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伊萊很有興致的樣子紐特也不好多說什麼,就看他想要點些什麼,雅各和奎妮先去招呼其他人,等到他們決定好之後再過來就好,畢竟店裡的客人總是很多,可是需要好好的招呼他們。

「有很多都想要吃,乾脆全部都帶回去嗎?」伊萊對此有些傷腦筋。

「全部嗎?好像也沒關係。」紐特知道大家的食量都還不錯。

「先點一半好了,明天再來點剩下的一半。」伊萊思考之後馬上決定。

「呵呵!」紐特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在警局的葛雷夫和西瑟斯根本沒想到他們的伴侶有什麼想法,西瑟斯見到葛雷夫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紐特交代的東西丟給他,收到紐特的提示葛雷夫先收起來,他和西瑟斯先把事情給處理好再來看。

把案件解決後再來看也來得及,西瑟斯很清楚葛雷夫的個性,也清楚為什麼紐特會拜託自己提醒葛雷夫的原因,如果事情這兩天沒有辦法解決的話,他們兩人的結婚紀念日可能會泡湯。

不過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一半,自己和伊萊可以好好的靜下心來幫忙,不需要去想太多就可以處理好,只是這個犯人比較狡猾,是需要一點時間把人給抓過來。

「已經有想法了?」西瑟斯看見手上的資料後問著葛雷夫。

「嗯,不過還是沒有查到那傢伙到底躲在哪裡。」葛雷夫有線索之後可是花了很多時間來解開這個謎底。

「的確是十年前的那傢伙,果然是需要一點時間才可以。」西瑟斯對於十年前的犯人很有印象。

「那傢伙讓我們太有印象。」葛雷夫對於犯人的印象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

「的確是很有印象,讓人印象深刻。」西瑟斯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快點逮捕到人就好。」葛雷夫揉揉自己的太陽穴。

葛雷夫趁著休息的時候看起西瑟斯給予自己的提示,紐特給予自己的提示總是有點小關聯,自己要是不解開這個關聯的話,肯定會不知道對方到底想要給自己什麼樣的答案。

他真的很想知道紐特到底是想要給自己什麼驚喜,這個驚喜到底和過幾天的節日有什麼關係,在葛雷夫的印象中過幾天沒有什麼需要慶祝的節日,那就肯定是屬於他們兩人的紀念日。

要是沒有辦法逮到這名犯人的話,他們肯定不能好好的慶祝這個紀念日,所以葛雷夫決定要在這幾天抓到那名犯人,現在只要把犯人的藏身處找到就可以,想到此葛雷夫就感到很頭大。

「現在伊萊和阿緹米絲肯定是在喝下午茶。」西瑟斯看了一下手錶上的時間後說。

「你的手錶不是英國的時間嗎?什麼時候變成紐約的時間。」葛雷夫記得西瑟斯和伊萊今天才剛來到美國。

「伊萊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有幫我準備一隻紐約的時間。」西瑟斯把自己埋到沙發裡。

「不得不說伊萊是那樣的貼心,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有這樣好的伴侶。」葛雷夫對於好友總是會想盡辦法調侃。

「哈!帕西,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和阿緹米絲離婚呢?」聽見好友調侃自己的話,西瑟斯馬上給反擊回去。

「你想太多了,我們兩人過的很好,不會有離婚這種情況產生。」葛雷夫就知道西瑟斯老是看不慣自己和紐特太好。

葛雷夫怎麼會不清楚西瑟斯到底有多麼的怨念,每次見面對方總是會這樣說,打從自己把紐特拐到身邊來後就是這樣,誰叫西瑟斯真的很保護紐特,紐特可是西瑟斯的寶貝弟弟。

現在他們兩人肯定是要找到這位犯人的藏身處,葛雷夫和西瑟斯對於這位犯人印象真的太過深刻,當年他的手段可差點把所有人給嚇到,自己和西瑟斯當年可是小菜鳥,也差點沒被嚇到。

儘管他們兩人當年也有一定的資歷,可是看見犯人這樣的犯案手法也多少有把他們給嚇到,因此才會對那位犯人印象深刻,加上後來又讓這位犯人給逃掉,他們可是覺得很挫敗。

「聽蒂娜說,那位犯人讓哥哥你們印象深刻?」紐特想起之前聽見女性好友說的話。

「印象的確很深刻,因為犯案手法有點特別。」為了不嚇到紐特和魁登斯,伊萊說的很婉轉。

「這樣啊……」紐特聽見伊萊說的話很擔心葛雷夫。

「別太擔心帕西,我和西瑟斯都來幫他,事情很快就會解決。」伊萊知道紐特一定會擔心葛雷夫。

「媽咪擔心太多了,爹地很厲害的。」在魁登斯的心中葛雷夫是個很厲害的人。

聽見魁登斯說的話紐特微笑,他怎麼會不知道葛雷夫有多麼的厲害,或許就是知道才會擔心他,但是他知道現在有西瑟斯和伊萊的幫忙,自己是不需要擔心那麼多,只是葛雷夫是自己心愛的人,難免會擔心。

葛雷夫是多麼厲害的警察這點紐特很清楚,就像西瑟斯那樣的厲害,這次的犯人一定可以被他們給逮捕,自己只要擔心他是否可以解開謎底就好,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想那麼多。

而且西瑟斯和伊萊都不會讓葛雷夫出事情,紐特知道自己必須要相信自己最愛的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都會毫不猶豫的相信自己最愛的人,只有相信他事情就一定會順利解決。

「未免也太多了吧!伊萊。」西瑟斯和葛雷夫回家看見滿桌的菜色後說出這句話。

「嫌多你就別吃,吵死了。」伊萊聽見西瑟斯說的話只是冷冷的說著。

「別這樣,親愛的伊萊,我知道這是你的心意。」聽見伴侶說的話西瑟斯馬上開口求饒。

「吵死了。」伊萊一點也不想要理會西瑟斯。

葛雷夫和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搖頭,他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西瑟斯可以這樣和伊萊相處,而且這兩個傢伙的感情還那麼的要好,雖然伊萊這樣冷冷的對待西瑟斯,對方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麼多年葛雷夫一直不知道西瑟斯到底是怎麼把心愛的人給追到手的,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一直都是這樣,要是旁人會以為伊萊不愛西瑟斯,可是他和紐特都很清楚他們兩人真的很愛對方。

或許是因為西瑟斯的個性真的讓人傷腦筋,伊萊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他,但是不可否認他們兩人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會讓人羨慕,只能說伊萊的表達方式比較婉轉,只有西瑟斯知曉而已。

「你啊!就別把人家的心意給糟蹋。」葛雷夫對餐桌上有那麼多菜色一點意見也沒有。

「我哪有啊!帕西,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西瑟斯聽見好友說的話馬上抗議。

「沒有的話為什麼看見一桌好料要說太多了,怪不得伊萊會生氣。」葛雷夫對於好友只能搖頭。

「我又不是故意的……」西瑟斯默默的看著伊萊。

「帕西還知道這是我和紐特的心意,你呢!蠢蛋!」伊萊巴不得把對方痛打一頓。

「對不起嘛!伊萊。」西瑟斯乖乖的道歉。

「嘛!你們就別吵了,哥哥挑選的可都是西瑟斯你愛吃的菜色,我們快點吃晚餐吧!」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打圓場。

「還是我家阿緹米絲最好了。」西瑟斯開心的抱著紐特,知道只有自家弟弟才會對自己這樣好。

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想要嘆氣,他總算知道為什麼伊萊對於自家好友總是那樣冷淡,因為那傢伙真的不會看人家臉色和知曉人家的心意,老是喜歡說破壞氣氛的話,這也怪不得伊萊會這樣對待他。

畢竟私底下的西瑟斯就像個孩子一般,總是會想要在愛人面前耍笨,往往到最後都是被伊萊痛打一番,明明在工作上面是一副精明幹練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私底下就像個小孩一樣,讓人很傷腦筋。

今天看見西瑟斯和伊萊過來美國紐特當然很高興,怎麼說他也會很想念自己的親人,西瑟斯和伊萊從小到大都很疼愛紐特,對於這兩位兄長紐特當然會想念他們,偶爾也會連絡他們。

「今天辛苦了,還好嗎?」紐特看見葛雷夫疲累的樣子很心疼。

「我沒事,和西瑟斯已經查到很多東西。」葛雷夫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

「看你這麼辛苦的樣子我很心疼。」紐特真的不希望自家愛人這麼勞累。

「這也沒辦法,這是我的工作。」葛雷夫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如果自己不知道葛雷夫的工作,肯定會鬧鬧脾氣,紐特從未想到自己真的會和一位警察在一起,很久以前紐特就下定決心另外一半絕對不要是做警政工作的人,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自己還是擁有一位是警政工作的情人。

當初知道葛雷夫是警察的時候紐特多少有點抗拒,看見西瑟斯那樣勞累的樣子讓他很心疼,而且自己老是要提心吊膽自家兄長和伊萊某天會不見,可偏偏沒想到自己最愛的人也是做同樣工作的人。

雖然紐特會提心吊膽,但是葛雷夫總是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平安的出現自己的面前,願意牽起他的手陪他走過這一生,葛雷夫不會讓紐特擔心自己,他知道紐特很怕失去自己。

「這次逮捕犯人要小心,我可不希望你受傷。」紐特真的很不希望自己最愛的人受傷。

「我會小心的,而且有西瑟斯和伊萊的幫忙,你不需要擔心那麼多。」葛雷夫親親紐特的臉頰。

葛雷夫當然會保護好自己,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西瑟斯和伊萊的身手很好,自己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所以不管怎樣他都會保護好自己,一定會平安的回到紐特的身邊。

文章標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