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註一):Police Department 【美國特有用語】警察局

褚冥漾,CSI犯罪調查組中的其中一名探員,負責採集犯罪現場的一切證物,把所有的證物收集起來後化驗、分析,好讓大家順利的抓到犯人,在Atlantis當中CSI調查人員是可以出外勤,有時候也需要配備槍械。

冰炎,NCIS海軍犯罪調查組的探員,負責處理一些棘手的任務,多半是處理機密任務,常常會出外勤不在辦公室當中,搭檔是夏碎這傢伙,出色的外型受到許多人的歡迎。

Atlantis機動組最近蔓延一股恐怖的氣氛,似乎是因為最近惡鬼搭檔被狡猾的嫌犯給逃脫後火大的氣氛蔓延在辦公室當中,甚至可以在行動中心以及實驗室當中感受到他們兩人火大的情緒。

「混帳!又讓那傢伙給跑了!」冰炎自然不爽犯人從自己手上跑掉。

「嘛…冰炎,你就不要生氣了,那傢伙從我們手上跑掉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夏碎身為搭檔決定好好安慰冰炎。

「少扯了,你自己還不是很火大。」冰炎身為夏碎多年的好友怎麼會摸不清楚夏碎的個性。

「哎呀!被你說中啦!」夏碎背後的黑氣可不能小看。

實驗室當中正在化驗剛剛從現場帶回來的證物,冰炎和夏碎追緝的犯人是各國通緝的武裝份子,這位恐怖份子已經逃脫過好幾次,連5.0特警中的三位菁英份子(亞那、凡斯、安地爾)都抓不了他,惡鬼搭檔更不用說了。

由於最近亞那、凡斯、安地爾三人有些事情要去處理,所以把這個任務交給冰炎和夏碎去處理,冰炎是亞那的孩子,自然有機會去處理這項任務,沒想到卻會被任務目標給溜了。

其他探員看見惡鬼搭檔兩人恐怖的樣子根本就不敢靠近,除了幾位特定人士之外真的沒有人敢靠近他們,因此機動組當中才會瀰漫這樣一股恐怖的氣氛,讓大家不敢接近他們兩人。

「DNA的結果化驗出來了嗎?」漾漾手中拿著剛剛化驗好的報告來到DNA化驗組問。

「已經化驗好了,漾漾。」雅多把東西交給漾漾。

「謝謝。」漾漾馬上收下報告準備去找人回報。

「漾漾,我已經駭進去那個人的電腦裡面,夏碎哥交代我要把影像傳給他看,我跟你一起去找他們。」千冬歲在好友離開前攔住他。

「好啊!」漾漾倒是不介意要和千冬歲一起去找那對惡鬼搭檔。

冰炎和夏碎在行動中心處理事情,行動中心的人員紛紛走避不已,他們可不敢和生氣中的冰炎以及夏碎待在同一個空間當中,那種恐怖的氣氛他們可不想體會到,因此紛紛走避。

漾漾和千冬歲看見行動中心除了惡鬼搭檔外就沒有人,心裡面大多已經有底了,看樣子冰炎和夏碎的怒氣讓人不敢待在那裏,如果沒有人去緩和的話,可是會出問題的。

看樣子這次的事件對於惡鬼搭檔可說是一次很好的教訓,也讓他們兩人的脾氣整個火起來,難得看見他們踢到一次鐵板,千冬歲和漾漾根本就不打算說什麼安慰的話,只想把報告交給他們兩人就好。

「亞,你要的報告我拿來了。」漾漾溫和的聲音緩和了冰炎的情緒。

「嗯!」冰炎只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哥,你要我駭入罪犯的電腦,我也弄好了。」千冬歲自己該做的事情告訴夏碎。

「謝謝你,小歲。」夏碎很高興千冬歲的幫忙。

冰炎和夏碎因為漾漾和千冬歲的到來,情緒有稍微緩和一些,但是沈重的壓力還是可以感覺的到,漾漾和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苦笑,沒想到一個挫折會讓他們兩人這樣不滿。

這個罪犯讓當年的菁英份子被耍的團團轉,何況又只是初出茅廬的冰炎和夏碎,亞那要去別國出任務的時候,可是和凡斯好好交代冰炎不要心浮氣躁,畢竟那位犯人被抓過幾次,卻還是成功的逃脫。

沒想到冰炎卻還是那樣衝動,急著想要去抓那位犯人,當亞那、凡斯、安地爾聽見後只是搖頭,說冰炎還是一個小鬼頭,毛毛躁躁的容易誤事,冰炎聽見父親以及自己尊重的長輩這樣說,自然也低頭認錯。

「舅舅不是說過,要抓這位罪犯需要耐心,亞,你太過衝動了。」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不免會指責冰炎。

「我知道…被父親和爹爹罵了一頓。」冰炎摸摸鼻子接下漾漾對自己指責。

「哥,你也是,就算冰炎前輩做事不經大腦,怎麼連你也這樣。」千冬歲不是很高興的看著自家兄長。

「抱歉,小歲。」夏碎知道千冬歲是擔心自己,自然說出道歉的話語。

冰炎知道自己不經思考打壞許多的事情,看見漾漾和千冬歲給予他們的報告,重拾自己的信心,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幫助父親解決這位罪犯,漾漾給予自己的DNA報告顯示,那個人曾經待在過那個房間。

千冬歲把影片放出來給他們看,發現到那個罪犯竊取許多關於機密的資料,一一瀏覽過後發現到跟恐怖份子所待的地方有聯繫,看樣子這個人又打算重操舊業,冰炎和夏碎看見後著實傷腦筋,沒想到竟然會這樣嚴重。

漾漾和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皺眉,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的嚴重,如果繼續讓他逍遙法外的話,可是會讓人傷腦筋,這下子又會威脅到許多國家的安全,冰炎和夏碎決定要好好招開會議,和大家商討要怎樣處理才好。

「這傢伙到底盜取多少機密資料?」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覺得很傷腦筋。

「不知道,從父親和爹爹接手開始時聽說就很多了,安地爾那個老變態曾經入侵過幾次,發現盜取的都是很機密的資料。」冰炎想起亞那交代的事情。

「舅舅說過,這個人不僅僅只是單純的軍火販,同時也心狠手辣,很多人去臥底都無疾而終。」漾漾對於這個人沒什麼好感。

「聽說有許多恐怖份子已經開始跟他聯繫。」千冬歲說出很關鍵的話。

「等等招開會議,把所有參與此任務的人都叫過來開會。」冰炎下達這個命令。

「我知道了。」千冬歲馬上去做。

漾漾知道要把過去的案件的證據全部搬出來,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抓到,這個殺人兇手毀了太多人的家庭,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會進入Atlantis不僅僅是他的畢生志願,同時也是想把這樣的人給抓起來。

漾漾的家人都在Atlantis工作,他們不是出色的鑑識組探員,就是負責外勤的聯邦探員,他們在各自的領域上面有出色的表現,除了自己和姐姐、表哥外,母親、父親、舅舅們都已經是資深的探員了。

漾漾知道自己不可以給家族帶來任何不好的影響,從小就在凡斯身邊學習,漾漾學習到很多的事情,自然很清楚什麼事情該怎麼做,什麼事情不該做,冰炎也是這樣的情形。

「看樣子會非常的棘手。」身為5.0特警的資深探員安因看見漾漾和千冬歲匯報的資料後說。

「不僅僅是這樣,除了竊取資料外,聽說墨西哥毒品猖獗也跟這傢伙有關係。」同樣身為5.0特警的探員戴洛說出這番話來。

「中東地區最近很不安定,恐怖份子呼之欲出,這個傢伙又和恐怖份子有接觸,實在是令人傷腦筋。」洛安看見匯報後有些傷腦筋。

「安地爾之前不是有丟給千冬歲一堆檔案?」比申突然問出這句話。

「有的,我正在把那些檔案分類,有些還需要分析一下,安地爾前輩沒有全部處理好…」千冬歲對此有些怨恨安地爾。

「先看過那些檔案再來處理。」比申知道安地爾一定又有什麼想法。

「是。」千冬歲馬上調出那些資料。

大家默默的看著那些資料,順便進行分析,討論聲此起彼落,Atlantis中最菁英的份子都在這裡,為了這位罪犯可是把所有的菁英份子都集中過來調查,就知道這幾起案件是多麼受到上級的重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