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魔國會安全部部長的波西瓦爾‧葛雷夫是個超級忙碌的人,幾乎美國巫師界的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歸他管理,對此他沒有什麼怨言,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工作,也是因為這個工作認識到自己最愛的人。

當年葛林戴華德事件後也因為雷鳥的事情而遇到紐特,兩人交往之後還是在忙自己的事情,紐特幾乎是英國、美國兩邊跑,畢竟自己箱子裡的奇獸不是自己養的全部奇獸,英國的家還有其他的奇獸。

雖然紐特有請邦妮照顧他的奇獸,還是會不放心那些奇獸們,只要有時間都會回去看看,加上有時候魔法部會管他的去向,即使西瑟斯在魔法部也沒辦法,有時候葛雷夫會來英國幫忙。

「帕西,你怎麼來英國了?」紐特看見自己的男友過來英國的樣子很訝異。

「為了一個馬戲團而來,之前他們在美國表演,後來到法國巴黎,現在輾轉到英國倫敦來。」葛雷夫對此感到很傷腦筋。

「裡面有要追緝的人?有通緝犯?」紐特拿出食物和茶水給葛雷夫。

「算是吧!?除此之外聽說也有走私奇獸,這點挺傷腦筋的。」葛雷夫坐下來乖乖的吃著食物。

「需要我幫忙嗎?」聽到有奇獸受害紐特總是會義不容辭的幫忙。

「有需要的話我會讓你幫忙。」葛雷夫知道是阻止不了紐特。

聽見葛雷夫這樣說紐特很開心,看見葛雷夫很累的樣子紐特也沒多說什麼,就是推著他去浴室當中梳洗,交往的兩人當然很樂意和對方同居,邦妮看見自己的僱主已經有戀人的樣子知道自己失戀了,只能哀怨紐特從未發現自己的感情。

梳洗過後的葛雷夫抱著紐特,這樣有安慰到自己的身心靈,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沒有阻止他,雖然這樣自己很不方便也不會多說什麼,紐特知道正氣師的工做是多麼的累人,葛雷夫很累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他們這次沒想到會找到一隻很奇特的奇獸,一隻會飛的大象,讓紐特不得不找的地方來安撫,葛雷夫反而很喜歡這隻奇獸,願意和自己最愛的人一起養這隻奇獸。

第二天西瑟斯看見葛雷夫沒有多說什麼,對於好友把弟弟拐走這件事很生氣,可是他卻不能多說什麼,莉塔笑笑的看著這樣的情形,只是拉著未婚夫進入魔法部的辦公室裡。

「看樣子他們輾轉到英國來,真是的,還沒抓到葛林戴華德又來這種事情。」西瑟斯不免想要抱怨。

「這個人聽說和葛林戴華德有點關係,說不定抓到他可以知道葛林戴華德的下落。」葛雷夫真的不知道要怎樣說。

「那傢伙真的有夠會躲。」西瑟斯想起巴黎事件很不爽,因為未婚妻差點死在葛林戴華德的手下。

「你該慶幸巴黎那件事情沒有鬧很大。」葛雷夫不得不說因為鄧不利多出現才讓事情沒有鬧很大。

「教授出現還是讓他逃跑了,有點不爽。」西瑟斯實在不知道鄧不利多在想什麼。

「大概只想帶回兒子。」葛雷夫沒想到魁登斯是葛林戴華德和鄧不利多的孩子。

沒有人知道葛林戴華德和鄧不利多的想法,即使是曾經是鄧不利多的學生的西瑟斯和紐特也是一樣,莉塔對此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在某些方面來說葛林戴華德的示愛方式很像小學生。

不過這些事情不是他們要說的事情,葛雷夫來英國除了因為犯人的事情以外就是要來看自己最愛的人,紐特當然知道愛人的意圖,但是他什麼話都沒說,看見葛雷夫來英國紐特可是很開心。

跟西瑟斯把案件都釐清之後葛雷夫和紐特一起出門走走,葛雷夫很少會來英國,需要一個導遊,紐特就是一個很好的導遊,兩人可以開心一起走走,買買東西或是一起找家餐廳吃飯。

葛雷夫和紐特牽著對方的手來到破金斧酒吧中,在這裡簡單的吃了一些餐點之後他們就進入斜角巷,這裡可是英國魔法世界的中心,當然要來這裡逛逛,紐特一定會帶葛雷夫來這裡走走。

「這裡是英國的魔法街?」葛雷夫看見許多巫師的樣子很訝異。

「斜角巷有很多地方可以逛,許多東西都可以買到。」紐特笑笑的告訴葛雷夫。

「看樣子還是有隱藏在黑暗的地方。」葛雷夫注意到夜行巷裡面出入的人員。

「夜行巷裡面除了賣很多黑魔法的東西以外,有些東西可以在那邊買到。」紐特總是會解釋給葛雷夫聽。

「這樣說表示你進去過。」葛雷夫很清楚紐特肯定進入過夜行巷。

「沒辦法奇獸的食物斜角巷不一定都有賣,有些特殊的需要去夜行巷買。」紐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葛雷夫。

葛雷夫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親親紐特的臉頰,然後和他一起去逛逛斜角巷,身為正氣師的葛雷夫可是需要忍忍不去夜行巷買東西,要是等下紐特帶他進去走走,他可就要想想自己是否可以壓抑自己的原則。

知曉葛雷夫的個性紐特當然不會帶他去逛夜行巷,不然的話可能要出動英國的正氣師,紐特才不想要把事情給鬧大,他當然不會帶葛雷夫過去,以免等下西瑟斯會把自己痛打一頓。

他們找了一家餐廳吃飯,紐特買了一些東西,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也吃了一些冰淇淋,不得不說今天的約會讓葛雷夫和紐特很滿意,加上這家餐廳的菜色真的很不錯,他們吃的很開心。

「帕西,你要先去洗澡嗎?」回到家後紐特準備去照顧奇獸們。

「我跟你一起去照顧奇獸,你有一屋子奇獸要照顧,需要人手幫忙。」葛雷夫親親紐特的臉頰。

「帕西,你真的是好學生。」紐特主動親吻葛雷夫。

「因為我有個好老師,這點你不可否認。」親吻過後葛雷夫很認真的告訴紐特。

聽見葛雷夫說的話紐特微笑,兩人一起去照顧奇獸,除了箱子裡面的奇獸還有屋子裡的奇獸,自從葛雷夫成為紐特的伴侶之後,紐特養的奇獸都不怕葛雷夫,甚至有的很喜歡和他撒嬌。

才交往多久的時間葛雷夫已經把紐特所有的奇獸都收服,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只能苦笑,看樣子自己真的有一個很好的學生,葛雷夫對待奇獸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好,奇獸們真的很喜歡他。

紐特仔細的照顧這些奇獸,連水怪也一起好好的照顧,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紐特濕身的樣子讓他欲望勃發,每次這樣總是會讓愛人有些不好意思,看見葛雷夫的眼神連紐特自己也會承受不住,會沉浸在他的懷裡。

「帕西……」紐特被葛雷夫壓在牆壁上親吻。

「阿緹米絲,知不知道現在的你有多迷人。」葛雷夫發現自己已經快要忍不住。

「啊……哈……帕西……」紐特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你真迷人,我的月亮女神。」葛雷夫輕輕的在紐特的耳邊說。

他們兩人忍不住在地下室搞了起來,繼續下去的時候葛雷夫和紐特則是回到房間去,當然他們兩人有先去浴室當中洗澡,分開好幾天他們兩人早已經忍不住想要對方,想要和對方纏綿在一起。

紐特看見散布在地上的衣服馬上臉紅,自己被葛雷夫抱著哪裡都不能去,自己真的很愛他,總是會忍不住想要和他在一起,這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紐特慶幸自己有告白,而且葛雷夫有回應自己。

回到英國之後他們連絡的時間變少,葛雷夫和紐特真的很忙碌,只能偶爾抽出時間來寫信給自己最愛的人,久久才能收到回信的他們有時候覺得異地戀是很惱人的事情。

「喔!帕西,我們昨天又……」紐特已經害羞到不敢說話了。

「那是因為我們實在是太想對方才會這樣。」葛雷夫親親紐特安撫他的情緒。

「離開美國我就想你了。」紐特很坦白的告訴葛雷夫。

「我也是,親愛的阿緹米絲。」葛雷夫摸摸紐特的臀部後開始用手指開拓愛人的小穴。

這個動作讓紐特又感到一陣刺激,看樣子今天早上不能順利的從床上起來,葛雷夫喜歡聽愛人的呻吟,好聽的呻吟聲總是容易讓自己清晨的慾望舉起來,兩人又開始滾床。

直到葛雷夫心滿意足後才放過紐特,他們兩人才吃上遲遲沒有吃的早餐,紐特慶幸自己早已經和邦妮說這幾天不要來幫忙,不然的話讓她撞見自己和葛雷夫的性愛畫面會很不好意思。

第一天見面沒有好好的滾床單這件事讓葛雷夫很哀傷,好在昨天把所有的份都補回來,今天早上又要了幾次讓他很滿足,這些事情紐特很清楚,他也沒有什麼抱怨,他自己也很想要和對方好好滾床單。

「抱歉,我最近沒有去補東西,今天吃的比較簡單。」紐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葛雷夫。

「沒有關係,親愛的阿緹米絲,你準備什麼我就吃什麼。」葛雷夫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

「你這樣說讓我覺得很愧疚。」紐特悶悶的說著。

「親愛的,不需要愧疚,這些東西很好吃。」葛雷夫親親紐特的臉安慰他。

好不容易在親吻之間把他們兩人的早餐給解決完畢,葛雷夫和紐特才穿好衣服去處理事情,找到馬戲團的落腳處後他們不打草驚蛇,現在外圍走走確認路線之後再來決定要不要進入裡面去看看。

巴黎事件娜吉妮逃走現在是在鄧不利多的身邊陪著魁登斯,紐特也收穫一隻可愛的駒吾,中國的神獸(奇獸),不過他沒想到這個馬戲團竟然會走私奇獸,當初見到的河童也想救,相信葛雷夫知道自己的意思。

葛雷夫當然知道紐特的心思,除了逮捕犯人之外他也會讓愛人去照顧這些奇獸,搞不好這些奇獸又會進入他的箱子裡,所以現在他們檢查好路線之後就打算去逛逛,讓紐特去和鄧不利多商量,這樣葛雷夫才可以和娜吉妮見面談談。

畢竟葛雷夫需要知道一些證據,這點紐特很清楚,西瑟斯肯定會跟他們一起去,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帶上莉塔就是,現在鄧不利多對於魁登斯和娜吉妮可是保護的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