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什麼?」傘看著正在發呆的人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耶呂是個討人厭的傢伙。」安地爾拿起咖啡喝了起來。

「打從耶呂進入Atlantis之後,你從不覺得他是討人歡心的傢伙。」傘怎麼會不知道安地爾的心思。

「我這點小小的心思也被你看出來了,這還真是糟糕。」安地爾痞痞的說出這句話。

傘聽見安地爾說的話只是微笑沒有多說什麼,戀人之間怎麼會不知道對方的心思,安地爾這個人或許從外人來看是個玩世不恭的傢伙,可是在某些方面他卻又非常靠得住。

傘和安地爾在一起這件事大家都不知道,只有幾名好友知曉罷了,而安地爾和傘曾經疑惑自己為什麼會和對方在一起,似乎在不知不覺當中就走在一起,他們喜歡待在對方身邊的感覺,因此並未想太多也沒有昭告天下。

耶呂曾經一度看上安地爾,這件事傘知道候非常的生氣,對於自己心愛的人被別人覬覦,任誰都會很生氣,只是那時候安地爾正在臥底當中,傘也無法說什麼,只能任由任務結束後才狠狠的發火。

這次會下達說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把耶呂帶回來的命令不並令人意外,誰叫耶呂這樣白目得罪了傘,傘是不可能輕易的放過耶呂,安地爾知曉傘的心思卻沒有說什麼,似乎只是想要看一場好戲罷了。

「聽說最近耶呂有跟政壇的人物接觸。」安地爾想起來自己之前聽到的情報。

「嗯…」傘聽見這句話開始思考。

「如果耶呂想要重出江湖的話,勾結政壇人士是最快的辦法。」安地爾推敲這件事的可能性有多大。

「這的確是最快的手段,我會注意政壇上面的消息。」傘很認同這個觀點,並且決定好好觀察政壇上面有誰會勾結耶呂。

「明天還是告知一下亞那他們,以免到時候凡斯跟我算帳。」安地爾知道自己的搭檔都不是吃素的主。

凡斯要是知道安地爾沒把事情告訴他和亞那的話,到時候一定會跟安地爾算帳,安地爾就曾經有過一次被凡斯狠狠的算帳過,想到那時候的事情安地爾現在還會發抖,因此絕對不會隱瞞任何消息。

凡斯整人的手段可以說是非常恐怖,不想被整的話就不要跟凡斯對著幹,否則凡斯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很多任務的對象都以為凡斯很好商量,結果到最後真的都死無葬身之地。

當然亞那外表看起來是很好商量的對象,可是要是認真起來的話,自己到時候發生什麼事情一律不管,只有天知道亞那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可憐那些被亞那外表騙的傢伙。

隔天早上安地爾把自己得到的情報告訴亞那和凡斯,凡斯聽見後開始思考到底要怎樣處理,最近是沒有聽說政壇上面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不過他記得卻有幾場選舉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我記得有幾個國家正在選舉當中,耶呂會不會跟那些人勾結就不得而知。」凡斯沉思後說出這句話來。

「美國那個國家有可能嗎?聽說正在選參議員,夏威夷那邊似乎有些狀況。」亞那想起來自己聽說的消息。

「可以派人去看看,我想耶呂可能會選擇美國這個國家也說不定,畢竟那邊的人挺有錢的,中國那裡似乎是不太可能。」安地爾冷靜的分析後想。

「耶呂那傢伙是只要有錢賺就六親不認,才管他是哪個國家,即使他老是資助中東去打美國也是一樣。」凡斯用鄙視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這的確像是耶呂的個性,我會去請教上級看看派誰過去好,畢竟我們這裡可是走不開的。」亞那想到之後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就頭大。

「嘛…我去問問比申可以讓賽塔和安因過去嗎?他們兩人跟我們有比較多的接觸,至少比起其他人來說可以信任。」安地爾早已經有人選了。

「也好,跟賽塔和安因也是老交情了,有他們也比較放心。」凡斯聽見後點頭。

「我去跟賽塔和安因說說看。」說完亞那馬上人就不見。

「我去找比申。」安地爾決定前往組長的辦公室報告。

亞那開心的去和賽塔以及安因說剛剛自己和安地爾聊的事情,安地爾去把這件事匯報給比申知道,凡斯則是繼續待在研究室處理一些證據,漾漾來到凡斯的身邊幫忙他,冰炎和夏碎正在研究一些事情。

他們把這幾起命案的線索整個研究一下,阿利和休狄也一起過來跟他們研究,洛維和衛禹一起幫他們解答景羅天的一些事情,蟲骨是景羅天的手下,後來被耶呂所重用,就因為蟲骨會用一些模仿殺人的方式解決到耶呂的煩惱。

因此他們必須要逮到蟲骨才可以,這次的事情不僅僅只有蟲骨有份,還有瀨淋要處理,想要逮到耶呂就要從他們兩人下手,然後一舉逮到他們兩人,景羅天會和耶呂一起被逮捕。

賽塔和安因如期的出發去美國處理事情,他們兩人奉命去調查夏威夷參議員的選舉到底有沒有讓不法人士參與,如果有的話可是要逮捕那些人才可以,而且這也是逮到耶呂的一個機會。

「沒想到蟲骨那傢伙會受到耶呂的重視,明明那傢伙的能力就很弱。」夏碎對於蟲骨的評價不是很好。

「誰知道。」冰炎對於耶呂的作法一點研究也沒有。

「我想那是因為蟲骨的模仿能力很強,不然不會這樣受到重視。」阿利馬上分析出來這等關係。

「哼!這種人該炸了才對。」休狄一點也看不起那些傢伙。

「蟲骨在景羅天手下做事的時候就犯下過很多大案,只是一直沒有證據可以逮捕那傢伙。」洛維想起來自己在追捕景羅天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不過我們的確也是因為蟲骨的關係,犧牲掉許多探員。」衛禹很清楚蟲骨的能力在哪裡。

「嘖!」冰炎聽見他們說的話感到很不爽。

吃過蟲骨的虧的人都知道蟲骨的能耐在哪裡,當然耶呂會信任他不是沒有原因的,瀨淋那傢伙雖然是耶呂的情婦,也是一個美艷的殺手,犯下的案子不比蟲骨還要少,這次竟然要他們兩人出馬,看樣子耶呂是真想重出江湖。

想要重出江湖就需要很多錢,耶呂的身家雖然很多,但是那些金錢卻可以說是黑金,無法洗白的黑金,耶呂自然貿然的不敢動用,自然會想要找一個可以洗白的方式來處理這些大筆的金錢。

聽說贊助候選人是最佳的辦法,耶呂似乎已經在物色候選人,資助候選人能夠讓自己重出江湖又有錢賺,對耶呂來說何樂而不為,同時也可以壯大自己的勢力,既然要壯大自己的勢力,耶呂一定會找志同道合的人來幫忙。

「耶呂是個聰明人,看樣子一定會想辦法翻身。」洛維看著資料後說出這句話,洛維對自己的直覺一向很相信。

「聽亞那前輩說,他們已經請示組長,讓賽塔前輩和安因前輩去夏威夷。」衛禹把自己偶然聽見的話告訴他們。

「父親他們已經行動了嗎?那麼剩下的就是要找到絕對的證據來制裁耶呂。」冰炎聽見衛禹的話大概知道亞那他們要怎麼做。

漾漾和凡斯在實驗室當中努力的分析證據,他們現在先要找到蟲骨和瀨淋這兩個人,所以他們必須要分析出有關的證據才可以,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也跟著他們一起投入在這個工作當中。

凡斯很仔細的檢查每一個凶器,想盡辦法要找到指紋才可以,伊多等人利用某些方式追蹤到蟲骨和瀨淋,只要有了決定性的證據就可以去抓人,他們可是要讓這些人伏首認罪。

並且更要他們供出耶呂和景羅天的行蹤,最近這兩個人像是消失一般,根本就無從找起,看樣子真的是在籌劃要重出江湖的事情,想要翻身一定要趁此機會,景羅天和耶呂一定是在規劃這些事情。

同時他們應該也很清楚自己被追捕的事情,Atlantis特殊機動組從不隱藏他們要追捕耶呂和景羅天的事實,甚至通知給所有的國際刑警知道,每個國家都接到一份命令是Atlantis特殊機動組要追捕耶呂和景羅天的公告。

要是看見他們兩人的話,請通知Atlantis特殊機動組,Atlantis特殊機動組會派探員過去追捕他們兩人,請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畢竟耶呂和景羅天不是輕易就可以抓到的傢伙。

「凡斯、凡斯,有找到可以抓到蟲骨和瀨淋的證據嗎?」亞那匆匆的打開實驗室的門問。

「報告都出來了,你自己看。」凡斯把自己檢驗出來的報告丟給亞那。

「竟然會有決定性的證據,難得看見他們會留下指紋。」亞那看見報告後笑著說。

「大概是一時大意沒有察覺到,不然以耶呂謹慎小心的個性不會讓屬下出這種錯誤。」凡斯對於這件事只有這個看法。

「至少現在可以讓亞和夏碎前輩去抓人。」漾漾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的說著。

「嗯!」凡斯點頭同意。

冰炎和夏碎拿到決定性的證據後,馬上去逮捕蟲骨和瀨淋,不過被他們得知消息逃走了,冰炎和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的生氣,很想要知道到底是誰洩漏了消息給他們兩人。

Atlantis特殊機動組一旦要逮捕犯人風聲一定會鎖的非常緊密,不讓人知道一分一毫的消息,就是為了避免犯人逃走的現象,何況他們要抓的犯人都是罪大惡極的傢伙,要是輕易放走人可是會死的很慘。

就是為了要避免這樣的情形,他們才會刻意封鎖風聲,沒想到蟲骨和瀨淋還是有機會逃跑,冰炎和夏碎決定好好去整治Atlantis特殊機動組的所有菜鳥或是某些人員。

得罪這兩個惡鬼搭檔並不是明智之舉,現在大家人人自危,誰都不清楚是誰洩漏出這個消息,千冬歲檢查了所有的電腦,發現耶呂的手下沒有人可以駭入他們的網站當中,肯定是內鬼透露出這個消息。

千冬歲的電腦技術可是一流的,長期和外頭的駭客有交流,因此Atlantis特殊機動組的電腦網路是不可能輕易的被駭客給破壞的,因此冰炎和夏碎決定一一清查所有的人員。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