家主對於亞那說的話不以為然。

「既然這樣就代表我們談判破裂。」亞那對於眼前的人的態度不是很高興。

「你們燄谷和冰牙的協定與我們妖師何干?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們妖師的頭上,是當我們不存在,是嗎?」凡斯輕輕的說出這句話,但是給人的感覺壓力很大。

「道上哪個人不知道冰牙、妖師、鬼族是連成一氣,要打壓當然三個都要打壓。」燄谷的家主說出這句話。

「唉…怪不得安地爾說最近他的地盤老是有人來作怪。」凡斯幽幽地說出這句話。

「哼!原來燄谷的家主沒什麼了不起,只會在這裡說大話。」冥玥不是很高興的看著燄谷的家主。

「小丫頭,這裡還沒有妳能說話的份。」燄谷的家主不以為然的說著。

「喔~沒有我說話的份,本姑娘可是受到鬼族的家主安地爾的囑託,要好好教訓燄谷的家主呢!」冥玥揚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小玥呀!說話可是要留給人家一個餘地。」凡斯簡單的告訴自家姪女。

「我會的,舅舅。」冥玥才不怕眼前的人。

安地爾的確是把教訓人的這項任務交給冥玥,他自己樂的悠閒在地盤內喝咖啡,要是時間一到談判破裂安地爾才會派手下去血洗燄谷,到時候他們冰牙、妖師、鬼族又要開始分地盤。

對於燄谷想要挑撥離間這件事安地爾一點也不在意,誰叫燄谷小看了他們三個的關係,當年他們儘管沒有桃園三結義,可是關係卻不容許給人破壞,想要砸了他們場子的人多的是,到頭來沒一個成功過。

燄谷對於妖師、冰牙、鬼族來勢洶洶的樣子沒有感覺,冥玥可是非常氣他們的態度,這下子冥玥已經想要上前痛打一頓燄谷的家主,可惜在兩位長輩的面前自己一定要沉住氣,否則會被兩位長輩給笑死。

冥玥可是要讓燄谷的家主知道,惹龍惹虎都可以,就是不可以惹火女人,惹火女人的下場是很慘的,自己必定會把這傢伙帶給他們的傷害加倍的還回去,到時候死的很慘的就是他們。

「是說,我都沒跟你們妖師的人算帳,你們卻跑來我這裡算帳,這個道理對嗎?」燄谷的家主不滿的說道。

「哪個人不知道道上立下的規矩,只要在我那鳳雪初樓那裡,搗亂者一概直接就地正法,事後來跟我亂可是不行的。」凡斯說出道上立下的規矩。

「老子才不管那些規矩是怎樣!我方損失的人馬可是要你們賠償。」燄谷的家主就是不吃這套。

「小玥呀!好好告訴燄谷的家主,他們在我們這裡造成的損失有多少。」亞那看不下去直接對冥玥說。

「這是自然。」冥玥露出陰狠的表情,親自去教訓燄谷的家主。

西瑞被冥玥帶出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任務是要痛打某一位人物,西瑞是冥玥手下中的一位打手,熱血小子一個,動手比動腦快,和九瀾、六羅一樣是殺手家族出身的人,不過他們都歸順於妖師。

西瑞看見眼前很強的人躍躍欲試的樣子,冥玥自然會讓西瑞好好的痛打人,而且還不用怕到時候打死來不及逼問,西瑞的兩位兄長兼任殺手與醫生,會好好的讓快死的人還有一口氣在讓人逼問。

燄谷的家主看見他們來勢洶洶的樣子,本來不怕的臉色開始出現懼怕的臉色,馬上要手下來保護自己,沒想到那些手下一下子就被西瑞給打飛出去,亞那和凡斯淡定的看著這一切,冥玥站在中間一臉高傲的看著所有事情的發生。

冥玥的個性可是人家傷一分就還十分,傷害過她的人一定會被加倍奉還過去,這樣厲害的角色燄谷的家主還敢惹,只能說不是太過自負就是太過白目,被西瑞狠狠的痛打一頓後,燄谷將不復存在,道上又有一個幫派消失不見。

「亞那,你打算怎麼處理那個人?」凡斯鄙視的看著燄谷的家主。

「交給小玥好了,我想回去休息了。」亞那甚至連一眼也不看的說著。

「也好。」凡斯自然同意亞那的話。

「我會好好處理的。」冥玥聽見他們的話承諾。

「那就麻煩小玥了。」亞那點頭離開。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