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昌平
春天到了,早春花開,彰子來到安倍家已經將近一年,跟安倍家的所有人都相處的非常的好,昌平和彰子的感情有進一步的發展,這是大家都非常樂意見到的情形,鳥語花香的日子持續好幾天,悠閒的日子讓大家非常的愜意,家裡也開始動手清理。
「春天到了,花開了。」昌浩有感而發。
「好漂亮喔!院子裡的花都開了耶!」彰子笑的好不開心。
「今年院子裡的花還是跟往年一樣漂亮。」雪姬微笑的說。
「如果是姬子住在娘家的話,會更漂亮的!」小純想起最小的妹妹能力是使花變得更美。
「小純,姑姑說要打掃家裡,你們不要聊天了。」琥珀大叫。
「誰來幫我啦!這東西很重~」神武大叫。
「我馬上就來!」琥珀馬上去幫忙。
冬天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動手清理自己的家裡,安倍家也有打掃過,但是今天趁著天氣好來把家中的衣物和棉被、被單拿去曬,大家都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曬,柔和 的太陽幫忙衣物殺菌,好天氣可以把衣物拿出來曬,女主人們和女性式神們開始忙碌起來,小孩子們也在一旁幫忙,男人則是把重物拿出來,忙碌的一天就這樣過 去,家中需要清掃的地方也都清掃乾淨,整個家有被煥然一新的感覺。
「累死人了,不過這樣好多了。」神武看見家裡的樣子開心的說。
「呼~還是這樣比較舒服!」琥珀伸吸一口氣。
「院子裡的花開了,也差不多要到賞花的季節。」小純隨口說說。
「小武,你的臉色很差,怎麼了嗎?」潤子注意到丈夫的情況。
「是啊!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露樹也很擔心。
「是不是想起那時候的事情?」珊瑚一語命中目標。
「我沒事!」神武大吼然後氣沖沖的回房間。
「武兒對那件事情還是耿耿於懷。」博雅擔心。
「嗯…讓他對所有人抱持警戒心也就是那件事造成的。」晴明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件事的由來是在某年的春天安倍家的人被邀請到皇宮賞花,年僅五、六歲的琥珀和神武坐不住,跑到皇宮裡去探險,天皇對於這件事情當做沒有看見,他非常疼愛 那兩個小傢伙,所以任由他們去玩耍,他們的身邊有式神跟著,晴明和博雅也不擔心,只是他們都沒想到會發生一件事情,讓所有人驚訝不已,也讓神武不太敢接觸 人群。
倆個小孩子在花園中玩耍,他們沒想要會遇到一位怨氣很重的女鬼,差點要了神武的性命,那位女鬼對他們的父親有很深的愛戀,神武的樣子就像是晴明,女鬼認為 晴明奪走博雅,因此把恨意發洩在神武的身上,小小的身軀要承受巨大的詛咒,差點要了神武的命,如果不是琥珀當下做出最正確的判斷,神武的性命就會不保,淨 化的火焰消滅女鬼,但是去在神武的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陰影,讓神武有一陣子不敢踏出家門。
「爹怎麼了嗎?」昌平有些不解。
「沒事!他有些不舒服。」潤子告訴兒子。
昌平有些不解為什麼父親會有這樣的反常的現象,每年到了這個時候神武就會有反常的現象,家人們也不願意告訴他們這些小孩子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是大人們的事情,小孩子是不可以過問的,神武不喜歡有太多的事情讓小孩子知道。
「昌平,我們可以去看螢火蟲了。」彰子開心的說。
「是啊!貴船的螢火蟲很漂亮。」昌平高興的說。
「小浩不知道會不會去?」彰子有些期待。
「應該會去吧!」昌平不確定的說。
昌平知道彰子想要去看螢火蟲,貴船的螢火蟲非常的漂亮,神武總是會在夏秋之間帶他們去貴船看螢火蟲,春天來臨,春暖花開,大地開始孕育新生命,當萬物開始欣欣向榮,人們也開始播種,一年之季始於春,春天是萬物生命的開始,大家開始忙碌起來,所有生命開始起步。
「春天到了,生命起始。」雪姬看著窗外。
「娘,我可以出去玩嗎?」光問自己的母親。
「好啊!不可以太晚回來。」雪姬摸摸兒子的頭。
雪姬抱著女兒看窗外的風景,等到夏天來臨就可以去看螢火蟲,青龍看見自己的寶貝兒子高高興興的出門有些不太能理解,不過看見妻子美麗的笑容大概就知道是為 什麼,妻子懷中的女兒出生快滿一年,樣子看著出來非常像母親雪姬,青龍絕對會疼愛這位女兒的,兒子光反而特別像青龍,雪姬非常疼愛兒子光寵愛女兒理惠。
「春天到了,等到夏天就可以去看螢火蟲。」昌浩開心的看著院子裡的花草。
「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去,跟往年一樣陪妳去看螢火蟲。」紅蓮告訴昌浩。
「跟哥哥還有彰子他們一起去。」昌浩開心的抱著紅蓮。
「好,到時候一起去。」紅蓮摸摸昌浩的頭。
安倍家的小孩子都非常期待可以去看螢火蟲,晴明知道這件事情,平靜的日子讓他們過的非常安逸,賞花的季節來臨,大家都會家家戶戶的去賞花,接下來夏天到了 就是看螢火蟲的季節,天空上的星星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非常適合占星術的季節,觀星最好的季節,夜晚的蟲聲是最美的交響樂,自然的音樂,洗滌人心,消除整 天下來的疲勞。
彰子看見安倍家院子裡的花開的特別漂亮,彰子覺得自己可以來到安倍家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以前在藤原家的時候沒有辦法看見這麼漂亮的景色,院子雖然漂 亮,可是卻沒有什麼生氣,沒有那種震撼心靈的感動,反而到安倍家有這種撼動心靈的感動,讓彰子感到非常感動,也特別開心與喜悅。
「我一直覺得藤原家的院子很美,可是看見這裡我發現比藤原家更漂亮,有一種心靈的撼動。」彰子開心的說。
「花兒欣欣向榮,有生氣的院子才是非常美麗的院子,假山、假水看起來雖然漂亮,可是卻毫無生氣。」神武告訴彰子,也分析給彰子聽。
雪姬看見春天的到來非常開心,昌平和彰子的感情有進步,感情越來越好,讓安倍家的人感到非常開心,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出來,昌平和彰子才初嚐愛情,還在摸索的狀態,現在慢慢了解到愛情是什麼樣的東西,慢慢走到跟昌浩和紅蓮一樣好的狀況。
「昌平,我進來了。」彰子端給昌平一些茶水。
「好,彰子,謝謝妳。」昌平微笑的道謝。
「你在做什麼?」彰子好奇的問。
「我在占卜。」昌平告訴彰子。
昌平和彰子開心的聊天,他們的氣氛非常的好,他們開心聊天讓所有人都會心一笑,他們的感情有進步,不再是那種無知的樣子,經過這麼多事情讓他們的感情逐漸 加分,這是大家所樂意見到的事情,每個人都祝福他們的戀情可以早些開花結果,可以跟其他人一樣永遠的相守在一起,相敬如賓的過一生,攜手走到人生的盡頭, 再續來世的緣分。
「春天真是一個美麗的季節。」博雅感嘆。
「博雅,那是咒。」晴明告訴自己的丈夫。
「我可不想聽你說咒,聽了那麼多年我還是不解。」博雅無奈的說。
「博雅是個好漢子。」晴明還是跟以往一樣。
「春天萬物欣欣向榮,是生命萬物的起始。」忍子微笑的說。
「是啊!天地萬物甦醒,生命正在起步。」保憲同意妻子的話。
他們坐在長廊上喝酒聊天,院子裡萬物生命開始起步,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一般,一年、一年的輪迴,他們都知道世上沒有永恆的事物,即使是生命也終會有凋謝的一 天,可是現在他們感到非常的滿足,他們的願望都已經實現,心愛的人在身邊,孩子們也都娶妻生子,兒孫滿堂,對他們來說這樣子就足夠了。
難得今天神武要昌平和彰子出去買東西,彰子很高興可以出去買東西,彰子非常喜歡去市集買東西,市集裡有很多她沒有見過的東西,平常神武習慣會叫昌浩去買東 西,市集裡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安倍家的人,神武從小看到大,昌平和昌浩很喜歡跟在神武的身邊,若菜也是這樣的情形,市集裡的商人早就對他們很熟悉,彰子進入 安倍家後不知不覺當中受到潤子的影響,喜歡做自己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事情。
「爹說要買青菜和豆腐以及肉,最好買一些桃子,姑姑很愛吃。」昌平念出神武要他們買的東西。
「神武大人不是還有交代說要買一些魚回去。」彰子告訴昌平。
「對吼!我都忘了。」昌平摸摸後腦杓。
「還好神武大人有給我一張紙條,神武大人說昌平一定會忘記一樣東西。」彰子微笑的說。
「嘿嘿!」『爹還真了解!』昌平傻笑。
彰子看見昌平的表情不小心就笑出來,昌平看見彰子的笑的樣子開始臉紅,對昌平來說彰子的笑容非常漂亮,每次看見彰子的笑容昌平都會不知所措,昌平以前不懂為什麼紅蓮和青龍看見昌浩和雪姬的笑容會臉紅,現在他知道原因了,只要看見心愛的人的笑容一定會臉紅的。
『彰子的笑容好好看喔!』昌平心想。
彰子好奇的看著昌平的表情,她不太懂昌平幹嘛在那裡傻笑,昌平看見彰子在看著他的時候馬上回神,不然接下來他就要被看笑話,對於昌平來說彰子真的是一位很 可愛的女孩,從第一次見面起就覺得是一位很可愛的女孩,可愛到令他動心,那時候昌浩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兄長,不知道為什麼昌平要發呆。
安倍家的廚房,神武正在忙著今天的晚餐,昌平在旁邊幫忙,剛好這樣子可以和自己的父親說心事,神武看見自己兒子的表情大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十之八九和那 位女孩有關,神武不會去干涉小孩子們的愛戀,那是小孩子們自己的事情,將來的發展誰也說不清,未來種種可能都有可能發生,沒有人可以去料想到未來是怎樣的 發展。
「爹,如果我說我想要娶彰子為妻的話,你會阻止嗎?」昌平問自己的父親。
「如果你希望我阻止的話我就會阻止,我不會阻止你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你只要不要後悔就好。」神武告訴昌平後又繼續弄晚餐。
「你連昌浩想要嫁給紅蓮都不說話了,我想我問你這件事情你大概不會跟我說什麼。」昌平看著神武。
「未來的路是要靠你們自己去走,很多事情是我們不能幫你們的。」很快的神武就用好一道菜。
「爹,你真的不會反對!?」昌平有些訝異自己父親的反應。
「你去問你娘,如果他也不反對的話,再來跟我說。」神武快速的用好今天的晚餐。
「雪桃,麻煩妳去叫大家吃飯了。」神武摸摸自己養的狐狸。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雪桃馬上化身為人類。
昌平很訝異自己父親的反應,畢竟妹妹昌浩說要自己嫁給式神的時候,神武也沒有反對,可是他現在想要娶得人是神武這一生最恨的藤原道長的千金,可是父親卻沒 有多說什麼話來阻止他,這點令他很訝異,因為昌平知道自己的父親有多討厭藤原道長這個人,那個想要搶走他們的母親,覬覦父親的面容的傢伙,如果不是父親是 天皇的家庭教師,現在他們家有可能當成政敵除去。
晚餐過後昌平決定問自己的母親潤子是否反對,母親潤子笑笑的跟昌平說話也讓昌平很訝異,父母親的反應讓昌平有些不能理解,甚至昌平不死心的去問自己的祖父 們,連祖父們都沒說什麼,這奇怪的現象讓昌平覺得自己置身在夢境中,讓他覺得好沒有真實感,明明家裡的人都討厭藤原家的人,可是自己要娶彰子去沒有人反 對,他知道二姑姑要嫁給藤原行成的時候家中的人也沒有反對的現象。
「姑姑,我還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都不反對我去娶彰子呢?」昌平問雪姬。
「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是你的決定,不管怎樣我們都尊重你的決定,姬子要嫁人的時候也是這樣的。」雪姬微笑的說。
「尊重?可是不管是爺爺還是爹他們都很討厭藤原家的人不是嗎?」昌平不解的問。
「討厭是討厭,可是因為是你的決定才要尊重,將來你是安倍家的繼承人,當然要尊重你的決定。」雪姬摸摸昌平的頭。
「小光不是嗎?小光不是也跟著姑姑姓。」昌平斗膽問雪姬。
「小光沒有姓,小光是神將的孩子,跟理惠一樣沒有姓氏,就跟一般的平民百姓一樣。」雪姬微笑的解釋。
昌平從雪姬的身上了解到自己的家人為什麼不反對,那是因為他們都清楚自己喜歡彰子,不希望和彰子分開,因此才會這樣告訴自己,同時也尊重自己的決定,這個 決定會不會影響他的未來並不知道,可是只要是自己做的決定父母親都會支持,這是祖父們給父親他們的教育就是這樣,父親給予他們的教育也是這樣,讓他們了解 到自己做的決定影響自己的未來,未來是他們的,父母親是不會影響你的,未來的路是靠自己去走的,誰都無法影響的。
「不管怎麼說,他們的未來是我們不能掌握的。」潤子微笑的對自己的丈夫說。
「這是一定的,這個春天將是他們學習到自己決定事情的季節。」神武喝了一口茶。
昌平很高興父母親讓他自己做了這個決定,他決定先不要把這件事情和彰子說,等到時機成熟後再和彰子說也不遲,畢竟他們的愛情還在摸索的階段,雖然已經有更 進一步的發展,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是那種小孩子的愛情,不是像紅蓮和昌浩那樣密不可分,他們的感情猶如磐石一般堅固,就像是自己家人那樣的感情,可以永遠的 愛著對方。
昌平知道自己做出這個決定後,將來要面對的就是很大的難關,不說藤原道長那關,接下來他要用什麼身分把彰子娶回家都是一件麻煩的事情,畢竟彰子的身分現在 可不能曝光,雖然說天皇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對於其他的大臣還是要小心些,畢竟那些人是想要除掉他們的人,彰子的身分就不能那麼容易曝光,除非天皇下令 可以讓彰子的姓氏改變,不過這也是將來的事情。
從小看著昌平長大的勾陣對於昌平的決定有些訝異,可是看見他和彰子的感情那麼好也就不多說什麼,勾陣只希望昌平可以好好的繼續下去,這項決定可以帶給他什 麼樣的未來生活,這是大家所期待的事情,這個春天所發生的事情是那樣的令人訝異,未來是那樣不可預知,將來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是大家想不到的,這個春天 醞釀的以後的發展。 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