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雷夫最近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什麼事情的樣子,可是他又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忘記什麼,而他的枕邊人也是知名的動物學家紐特也沒刻意提起他什麼,因此他還是照常的上下班,逮捕一下罪犯。

『我覺得自己忘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葛雷夫看著今天早上的報紙想著。

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沒有刻意去提醒葛雷夫說五天後是他們倆人的結婚紀念日,當然魁登斯看見紐特媽咪沒有提醒,自己也不會去和葛雷夫多說什麼,他感覺到媽咪似乎想要計畫什麼事情。

打算計畫一些事情的紐特才不希望葛雷夫太早想起來,這樣的話自己肯定就不能好好計畫一番,對他來說難得的結婚紀念日當然要好好的來計畫一個小驚喜,不能每次都是葛雷夫計畫驚喜給自己,自己也要回饋他。

「親愛的,我去上班了。」葛雷夫站在門口前讓紐特幫自己打領帶。

「路上小心。」紐特親吻葛雷夫目送他出門。

目送葛雷夫出門之後紐特轉身收拾,準備送自家養子上學,自己也要到紐約州立大學的其中一個分校上課,當初自己被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從劍橋大學挖腳過來後,才會認識葛雷夫這個人,也才會收養魁登斯這個孩子。

魁登斯看見紐特已經準備好的樣子馬上去收拾自己的東西,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由於葛雷夫出身紐約上流社會的富貴人家,家裡不乏有傭人存在。

因此有時候紐特多少還是會不習慣,雖然自己也是英國的貴族出身的人,只是她們家大多很多事情還是習慣自己做,偶爾才會請傭人幫忙,主要是斯卡曼德夫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們變成紈褲子弟。

「魁登斯,媽咪好囉!你不快點的話我要出門囉!」紐特看見養子收拾自己的東西的樣子說。

「媽咪,等我一下,你不可以先走。」魁登斯點頭謝謝管家把東西拿給自己。

「怎麼又麻煩羅伯先生了呢?」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皺眉。

「紐特先生,別怪小少爺,這是我該做的。」管家羅伯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跳初來說。

「羅伯,你年紀大了,要好好休息,不要太寵魁登斯。」紐特對於孩子的教育可是很嚴格的。

「好的,我知道,下次我不會這麼寵小少爺的。」羅伯笑笑的對紐特說。

「管家爺爺,我們出門了,再見。」魁登斯看了一下時間後馬上把紐特拉出門去。

「魁登斯,慢點,羅伯,家裡就麻煩你了。」紐特被魁登斯拉著走的樣子讓人不禁微笑。

在葛雷夫家工作很多年的管家羅伯本來是要退休的,但是實在是看不慣自己看著長大的波西瓦爾.葛雷夫實在是太不會照顧自己,因此婉拒家人們的提議,繼續照顧著葛雷夫。

羅伯管家對葛雷夫來說就像是父親般的存在,因此對於他要留在自己身邊沒有太大的意見,即使紐特進入這個家以後也是一樣,由於羅伯管家本身很寵愛小孩子,所以對魁登斯多少有些放任,往往讓葛雷夫和紐特很傷腦筋。

畢竟他們很清楚魁登斯對羅伯管家而言就像個孫子一樣,自然會非常的寵愛他,只要不要太過分葛雷夫和紐特不太會多說什麼,儘管紐特偶爾還是會唸一下她們也是一樣。

「葛雷夫先生,有您的信。」蒂娜把今日收到的信件拿給自己的上司。

「謝謝,還有什麼事情嗎?」葛雷夫看見蒂娜沒有離開感到疑惑。

「上次的案件已經有消息了?您要聽嗎?」蒂娜主要是要報告上次的案件。

「我知道了,等下召開專案小組會議。」葛雷夫沒有抓到上次的嫌犯感到很不爽。

蒂娜聽見葛雷夫說的話馬上離開辦公室告訴其他人,葛雷夫則是打開信件看是誰寄給自己的信,發現自己的好友也是自己的大舅子寄來的信件,對此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耐著性子把信件內容給看完。

正在和班上同學講解動物行為的紐特當然知道葛雷夫沒有想起他們結婚紀念日的事情,一邊講解一邊想著自己要怎樣進行那個驚喜計畫,除了要好好的和雅各、奎妮他們夫妻討論外,也還要和他們家的管家討論一下。

羅伯管家比自己還要了解葛雷夫,所以紐特希望可以問一下羅伯管家的意願,他相信聰明的魁登斯也察覺到自己的意圖,不過為了自己也不會去和葛雷夫說,他相信他們家的孩子是個很聰明的小孩。

「奎妮,妳有時間嗎?我想和妳商量一些事情。」趁著學校中午休息時間紐特去心理系的辦公是找奎妮。

「當然有時間囉!親愛的。」奎妮雖然是心理學家但是也有教授的執照,因此和紐特一起在紐約州立大學教書。

紐特把自己想要給葛雷夫一個驚喜的計畫告訴奎妮,希望對方可以幫幫自己想出一個好方法來,聽著紐特的計畫奎妮很樂意幫忙他,畢竟自己可以和心愛的人認識也是因為他的關係。

趁著店裡不忙的時候雅各來幫愛妻送便當,看見好友在那邊也跟著一起坐下來聊天,聽著好友說要給他的丈夫一個結婚紀念日驚喜,雅各沒想到自家好友竟然會想做這件事。

打從自己認識紐特起就知道他是個內向的人,沒想到會因為想要給他的丈夫一個驚喜兒來找奎妮商量,和葛雷夫在一起的紐特改變很多,這是他們這些朋友都看的出來的改變。

「紐特,你真的改變很多呢!」雅各把餐點拿出來分享給大家一起吃。

「我哪有什麼改變,雅各你想太多了。」拿到自己的餐點紐特有些不好意思。

「有改變,不然怎麼會想要策畫結婚紀念日的驚喜呢!」奎妮笑笑的看著紐特。

「你們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紐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

「你們結婚紀念日當天的餐點我來處理,紐特你有什麼想法嗎?對於菜色。」雅各很樂意幫朋友親自做大餐。

「那就麻煩你了,雅各。」紐特對於菜色沒有太大的意見。

他們一邊享用午餐一邊商量怎麼給予葛雷夫一個驚喜,紐特相信最近葛雷夫一定會很忙,不會管自己那麼多,即使如此他還是會偷偷來策劃驚喜,這件事絕對不能打草驚蛇。

紐特知道今天的課程下午就結束可以提早回家,魁登斯則是會由羅伯管家去接,這點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而自己會有時間可以和羅伯管家商量一些事情,只要在葛雷夫回家前商量好就好。

雖然距離結婚紀念日還有五天的時間,紐特覺得還是要早點計畫好,有時間來好好計畫,只要葛雷夫不想起來紐特就有把握可以給他一個驚喜,當然同時當天他也會提醒好友們幫忙自己提醒他。

『嗯?奎妮的點子都很不錯,只要想要怎樣執行就可以。』紐特看著自己記錄著的紙張。

「紐特先生,我先去學校接小少爺,您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嗎?」羅伯管家敲了敲門後打開門告訴紐特。

「現在暫時沒有,魁登斯就麻煩你接送,謝謝。」紐特很感謝羅伯管家幫自己去接魁登斯。

「不會,這是我的工作。」羅伯管家很喜歡做這些事情。

「謝謝。」紐特對此還是很感謝羅伯管家。

紐特決定先想好要怎樣策劃再來請教羅伯管家,不過自己計畫的東西要藏好才可以,不然的話被葛雷夫發現可就不好,他很清楚葛雷夫比自己聰明,東西不藏好的話肯定會被對方發現。

至於要不要請自家兄長幫忙,紐特對此感到傷腦筋,自從自己和葛雷夫在一起之後,西瑟斯對於葛雷夫這位朋友有點感冒,雖然西瑟斯的伴侶可以鎮壓他,但是在某些方面可以打擊葛雷夫,西瑟斯可是樂此不彼。

因此要不要找西瑟斯幫忙讓紐特很傷腦筋,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會希望有自家兄長幫忙,畢竟給驚喜這件事自家兄長還比自己還要來的厲害,而且要怎樣策劃驚喜西瑟斯比自己清楚許多。

『這果然是很傷腦筋,到底要不要請西瑟斯幫忙?如果要的話可是要請哥哥幫忙才可以。』紐特看了一下時間後把東西給收好。

把東西收拾好之後,紐特看著手機當中的電話號碼,正在想要不要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在英國的兄長們,想了想之後他還是放下手機,準備去廚房處理晚餐,相信羅伯管家已經把材料準備好,自己可以親自動手煮飯。

由於羅伯管家已經上了年紀,紐特不希望他太過忙碌,因此有些事情會自己親手動手做,能不讓羅伯管家去做就不讓他做,在這點上面紐特非常強勢,羅伯管家也不好多說什麼。

魁登斯和葛雷夫等人陸續回家,晚餐也煮好準備拿出來,看見這樣的情形羅伯管家微笑,聞到香味魁登斯馬上跑到廚房去,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皺眉的看著他,魁登斯這才乖乖的把東西放回房間去。

「親愛的,今天的晚餐有什麼?」葛雷夫走入廚房看見紐特正在忙的樣子微笑的問。

「等等你就知道了,先去把東西放好,然後去洗手準備吃飯。」紐特微笑的看著葛雷夫。

「遵命!親愛的,我馬上去。」葛雷夫親吻紐特的臉頰,然後乖乖的遵照紐特說的話去做。

「真是的。」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

葛雷夫和魁登斯這兩個父子真的很像,怪不得羅伯管家真的會很寵他們兩人,紐特把餐點給分好,看見這樣的情形羅伯管家馬上過去幫忙,把今天的晚餐給端到桌上。

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也無法阻止羅伯管家幫忙自己,因為他看見羅伯管家臉上的笑容就不好阻止,自然就放任他去幫忙,除非紐特覺得不行,不然不會開口。

魁登斯和葛雷夫把東西放好,當然也乖乖的去洗手,看見桌上有一桌好料理真的很開心,知道紐特很用心的在弄今天的晚餐,這些餐點可是他的用心,所有的餐點都放入愛心這個調味料,這才會很好吃。

文章標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