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綱吉回到他們倆人同居的家裡後,就馬上把小貓咪們給放出來。

「我回來了。」骸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後親吻綱吉。

在鄉下的兩天他們放鬆許多,回到家裡他們可要繃緊神經,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對此他們沒有任何的抱怨,只是現在骸只想要好好的和綱吉溫存一下,不然的話之後肯定沒有時間。

千種、獄寺兩人得到他們回到家的消息之後,把所有應該要做的事情的清單丟給他們,讓骸和綱吉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就算想要拒絕也沒辦法,這些事情是他們要做的事情。

現在他們倆人只好把清單丟一邊,兩人好好的在沙發上溫存一下,至於要做什麼骸沒有一個想法,想要做愛的話最好是回房間去,客廳當中不適合,不過現在骸只是努力的親吻綱吉。

「回去房間繼續下去?」綱吉眨眨眼睛問著骸。

「這是一個很不錯的主意。」骸想了想之後笑笑的說著。

「不過行李沒收的說。」綱吉似乎有點傷腦筋。

「呵呵!晚點我會收,現在你只要享受就好。」骸把綱吉抱回房間去。

被骸抱回房間後綱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任由對方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因為自己也想要和對方繼續下去,自然不會有什麼反抗,況且這可是他們培養感情的方式之一。

事後骸當然乖乖的把所有的東西給收好,以免到時候綱吉起來會生氣,怎麼說他答應過綱吉會收拾東西,自然不會毀掉自己的承諾,況且只是把衣服拿去洗衣機那邊並不是什麼讓人傷腦筋的事情。

能夠回到兩人的家真的很好,不是說鄉下的家不好,而是有一種無法好好相處的感覺,不過可以看見家人們過的很好,綱吉會很安心,這點骸很清楚,只要看見對方安心自己也會很安心。

「千種,我不在的這幾天有什麼事情?」骸趁著要睡覺前打電話問自己的秘書。

「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事情,等你明天來公司再告訴你也可以。」千種決定讓骸好好休息。

「我知道了,晚安。」骸決定不去過問那麼多。

「晚安。」千種掛上電話不知道要說什麼。

千種看著自己手上的文件很傷腦筋,如果要讓親自出差去拜訪客戶,不知道對方會說什麼,不過他也從獄寺那邊知曉,綱吉最近也需要出差一趟,兩個人的目的地是同一個地方。

這樣的話骸肯定會比較乾脆一點,畢竟這個客戶是大客戶,如果沒有骸親自出馬的話,千種不知道是否可以把這位客戶的訂單給拿到手,雖然是長期客戶多少還是需要老闆本人親自出馬。

對於千種沒有告訴自己實話骸沒有多說什麼,他早就料到回到公司肯定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只是他沒有料到之後自己是要出差,而不是單純的只是在公司當中處理一些大小事。

「骸,怎麼還不睡?」綱吉看見枕邊人坐在自己的身邊沒打算睡覺的樣子很困惑。

「沒什麼,剛剛打給千種,對方沒告訴我有什麼事情要處理,有點擔心罷了。」骸躺下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

「一定是沒什麼事,不然幹嘛不說。」綱吉親親骸安撫他。

「也是。」骸決定不要去想太多。

「晚安,骸。」綱吉微笑的看著對方。

「晚安,親愛的小綱吉。」骸親吻綱吉後閉上眼睛睡覺。

看見骸閉上眼睛後綱吉也一起閉上眼睛,有什麼事情明天再來處理就好,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如果擔心太多的話現在也無法處理,所以不管怎樣現在先睡覺,剩下的事情明天再來煩惱。

當然他們相信千種和獄寺不會丟給自己太刁難的事情,要是遇到那些會讓他們覺得刁難的事情一定會想辦法排除,畢竟骸和綱吉是什麼樣個性的人千種和獄寺很清楚。

只是他們倆人沒想到千種和獄寺會準備一個驚喜給他們,讓骸和綱吉措手不及的驚喜,這樣的驚喜讓他們倆人不知道要說什麼,甚至很想要痛打自己的秘書一頓,讓千種和獄寺差點避之唯恐不及。

「棒球笨蛋,要是跟社長說,要讓他出差會不會生氣?」獄寺突然問自家的枕邊人這句話。

「我想阿綱應該不會生氣,畢竟那位客戶不好應付,需要阿綱要親自出馬。」山本也不知道綱吉會不會生氣。

「這點的確是很傷腦筋。」獄寺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覺得這件事情讓他很傷腦筋。

「我想好好和阿綱說,他應該不會說什麼。」山本好好的安撫自家枕邊人,希望他不要想太多。

「我果然還是很討厭這種突發事件。」獄寺感到很無奈,在某些方面來說他真的很怕綱吉會生氣。

「會沒事的。」山本拍拍愛人的肩膀安撫著。

山本和獄寺知道這位客人需要綱吉親自出馬,他們倆人無法應付,不過這樣突然要綱吉出差,只是不知道對方是否會生氣,要是讓綱吉生氣他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去應付。

不是說沒看過綱吉生氣,只是個性很好的人要是生氣起來,絕對會比想像中的還要恐怖,就是太過有印象讓他們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看樣子只能盡量好好說才可以。

獄寺開始想明天要怎樣好好的和綱吉說這件事,只是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這樣的突發事件真的會讓大家措手不及,絕對會讓綱吉很不高興,希望到時候山本會幫忙擋一下。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