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鼠耳草

花語:純真

花占卜:您個性純真,不識世途險惡,容易愛上不該愛的人。您有很好的條件質素,但不會運用,令情緒陷入困境,一蹶不振。您應睜開眼睛,選擇良師益友,那些活潑開朗的朋友,才是您的良伴。

花箴言:最不在乎愛情的浪子原來就是您自己。

海馬從沒想過自己會談戀愛,以自己這樣工作狂的個性大概沒有幾個女人會理會自己,而且自己的重心也不會放在那些人的身上,偏偏自己對一個打從心底看不起的傢伙而感到心動。

城之內對於海馬總是沒有好臉色看,他從不會對那個傢伙有好臉色,看見這樣的情形海馬很頭痛,自然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拐人,可是城之內幾乎可以說是不領情,因此兩人的磨合期真的很長。

這樣的情形讓海馬氣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很想要把人抓到自己的身邊,可是偏偏對方一臉也不想領情,甚至根本不打算理會海馬,吵吵鬧鬧的情形幾乎可以說是天天發生。

「混蛋東西!老子就不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到底有什麼意見!」城之內看見海馬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很火大。

「凡骨,你給我過來!」海馬大吼著。

「現在是怎樣,老子又不是你的戀人,一直跟在我身邊幹嘛!」城之內要去打工卻一直被攔著當然很不爽。

「你那些破事我會去處理,少在那裡叫!」海馬直接把人拉上車。

城之內火大的坐在車上,兩人什麼話都不說,看見這樣的情形圭平不知道要說什麼,看樣子是海馬把人直接拉到車上,海馬想要追求人卻耍這樣的手段,這也怪不得城之內會這樣火大。

圭平對於他們兩人的情況也不想要多說什麼,他才不想要插手他們兩人的戀情,這些事情海馬和城之內會處理好,自己根本不需要去擔心,只是時間的早與晚而已,吵吵架就過去。

城之內雖然很生氣也不打算說什麼,只是安靜著看著海馬,而且對方一點也不想要理自己,這對他來說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好,眼前的傢伙到底是什麼想法自己真的不清楚。

「走!下車。」到了海馬大宅邸後海馬直接把人拉到屋子裡去。

「海馬爛人,你到底想要幹嘛!」城之內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訝異。

「管家,把這個凡骨給我帶下去整理、整理。」海馬直接命令自己家的管家。

「喂、喂、喂……」城之內想要說什麼卻也沒辦法。

城之內就這樣被管家給帶下去,圭平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疑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海馬直接進入屋子裡去,什麼話都沒有說去做自己的事情,既然是自己的情人就該體面一點。

今天有個宴會不得不帶個人出去,海馬只好讓城之內去打理一下,打算等下帶他去宴會的會場,圭平大概知道自家兄長的意思,看樣子海馬是不打算告訴城之內,只是用動作讓城之內去打理一切。

當管家把城之內打理完畢後就帶他去海馬的書房裡,看見戀人已經打理完畢後海馬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的看著他,然後就遣散管家留下城之內,在對方開口大罵之前告訴他。

「我今天要去一個宴會,要你跟我一起去。」海馬只是這樣告訴城之內。

「你就不能好好的告訴我嗎?一定要這樣做嗎?」城之內忍住自己的內心的怒火說著。

「我做什麼事情你都別管,你跟著我一起去就好。」海馬一點也不反省自己的態度。

「混蛋爛人。」城之內氣呼呼的坐下來不想要多說什麼。

海馬只是看了城之內一眼後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時間差不多後把人拉著上車,對於這樣的情形城之內實在是很想要罵海馬,偏偏現在對方帶他去的場合根本無法罵人。

城之內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可以和海馬在一起,兩人明明見面就會吵起來,甚至可以一點小事情都可以一言不合的吵起來,吵到最後他們兩人會甩門離開,儘管受不了卻還是在一起。

要不是今天這個場合需要帶人,海馬根本不想要和城之內一起過來,對他來說自己的伴侶根本不上像,這點城之內也很清楚,海馬根本就是不得已才要帶自己過來,內心肯定一點也不想要帶他來。

「既然不想要帶我過來,就不要帶我過來,圭平表現的一定會比我好。」城之內回到家後不想要理會海馬就進入房間去。

「凡骨。」海馬想要阻止對方進入房間,卻被對方甩了一個閉門羹。

「哥哥,你要是喜歡克也哥哥就要好好對待他,你今天不是真心想要帶他去見世面。」圭平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嘆氣。

「我知道。」海馬開始頭痛不知道要怎樣才好。

城之內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然後把自己埋入床裡,他開始在反省自己為什麼要和海馬交往,每次到最後都會變成這樣的情形,對方的佔有慾讓自己無法多說什麼,總是想要主控一切。

海馬在書房裡面處理公文,腦袋裡面正在想自己和城之內的交往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總覺得他們兩人的相處方式有點難以磨合,快要不知道他們兩人到底是為什麼要在一起。

「凡骨,你睡了嗎?」海馬打開城之內的房門問。

「幹嘛,你這個臭爛人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城之內已經不想要多說什麼。

「今天的事情……」海馬想要告訴城之內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們分手會比較快,既然合不來的話。」城之內緩緩的告訴海馬。

「抱歉,我今天有點過頭了。」海馬走到床邊坐下來。

「真難得可以聽到你這個高傲的傢伙道歉。」城之內繼續把自己埋在棉被當中。

「我只是不想放棄我們之間的戀情罷了。」海馬只是這樣告訴城之內。

「看樣子我這輩子是離不開你,脫離不了你的掌控。」城之內感到很無奈卻也沒辦法。

「在你身邊我很輕鬆。」海馬脫下衣服後爬入棉被裡,順便把人抱在懷裡。

「蠢蛋。」城之內閉上眼睛睡覺。

海馬不得不承認懷裡的人闖入自己的內心當中後,他一點也不想要把人放生,根本不想放手的他自然會想辦法和城之內道歉,他知道其實自己內心很渴望一份感情,畢竟被海馬家收養的童年實在是太過黑暗。

兩人吵來吵去之後海馬有發現自己和城之內有改變很多,圭平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開心,只是有時候他們兩人會吵成這樣,一定是其中一方先低頭道歉,是最捨不得的那個人才開口。

城之內只是覺得和海馬交往真的很累,那一種心累很像是在家裡和父親相處的感覺,久了之後他會想要斷開這段關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現在對方道歉自己就原諒他,其他事情以後再想。

「哥哥和克也哥哥和好了?」圭平看見海馬和城之內的互動隨口問。

「算是吧!瀨人。」城之內不想要多說什麼。

「嗯。」海馬繼續看自己的報紙。

圭平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開心,他很喜歡城之內,自然不希望自家兄長和城之內分手,只是每次看見他們兩人吵架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當然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勸他們。

海馬和城之內的戀情會繼續下去,只是有時候會吵吵鬧鬧,吵完之後就會和好如初,有圭平當他們兩人的潤滑劑暫時不需要擔心,慢慢改變之後他們兩人會找到自己和對方的相處方式,不需要擔心那麼多。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