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漾漾聽見這句話喜出望外。

「嗯!」凡斯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只要有機會可以抓住耶呂他們一定會不放過,既然凡斯知道要怎樣下手,剩下的就要等待時機,然後和大家商討要怎樣處理才好,漾漾真的很高興已經突破瓶頸,不然自己真的快要累死了。

因為耶呂的關係讓所有實驗室的探員們忙到沒日沒夜,有時候可能還要支援外勤的探員,每個人可以休息的時間只有一點點,大家都非常把握可以休息的時間,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好不心疼,夏碎自然也是。

誰叫他們最重要的情人是在實驗室工作,每次看見他們把外勤探員們處理的案子努力的做證據分析的時候,就知道他們又要埋首在工作當中,偶爾還要去現場採集證據,當作呈堂證供。

「辛苦你們了。」凡斯拍拍漾漾的肩膀。

「辛苦有代價就好。」漾漾感到非常的開心。

「最近幾天好好休息,之後我們再來研討要怎樣處理和突破瓶頸。」凡斯認為大家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這樣好嗎?舅舅,不一口氣處理完畢?」漾漾聽見凡斯這樣說感到很疑惑,這樣有點不像凡斯的個性。

「暫時先不要動手,我有些事情還想跟亞那他們商討一下。」凡斯知道漾漾的疑惑在哪裡,馬上解釋給漾漾聽。

「好吧!那我會要大家好好休息的。」漾漾聽見凡斯的解釋後盤算怎麼樣要大家好好的回家休息一下。

凡斯點點頭後就離開實驗室,往高層的方向走去,準備和亞那、安地爾以及其他高層人士討論這件案子,儘管他們已經找到可以突破的地方,但是為了安全著想,凡斯決定還是跟其他人討論之後再做決定。

下班時間來到,漾漾要跟著自己做事的人好好的休息,大家聽見可以好好的休息並且準時下班非常的高興,畢竟已經沒日沒夜好幾天的時間,讓他們快要崩潰,希望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亞那、凡斯、安地爾以及三位領導人傘、鏡、扇正在商討事情,有關耶呂的事情總是要慎重才可以,耶呂這個傢伙曾經是組織的一員,背叛組織後做出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把這個傢伙給抓到是不行的。

最近有許多恐怖份子蠢蠢欲動,甚至連俄羅斯國境中的車臣也是,車臣的人民總是利用女性或是某些特殊份子組成恐怖份子來侵擾俄羅斯,俄羅斯總理對於這件事非常的頭痛,跟Atlantis特殊機動組求助過很多次。

「俄羅斯那裏已經跟我們求助過很多次,希望我們派些探員去處理。」鏡最近接手這件事感到很頭痛。

「聽說耶呂的手下也有在那裡活動,但是不清楚是哪位,有此說是瀨琳的兄長。」安地爾把自己得到的情報跟他們說。

「嗯…這件事讓我親自去吧!我已經很久沒有會會俄國總理了。」扇露出一抹惡作劇般的微笑。

「記住,不要太過分了,我們不能插手太多。」傘簡單的告訴自家人扇。

「我才不會呢!只是會“好好”的處理而已。」扇刻意在某個字句上加上重音。

亞那和凡斯聽見後只是苦笑,他們怎麼會不知道扇的個性,看樣子最近俄羅斯的總理有得罪過扇,這下子那位總理可是要倒大楣了,至於到時候是總理出來收拾還是俄羅斯總統出來收拾就不得而知了。

鏡和傘對於扇的個性無法說什麼,反正扇自有分寸,他們也不好說話,只能任由扇去處理這件事,現在他們先處理好耶呂的事情再說,其他國家需要支援他們還是可以派探員過去,只是相對的代價會比較高。

有些事情會牽扯到國際之間的關係,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不可輕忽,要是沒注意到處理好的話,可是會引發不得了的戰爭,那時候要收拾殘局可就要傷腦筋,因此他們才會這麼重視耶呂的行動,一定要逮捕他的原因也在這裡。

「耶呂果然是不可小看的人物。」鏡看見報告後只有這個評價。

「當初放虎歸山果然是錯誤的決定。」凡斯輕輕的說出這句話。

「的確。」傘同意凡斯說的話。

「既然都放虎歸山了,我們只能重新把這隻老虎抓起來。」亞那苦笑的說出這句話。

「問題是這隻老虎太狡猾,身邊的合夥人和手下也不好處理。」安地爾對此感到非常的無奈。

「哼!那傢伙也不是全然沒有弱點,這點你們不是很清楚,這次有破綻就一口氣突破,省的到時候麻煩。」扇的發言一如往常那樣豪邁。

「扇說的沒錯,攻其不備或許可以試試看。」鏡提出一個很中肯的意見。

「我知道了,我會和大家商討的。」凡斯決定和小組裡面的人商討。

「嘛!反正小亞他們會接受的。」亞那對於其他人會接受這件事很有信心。

商討之後大家決定好好休息,這件事情急不得,過於著急的話可是會讓事蹟敗露,最重要就是要沉著穩定,讓耶呂發現沒人在處理這件事,怎麼樣一定都要讓他放鬆警戒,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可以抓到他。

冰炎和漾漾待在他們所住的房子裡,待在家裡的時候他們會盡量不討論跟工作有關的事情,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放鬆,今天的晚餐他們是叫外賣,辛苦工作了一天,他們不想要開火煮飯,才會刻意叫外賣。

他們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晚餐,漾漾靠在冰炎的身上享受片刻的寧靜,沒日沒夜好幾天都埋首在工作中,現在看見床就很想念,只差沒有撲到床上去好好睡上一覺。

冰炎自然也沒好到哪裡去,外勤人員處理的事情不比內勤人員來的少,不僅僅只是要追蹤線索,也要注意嫌犯到底是在哪裡,查出那傢伙到底是動用什麼關係,這些都是他們外勤人員要做的事情。

「好難得可以輕鬆一下。」漾漾感慨的說著。

「嗯!」冰炎像是同意般的點頭。

「這樣的感覺真好…」漾漾越說越小聲,意識混沌不清倒在冰炎的肩膀上睡著了。

「褚?」冰炎看見漾漾已經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著了。

『真是的。』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無奈的想著。

冰炎看見漾漾倒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著表示真的是累壞了,他先把漾漾抱回房間去,然後去客廳把東西給收拾一下,自己打理好後就跟著漾漾躺在床上睡覺,疲累的身軀讓他們需要休息。

好不容易可以正常上下班,他們自然會好好的休息,儘管在抓到耶呂之前是沒有休假,但是能夠有點偷閒的時間也很不錯,凡斯可要大家這幾天好好的休息,看見大家累壞的樣子凡斯也於心不忍。

要是每個人都累壞的話可是沒有人有辦法工作,適當的休息是有必要的,畢竟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即使是很厲害的探員也是需要適當的休息,深知這個道理的凡斯會讓大家休息的原因在這裡。

「沒想到耶呂竟然會是這些事件的主謀。」亞那對此非常的訝異。

「當初就應該想到,畢竟那個傢伙懷有很大的野心。」凡斯一點也不訝異這件事。

「不過這的確是我們的疏忽,當年是我們負責監視他的,沒想到卻還是讓他逃脫了。」亞那對於這件事耿耿於懷。

「已經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現在想要怎樣把他抓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凡斯對於耶呂從未有好感。

當年他們三個會奉命監視耶呂就是因為高層察覺到耶呂的野心,他們三個才不得不監視耶呂,由於凡斯本來對耶呂就沒什麼好感,對於那項任務自然會接受下來,亞那對此就很掙扎。

安地爾則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於他來說任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個任務會很有趣,監視耶呂的確是挺有趣,安地爾才會樂在其中,不過他們三個沒想到耶呂竟然會從他們的眼皮底下逃脫。

只因為他們三個疏忽大意,對此他們感到很自責,高層卻沒有給予他們任何的懲罰,只是要他們不要太過自責,畢竟耶呂是那樣聰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有人在監視他。

也是因為這樣在耶呂崛起後安地爾不得不用殺手的身分進入耶呂底下做事,安地爾去臥底後探聽到很多事情,才會知道耶呂爬起來後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也是那些事情讓大家忙的不可開交。

「快點睡吧!這幾天會有硬仗要打。」凡斯要亞那好好的去休息。

「凡斯才是呢!最近都沒有好好休息。」亞那知道凡斯最近很忙碌。

「嗯…」凡斯聽見亞那的話知道自己的確好幾天都沒有好好休息了。

「所以一起休息吧!」亞那開心的和凡斯回房間睡覺。

對於自家情人說出這句話凡斯並沒有訝異,從以前到現在亞那總是會體貼自己,亞那已經要自己回房睡覺,自己真的很喜歡和亞那在一起,曾經他們為了傳宗接代這件事吵翻天,後來各退一步後又和好。

安地爾看見他們兩人這樣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有時候看見凡斯總是在勉強自己安地爾也會心疼,畢竟是多年的好友,而亞那有時候會固執起來跟凡斯爭執,那時候安地爾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看見兩位好友後來修成正果,安地爾對此也感到很高興,畢竟亞那和凡斯是他的至親好友,他們三個人個性迥異卻成為好友,讓其他人不知道要說什麼,卻不否認他們的默契真的很好。

安地爾用殺手身分臥底的時候,亞那和凡斯給予最強大的支援,讓安地爾無後顧之憂的臥底,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也是最強而有力的羈絆,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三個執行任務的時候總是可以毫髮無傷的回來。

默契很好的關係所以是所有搭檔的探員小組中執行力、回報任務最高的小組,大家所倚賴的前輩,執行決策力最高的探員,這可是讓所有人羨慕不已,卻也清楚那是他們用許多方式換來的。

『耶呂那傢伙果然很討厭。』安地爾看著自己剛剛泡好的咖啡想。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