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紐特給予自己的謎底葛雷夫大概已經猜出來,哄自家愛人睡著之後葛雷夫走到書房開始解謎底,看見桌上的桌曆時才發現到他們的結婚紀念日要到了,看樣子自己要肯定在結婚紀念日前解決這個案子。

看樣子紐特真的想要給自己一個驚喜,葛雷夫可是很期待這個驚喜,他一定會想辦法把這個犯人給逮捕歸案,他絕對不會讓這個人破壞他和紐特的結婚紀念日,紐特可是他心愛的伴侶。

「帕西肯定已經解開紐特給他的謎底。」要睡覺前西瑟斯和伊萊聊天。

「解開了沒什麼不好,那是屬於他們的結婚紀念日。」伊萊看著手上的書沒有多說什麼。

「這樣說也沒錯,我們要陪他們一起慶祝嗎?還是說單獨出門約會?」西瑟斯看見魁登斯睡在伊萊的懷裡沒有多說什麼。

「我有想看的電影,去約會好了。」伊萊想起某些事情後告訴西瑟斯。

「好啊!要睡覺之前再回來就好。」西瑟斯馬上開始規畫行程。

「等明天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之後再說。」伊萊只要想到那個犯人就頭痛。

魁登斯今天吵著要和西瑟斯、伊萊他們一起睡覺,葛雷夫和紐特當然拿他沒辦法,加上西瑟斯和伊萊也沒有太大的意見,自然就讓魁登斯和他們兩人一起睡覺,有個孩子陪伴也不錯。

西瑟斯和伊萊也擁有他們自己的孩子,不過因為要出遠門的關係,只好拜託伊萊的兄長照顧,所以看到魁登斯和他們撒嬌就想到家裡的孩子們,這次事情處理好之後,他們兩人會多待幾天才會回去英國。

畢竟難得出門可以好好的約會一下,兩人單獨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西瑟斯不免有些想要抱怨,所以這次來幫葛雷夫之後他們會多待幾天,享受一下兩人單獨相處的時間。

「少爺解開謎底了?」羅伯管家微笑的拿著一杯水給葛雷夫。

「嗯,解開了,阿緹米絲給的謎底還真不容易解開。」葛雷夫接過手後喝了起來。

「呵呵!那是可是紐特先生的用心。」羅伯管家微笑的說著。

「是啊!所以我會努力把犯人逮捕歸案,和他一起慶祝結婚紀念日。」葛雷夫很清楚自己應該要做什麼。

「我會好好期待的。」羅伯管家對此沒有多說什麼。

把葛雷夫帶大的羅伯管家怎麼會不知道他家少爺的想法,而且以葛雷夫的機智聰明早已經會把所有的謎底給解開,只要有時間葛雷夫一定會好好想那些謎底,自然會在這幾天內解開。

而且紐特一點也不擔心葛雷夫解不開謎底,一直以來他都相信葛雷夫肯定可以解開自己給他的謎底,當葛雷夫告訴他說自己解不開的時候,紐特只是笑笑的告訴他不要心急。

只要有耐心一定可以解開謎底,自然不需要擔心那麼多,紐特很清楚葛雷夫肯定一定可以解開,不過他希望葛雷夫可以先把案件處理完畢,他不希望葛雷夫把心力只放在謎底上,是需要把犯人給抓到手才可以。

「金坦小姐已經查到這個犯人在這裡,我們要開始準備布局抓那傢伙。」進入警局後葛雷夫馬上把小組聚集起來。

「這個地方很像迷宮,犯人也很容易逃跑,果然有點難度。」伊凡看了一下照片上的地勢後說出這句話。

「葛雷夫先生,你打算要怎樣安排,雖然我們有大斯卡曼德先生和布萊克先生幫忙,但是總是需要計畫一下。」克里斯想起十年前的事情就很頭痛。

「這點由我來安排,不需要太過擔心,那傢伙雖然有逃之夭夭的能力,但是……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西瑟斯可是想要一雪前恥。

「我們一定會抓到那傢伙,需要埋伏的人力也會請你們幫忙。」伊萊可不打算讓這個傢伙給溜走。

葛雷夫當然知道西瑟斯和伊萊到底有多麼的想要抓到這傢伙,打從十年前滑鐵盧過一次後,他們早已經有把握可以把這傢伙可逮捕到案,自然是不會去重蹈覆轍,況且要是沒逮捕他的話,就不能瓦解他後面的集團。

因此說什麼他們都會逮捕這個傢伙,絕對不會再讓這個傢伙逍遙法外,更不會讓他從自己得手中給溜走,畢竟當初的恥辱他們到現在還記得,自然是不會讓這個傢伙從自己手上逃走。

西瑟斯看見地形之後馬上開始規畫起來,他一定會讓那位犯人插翅難飛,也絕對不會讓他有不小心讓紐特受傷的意圖,因此他會很精準的規畫好,只要大家配合的很好就不需要太過擔心。

葛雷夫和伊萊當然很信任西瑟斯,知道他一定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看見葛雷夫這樣信任西瑟斯,葛雷夫的手下們當然也會一起信任他,蒂娜、克里斯十年前就已經和西瑟斯合作過,自然會很信任他。

「西瑟斯,你規畫好後跟我們說一下,接下來就可以去逮人。」伊萊絕對不會浪費他們的時間。

「當然,給我十分鐘的時間,馬上好!」西瑟斯知道大家一點也不想要浪費時間。

「這傢伙就不要給我出門,否則我肯定會讓他死的很難看。」葛雷夫只要想起十年前的事情就非常的生氣。

「葛雷夫先生,我馬上去安排。」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告訴葛雷夫。

「金坦小姐,麻煩妳了。」葛雷夫可是很相信蒂娜的安排。

西瑟斯安排好之後葛雷夫馬上讓蒂娜去處理剩下的事情,要安排特警組還是什麼的全部都由蒂娜去處理,整裝過後他們一定會直接殺到現場去,不打算拖延任何的時間,打算盡快逮捕這個傢伙。

葛雷夫一點也不想要拖延任何的時間,他和紐特的結婚紀念日就在這幾天,要是沒有處理好自己肯定無法好好的和紐特一起慶祝結婚紀念日,所以不管怎樣他都會在這幾天逮捕那傢伙。

紐特從伊萊的訊息上面得到說他們今天要攻堅,要準備去逮捕犯人,看見手上的訊息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只能祈禱老天保佑葛雷夫,希望他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伊萊說帕西他們要去逮捕犯人,不知道會怎樣?」紐特對此感到很擔心。

「別太擔心,葛雷夫先生一定會平安回來。」奎妮看見紐特擔心的樣子安慰他。

「我相信帕西,西瑟斯和伊萊他們也不會受到傷害,但是多少還是會擔心。」紐特知道那是自己的親人和伴侶,但是多少還是會擔心。

「這是人之常情,我相信他們,而且蒂娜也在那裡,不會有事。」奎妮很相信自家姊姊的實力。

奎妮一向很相信蒂娜,她相信蒂娜一定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給解決好,葛雷夫的能力大家都很清楚,葛雷夫領導那麼多年,早已經有一批死忠的屬下,很多時候不需要太過擔心。

不過他們當然會擔心自己的家人,人們總是說成為消防員、警察的另外一半或是家人心臟都要很大顆,總是會面對到一些讓人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情形,而且這些職業是真的很容易遇到意外。

因此紐特當然會希望葛雷夫平安的回來,奎妮自然也會希望自家姊姊蒂娜平安的回到自己的身邊,所以紐特和奎妮會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紐特的兄長西瑟斯和伴侶葛雷夫一起出任務更是會擔心。

「那傢伙確定在裡面。」西瑟斯用望眼鏡看了一下後發現人影。

「我去後面看看。」伊萊揮揮手做個暗號後帶著人過去。

「這傢伙還真的是足不出戶。」葛雷夫拿起自己的槍慢慢的靠近。

蒂娜緊緊的跟在葛雷夫身邊,這位犯人他們肯定還沒有發現他們,不然肯定會驚動他們,但是這些人現在不能驚動裡面的人,要是驚動的話對方肯定會逃跑,要視逃跑的話,不小心會功虧一簣。

葛雷夫和伊萊輕輕的打開門,然後準備去把人給逮捕起來,沒想到卻驚動裡面的人,犯人也拿出槍防範起來,雙方開槍射擊,葛雷夫和伊萊擊斃幾位犯人,主要的犯人看見這樣的情況馬上逃走。

西瑟斯已經在門邊埋伏,看見犯人逃出來馬上跑過去,對方當然會開槍想要阻止他,可惜西瑟斯吃虧過一次之後身手早已經進步很多,就是想要逮捕這個傢伙,因此開槍的時機可是準確。

只可惜對方躲在遮蔽物後面,讓西瑟斯無法輕易的打死他,伊萊看見這樣的情況馬上翻牆過去把這個傢伙給逮捕起來,看見伊萊跳躍的樣子西瑟斯的心臟差點緊縮起來。

「嘖嘖!你這傢伙真的有夠狡猾的!」西瑟斯看見伊萊把人揍到地上後綁起來。

「可惡!」這位犯人從未想到自己會被逮捕。

「你有權實行緘默權……」葛雷夫馬上念出犯人可以實行的權利。

可以逮到這傢伙可是讓他們鬆了一口氣,這傢伙他們可是追捕了十年的時間,神出鬼沒的讓他們都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存在不存在,如果不是有這次的事件的話,他們可真的不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可以被逮捕。

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外也很高興,當初他們可是沒日沒夜的埋頭在案件當中,就是想要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逮捕這傢伙,沒想到這傢伙隱藏的很好,好到讓人以為是鬼魂犯案。

所以這位犯人有個稱號就叫做鬼魂,葛雷夫、西瑟斯、伊萊、蒂娜、克里斯等人都稱這位犯人為鬼魂,只要有相似案件他們都會想盡辦法看看,確定是否是鬼魂犯的案件。

「今天總算可以準時下班。」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

「紐特傳訊息給我,要我去雅各的店拿東西,順便去接魁登斯。」葛雷夫想起伴侶交代的話。

「大概紐特想要給葛雷夫先生一個驚喜吧!」蒂娜把葛雷夫手上的文件拿走,準備去處理這位犯人。

「你今天就準時下班,後續的事情我和伊萊來處理就好。」西瑟斯拍拍葛雷夫的肩膀。

「波西瓦爾,你可不要錯過今天,這些事情我們會處理。」皮奎里女士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把人趕回家。

「嘖!這下子我想要待在這裡也不行。」葛雷夫聽見他們說的話馬上乖乖的離開警局。

文章標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