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昌浩寶寶成長日誌
今天是安倍家的一大喜事,安倍家的二公子安倍神武的夫人生下第二胎,這胎是龍鳳胎,孫子的誕生讓晴明非常的高興,他的孫子們包含孫女都承傳著父母親強大的 一切,但是晴明都不滿意,在兒子們的教育下他們都有超越祖父的決心,可是每一位孩子都有自己專長的地方,沒有像晴明、琥珀和神武一樣是樣樣精通,晴明繼承 者的認可完全是看孫子們的發展。
「恭喜神武大人,夫人平安生下一對雙胞胎。」產婆對神武說。
「產婆,真是太謝謝妳。」神武抱著若菜對產婆說。
神武給產婆一些錢,然後抱著若菜進入房間看妻子潤子,剛生下來的孩子靜靜的躺在潤子的身邊,神武有一種回到二十幾年前的場景,那年他五歲,雪姬和姬子剛出 生,也是靜靜的躺在忍子的身邊,神武拿起毛巾輕輕的幫潤子拭去汗水,若菜跪在弟弟妹妹的面前看著他們,才三歲的若菜知道母親辛辛苦苦的生下弟弟妹妹。
「爹,抱抱。」若菜對神武撒嬌。
「這麼愛撒嬌。」神武看著這位與潤子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寶貝。
「要去請爹幫孩子們起名。」潤子笑著說。
「妳先休息,辛苦了!我去請爹他們幫孩子們起名。」神武親吻潤子的額頭。
神武抱起若菜準備去找他那兩位父親,請他們為孩子們起名,這時候天一和朱雀突然現身在房間中,朱雀接過手來抱若菜,神武抱起剛出生的小女嬰,天一幫忙神武 抱起剛出生的小男嬰,產婆在小男嬰的手腕綁上一條紅線,小女嬰的手腕上則是綁上一條彩色的幸運繩來分辨他們,畢竟小嬰兒都長的很像。
「呵呵!看見這兩個孩子出生,讓我想到琥珀和你出生時候的樣子。」晴明呵呵的笑著說。
「爹,幫我給孩子們起個名字吧!」神武對晴明說。
「男孩就起明為昌平,女孩的話,還是用男孩的名字來命名,這孩子的命格跟小雪很像,說不定會成為小雪的繼承者。」晴明笑笑的說。
「是嗎?我相信他們這一代的孩子一定會出現我們的繼承者。」神武溫柔的說。
「他們都有強大的靈力,若菜、昌平和這女娃都繼承你和神將的力量,琥珀的孩子們也繼承他的力量。」晴明語重心長的說。
「爹,對他們有信心吧!就如同您當年信任我們一樣。」神武很清楚晴明的個性。
「女孩就叫昌浩,明個兒叫博雅去登記。」晴明馬上決定好。
神武拜託天一和朱雀把昌平和昌浩帶回房間由潤子照顧,白虎把若菜抱離開晴明的房間,神武和晴明促膝長談,他們父子兩個已經很久沒有面對面的談話,晴明很愛 眼前的兒子以及另位待在陰陽寮的另一位兒子,當年他很清楚琥珀和神武的能力,就因為清楚所以不去干預孩子們的成長,因此現在他決定相信孫子們的能力,讓他 們自己發展。
「爹,您決定要哪位神將來照顧他們?」神武問晴明。
「慧斗和紅蓮!」晴明馬上決定。
「慧斗和紅蓮,慧斗照顧昌平,紅蓮照顧昌浩。」神武對晴明說。
「嗯!就這樣決定,那時候辛苦你了。」晴明疼惜的說。
「爹,沒事的,我沒事,如果再次發生那件事,我還是會親自阻止不讓您受傷害的。」神武對晴明說,安慰晴明的情緒。
「你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晴明微笑。
「我是您和博雅爹爹的孩子。」神武微笑然後起身離開房間。
「武兒還是像以前一樣。」晴明笑容滿面。
「神武少爺當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他永遠都以您為主。」天后溫柔的說,剛剛她一直隱藏在房間中聽他們父子倆的對話。
「是啊!那孩子永遠都只先想到家人,最後才是自己。」晴明當然了解自己的兒子。
「因為他一直都很愛您。」天后微笑的說。
潤子溫柔的看著剛出生的寶貝兒女,剛剛聽見晴明已經幫孩子們取名,男孩名為昌平,女孩名為昌浩,她的父母朱雀和天一說這名字是非常不錯的名字,很小的時候 她曾經聽晴明說過,名字是世界上最短的咒語,愛是最有束縛力的咒語,潤子微笑,丈夫從以前到現在從不強求她任何事情,從結婚到現在她和丈夫都是分房睡的情 況,除非有生理上的需求,否則神武很少會跟她同房。
潤子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丈夫打從那件事情發生後就會有做惡夢的情況,但是跟她同房的時候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可是神武還是會盡量少跟潤子同房, 神武的天狐之血很早就覺醒,加上曾經在宮中被女鬼害過,神武對女孩子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神武對小孩子就完全沒有免疫力,對自己也是疼愛有加,自己也是唯 一一個跟神武發生關係的女人,也是神武此生的摯愛。
神武回到房間看剛生產完的妻子,他是和妻子分房睡,可是妻子懷孕到生產的這段時間,神武讓潤子到他房間來睡,安倍家和賀茂家兩個家族合併,所以房子擴建成 非常大,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當然院子中的樹木也移植到安倍家的院子中,神武比較喜歡擁有自己的空間,因此當和潤子結為連理後神武有跟潤子商量說要分 房睡,如果有生理需求的話才會到潤子的房間去睡。
「不睡一下嗎?」神武問。
「嗯!我還不累。」潤子微笑。
「抱歉!委屈妳了。」神武道歉。
「不,我並不委屈,我知道你不喜歡有人入侵你的領域。」潤子貼心的說。
神武微笑,他抱起潤子去澡堂讓潤子清洗身體,自己則是回房收拾一下潤子剛剛生產完的東西,那被染紅大片血跡的被單已經被蜜蟲她們拿去清洗,神武把孩子抱到 軟軟的小床上,然後用水清洗一下房間,把房間打掃乾淨,神武不喜歡看見血跡,大片的血跡讓人感到怵目驚心,神武不喜歡那種感覺,那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神 武都會想法子抹去這種感覺。
昌平和昌浩已經到了牙牙學語的年紀,勾陣和紅蓮隨時隨地在他們身邊,昌浩很黏紅蓮,只要紅蓮出現在哪裡,昌浩就會在哪裡,除了偶爾晴明要派紅蓮去消滅妖魔 鬼怪的時候神武才會把昌浩帶在身邊,昌浩也很愛黏神武,似乎地獄的業火對昌浩很有吸引力,不過也有可能是神武很有小孩子緣的關係,小孩子都很喜歡跟神武玩 耍。
「爹,紅蓮蓮呢?」三歲的昌浩問。
「小浩乖,紅蓮很快就回來了。」神武摸摸昌浩的頭。
「嗯…好久。」昌浩嘟著嘴。
「啾!」神武親吻昌浩的臉頰。
「呵呵!」昌浩呵呵的笑。
「小浩乖乖的,小浩是爹的寶物喔!」神武摸摸昌浩的頭。
昌浩在神武好聽的嗓音中昏昏欲睡,她好喜歡、好喜歡父親,眼睛漸漸的闔上,平穩的呼吸聲讓神武知道昌浩已經睡著了,神武非常疼愛自己的兒女,三個小孩都是 他心愛的寶貝,六歲的若菜跑到父親的身邊,神武空出一隻手摸摸若菜的頭,若菜笑嘻嘻的看著在父親懷中睡著的妹妹,可愛的樣子讓若菜很想去捏一下。
「神武少爺,騰蛇那傢伙回來了。」勾陣通知神武。
「謝謝妳,昌平沒給妳添麻煩吧!」神武問勾陣。
「昌平很乖,很聽話,沒給我帶來麻煩。」勾陣微笑。
「那就好,我等下再把小浩交給紅蓮。」神武微笑。
勾陣自然知道神武不想那麼快的把可愛的昌浩交給紅蓮,而且紅蓮才剛回來需要好好的休息,等明天再把昌浩交給紅蓮也不遲,畢竟紅蓮也沒有來跟神武要昌浩,紅 蓮可是昌浩最喜歡的保父,勝過於對晴明的喜愛,晴明常常會對這件事跟紅蓮吃醋,讓大家看了有種想揍人的感覺,博雅常為此傷腦筋的說。
「哥哥,不把小浩交給紅蓮嗎?」雪姬從走廊另外一頭走來。
「姑姑,抱抱。」若菜撒嬌的說。
「嘿咻!若菜長大了,姑姑快抱不動了。」雪姬親吻若菜的臉頰。
「嘿嘿!」若菜笑的好不開心。
「明天再把小浩交給紅蓮就行了,我還想再跟小浩相處一下。」神武溫柔的說。
「說的也是,最近大家都很忙的說,最近這兩個小傢伙也要舉行儀式了。」雪姬笑笑的說。
隔天神武把昌浩交給紅蓮,昌浩看見紅蓮就呵呵的笑,她非常喜歡紅蓮,在她小小的內心中希望可以和紅蓮永遠在一起,雪姬讀到昌浩的心聲,有點小小的皺眉頭, 就如同晴明預言的一樣,昌浩她果真跟雪姬走一樣的路,她們都愛上神將,神的眷屬,但是自然的法則中,人與神是無法在一起的,人終究會終老一生,終究會邁入 死亡之路,但神將只要不發生意外就可永遠的留在世上,這點身為神族的投胎者雪姬很清楚這件事情。
「別太擔心了,小浩她跟妳一樣可以扭轉乾坤的。」神武給雪姬一劑強心劑。
「是啊!畢竟她也是神的後代。」雪姬揚起微笑。
「我以後長大要嫁給紅蓮。」昌浩突然冒出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嚇到。
「這樣啊!那小浩要趕快跟姑姑一樣厲害喔!」最先回過神來的神武說。
「小武…」潤子有些擔心。
「呵呵!小浩果然很喜歡紅蓮。」晴明呵呵的笑。
「小潤,別擔心,不要忘了妳自己也是神將,可是卻嫁給武兒。」博雅提醒著自己撫養多年的女兒。
潤子釋懷,她知道她不需要擔心這件事情,既然丈夫都這樣說了,而且自己身為神族的一份子卻嫁給人類,女兒想要嫁給神將又有什麼說不過去的呢?!
紅蓮聽見這句話本想把這句話當成是戲言,可是他沒想到從此以後昌浩都會不斷的在他的耳邊提醒他說要嫁給他,這點非常令紅蓮頭疼,可是紅蓮的知心好友、紅粉 知己都提醒他說不要忘記這件事情,不過紅蓮也不討厭昌浩就是了,昌浩長大後越來越可愛,讓紅蓮愛不釋手,不想要把昌浩讓給別的男性,想要自己獨佔昌浩一個 人。
十年後,昌平和昌浩十三歲,昌平喜歡藤原道長的大女兒藤原彰子,而彰子也因為某些原因住進安倍家,昌浩和紅蓮的感情日漸加深中,彰子總是非常羨慕昌浩和紅 蓮的互動,不過因為昌平和彰子對於感情的事情有些懵懂無知,所以還是會有些躊躇不前,反觀昌浩和紅蓮,在這十年當中,他們的感情只有加深沒有退步,讓大家 非常的放心,他們兩個的互動就是鬥嘴,感情越吵越好。
「唉~好捨不得把小浩嫁出去喔!」爺爺之一的晴明開始哀怨。
「小浩就算嫁出去還是會住在家裡的,晴明你又不是看不見她。」爺爺之一的博雅好心的安慰。
「小浩離嫁人的時間還有很久,不要太擔心了。」保憲老神在在的說。
「就是說啊!哥哥老是這樣杞人憂天。」忍子毫不猶豫的吐槽晴明。
在這十年間晴明看著自己的寶貝孫女跟紅蓮越來越好就有趨近於眼紅的情況,神武看了很無奈,潤子則是苦笑,雪姬更是搖頭,大家都覺得晴明已經瘋了,昌浩要嫁給誰是她的自由,怎麼可以跟一位神將吃醋成這樣,大家都非常的不解,包含兩位當事人以及其他的神將。
外頭的天氣非常的好,紅蓮坐在走廊上昌浩靠在紅蓮的肩上一頭看雲,這樣悠閒的日子已經很久都沒有了,前一陣子為了一些事情搞的大家都手忙腳亂的,這下子大 家都可以好好的休息,昌浩不會失去紅蓮,前一陣子昌浩最心愛的人差點不見,現在他就在昌浩的身邊,令昌浩非常的開心,至少她知道紅蓮還在她身邊。
「紅蓮,不要再離開我了。」昌浩開口。
「我不會離開妳了,再也不會了。」紅蓮發誓。
神武和雪姬偷偷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就離開回去自己的房間。
「看來是不需要擔心了。」神武微笑。
「小浩的實力已經被母上所承認了。」雪姬也微笑。
【母上指的是天照大神,雪姬是天照大神的義女】
「小浩她果然走上跟妳一樣的路。」神武了然的說。
「不,小浩沒有跟我走上一樣的路。」雪姬反駁神武的話。
「沒有?為什麼?」神武不解。
「小浩她自始自終都愛著紅蓮,且她是用凡人的身分去愛紅蓮,則我是用神的眷屬的身分去愛青龍,因為我和青龍的緣分從那時候就開始,從那時候就不曾斷過。」雪姬輕輕的微笑,一陣風吹過。
「是啊!即使你們重生多少次都沒有忘記對方,本來只要經過重生的神將記憶都會被忘卻,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即使重生後記憶還會存留著。」神武淡然的微笑。
「也許是母上大發慈悲,不忍看神將們難過,因此讓他們保留記憶與原貌。」風輕輕的飄過,雪姬身上的鈴鐺晃了晃,清脆的聲音響起。
紅蓮把昌浩緊緊的抱在懷裡,紅蓮不想失去昌浩,因為自己的不小心差點把昌浩給殺死,如果沒有神武阻止的話,紅蓮現在一定會後悔莫及,這樣子的情形曾經在二 十幾年出現過,那時候他想傷害的是賜予他“紅蓮”這名稱的人,安倍晴明,然而十歲的神武動用自己體內的天狐之血成功的阻止紅蓮,可是換來的代價卻太大了, 造成往後二十幾年間神武幾乎天天都在做惡夢,這點令紅蓮非常自責。
昌浩把身軀埋入紅蓮的懷中,努力的吸取紅蓮身上的味道,就是要讓自己記得這個她所愛的人的味道,昌浩在心底發誓她絕對不會再讓紅蓮離開自己的身邊,還沒發 生事情以前雪姬就已經警告昌浩一定要把紅蓮看緊,不要讓紅蓮離開自己的視線,沒想到他們卻中了敵人的圈套,讓紅蓮落入敵人手中,為此雪姬還發好大一頓脾氣 教訓昌浩。
昌浩是紅蓮的光,不可失去的光,照耀著他人生的光,把他從黑暗中拉出來的光,紅蓮絕對不會輕易的就把自己所愛的光讓給別人,昌浩只准留在他身邊,沒有人可 以從他騰蛇的身邊搶走昌浩,他唯一愛的女人,只要有昌浩這個光在,他騰蛇紅蓮就不會走入黑暗中,因為他愛她。 終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