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身邊的人開心自己什麼都無所謂,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冰炎也很高興,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幸福,因為冰炎知道能夠站在自己身邊的人除了他以外沒有別人,因此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對他好。

漾漾發現到最近自己可以申請出外勤,似乎是冰炎有所改變的關係,總算願意放手讓自己出外勤,不過還是要跟在他身邊就是,對此有所改變漾漾很高興,沒想到冰炎會有這樣的改變。

亞那和凡斯知道這件事後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冰炎既然這樣打算他們也不好干預什麼,對於他們來說讓漾漾出任務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他們覺得這樣可以讓漾漾有所成長也未必不好。

「小亞改變真多,以往要他讓漾漾出任務他還不願意,現在竟然願意讓漾漾出任務了。」亞那對於自己的兒子有這麼大的改變有些訝異。

「或許是誰跟他說了些什麼話吧!這樣的改變沒什麼不好。」凡斯認為這是好事情並不會不好。

「也是,這樣漾漾才會有所成長。」亞那笑笑的說著。

「嗯。」凡斯繼續埋首做自己的事情。

亞那和凡斯很高興自家兒子有所改變,讓漾漾可以去執行任務,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當然很高興,至少讓漾漾可以有所成長,漾漾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要是有所成長一定對組織有所幫助。

漾漾可是凡斯親自訓練出來的孩子,加上黎沚的教導,漾漾的才能不僅僅只侷限在實驗室當中,甚至還可以出任務解決問題,這樣的人才可以說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偏偏冰炎想把漾漾侷限在實驗室當中。

雖然他們有勸過冰炎不要這樣做,但是冰炎還是不願意漾漾出任務,看見這樣的情形亞那和凡斯也無法說什麼,安地爾的話更不用說,根本說不上話來,偶爾夏碎會勸勸冰炎,只是都沒什麼效果就師。

「今天是要拘捕這位從埃及來的通緝犯。」夏碎把資料交給冰炎和漾漾。

「這不是上次綁架某個集團千金的嫌犯嗎?」漾漾想起來這個傢伙到底是誰了。

「嗯,這次就是要為了這件事逮捕他,順便把他遣返回埃及受審。」冰炎簡單的解釋給漾漾聽。

行動開始他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犯人,沒想到犯人竟然會躲藏在他們想不到的地方,還好夏碎眼尖看到那位犯人,他們才馬上把他逮捕歸案,當然這當中還有開槍要他停下來。

漾漾發揮自己的長才開槍打到那個嫌犯,冰炎和夏碎不得不說漾漾的槍法真的很準確,可以百發百中,漾漾卻總是謙虛的說自己沒有那麼好,然後跟他們一起逮捕那位嫌犯。

除了那位嫌犯之外他們也逮捕很多人,剛好就是一個犯罪家族,沒想到這個家族的生意很龐大,竟然把主意打到他們生活的城市當中,還好很快就把這個傢伙給逮捕,不然的話可是會很傷腦筋的。

「褚的槍法真是乾淨俐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夏碎稱讚漾漾。

「哪有,我沒有夏碎學長說的那麼好啦!」漾漾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很厲害,我不如你。」冰炎簡單的告訴漾漾。

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只是微笑,的確自己的槍法沒有人可以比得上,畢竟他的槍法可是長期訓練下來才有這樣的結果,漾漾可是花了很多時間在練習,能夠讓大家稱讚讓漾漾感到不好意思。

當初黎沚和凡斯訓練他可是訓練很久,漾漾還覺得記憶猶新,根本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有那麼準確的槍法,漾漾一向對自己很沒有信心,要不是身邊有那麼多的好朋友以及好老師,漾漾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達到。

冰炎看著漾漾的成長,有時候覺得漾漾已經不需要太過依賴自己,可是有時候又覺得自己還是要小心翼翼的看著那傢伙,這樣矛盾的心態讓冰炎不知道要說什麼,一方面很高興另外一方面又很為難。

家裡的兩位父親只是笑他說想太多,或許就是因為想太多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想法,漾漾可是最有資格站在自己身邊的人,根本不需要煩惱那麼多,因為他是自己認定的人。

「漾前輩,這是上次槍擊案的彈道報告。」丹恩把報告拿給漾漾。

「謝謝你了,丹恩。」漾漾仔細的看報告。

實驗室還是一如往常一樣繁忙,來自世界各國的委託案件,以及需要處理的證據和頗多的證物,這些都是他們這些實驗室的人員要處理的,有時候別的分部還會寄來一些他們無法分析的東西。

為了處理這些東西漾漾和六羅已經快要忙昏頭了,碰巧凡斯又和亞那、安地爾去執行任務去,根本無法幫忙他們,大家只好繼續努力想辦法自己破解案件,不然的話造成其他人的困擾可不好。

冰炎和夏碎跟著其他組員一起去別的國家處理任務,漾漾並沒有跟他們去的原因就是實驗室需要人手幫忙,不能讓他離開實驗室,漾漾知道這點後沒有太大的意見,自然就乖乖的待在實驗室處理那些事情。

九瀾很高興最近有許多新鮮的屍體可以供他取用,讓他可以毫無保留的去收藏他們,六羅看見自家兄長(或者該說情人)這樣做有點頭痛,西瑞說自己打死都不要進入法醫室,以免九瀾動手動腳的。

其他人看見九瀾也避之惟恐不及,就是不希望九瀾偷走他們身上的某些器官,到時候大家可是要哀哀叫,而且九瀾又很喜歡叫人家簽什麼鬼契約,讓他可以完整的收集到屍體。

「伊多,上次要你幫忙處理的證物處理了嗎?」漾漾探頭問伊多。

「處理的差不多了,毒物報告已經出爐了,漾漾你可以過去看。」伊多笑笑的對漾漾說。

「好,謝謝你,伊多。」漾漾馬上去毒物檢查室那裡看報告。

「微量跡證的報告已經出來了。」雅多招招手要漾漾過來。

「謝謝你,雅多,麻煩你拿給安因前輩他們。」漾漾看過報告後對雅多說。

「好。」雅多馬上把報告拿給其他人。

「漾漾,九瀾已經分析出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了?你要不要去看?」六羅看見漾漾的時候順口問。

「不了,最近實在不想去九瀾學長那裏。」漾漾對於某些事情還是有疙瘩在。

「好吧!那我只好親自去了。」六羅只好自己去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六羅知道九瀾最近很反常,才會讓大家一點也不想進入法醫室,看見九瀾那種陰森的笑容沒有人敢進入法醫室那裡,六羅只好自己去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六羅也有辦法鎮住九瀾。

大家都知道九瀾、六羅、西瑞他們三個是兄弟,個性迥異的兄弟,但是九瀾和六羅偏偏是情人,這樣違反倫理的存在他們一點也不在乎,西瑞對於自家兄弟既是情人也是兄弟這件事非常無感,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西瑞根本不會去管。

「三哥,你最近是怎麼了,反常到大家都不敢接近你?連小弟也說他死活都不過來。」六羅來到法醫室關心九瀾。

「呵呵!我沒有怎樣,只是發現到有許多新鮮的器官,讓我很想收集罷了。」九瀾笑笑的對自家愛人說。

「你也不用這樣把大家都嚇死。」六羅看見這樣的情形嘆氣。

「我會努力不嚇到大家。」九瀾這個保證一點用處也沒有。

六羅深知九瀾的個性就是這樣,勸都勸不聽也沒法子,看樣子只能等九瀾穩定一點大家才會願意過來,這段時間自己就委屈一下乖乖的過來幫忙大家拿報告,反正自己也會想要看看九瀾。

實驗室的人員穿梭在每個角落,偶爾會遇到要來拿報告的探員,大家總是會趁此停下來閒話家常一下,然後又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開放式的辦公室讓大家偶爾會停住在這裡休息一下,之後又開始忙碌起來。

所有的人都熱愛自己的工作,每個人都會盡心盡力的把自己的工作給做好,然後好好的把握自己的休假時間好好休假,雖然待遇好但是工作內容的確是很危險,不過大家卻很願意賣命,因為這是他們喜愛的工作。

「本大爺要去打天下了。」西瑞匆匆拿了一個任務就離開。

「西瑞瑞,等等我。」雷多在後面追西瑞。

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看樣子他們之間又準備玩你追我跑的遊戲,雷多和西瑞這對可愛的搭檔、情侶總是這樣,同時他們兩人之間感情好不好也是大家茶餘飯後的八卦。

伊多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漾漾看見這樣的情形搖頭,只能說他們已經習慣這樣的模式,要是他們換成其他模式相處的話,所有人一定會不適應,就像西瑞哪天不和千冬歲吵架是同樣的道理。

「那個白痴雞,也不看看任務的內容就這樣殺出去。」千冬歲用鄙視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嘛…西瑞就是這樣,千冬歲你就不要理了。」漾漾苦笑的看著這樣的情形。

「雷多那個傢伙就不要給我受傷,否則我一定會痛扁他一頓。」雅多看見雷多追出去的樣子氣憤的說。

「好了啦!雅多,雷多會小心注意不讓自己受傷的。」伊多對於自家弟弟還是有信心。

「他們要是受傷的話,喵喵一定會治好他們。」喵喵用很可愛的表情說出這句話。

「我會給他們打氣飯糰吃。」萊恩默默的浮現出來,大家看到這樣的情形馬上嚇到,只能說萊恩的隱形功力真的太厲害了。

自從耶呂的事情過了好一段時間後,大家好不容易可以有清淨的時間,沒想到沒休息多久就又有許多的委託,讓他們又開始忙碌起來,不過這就是Atlantis特殊機動組,接受世界各國的委託,幫他們處理事情。

Atlantis特殊機動組一如以往一樣的忙碌,探員們各自做自己的事情,處理世界各國的委託,實驗室當中可以見到大家忙碌的身影,來來去去的處理許多事情,出任務的探員們就像空中飛人一般的來去世界各國。

只要有案件就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難纏的案件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有什麼棘手的案件都可以委託Atlantis特殊機動組,他們會收取一些代價幫忙,有時候甚至可以毫無代價的幫你喔!END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