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嗎?你喜歡就好。」艾斯聽見這句話當作是讚美。

「我很喜歡,這頓飯很好吃。」魯夫真的覺得今天的晚餐很好吃。

魯夫沒想到艾斯的手藝那麼好吃,讓自己很感動,今天的晚餐可以吃到那麼好吃的東西,讓自己感覺到很幸福,魯夫是個容易滿足的孩子,只要簡單的一頓飯就可以很滿足也很感動。

尤其是吃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以及相似的味道,這讓魯夫感受到大大的滿足,覺得今天晚餐真的很好吃,這樣幸福的感覺讓魯夫不自覺的揚起一抹開心的笑容,艾斯看見那個笑容就知道自己今天辛苦的一切是很值得的。

要不是自己刻意去和薩波打聽魯夫喜歡吃什麼,艾斯還真的做不出來今天晚餐的菜色,看見魯夫吃的那樣高興,艾斯決定每天晚上都幫這位可愛的小警探弄晚餐,這樣也可以順便把他拐到手。

「以後我都來幫你弄晚餐,好不好?」艾斯突然說出這句話。

「好啊!」魯夫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

艾斯聽見魯夫答應下來有些嚇到,沒想到這個孩子竟然這麼沒有警覺性,不過也很高興自己可以正大光明的進入魯夫的家中,然後好好的拐這個孩子,艾斯沒想到魯夫這麼容易就被收買。

而且收買魯夫的東西只要是吃的東西就可以,尤其是魯夫喜愛的肉類,只要準備好肉類的滿漢全席,魯夫就會很高興,自然就會被自己給收買,艾斯沒想到魯夫是這樣的單純。

單純到自己真的認為他太過愚蠢,就這樣把自己的獵物給送上門,雖然自己不會成為他的獵物,反而是對方成為自己的獵物,艾斯可是很清楚自己要怎樣拐人,拐到手好辦事就是。

「這樣好嗎?我可是你的敵人耶!」艾斯用一種擔心的語氣對魯夫說。

「又沒關係,爺爺說會做飯的人是好人。」魯夫大剌剌的個性讓人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

「這樣啊…那我每天晚上都來幫你做飯喔!」艾斯很高興魯夫是這樣單純。

「當然沒問題,艾斯的手藝真好。」魯夫開心的說著。

只是艾斯並不知道魯夫要他來做飯的原因,大概只是純粹覺得自己的手藝很好的關係,卻不知道只是魯夫想念自家母親的關係,艾斯的手藝和魯夫的母親所做的飯菜味道很相似,魯夫才會同意讓艾斯進入家門幫忙弄晚餐。

當然不管怎麼說可以進入魯夫的家裡就是一大成功,剩下的艾斯會撇除不利於自己的因素來拐人,畢竟魯夫是自己看上要拐來當媳婦的人,艾斯當然會用盡手段、想盡辦法讓魯夫依賴自己,好讓自己可以拐他。

艾斯說到做到,每天晚上都來魯夫家報到,然後幫忙準備晚餐給魯夫吃,如果遇到要犯案的時候,那天晚上魯夫就會待在警局當中忙碌,艾斯也不會出現在魯夫的面前。

『可惡!!』魯夫在內心當中叫囂。

『又不能抓他,可是現在又不能放過他!!』魯夫討厭這種無法公私分明的情形。

魯夫完全沒想到艾斯竟然會滲入他的生活當中,讓自己根本無法拒絕,儘管自己很想要抓他,卻在生活當中無法離開他,讓他感到很痛苦,在這樣掙扎的過程中魯夫發現到自己喜歡艾斯,根本無法離開他。

魯夫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艾斯,當初就是看在他很特別的份上想要抓到,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把自己的心給賠進去,讓魯夫感到很懊惱,魯夫沒想到艾斯每天晚上幫自己做晚餐會有這樣的結果。

魯夫有預感如果要艾斯金盆洗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這件事讓自己困擾許久,想要趕走艾斯,魯夫又提不起這個勇氣,往往不知道要怎樣做才好,艾斯當然知道魯夫的困擾,只是刻意不去說罷了。

因為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魯夫困擾的樣子讓自己深受感動,同時也知道遲鈍的魯夫已經愛上自己,只是他還沒了解到這個事實,等他了解到這個事實後,艾斯會更高興。

『看樣子計畫已經成功一半了。』艾斯微笑的想著。

艾斯知道魯夫現在一定很掙扎,為了自己的關係而很掙扎,這是艾斯要的結果,沒想到這樣的結果這麼快就顯現出來,讓艾斯非常的滿意,效果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艾斯當然會很滿意。

只是魯夫對於這件事非常的苦惱,想要做到公私分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魯夫也不敢跟大家講說艾斯每天晚上都會幫自己做晚餐,甚至有時候他們還會同居在一起。

魯夫根本沒想到自己會陷入艾斯所設下的陷阱當中,而且自己竟然反抗不能,只要艾斯待在自己的身邊,他就有機會可以吃到自己想念已久的味道,這樣讓魯夫非常掙扎與痛苦。

「你討厭死了,因為你,害我不知道要怎麼辦?!」當天晚上魯夫跟艾斯大吼。

「那就不要抓我,這樣你就可以吃到美味的飯菜。」艾斯把魯夫拉到自己的懷裡。

「我沒抓到你一定會被爺爺罵的啦!!」魯夫很怕被自己的祖父給責罵。

「這樣你要怎麼辦?你可是捨不得我的。」艾斯很有把握魯夫會捨不得自己。

「我不知道啦!!」魯夫突然說出這樣孩子氣的話讓艾斯哭笑不得。

當然艾斯也清楚魯夫的心情,但是為了可以順利的把人給拐回家,艾斯可不會做出什麼不明智的舉動出來,當然艾斯也想過要怎樣打理魯夫的佳人,薩波已經同意讓他們在一起,可是其他家人不見得會讓自己把人給拐回去。

艾斯可要傷腦筋要怎樣應付魯夫的家人和上司,傑克不知道是否會讓自己把魯夫給拐回家去,卡普一定會很生氣的捉拿自己,畢竟自己可是警局當中的通緝要犯,而且還把人家的寶貝孫子給拐回家當老婆,卡普不氣死才怪。

聽說魯夫的父母親也是不能小看的人,自己可真的要傷腦筋到底要怎樣安撫和打點魯夫的家人,艾斯決定好好的盤問懷中的小可愛,讓他吐露出來自己家人到底有什麼軟助,好讓自己可以攻陷。

「魯夫,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永遠在一起嗎?」艾斯突然對魯夫說出這句話。

「我也喜歡艾斯,我願意和艾斯永遠在一起。」魯夫聽見艾斯的話馬上臉紅。

「那你願意告訴我你家人的弱點嗎?薩波可以不用,他同意我們在一起。」艾斯親吻魯夫的臉頰。

「嗯…我只知道傑克的弱點,他喜歡喝酒,有酒喝他就很高興,爺爺的弱點嘛…好像沒看過的樣子,爸爸媽媽更不清楚。」魯夫歪著頭告訴艾斯。

「這樣啊…」艾斯聽見這句話有些心灰易冷。

「說不定爺爺的對手知道喔!」魯夫靈機一動說出讓艾斯振奮的話來。

「那我回去問老爹。」艾斯親吻魯夫的臉頰,高興的表情顯現在臉上。

聽見魯夫說的話艾斯在心裡面盤算自己要怎樣才好,當然艾斯也可以請碼可幫自己打聽一下,畢竟自己想要拐魯夫就要打點好魯夫的家人,這是最重要的一環,艾斯當然會把這些事情給打理好,讓自己無後顧之憂。

畢竟魯夫是自己預訂的媳婦人選,艾斯當然不會輕易的把到手的獵物給拱手讓人,自然會想辦法來打點好魯夫的家人,讓他們放心的把魯夫交給自己,艾斯第一個要下手的目標就是紅髮傑克。

艾斯會拿珍藏許久的好酒送給傑克,讓他知道自己的決心到底在哪裡,艾斯可是把計劃表都寫好了,只單純的要把魯夫拐回家,不過自己的決心當然要讓魯夫的家人知道,不然他們一定會怪自己為什麼把魯夫給拐回去。

「老爹,你知道拳骨卡普的弱點嗎?」艾斯難得回去組織當中,劈頭就問白鬍子這句話。

「這個嘛…」白鬍子聽見艾斯的問句開始思考起來。

「我記得卡普警官只喜歡吃甜點,有時候會挑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說到弱點,好像沒有的樣子。」馬可開始思考自己得到的情報。

「的確是呢!那傢伙好像沒什麼弱點的樣子,唯一的弱點好像就是他的孫子。」白鬍子想起來卡普很疼魯夫。

「那我到底要怎樣拐人,我還想提親的說。」艾斯聽見他們的話有些沮喪。

「兄弟,你好自為之。」馬可拍拍艾斯的肩膀。

聽見自己視如父親以及兄弟說的話,艾斯只能搖頭不知道要怎樣才好,馬可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愛莫能助,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放在卡普的兒子和媳婦身上,不過馬可到現在都還沒查出來魯夫的母親到底是何方人物。

而艾斯也不敢貿然的去見魯夫的父親,只能跟魯夫打聽一下他的父母親大概什麼時候會回家,艾斯想要一舉拿下他們三個,當然傑克那裡會另外去打招呼,這點不需要太過擔心。

艾斯盤算到底要怎樣去拜會魯夫的父母親以及祖父,還少不了傑克這個人,如果他們可以聚在一起的話,艾斯說不定還有方法可以處理,只是現下好像不適合做出這件事的樣子。

這件事自然要精打細算才可以,一定要盤算好、計畫好才可以實行,除此之外還要跟自家愛人問問他們大概什麼時候會聚在一起,這樣自己好用朋友或是戀人的身分去拜訪,讓他們放下戒心來。

「魯夫,你爸媽會回家嗎?」艾斯對於這點多少有些好奇。

「會啊!會在固定的節日回家。」魯夫知道最近父母親會回家一趟看自己。

「什麼時候?」聽見這句話艾斯開始盤算起來。

「大概下個月,爸媽會有休假。」魯夫知道那天是他們全家團聚的日子。

「是嗎?那我會過來拜訪他們的。」艾斯微笑的看著魯夫。

「嗯?艾斯不怕被認出身分嗎?」魯夫聽見後感到很訝異。

「不會喔!就算認出來也沒關係。」艾斯對於這件事可是很有把握。

聽見艾斯這樣說魯夫也不好說什麼,艾斯想要做什麼事情魯夫也管不了,甚至也不知道要怎樣阻止艾斯,當然艾斯想要來拜訪自己的家人並沒有什麼不好,只是艾斯的身分有點令人尷尬就是。

全家團聚的那天一定會開派對,到時候傑克也一定會過來,如果艾斯來說明一些事情魯夫是不會介意什麼,只是不知道爺爺的反應會怎樣,魯夫覺得卡普一定會反應很激烈。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