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水無月(みなづき)

6月4日淡紅玫瑰(DamaskRose)

花語:明豔照人

花占卜:您是一個喜歡打扮的人,無論何時都會保持容光煥發、心境開朗,您對朋友熱情慷慨,很有義氣。為了挑戰自己,會不斷地改變環境。戀愛方面比較任性,只要是對上了,您會不顧一切地愛對方。

花箴言:沒有愛情的婚姻如同一張沒有顏色的廢紙。

柳,立海大的軍師,收集情報的能力和青學的乾不分上下,兩人也是好朋友,當然他們兩人也各自有情人,柳的情人像個惡魔一樣,不過已經被柳調教的很好,切原可是不敢反抗柳。

切原進入立海大的時候就知道立海大網球隊有三位強大的選手,切原一直以他們為目標,甚至想過想要打倒他們,不過幸村、真田、柳都是很強大的選手,想要打倒他們可是要經過一番的努力。

柳從未想過自己的情人竟然是切原,當初到底是什麼原因會和切原交往,柳已經不想去想,現在他們過的很快樂就好,柳很慶幸切原的個性已經改了很多,不然的話自己可是會傷腦筋。

「赤也,你現在不是應該要去念書了?明天不是有考試。」柳微微的皺眉。

「知道了。」聽見自家戀人叫自己去唸書的樣子,切原馬上乖乖的去唸書。

「都已經大學了,怎麼還要我催促。」柳看見這樣的情形輕輕的嘆息。

「蓮二,你有說什麼嗎?」切原看著柳問。

「沒有,快去唸書。」柳催促道。

「好。」切原乖乖的去唸書。

自從他們在一起後,柳發現切原真的很依賴自己,當然能夠依賴自己是好事,但是有時候還是會頭痛,畢竟柳多少還是希望切原可以自動自發的把事情完成,而不是要自己催促。

在一起這麼久的時間,柳怎麼會不知道切原的個性,只是多多少少對於切原的個性還是很頭痛,有時候會想他們在一起到底是好還是壞,不過可以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這點柳很清楚。

『前輩果然很認真。』切原看著教科書想。

『赤也也真是的,都要考試了還在那邊玩。』柳對於切原總是不放心。

柳知道自己不是那麼放心切原,從他們交往到現在柳總是會擔心切原的一切,讓切原多多少少會依賴柳,柳雖然很想要切原戒掉對自己的依賴,卻又捨不得讓切原戒掉,怎麼說切原都是自己的寶貝。

一如往常的期末考,切原在柳的督促下拿到好成績,柳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看樣子自己督促切原念書總算有成果,這樣的成果柳非常的滿意,切原很開心自己總算通過,不會被當掉。

「恭喜你這次有好成績。」柳微笑的看著切原。

「那是前輩督促的成果。」切原感到很不好意思。

「不是說過要叫名字了嗎?」柳對於切原有時候改不過稱呼這件事不知道要說什麼。

「一時改不過來,蓮二就不要太計較了。」切原對此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柳聽見這句話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這也符合切原的個性,柳知道切原的個性就是那樣子,自己有時候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雖然對於切原的個性很頭痛,但是卻還是那樣愛他。

切原知道柳很疼愛他,可以讓他適度的撒嬌和依賴,只是不可以太過分,不然的話會造成柳的困擾,在國中時期切原可是深深的體會過柳的可怕,因此不會太過分,柳說的話他都會聽。

「想什麼?」柳看見切原若有所思的樣子問。

「蓮二,我到底哪裡吸引你?你不是比較喜歡部長。」這個疑問放在切原內心當中很久。

「我是喜歡幸村,不過僅止於友情。」柳拍拍切原的頭。

「那為什麼會喜歡我?」切原對此還是不解。

「因為你很可愛。」柳只是這樣告訴切原。

「什麼嘛!不要故意說我可愛。」切原聽見柳的話馬上跳腳。

「你真的很可愛,我沒有說謊。」柳只是笑笑的這樣告訴切原。

切原聽見柳這樣說知道柳的意思,原來柳是真心的喜歡自己,不是因為失戀而找一個替代品,切原知道自己有時候會嫉妒柳和幸村那樣的好,雖然嫉妒可是切原從未對柳說過,沒想到柳會知道自己的心思。

柳很清楚當初自己喜歡上的人就是切原,幸村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當然自己的好友乾更不是自己喜歡的人,幸村早已經名花有主,要是自己真的和真田搶奪幸村的話,真田一定不會放過自己。

幸村也不會接受真田以外的人的感情,柳非常清楚知道這點,幸村的眼裡永遠只有真田一個人,其他的人他從沒有接受過,不管對方對他有多好都一樣,幸村的眼裡只有真田。

「傻瓜,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柳拉起切原的手對切原這樣說,死活都不願意放開切原的手。

「嗯!」切原看見柳真摯的眼神緩緩的點頭。

以前的柳從未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切原這個小子,可是現在柳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歡切原,和切原在一起的快樂是任何事情都比不上的,對此柳更是把切原認定為自己喜歡的人,會一輩子喜歡的人。

現在他們認清自己的感情後,體會到和對方在一起的快樂,也更珍惜和對方在一起的時間,創造更多屬於他們之間美好的回憶,這是他們兩人共同的認知,他們會這樣一直幸福下去。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